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芝,腐爛的原點(上)

作者:日經BP社   |   2015 / 09 / 13

文章來源:日經技術   |   圖片來源:日經技術


【日經BP社報導】東芝管理層對於“挑戰”、“改進”的要求不斷升級。作為命令的執行方,一線苦不堪言,不得已想起歪門邪道。本文將帶來東芝一線的真實聲音。

【告發1】職權騷擾:拿出對策來!不分晝夜開會提指標

負責採購的現役課長,50歲出頭

“希望能面談。”

8月上旬,《日經商務週刊》採訪組收到了1封郵件。這位在東芝負責採購的課長,說是要告發公司內部的職權騷擾情況。來到約定地點,受訪者避開周圍視線,悄悄遞給了記者一支錄音筆,裏面記錄了東芝的“病灶”,長達10個多小時。

~~以下為錄音的文字整理~~

東芝綠音
錄音筆裏記錄的內容令人難以置信

上司A:採購部有什麼「對策」?
課長:我們準備以這樣的內容、金額與客戶交涉……
上司A:這份資料只是把我說過的話匯總在一起。把採購對策拿來啊。

工作日的夜晚,在一間會議室裏,3位上司正在輪番質問這位課長。課長拼命回答,卻被淹沒在了斥責聲中。
在東芝,以“挑戰”為名,向員工強加不合理的業務目標已成常態。“對策”是指為達到“挑戰”提出的數值目標而制定的業務計劃。

“你不是說做嗎?”

上司B:你不是承諾了160(百萬日元,下達給這位課長的壓縮成本目標)嗎?拿不出結果來,怎麼填窟窿?你還想不想幹?動動腦子!
上司C:今天20號,沒時間了。這個月怎麼辦?給我拿出實現160的對策來!

上司們在狠狠地拍著桌子逼問。逼迫課長拿出更換供應商等新辦法。

課長:我們現在只能想到這個方法。
上司B:拿不出對策,你直接跟(公司的)社長說去,你說過完成目標的。你承諾過一週壓縮160,逗我玩哪?
上司A:聽取(下屬)意見的時候都有哪些點子?拿不出結果,怎麼能達成目標?你到底在幹什麼!

在錄音中,還留下下面這些了奚落這位課長及其下屬的話。

上司C:D(人名)是因為不行才去你那邊(採購)的。
上司A:像E那樣說得好聽,最後只會哭喪個臉說沒做到。
上司B:F應該關到空會議室裏,只讓他與供應商交涉。

最後,上司向已經心力衰竭的課長丟出下面這句話,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了。
上司A:從明天開始,我會每天檢查進度。

~~錄音文字整理到此為止~~

會議的時間是2015年的夏天。在曝出會計違規操作之後,東芝內部還在強制執行業務目標。

在第三方委員會出具的報告中,描述了每月一次的“社長例會”的異常景像。前社長佐佐木則夫命令個人電腦業務負責人“3天內讓營業利潤增加120億日元”,逼其作出在遵守法紀條件下難以實現的“挑戰”。

在“社長例會”上敲定的挑戰層層下達。以公司為單位制定的指標下派到部、課及個人,最終導致了高壓式“職權騷擾會議”的氾濫。難道沒有人出面阻止這種現象嗎?遭遇不公待遇的課長又打開了話匣子。

內部會議一直如此。問題即便曝光,也無絲毫改變。

東芝委託外包的比例不斷增加,採購部門的覆蓋範圍擴大。而與此成正比,採購部門面臨的壓縮成本要求也越來越高。僅我在的部門,就要承擔一年削減幾億日元成本的“挑戰”目標。根本實現不了。

(內文圖)東芝,腐爛的原點(上)-01
東芝內部會議上,職權騷擾是家常便飯

挑戰等同於“必達目標”。在社長出席的會議上,我們被逼著承諾實現不了的目標,之後在報告進度的會議上就等著挨上司狠批。上司就會不停重複“拿出對策”一句話。採購要與供應商交涉,大多數情況下不可能完全按照設想好的那樣進行,這時,上司就要我們拿出別的對策。

