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什麼喜歡收養成年人?

作者:酸奶沒泡沫   |   2020 / 09 / 19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日本是世界上收養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每年記錄超過 80000 起合法收養事件。但與大眾認知不同的是,日本人收養的並非兒童。據統計,日本每年通過正規收養機構收養的兒童數量只有大約 300 個,反而有 90% 以上的被收養者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男性。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古時淵源

在日本,收養成年人的做法可追溯到 13 世紀。在當時的京都,淨土宗(佛教日本分支)的京都本願寺派積極鼓勵方丈結婚生子,以滿足教派嚴格的世襲繼承要求。

▲本願寺,是淨土宗佛教的統稱,也可以指與該宗派相關的幾所寺廟中的任何一座(京都東本願寺)(圖片:Jatuphon.PTH / Shutterstock)

然而,誰也不能保證每次結婚生的都是兒子,所以收養成年人就成了該宗派維繫父權、維持教門純潔的一種方式。在養子的來源上,本願寺往往會從武士或朝臣等上層家庭中找尋,確定人選之後對其加以教化、培養。

本質上,這種收養對雙方都有利處,本願寺可以擁有高質量的神職人員、繼續享有聲望,而讓出了兒子的家庭則可以吹噓自家與教派有關係,並在需要時利用這種關係。

日本的僧侶只是一個工作,而且收入不錯,社會地位也高過一般職業。日本的神社等宗教場所多是父傳子,和家族企業沒什麼差別(米歇爾在訪問日本期間到京都清水寺參觀)
(圖片:The white house )

進入江戶時代後,這種收養做法蔓延到了武士階層。同樣地,武士們的需求也是將家庭姓氏傳承下去。

如果某個武士家庭只有女兒,他們往往從同階層的武士家庭中收養一個兒子,將自家姓氏冠於他,讓其擔任家主之類的位置;而自己家的女兒就可以正常出嫁,與其餘有影響力的武士家族結親。通過這種方式,武士家庭能夠將父系權威傳承下去,在社會中建立牢固的家族地位。

日本武士也就是職業軍人,最初是以氏族分為各作戰集團,這一職業特點也就注定了多以男性為主(圖片:Okinawa Soba (Rob)/flickr)

那麼為什麼有的武士家庭願意讓出自己的兒子?

像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一樣,日本長期實行長子繼承製,只有長子才能獲得家庭資產,二兒子和三兒子幾乎就沒有繼承權,只能做個富貴閒人。若是能將這些次子安置在需要長子的家庭中,對本家、對家和孩子自己來說,都是件好事。

長子繼承家庭財產,也要負擔照顧父母的責任。而血緣關係並不是日本繼承制的主要考慮因素,家族的延續才是最重要的(圖片:wikipedia)

所以對這些養子來說,被領養是脫離原家庭、獲取獨立地位的一種方式。

很快地,這種收養行為擴散到了武士階層之外,成為社會的普遍現象,只不過在日後的發展中換了一種方式。

在明治維新以及之後的數百年間,城市化、技術進步和戰爭三個因素大大影響了日本人的生活。一方面日本家庭開始向獨立化方向發展,多代家庭結構逐漸走向崩潰;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日本人在時代紅利中走上創業之路,有了自己的公司和事業。

經濟改革後的自由市場經濟會催生很多符合時代需求的產業以及公司(圖片:Sean Pavone / Shutterstock.com)

但是,很多企業家都面臨一個令人頭疼的古老問題,那就是,創辦人生出的後代常常不像自己一樣有才,或不是乾這行的料。於是漸漸地,成人收養開始成為一種商業發展策略,在今天的中上層日本社會甚至越來越普遍。

現代形式

假設日本一家非常成功的企業的CEO想退休,但他的獨子對接管公司並沒有興趣,也已經在別的領域幹上了自己的事業,而此時恰好公司一位高層做事專業,已經對公司做出了不小貢獻,看上去還很有前途,那麼CEO很有可能對其伸出“橄欖枝”,將其收養為自己的兒子,讓他做公司的繼承人。

