全球瘋打「新冠疫苗」,這些「生物技術股」ETF 多觀察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全球瘋打「新冠疫苗」,這些「生物技術股」ETF 多觀察

2021 年 1 月 29 日


幾個月來,新冠疫苗的研製熱潮一直在推動生物技術公司股價上漲,疫情重燃了投資者對這些公司的研究、技術和平台價值的信心。Moderna ( MRNA )和 Novavax ( NVAX )等走在疫苗研製前端的公司股價大幅上漲,其他一些公司股票的表現也不錯。 2020 年的大贏家還包括在其他領域取得突破的生物技術公司,舉例來說,Twist Bioscience ( TWST )開發了一個可以檢測新冠病毒的 DNA 合成平台,Seres Therapeutics ( MCRB )憑藉在結腸感染領域的新療法獲得了資本的青睞。

生技 ETF 大有不同

然而投資生物技術公司並不簡單,這是一個風險很大的產業,許多公司的產品還沒有獲利,而正在開發中的藥物也不能保證獲得監管批准。投資者往往被生物技術股未來的潛在漲幅所吸引,但若這些公司的高投入在臨床試驗階段失敗,它們的股價很可能大幅下跌。雖然以生物技術為主題的 ETF 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分散風險,但不同 ETF 的回報差異很大。 2020 年,十餘支以生物技術為主題的 ETF 的報酬率從 13% 到 180% 不等—— 180% 的超高報酬率是由市值 94 億美元的 ARK Genomic Revolution ( ARKG )實現的。今年的前十個交易日裡,生物技術 ETF 的表現也出現分化,最高報酬率為 13% ,最低為 3% , ARK Genomic Revolution 再次領漲。

生物技術 ETF 在表現上存在巨大差異並不奇怪,因為它們選股和加權的方式大相徑庭。雖然除了 ARK Genomic Revolution ,大多數 ETF 是追蹤指數的被動型基金,但它們所追蹤的指數並不像大盤指數或其他產業指數那樣多元化,大約三分之二的 ETF 只選擇 25 到 70 支生物技術股,而市場上的可選標的有數百支。這是因為生物技術公司在規模和經營上存在較大差別,許多指數提供商和基金公司喜歡將投資範圍限制在一定可比的範圍內。

這些 ETF 在公司規模、細分領域和公司所在地等方面都有自己的偏好,一些 ETF 還會考量公司治理、未解決訴訟和地緣政治風險等因素,因此它們在持股和業績方面幾乎沒有相似之處。但眾所周知,生物技術是一個特別難選股的領域,即使是如今勢不可擋的 ARK Genomic Revolution 也曾有糟糕的表現, 2015 年這支 ETF 下跌了 2% ,跑輸標普 500 指數和生物技術產業的一些基準指數。為了分散投資並減少波動,投資者可以選擇更多元化的基金來覆蓋盡可能多的標的範圍。但目前沒有任何一支生物技術 ETF 在這一方面做得足夠好。

FactSet 的 ETF 研究主管 Elizabeth Kashner說, “ 在生物技術板塊,還沒有出現一支具備足夠代表性的基金,在至少十年的時間裡,這都是市場上的一個缺憾。 ”

生技 ETF的表現

市值 108 億美元的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 ( IBB )最有可能填補上這個缺憾。這支 ETF 的多樣化程度較高,涵蓋了近 300 支生物技術或製藥領域的個股。這些個股的市值介於 1.1 億美元到 1,380 億美元之間,並按照市值進行加權,這意味著市值較大的個股在 ETF 中所佔的比例相應較高。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 看似涉及面很廣,但顧名思義,它僅包含了納斯達克上市的股票,並對最低市值和交易量有一定限制要求。市值 74 美元的 SPDR S&P Biotech ( XBI )或許能帶來另一種多元化選擇,它包含全球屬於生物技術板塊的 173 支股票,並且未對它們的市值和交易量有明確要求。

但這裡有幾點投資者需要注意的問題。SPDR S&P Biotech 並不像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 採取市值加權構成組合的辦法,所持個股市值在 7,300 萬美元到 1,990 億美元之間,它對所有持股賦予相同的權重,這意味著該 ETF 很容易受到小公司業績波動的影響。不過這種策略在 2020 年表現優異,去年 SPDR S&P Biotech 上漲了 48.2%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 漲幅為 25.9% 。

儘管兩支基金都受益於 Moderna 股價的飆升,但 SPDR S&P Biotech 在其他小型股上的權重更大,這些公司帶來了額外的高回報,例如被吉利德( GILEAD, GILD-US )( GILD )收購的 Immunomedics、Fate Therapeutics ( FATE )、 Twist 和Invitae ( NVTA )。

由於藥物開發的不確定性,很難在生物技術領域找到絕對的贏家,因此所有參與者的機會差異不大,無論規模還是經營策略。甚至Moderna 的成功也是無法預測的,在新冠疫情爆發前,該公司的股價一度比其 IPO 價格低 34% 。 “ 我認為幾乎沒有多少人在 2020 年初堅持將Moderna納入自己的投資組合中 ” ,Elizabeth Kashner 說。

SPDR S&P Biotech 無論在一年、三年、五年還是十年持有期內都擊敗了 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 ETF ,在大多數年份表現也好於同類 ETF 。事實上,除了 ARK Genomic Revolution ,沒有別的生物技術 ETF 能夠超過 SPDR S&P Biotech 在過去 5 年和 10 年裡 22% 的年化報酬率,這讓其成為生物技術投資者一個不錯的選擇。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