即便覺得降價很難,上司一句“這可是你承諾的目標”,我們也只能回答:“我盡力吧。”而且,達不成目標的可能性一旦增加,髒話就劈頭蓋臉而來,只好另外謀求新對策。這樣的無限迴圈快要把人逼瘋了。

改期驗收推遲入帳

每月1回的會議縮短到每週1回,現在則是接連多日都在開會。交涉不可能在1天內取得大進展。這樣做只能說是為了在眾人面前殺雞敬猴,給大家施壓。其他課就有管理人員忍受不了,因為精神疾患而請假的。

更換供應商和壓縮採購成本無法如願。這時經常用的手法就是“改期驗收”。也就是把零件的驗收時間錯開幾個月,推遲成本入帳的時間。這樣一來,眼前的挑戰目標看上去是完成了,其實只是拖延時間。

挑戰在東芝過去的意思是“可能的話,就努力實現”。而像現在變成必達目標是在2008~09年的時候。在進度會議上罵人的上司,在其他場合透露說:“放狠話,是因為上面也逼我。”更上一級的會議上,他們可能也會像我們一樣被炮轟。

考慮到孩子的教育經費和房貸,無法下決心辭職。東芝的工資高,福利待遇也優厚。我們只能一個接一個地提出不切實際的對策爭取時間,想辦法挨到人事調動。

(內文圖)東芝,腐爛的原點(上)-02

【告發2】虛報利潤:手機業務中的秘密上調

家電部門的前工程師,60歲出頭

東芝虛報社會基礎設施、個人電腦和電視業務的利潤長達7年多。除了第三方委員會的調查,東芝也展開了“自查”。已查明的虛報總額高達1500億日元以上,算上折舊之後的修正金額超過2100億日元。

即便如此,其實還有不為人知的黑幕。長期從事數位家電業務的一位東芝前員工證實,2010年10月與富士通整合、2012年完全退出的手機業務,過去也曾虛報過利潤。違規操作的實際規模,可能比公佈的還要大。

在2014財年即將結束的3月下旬,半個月前還身背幾十億日元的虧損,而“社長例會”一開,業績便一舉得到了改善。

這種奇怪的現象,出現在東芝經營手機業務的“行動通訊公司(以下簡稱:移動公司)”。這是發生在佐佐木擔任東芝社長的2010年3月的事情。

東芝於2010年10月與富士通合併了手機業務(2012年,東芝完全撤出)。也就是說,在快要合併之前,公司一直處在必須虛報利潤的困境之中。

因為是已經退出的業務,第三方委員會的報告中沒有提及手機業務。移動公司的業績當時屬於“數位產品”部門,沒有單列,所以外人看不到實際數字(編輯部注:筆者向東芝確認當時手機業務的損益額,但沒有得到回復)。

社長施巨壓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敢說違規操作存在呢?這是因為我當時所處位置可以與移動公司的社長等高層直接交談。我雖然一直都是工程師,但同齡人之中,有很多當上了公司社長等高層,有機會說真心話。所以,我能夠親眼看到3月初的虧損數字與3月底“改善後”的數字。

移動公司操縱利潤的背後,是佐佐木施加的巨大壓力。在手機市場上,競爭愈演愈烈,東芝產品卻漸漸失去了競爭力。東芝在日本國內的佔有率一點一點下降,業績毫無回暖的希望。

在“社長例會”上,移動公司的社長被佐佐木社長一通狠批,不得已承諾挑戰。

(內文圖)東芝,腐爛的原點(上)-03

東芝的競爭力之所以會快速衰落,是因為公司為確保短期利益,減少了研發投資。給會計違規提供契機的,是移動公司的前任社長。他是真正的“戰犯”。曾幾何時,東芝也有過手機佔有率高、有利潤的時代。但為了擴大利潤,減少了研發投資。因為在他看來,“只要自己擔任移動公司社長期間利潤高就行”。減少投資的後遺症,落到了下一任移動公司社長的頭上,迫不得已只能在會計上違規操作。

