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將如何為美國帶來新氣象?

作者:K@W   |   2017 / 11 / 25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Jayroz


川普總統于 11 月初任命傑羅姆·鮑威爾 (Jerome H. Powell) 為聯準會主席後,許多人期待利率和貨幣政策將保持前任主席珍妮特·葉倫 (Janet Yellen) 所設定的軌道。儘管鮑威爾是共和黨人,但他自 2012 年受歐巴馬政府任命為聯準會理事以來就一直堅持葉倫的政策。

川普將提名鮑威爾視為安全的賭注,但華頓商學院的專家認為,與葉倫相比,鮑威爾在貨幣政策問題上可能不夠鴿派,同時,他對銀行監管可能更寬鬆。

華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克裡什陶·施瓦茨 (Krista Schwarz) 說,從很大程度上,我們可以期待葉倫路線的延續,也許小的方面有一些鮑威爾本人的傾向或趨勢。施瓦茨教授同意許多分析人士的看法,認為川普似乎不想因為對下一任聯準會主席的選擇影響穩定。他傾向于低利率和寬鬆的政策。施瓦茨補充說,川普重新任命葉倫在政治上可能不太容易。 鮑威爾是這方面更適宜的選擇。川普在 2016 年的總統競選中批評葉倫將利率保持過低,使歐巴馬政府看上去表現良好,但在就任總統後稱讚了她。

葉倫領導的聯準會步履平穩,聯邦基金利率一次上調 0.25%,從 2015 年 12 月上調開始,結束了七年接近零的利率,隨後又在 2016 年 12 月以及 2017 年 3 月和 6 月上調利率。然而,葉倫透過使聯準會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期間買單的 4.2 兆美元證券到期而促進了持有量的快速縮減。鮑威爾支持這一做法,但金融監管整體仍然可能會產生一些變化。

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之間僵持不下的問題之一是 2010 年歐巴馬政府為應對金融危機而推行的陶德 法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案 (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以下簡稱陶德法蘭克法案) 。儘管法案遭到了兩黨的批評,但川普領導的共和黨人表示,這一法案對銀行監管過嚴,希望將其廢除。

儘管經濟衰退使銀行面臨提高資本的壓力,以應對未來的衝擊,許多金融機構認為行業基準巴塞爾協議 III 對資本的要求過於嚴格。甚至連陶德法蘭克法案最堅定的支持者也承認,法案的某些部分可以調整,以取消過度的金融監管,並簡化監管,但令人擔心的是法案的許多優點將無法發揮。

華頓商學院法律研究和商業道德教授彼得·康迪-布朗 (Peter Conti-Brown) 認為,鮑威爾不是一個意識形態者,他沒有敲響任何廢除陶德法蘭克法案的大鼓,而這是共和黨議員的口頭禪。儘管如此,他對巴塞爾協議 III 下資本要求執行情況的監管會與葉倫看起來不同。以瑞士巴塞爾的總部命名的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為全球銀行設定了資本充足性、壓力測試和流動性的監管框架。

康迪-布朗表示,鮑威爾說過,我們可能做得過頭了,需要放鬆手腕,讓銀行在一定程度上就願意發放的債務自行設置參數。他指出,鮑威爾在監督這些規則的執行上也呼籲放鬆手腕,他繼續說道,所以這將是一個變化,但不是完全拋棄陶德法蘭克模式。

施瓦茨和康迪-布朗做客華頓知識線上訪談節目討論鮑威爾領導聯準會下的貨幣政策可能發展方向。

觀察人士試圖預測鮑威爾將如何領導聯準會的一個方法是理解川普想要什麼。一份《紐約時報》的報導在鮑威爾提名後寫道,最終,川普先生作為受益于廉價信貸的房地產開發商,選擇了鮑威爾先生,希望他將提供更低的利率。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 (RBC Capital Markets) 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湯姆·波切利 (Tom Porcelli) 在同一份報導中表示,我們的觀點是鮑威爾是 GOP 版本的葉倫,附帶希望降低監管的保證。

儘管如此,鮑威爾的選擇並不明顯,不僅是因為他沒有像以往的聯準會主席一樣有過經濟學家的訓練,還因為他當過律師和銀行家。曾經出版過一本關於聯準會的著作的作者康迪-布朗說:這個過程有這麼多的不尋常之處,包括鮑威爾本人在內。他補充道,五年前,聯準會的觀察人士不會認為鮑威爾是擔任聯準會主席的 50 個、甚至是 100 個候選人之一。

康迪-布朗指出,鮑威爾是由巴拉克·歐巴馬 (Barack Obama) 任命的,不是經濟學家,在聯準會任職之前也不是一位貨幣政策大師,不過鮑威爾在過去五年中積極支援與葉倫的共識,如果鮑威爾領導的聯準會和葉倫聯準會有天壤之別,我們還沒有看到。

施瓦茨補充說:鮑威爾肯定遵循了葉倫所帶來的共識。這並不是說他沒有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也不是說他沒有提出來。” 

利率問題的鷹派?