不僅局限於大型公司,有越來越多的中小型私企也開始加入收養兒子的行列(圖片:https://cnavideo.cna.com.tw/)

這就是當下日本收養成年兒子的一種形式——在家族企業裡挑選表現優異的外聘年輕人當養子,常常發生於某企業掌門人自己的兒子沒有能力、或不願接管家族生意時。

與江戶時期相比,這種收養對養子而言往往意味著社會地位和階層的提升。因為不像當年武士的收養往往發生在同階層中,如今CEO們對養子出身並無要求,只要其具備“讓公司發展更好”的能力,這對出身平平的養子來說可謂是實現人生大圓滿的捷徑。

相對於這種直接收養,更普遍收養形式是將養子和女婿合二為一,也就是找個能力強的年輕人“嫁”給自己的女兒,順便給自己當兒子、掌管公司,稱為“婿養子”(mukoyoshi,むこようし)。真正意義上的“一個女婿半個兒”。

這又不同於中國的“入贅”,要先辦理收養手續,再把女兒嫁給“兒子”,婿養子和這個家庭的聯繫更緊密(圖片:Shalom Rufeisen / Shutterstock)

尤其是當如今日本出生率一直在下降,且許多父母都只有一個女兒時,找個“婿養子”的做法深得老企業家們的青睞。

但符合要求的年輕人也不是那麼好找的,因此為企業介紹養子的仲介服務就應運而生。

在眾多介紹成年養子的婚介公司和婚姻顧問中,最受歡迎的平台之一是Chieko Date創立的婚介網站Shiawase Na Kekkon(幸せな結婚)。該平台上到處都是希望成為婿養子的、年輕有為的男性,企圖通過做養子的方式圓自己的企業夢。

婿養子只是其中一個業務,主要是做國際婚姻的介紹,或者DNA婚姻。創辦人追求“永不失敗的婚姻”,這個追求本身就不可靠(圖片:http://shiawasenakekkon.com/)

通過該平台與收養家庭配對成功後,養父母會對養子進行徹底的背景調查,覺得合適後會安排雙方會議,如果會議順利,准養子便算“入贅”成功,開始熟悉新公司的業務了。

不過無論哪種收養方式,成為養子意味著要放棄自己的姓氏。但對大多數日本人來說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日本人有姓氏也不過一百多年——在明治維新前,只有士族與公家有姓氏。況且,放棄自己姓氏就能快速換取個人成功、企業前途,怎麼說也不是一筆虧本的買賣。

需要注意的是,企業收養成年人有數量限制,如果自己家庭已經有了孩子,則最多只能收養一個,如果沒有則可以收養兩個,而這種規定是因為曾經有人利用收養來鑽漏洞避稅: 1988 年以前收養數量不限制,且一個家庭的繼承人越多,需要繳納的遺產稅就越少,很多人都利用了這一點盡可能多地收養兒子,結果逼得政府頒布了法律,控制可收養的人數。

不是親的不要緊,盈利就行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約有 10 %的商業家族接班人已將控制權轉給了養子。如今,日本每年大約有 8 萬多名成年男子被收養並更改姓氏以接管家族企業,儼然已經成為企業用來維持生命力的常規操作。

許多國際知名企業,如日本汽車公司豐田(Toyota, 7203-JP )、松下( 6752-JP )電器的第二代掌門人,都是創辦人的“婿養子”,鈴木公司創辦人之後的三代掌門人也都是“婿養子”接班模式,佳能(Canon, 7751-JP )( 2374-TW )相機和和醬油公司Kikkoman同樣如此,還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家族企業——擁有 1300 多年曆史的Hoshi餐館,就按照婿養子的模式傳承了 46 代。