直到最後再也糊弄不下去了,只好與富士通合併了手機業務。在即將合併的時候,移動公司雖然裁了員,但還有大約800名工程師。可富士通只接收了約350人,剩下的450人只得在東芝內部的各家公司“自謀出路”。非常淒涼。很多人因為絕望,選擇了辭職離開東芝。社長只顧自己,倒楣的卻是底層員工。員工的努力沒有得到回報。

東芝,腐爛

【告發3】不實虛像:技術東芝變為空話,隱瞞不利數據

家電部門現役工程師,30歲出頭

東芝不只是會計造假。家電部門的工程師直面的,是不利的技術數據被掩蓋,不向上層彙報的現實。

沒有完全解決問題的商品被擺上家電商場的貨架。這完全背叛了那些相信“技術東芝”的消費者。而且,得到晉陞的都是玩轉公司政治的人物。一位義憤填膺的年輕員工,道出了東芝隱瞞數據的實情。

我從國立大學的理科院係畢業,志向是進入機電企業。被東芝錄用的時候,全家人都非常高興。
2009年,東芝以超過100萬日元的價格,推出了採用索尼家用遊戲機PlayStation 3中用到的高性能半導體器件“CELL”的電視,但在公司內部,這款電視被稱之為“成為傳說的失敗項目”。

(內文圖)東芝,腐爛的原點(上)-05

之後推出的裸視3D電視雖然也贏得了話題,但完成水準卻令技術人員搖頭:“這種水準也敢賣?”從理想的位置觀看,的確顯示的是3D圖像,但家庭的設置環境各不相同(偏離理想位置就看不到了)。購買了電視的顧客看不到想要的3D圖像,應該會相當鬱悶。

作為東芝的技術人員,我真的很過意不去,但這些產品都在滿是故障的狀態下,迎來了發售的日子。用東芝的牌子簡直丟人。即便這樣還要強行發售,只是為了趕上當年的年底折扣戰。因為開發日程一拖再拖,最終沒有解決故障便倉促上市。

死守大本營發佈

現在的東芝就像二戰時期的日軍。一味死守“大本營發佈”,無法承認失敗和敗北。

東芝用“挑戰”激發著外界關注的熱情,而內部還有一個詞叫作“彈性目標”。在討價還價的過程中,上司會要求一線提出比原本實力高出一截的目標。對此,一線員工最初當然要使點計謀,故意壓低目標。說實在話,這種方式實在沒有意義。

令人感覺“這樣好嗎”的事情比比皆是。我們這些一線工程師要是上報“不漂亮的數據”,到了部長和課長級別就會被“按下”。中層會揣摩高層的臉色,攔下負面資訊,這就是東芝內部的實際情況。

隱匿不漂亮的數據,拿出短期成果的人在公司出人頭地。從長期來看,這樣的人明擺著會給公司造成損失。然而現如今的東芝,只有精於內部的處世之道,才能晉陞。

曾經有過這麼一件事情。西田(前會長西田厚聰)擔任社長的時候,辦了一場與年輕人的聯歡會。當時,一名年輕人直言道:“SSD(固態硬碟)的開發進程落後,正痛苦著呢”,西田大怒:“我怎麼不知道”,為此整個部門曾慌亂一團。

過了一陣子,來了個通知。還想著是什麼呢,結果竟然是“注意今後與高層對話的人選”。這讓我打心底裏失望了。我甚至有了跳槽的念頭。但是,想到如果可以借著現在,擠凈“膿包”,留下來也無妨,我現在還舉棋不定。(記者:清水 崇史、小笠原 啓、宗像 誠之、広岡 延隆、林 英樹、編集委員 大西 康之、主任編集委員 田村 賢司、坂田 亮太郎)

延伸連結:東芝,腐爛的原點(下)

日經技術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日經技術
「日經技術在線!」為製造業綜合技術資訊專業網站,主要面向製造業及高新技術產業的技術人員和研究人員。承蒙廣大讀者和廣告主的支援,由日經BP社(日經商業出版)亞洲業務本部運營管理。
日經技術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