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最害怕的不是聯準會升息 而是它不升息?

作者:大隱於市謝強   |   2017 / 07 / 31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如果說財經裡面,有哪個話題最熱門,那一定是關於聯準會升息。

因此,總有一些朋友問我關於聯準會升息的看法,很多人擔心升息會不會是壓破泡沫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大多數情況下,我給的答案都是:由於宏觀的複雜性和不確定性,大多數情況下,我對宏觀都沒什麼強烈的觀點,但是有一點我是確定的。相比聯準會升息,我更怕它現在不升息了。

什麼是聯準會,聯準會的決策機制是什麼?

聯準會可以理解成美國的中央銀行,其主要任務就是維持美國經濟健康運行,創造足夠的就業、維持物價穩定。

更直白點講,聯準會號稱自己的目的只有兩個:美國的失業率和通貨膨脹率。

但實際上在這個全球一體化的時代,聯準會出的一系列政策,要考慮的事情非常多,不僅僅只是國內的一些經濟數據,還要考慮日本、中國、以及歐洲的經濟狀況。

對於聯準會來說,是否升息首先考慮的一定是本國經濟和金融實際運行的情況,經濟成長、消費、就業、通貨膨脹等指標如果有轉好的趨勢,資產價格是否已經上漲很多,如果不升息就有經濟過熱的風險,這時就要把升息提到討論日程裡。

畢竟當經濟出現過熱再升息,代價就會很大。然後聯準會還需要看看歐洲和新興市場的經濟如何,在聯準會的升息決定不會對他們造成太大負面影響的情況下才會推行。

其實美國經濟在 2012 年之後就出現了明顯的好轉,市場已經持有很長一段時間聯準會升息的預期,各種資產價格已經提前部分反映了升息的結果,全世界的美元已經在逐步迴流,美元指數在 2014 年就已經過了這一輪的高峰。

不考慮鷹派和鴿派博弈情況下簡單來說,之所以在 2015 年年底才出現了第一次升息,主要是因為歐洲和中國的情況不樂觀,加上自身的通貨膨脹恢復程度不高等問題,聯準會才會一次次推遲升息過程。

那麼聯準會是如何決策的呢?

聯準會在華盛頓設立了一個委員會,除此之外,把美國劃分為了 12 個儲備區,每個核心區的城市裡有一個分行。每個分行的主要責任之一是研究一段時間之內這個的宏觀、微觀和金融市場現狀。

按照 1913 年國會通過的《聯邦儲備法》,聯準會由在華盛頓的聯邦儲備局和分佈美國各地區的 12 個聯邦儲備銀行組成。如下圖所示,12 個聯邦儲備銀行的總部分別位於 1 波士頓、2 紐約、3 費城、4 克里夫蘭德、5 里士滿、6 亞特蘭大、7 芝加哥、8 聖路易斯、9 明尼阿波利斯、10 堪薩斯城、11 達拉斯和 12 舊金山,每個聯邦儲備銀行各自負責一個大區。

15ce8f3a3c916e13fd9a1635

聯準會的核心部門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 (FOMC)。FOMC 每年要召開八次常規會議,會議內容主要包括研討經濟、金融情況,制定恰當的貨幣政策以及評估長期物價穩定和經濟持續成長的風險因素。

投票委員會由聯準會 1 位主席、1 位副主席、3 位理事和 12 位地區性的聯邦儲備銀行主席組成。5 位聯準會官員和紐約聯儲主席擁有永久投票權,其餘 11 位地區聯儲主席中 4 位輪值投票,每次共有 10 人投票。

聯準會升息到底是什麼意思?

很多人可能會說,我懂升息,升息就是把銀行裡的利息提高了。

實際上,這種說法是錯誤的。聯準會是沒有任何權利直接調整銀行裡的利率的。因此,聯準會“升息”指的實際上是增加美國聯邦基金利率 (Federal Funds Rate) 。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是指美國同業拆借市場的利率,其最主要的隔夜拆借利率。

這種利率的變動能夠敏感地反映銀行之間資金的餘缺,聯準會瞄準並調節同業拆借利率就能直接影響商業銀行的資金成本,並且將同業拆借市場的資金餘缺傳遞給工業和商業,進而影響消費、投資和國民經濟。

為什麼我害怕的是不升息?

基本上從 3 年前開始,每次議息會議,市場都如臨大敵,基本的節奏就是美股跌完港股跌,港股跌完後歐洲股市跌。

這說明,市場害怕聯準會升息。那市場害怕聯準會升息的理由呢?