雖然有報導稱金融市場預計今年 12 月面臨加息,明年會有兩次加息,但我們不清楚鮑威爾領導的聯準會將採取何種路線,康迪-布朗這樣說道。鮑威爾和葉倫對這種適度的鷹派觀點並不反對,認為我們應該提高利率。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川普昨天在白宮宣佈提名時,鮑威爾沒有表達觀點。他只是說:我會繼續和我的同事一同確保聯準會保持警惕,準備好應對市場變化和不斷變化的風險。

施瓦茨說:鮑威爾有比葉倫更激進的傾向。即使如此,我同意彼得的觀點,我們處在一個不確定的狀態。即使對於大多數貨幣政策專家而言,通貨膨脹的情況,前景,以及與其他資產價格的關係也不甚清楚:泡沫是否正在形成?我們是否面臨通貨膨脹的風險?鮑威爾與葉倫在其他方面都一樣,但相對於葉倫來說,他會認為通貨膨脹存在某個時候大幅上漲的風險。

施瓦茨指出,雖然葉倫採取了不快速提高利率的政策,如果鮑威爾有什麼相對於葉倫更傾向於鷹派的風格,他更有可能加快緊縮,不會馬上實施,這更多是在細節方面。

施瓦茨認為,不管怎樣,鮑威爾的風格與艾倫·葛林斯潘 (Alan Greenspan) 和保羅·沃爾克 (Paul Volcker) 等以前的聯準會主席不同,她說:總是主席先行,然後每個人 (聯準會董事會其他成員) 跟著走。畢竟,這是大家商量一致的決定。她補充說葉倫培養了這個委員會的方法和辯論。

康迪-布朗同意施瓦茨的看法。鮑威爾的歷史記錄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喜歡站在前台,成為聯準會的首席女歌手,咆哮命令。 如果他嘗試這麼做,他會失敗,我相信他會注意到這一點,失敗的聯準會主席已經有了先例。” 

監管方面的專業知識

康迪-布朗認為,鮑威爾能夠真正發揮作用的一個領域是對美國的支付和結算體系進行升級和數位化,並指出這是他的主要專業領域。他說:我們與其他發達經濟體相比,在人們結算交易方式的每一個主要指標上都要落後。任何時候我們為一樣東西付錢,無論是寫支票、用信用卡或是用手機,我們結算大量的交易,但是我們的方法比非洲一些地方還要差。我們的支付系統陳舊過時。我們仍然在像尼安德特人一樣寫紙質支票,這令人吃驚。鮑威爾在美國支付系統現代化方面有真正的專業知識。

康迪-布朗表示,不願意創建新的支付系統是出於安全考慮,因為新系統會帶來新的漏洞。 在虛擬世界中將支付系統數位化的進程充滿了網路安全風險。對此,他說:觀察鮑威爾與蘭德爾·奎爾斯 (Randal Quarles) 的合作將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奎爾斯在上個月被任命為聯準會監督副主席,這是 2008 年金融危機後的新職位,但此前一直空缺。 

傳統的消逝

康迪-布朗指出,由於對葉倫在 2018 年 2 月 3 日結束第一任聘期後不再續聘,川普背離了任命聯準會主席的一貫做法。從民主黨到共和黨的跨黨派再次續聘是聯準會主席任命的一個長期傳統,無論總統來自哪個黨派,總是會給現任聯儲主席第二任期。現在我們失去了這個傳統,這是值得悲哀的。當然,葉倫將繼續擔任聯準會董事會成員,到 2024 年 1 月 31 日結束 14 年的任期。

任何一位美國總統試圖讓一個沒有反對意見的人擔任聯準會主席都會適得其反。損害聯準會的獨立性將帶來非常壞的結果,施瓦茨在華頓知識線上最近的一次採訪中指出,信譽對於鞏固通脹預期和指導經濟中的投資和儲蓄決策至關重要。

葉倫的貢獻

隨著葉倫的聯準會主席任期屆滿,施瓦茨和康迪-布朗總結了她的表現。施瓦茨說,她的貢獻也許是她使利率開始回到政策的正常化,以及她發起了聯準會非常、非常大的資產負債表的調整。葉倫對縮減聯準會在金融危機期間和之後購買的證券持有量給出了方向

康迪-布朗讚揚葉倫勇於採取大膽行動,並補充說,她在管理向正常化過渡的表現非常出色

施倫茨表示,葉倫的貢獻也包括金融危機後的持續增長期。不過,這可能在鮑威爾任職期間改變,她指出,有 50% 的可能性,在未來的四年中,我們將經歷一次衰退。這是鮑威爾將要面對的。

K@W》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