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第二波疫情來勢洶洶!瑞典還能「佛系防疫」嗎?

作者:張希蓓   |   2020 / 10 / 31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由於從二月底新冠病毒開始在世界傳播至今,瑞典在全球抗疫戰中一直不走尋常路,秋冬來臨,歐洲日新增確診數字再次出現劇烈上升,半年前與全球反向而行的瑞典將會如何,再一次成為世界熱點話題。畢竟今年 4 月底,上一波疫情爆發期臨近尾聲之際,世界衛生組織代表甚至曾在記者會上說過:「如果新冠疫情成為新常態,那麼在許多方面瑞典代表著一種未來的模式。 」

現在隨著氣溫下降,新冠疫情如約捲土重來,春天時堅持不封城、不強制隔離、不停工停產的瑞典,這一次還能繼續「代表未來」嗎?

瑞典流行病學家言詞閃爍

上週,公共衛生局發言人、國家流行病學家兼瑞典此次防疫策略的總設計師Anders Tegnell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及瑞典是否正在經歷第二波疫情,他果斷給出了否定答案。記者的下一個問題是歐洲是否正在經歷第二波疫情,Anders Tegnell回答說:「一些國家是的,比如法國和西班牙。」

記者再追問瑞典什麼時候會迎來第二波疫情時,Anders Tegnell輕描淡寫地說:「叫不叫第二波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防疫。」言下似有避重就輕嫌疑。

從瑞典公共衛生局發布的每日新增確診數據來看,進入九月後瑞典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確實出現了一波小高峰。不過,在被問及新冠病毒對於國民健康的威脅時,Anders Tegnell依然信心滿滿地表示:「 (瑞典人)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還沒在市中心過人行橫道遇險的風險高。」

瑞典每日確診人數柱形圖

怎麼定義「第二波」疫情?

科學家、政府和媒體使用術語「第二波」來指代在發生在最初的高峰和低谷之後新冠肺炎病例的複蘇。然而在流行病學中對「第二波」的構成條件並沒有固定的定義或閾值。據歐盟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CDC)發言人的澄清,「實際上,我們甚至沒有使用(第二波)這個概念。這只是在媒體上流傳過多的(說法)。我們用於表述當下疫情發展情況的術語是’Covid- 19 病例的增加’。」

因為沒有明確和統一的定義和基準點數值作為參照,當來自歐洲不同國家乃至來自同一國家的專家在不同語境下使用「第二波」來描述疫情發展時,可能會使受眾對疫情的理解變得更複雜。避免回答瑞典何時會有第二波疫情、在接受瑞典媒體採訪時表示「叫不叫第二波不重要」的流行病學家 Anders Tegnell 所言也不無科學依據。

那麼,拋開名稱問題不論,瑞典疫情到底怎麼樣了?截至當地時間 10 月 20 日下午,瑞典總計確診 106,308 人。每十萬人口確診人數為 85.3 ,低於法國的 426.8 和英國的 338.6 ,也低於北歐國家中和瑞典社會經濟條件相對類似的丹麥 99.7 。每十萬人口死亡人數為 0.3 ,低於法國和英國的 2.0 ,也低於丹麥的 0.5 。選擇丹麥作為參考值之一的原因是,二三月疫情在北歐爆發之初,丹麥選擇了比瑞典更嚴格和封閉的防疫措施。歐盟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繪製的疫情地圖也顯示,半年前選擇了逆行防疫的瑞典,情況並不是整個歐洲最糟。

歐洲疫情形勢分佈圖

如果用「確診人數降低過後再次增加」的定義來看,可以說瑞典的疫情明顯是在最近幾週開始迎來第二波。如果把 Anders Tegnell 在否認瑞典「第二波疫情」時提到的歐洲其他國家的數據用來比較,那瑞典的「第二波」每十萬人口確珍數據則明顯低於歐洲大多數國家。

另外,把瑞典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每日死亡人數統計數據納入考量依據的話,疫情爆發以來,瑞典死亡人數明顯高於 2015 ~ 2019 年同期的月份為三月至五月,入秋以來並無明顯與上期相比成長的死亡人數。

2020年瑞典每日死亡人數與2015~2019平均日死亡人數的對比

儘管疫情嚴重程度受到太多因素影響,尚無法單向地從統計結果反推防疫措施的正確與否,從數字本身來看,半年前在大流行爆發之初選擇了「逆行」道路的瑞典,直到目前仍未顯示出什麼明顯的不良後果。

瑞典式防疫該往何處?

由於瑞典媒體和政治家、衛生局一直強調維持正常生活的重要性,導致外界很多人以為瑞典沒有採取任何遏止病毒傳播的措施,所有人生活如常,但事實並非如此。就我個人的生活體驗來說,往年夏天都有長達一個月的假期,假期中大多數人會選擇出國度假,但今年夏天我身邊沒有人離開瑞典。

疫情發生以來,網購和快遞更發達了;社交活動中沒有人再擁抱和握手了;洗手液用的更快了,幾乎每週空瓶;以前每晚都有音樂會的斯德哥爾摩音樂廳也關閉很久了。盡量保證大多數人正常生活的瑞典,疫情中的生活也不是如疫情前同樣的「正常」。而新冠疫情在瑞典,並非「國師」Anders Tegnell所謂「還沒有過馬路風險高」那般輕描淡寫。

據瑞典交通局的數據, 2018 年瑞典交通意外致死人數 34 人, 2019 年 27 人,而今年新冠肺炎致死人數高達 5,944 人。無論政府和專家如何表示信心滿滿,疫情仍然是瑞典全國必須正視的威脅。新冠疫情常態化或許已成定局,瑞典式防疫將往何處去?

大規模立法即將展開

本週一( 10 月 19 日),瑞典社會部長Lena Hallengren宣布瑞典政府將制定新的流行病法來依法限制流行病期間公共場合允許容納的人數。「今天存在的立法只能適用於判斷什麼算是公共活動,為了也能夠合法限制人數,政府現在希望引入大流行病法律。」與此同時,她也表示:「 (新冠病毒)大流行才剛剛開始,我們可能甚至還沒有走到半程,但是在大流行結束之前,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這是我們從未經歷過的歷史性大流行病,我們根本沒有時間把所有事情做得盡善盡美。」

由於這項新的立法限制性很強,且可能會侵犯瑞典憲法規定的個人自由權利,政府需要謹慎對待,立法將最早在明年夏天完成。Anders Tegnell對政府欲立法限制人數的措施表示贊同,但他並不認為立法會對此次疫情起到很大的作用。

他表示,「這是一種無法預測的疾病,很難知道(不同防疫措施的)對與錯,但是Covid- 19 作為一種疾病將持續多年。」歐洲日新增病例數暴漲以來,瑞典人對於病毒的關注程度也隨之升高,就我在日常生活中所見,所有先前制定的防疫措施——如限制公共集會人數上限為 50 人,提倡但不強制人與人之間保持 1.5 米距離,提倡勤洗手且不摸口鼻, 70 歲以上老人及其他高危群體宅家等,目前仍在被大多數人遵守著。

沒有人知道常態化的疫情防控措施還會持續多久,也沒有人知道這一次的形勢會更好還是更壞,面對秋冬季節再度爬升的疫情數字,瑞典面臨的也仍是巨大的未知。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