最直觀的理由就是流動性。聯準會升息意味著貨幣政策的收緊,流入股市的資金同樣收緊。另一個理論一點的理由是升息提高了市場收益率,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市場收益率與資產價格呈現負相關關係。

從過去幾年來看,市場有時候是真的很不“聰明”,而很多時候,這種不聰明正是因為市場中的參與者太太太太關注“短期”了。

我最喜歡的一個例子是,在 2001 年 911 事件爆發時,很多航空股當天股價暴跌 50%。

約翰·坦伯頓 (John Templeton) 也正是利用這種短期劇烈的恐慌情緒,開始大量買入航空股。他買入的邏輯很簡單,911 事件的爆發,幾乎不會影響 10 年之後美國人坐飛機的需求。大眾只是短暫的恐慌,當恐慌散去,他們會發現出遠門,還是只能選擇飛機 (美國火車基礎建設非常差) 。

很多時候,看的比別人長一點點,就是一個巨大的競爭優勢。

下面我們從過去的數據來看看,聯準會升息和股市走勢之間的相關性如何。

從 2000 年至目前為止,聯準會一共升息了 18 次,降息了 37 次。值得注意的是,聯準會升息與降息的分佈呈週期性,2000 年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 6.5% 的水平上運行,從 2001 年至 2003 年 6 月,聯邦基金利率從 6.5% 下降到了 1%,此後在 1% 的水平上運行近 1 年。

從 2004 年 6 月起,利率重新上揚至 2006 年 6 月,利率從 1% 上升到 5.25%。之後美國在 5.25% 的水平上維持近一年後,又重新步入降息通道,從 2007 年 9 月至 2008 年 10 月,利率從 5.25% 再次下降到了 1%。

不過這一利率並未如此次週期那樣,在這一水平上運行。2008 年 12 月,聯準會將目標利率再次下降 0 到 0.25% 的區間上,這一水平持續到了 2015 年 12 月,才上調了 0.25 個百分點至 0.25% 到 0.5% 的區間。

15ce8f4aea6172e3fe26b4b2

可以看出,過去 16 年裡,聯邦基金利率可以劃分為四個階段:降息通道、升息通道、降息通道、低利率水平運行。現在來看美國股市的表現。

15ce8f4321b17013fd4629f2

我們來選擇道瓊指數作為參考對象。從 2000 年至 2016 年,道瓊指數表現如下。

上面兩張圖合二為一之後,你可以看到下面這個圖。

15ce8f4fa2a17053fe8eecf6

僅從數據上看,有兩點值得關注。第一,在過去的 16 年裡,美國利率的漲跌基本上與道瓊指數的漲跌同步。第二,道瓊指數見頂開始下跌伴隨了利率高水平的運行,道瓊指數見底開始上漲伴隨了利率低水平的運行。

從第一點來看,市場目前對升息的畏懼又是不成立的了。因為過去的數據並沒有教訓市場,告訴市場升息利空股市。上一個升息周期裡,從開始升息 (2003 年 6 月) 到股市見頂 (2007 年 9 月) 中間相隔了 4 年有餘,如果有人認為升息利空股市而做出拋售的舉動,他可能失去了 4 年的大投資機會。

從第二點來看,高利率似乎利空股市而低利率利多股市。

怎麼來看這似乎是矛盾的兩點呢?

其實市場左右糾結聯準會的行動,卻忘記了聯準會的初衷。聯準會的目的,說白了,就是維持經濟的穩健運行。無論它的會議決議內容是什麼,它都是以這個目的為出發點。而鑑於聯準會官員的知識、經驗及訊息優勢,市場應當有理由相信他們對經濟形勢的判斷較大的可能性是正確的 (僅僅只是很有可能) 。

升息意味著在聯準會官員看來,經濟是轉好的。正是因為如此,從歷史數據來看,很多時候股市在升息的背景下依舊上漲。

而降息則恰好相反,這說明聯準會的官員認為美國經濟可能會出現衰退的苗頭了。正是因為如此,從歷史數據來看,很多時候降低反而導致整個股市下跌。

結語

所有關注美股的投資者,都應該明白,美股並不是一個政策股市,決定它漲還是跌的歸根到底還是企業的基本面和國家經濟的基本面。

因為情緒導致的恐慌拋售和因為國家經濟基本面惡化導致的拋售,完全不是一回事。

其中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英國脫歐。

在英國脫歐當年,全球股市平均下跌了 4% 以上,美國當天也有 3% 的跌幅。很多銀行股直接開盤跌了 6%。

但是結果呢,由於經濟基本面沒有惡化,恐慌情緒迅速消散。跌下去多少,就漲回來了多少。

而聯準會的升息和打算縮表的行為,基本上印證了聯準會對經濟比較樂觀的態度。

如果聯準會沒有升息,那麼真正值得擔心的事情就發現了:在聯準會的眼裡,美國經濟出現了很大的不確定性。也就是說,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可能惡化了。

比起擔心升息帶來的流動性減少,眼光稍微長遠一點的投資者,都應該更在意經濟的健康程度。

雖然升息會帶來流動性減少,但是如果升息的前提是美國經濟持續走好,那麼在這種基本面下,企業的利潤也會持續走高。這種情況下,升息並不會導致股價下跌。

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依舊放心持有一些被低估的股票。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