鈴木第四代掌門人鈴木修,原名松田修,在與鈴木家族長女結婚後接管鈴木公司,在位期間把鈴木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小型汽車製造商之一(圖片:Vibrant Gujarat / youtube)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是使家族企業長期保持健康、是促進社會和財富流動的有力工具。

數據也可以說明問題。有研究者研究了 1962 年至 2000 年在日本所有證券交易所上市的 1433 家非金融公司,其中大約有一半公司的部分股份依然屬於創始家族。

研究者將這些公司的營運者劃分為:第一代創辦人營運、血統繼承人營運,非血統繼承人營運以及僱傭來的專人營運,結果發現創辦人一代做得最好,其次是非血親繼承人(通常為養子),最後才是血統繼承人和僱用的專業人員。

就以資產報酬率(ROA)為標準的獲利能力而言,非血統繼承人比血統繼承人的表現高出約 6 %,高出專業營運人員約 10 %。

位於日本石川縣的法師飯店是世界上第二古老的飯店,已經傳承了 1300 多年,而在繼承者的選擇上,大多也通過收養制,也保證了飯店時至今日仍能很好的經營(圖片:Wikipedia)

總而言之,非血統繼承人的表現幾乎與第一代創辦人經營的公司一樣好。

根據《新經濟》雜誌的說法,收養高素質養子來經營家族企業通過三種方式發揮積極作用:一是取代無才幹的家族繼承人,二是敦促養子為保住地位取得更好的業績,三是讓內部繼承人感受到壓力,以及“自己不行就會被取代”的威脅。

現代歌舞伎劇團的演員大多還是男性,而一個家族的傳承還是長子繼承。若是沒有男性,也會通過收養達到延續家族長久的目的。不同於其他產業,歌舞伎是需要培養的,收養年齡也偏小。 (圖片:lensonjapan / wikipedia)

不過有些內部繼承人壓根感受不到威脅,甚至會私下幫父親尋找養子,在他們到來之前就主動退讓、做讓自己快活的事情去了。

但凡事福禍相依,收養兒子的做法即便有利於家族發展,也並非沒有壞處,比如私人層面來說,養子和女兒這對夫婦離婚就很麻煩。

一般夫妻離婚後財產直接分割開來,但他們如果夫妻鬧到離婚的地步,想要離到毫無瓜葛的程度則需要申請“領養離婚”,也就是男方不僅需要與女子解除夫妻關係,還要與該家族解除領養關係;只是解除夫妻關係的話,男子在離婚後依然擁有繼承財產的權利(男方可能不會有什麼意見,女方就不一定了)。

日本著名女星廣末涼子的現任丈夫就是婿養子,原名伊豆淳,在和涼子結婚後,改名為廣末淳(圖片:http://www.votelouann.com)

換言之,婿養子離婚需要離兩次。不過,這種麻煩在家族企業發展和個人階級提升面前不值一提。

結語

就目前來看,收養兒子的做法在短期內仍然不會消失。日本自 1950 年以來,出生率一直在急劇下降,如今只有 1.4 ,而只有當生育率維持在 2.1 或以上時才能防止人口繼續縮水;與此同時日本老齡化繼續加重,預計到 2060 年,日本 65 歲以上的人口比例可能上升到 40 %。

日本是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城市和農村都逐漸變成了“超老”社會,在生育力一直走低的同時,老齡化和長壽卻在走高(圖片:Sarunyu L / Shutterstock)

太老了生不出孩子,年輕的不生孩子,成人收養又能直接篩選出最精英的那批人,這或許是只有日本這個特殊社會才能演化出來的雜合了“家天下”與“任人唯賢”的特殊模式。

參考文獻:

  •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 2017 / 02 / 11 /business/resorting-adoption-avoid-inheritance-tax/#. W_T9MOKNzIU .
  • https://rappler.com/world/asia-pacific/japan-adult-male-adoption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koy% C5% 8Dshi
  •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Japanese-companies-the-adopted-son- rises2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