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竟有 2496 座橋,漢堡人為什麼喜歡蓋橋?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全市竟有 2496 座橋,漢堡人為什麼喜歡蓋橋?

2020 年 11 月 30 日


上個月,在義大利的的里雅斯特港基礎建設投資競標中,來自德國漢堡的企業在和中方企業的競爭中勝出,並拿到了的里雅斯特港 50.1% 的多數股份。網友們看到這條新聞以後滿頭問號,畢竟在不少人眼裡,漢堡的存在感相當低。

僅次於柏林的第二大城市、擁有州地位和自主立法權的德國三大城市之一、德國最大的港口、千年老城、世界門戶……頂著這些標籤的漢堡,作為上海的友好城市,其在德國的地位不言而諭。

然而就因為這個讓人看著看著就餓了的名字,漢堡這座城市和柏林、慕尼黑相比,總少了一股不苟言笑的 “ 德味 ” ,顯得有些不太可靠。不過只要去漢堡轉一轉,就會知道漢堡人在修橋補路這件事上,絕對比它的名字還要離譜。漢堡人一生走過的橋,可能比你走過的路還多。

▲漢堡的景色/unsplash

什麼北方威尼斯?這叫南方漢堡

世界上哪個城市的橋最多?義大利的水城威尼斯以及荷蘭的運河之城阿姆斯特丹可能是被提名次數最多的兩座城市。實際上,根據統計數據來看,德國漢堡才是偷偷努力,然後驚艷所有人的世界橋城。整個漢堡有 2,496 座橋,比威尼斯、阿姆斯特丹、倫敦三座城市的橋樑總數還多。

除了易北河的主流和兩條支流橫穿漢堡市區,阿爾斯特河、比勒河以及數百條河汊和小運河組成瞭如蛛網般糾纏錯落的河道網,城市中心還有中世紀時為利用水車而築造的內阿爾斯特和外阿爾斯特兩個人工湖。

▲漢堡市區內的河流也不少/unsplash

複雜的水文特點讓修橋成了漢堡人的傳統藝能,正如魯迅所說,漢堡本沒有路,修的橋多了也就有了路。也許是因為橋比路還多,漢堡人對於修橋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即使被稱為北方威尼斯也懶得一爭高下。在漢堡的政府官網和當地媒體中,都只是輕描淡寫地提一句:漢堡擁有歐洲有記錄的最多橋樑數。

漢堡人的城市認同,全靠橋搭起來

如果說威尼斯的橋如今充當的角色已經是遊客照片中妝點異域風情的符號,那麼漢堡的橋仍然忠實地履行的它們的天職。石橋、木橋、拱橋、汽車橋、火車橋、汽車火車雙層橋,每一種材質、每一種用途的橋,都能在漢堡找到自己的位置。這些橋樑在城市中穿針引線,如同絲帶一般將原本支離破碎的漢堡串聯起來。橋樑連接的不僅僅是空間,更是一種城市認同。

▲橋樑在城市中穿針引線,將漢堡串聯起來/unsplash

公元八世紀,漢堡的開拓者們在土地更為平整、環境相對宜居的易北河北向支流阿爾斯特河畔建立了最初的定居點,水網更密集的河南則被用作貨運的集散地。雖然河南的大部分住宅區距離漢堡市中心的空間距離不超過兩公里,住房本身品質和環境也相差無幾,河北為貴,河南為賤的地價觀還是由此建立起來。

在二戰結束後,漢堡港口設施由於大部分被在戰爭中損毀,進行了大規模復建,這裡設有電廠,鐵路車站,大型碼頭倉庫等。由於 1956 年貨櫃運輸在全球掀起的運輸革命,直接導致了老港口區產業結構發生了大規模轉型,包括整個裝卸港口區域的空間轉移和港口業務的轉變。港口運輸業轉移到了有較深岸線的易北河南岸地區。傳統的港口設施,窄窄的 “ 突堤碼頭 ” 、 “ 多功能碼頭 ” 和碼頭貨倉無法滿足新的需求。

以往貨物賴以避風遮雨的碼頭倉庫與庫房已經不再需要了。不僅已經喪失了其原本貨物中轉的意義.其作為船舶製造基地的作用也已蕩然無存。漢堡人並沒有因此放棄北岸的舊城,而是在漢堡市前市長福舍勞博士的主導下,開始了補丁式的發展之路,這其中橋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通過翻新舊橋和修建新橋,在讓北岸的城市功能逐步向南岸覆蓋的同時,也將原本淪為城市紋理斷裂區的北岸老城與新城重新縫合起來。漢堡人也因此對每一座橋都鍾愛有加,不僅給它們編號匯集成名冊,更有當地的橋樑愛好者自發去蒐集每座橋的資料,詳細記錄它們的前世今生。

漢堡,對許多人來說都有特別的意義

城市里數以千記的橋才是漢堡氣質的最好像徵,碰上紛爭和麻煩,漢堡人更喜歡溝通和和談,可以在談判桌上解決的問題,就不要打打殺殺了。畢竟打仗的功夫,又能修好幾座橋呢。

早在 12 世紀,作為自由市的漢堡就忙著做生意而沒有兵力保護自己的貿易,在隔壁城市都忙著購置戰艦防衛地方貴族對商隊的掠奪和強盜的搶劫時,邏輯鬼才漢堡表示,既然你們都買了,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買了。1241 年,漢堡同呂貝克簽訂了條約,不僅能保證雙方和平共處,還擁有了公共的海軍,這也成為漢薩大城市同盟的開始,後來不萊梅、維斯馬、羅斯托克、科隆等城市都陸續加入同盟,鼎盛時期加盟城市最多達到 160 個。

漢堡對於和平的熱愛也為異鄉人提供了一方容身的天地。 1960 年,由五個英國小子組成的樂隊在自己國家混不下去,跑到漢堡打工。在漢堡的日子,樂隊在Indra、Kaiserkeller、Top Ten和Star-Club四個不同的音樂俱樂部裡輪番登台駐唱,最終貢獻了 281 場音樂會,共計 1200 小時的現場演出,也讓披頭四樂隊名噪一時。約翰·藍儂多年以後回憶說,他雖然出生在利物浦,卻是在漢堡長大。

2017 年的 G20 峰會還特意把開會地點選在漢堡,藉此向世界重要國家的領導人們傳遞世界和平與協作的訊號。在全球化岌岌可危的今天,希望以後每個國家都能去漢堡找施工隊的老師傅取取經。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