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危機!?為什麼港版國安法會造成劇烈跌幅?

作者:李妍慧   |   2020 / 05 / 26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中國每年都會透過召開「兩會」決定並宣布國家發展重點;而在 2020年5月21日,第十三屆兩會召開前夕,中國宣布將在會中提出「香港版國安法」的表決議程;此案通過將被視為中港一國兩制的終結,大大威脅香港做為自由港以及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而這麼大的一顆震撼彈,也讓香港股市當天暴跌5.56%,創下5年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為什麼中國要在香港設立「國安法」會引起喧然大波呢?因為「國安法」會從人身自由和經濟兩個層面深深的影響香港人民的未來生活。

人身自由

先談談人身自由,一般來說各個國家都會設立「國家安全法」,國家安全法顧名思義就是「用來確保國家安全」的法律。這麼看來香港設立國安法似乎也是合理之舉?這麼想你就錯了!因為中國並不是實行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大家都知道,在中國不論行政、司法、立法,所有的權利都掌握在共產黨的手裡,一切都是 ”黨說的算“, 所以試想一下國安法在香港推行後的情形,警察根據黨設立的法律去判斷人民有沒有危害國家安全,如果被判有罪的人民問:我危害了什麼國家安全?那麼黨指派的司法人員會替他解釋法律。這難道不是 “黨說你有罪,你就有罪” 的政治地獄?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香港人民極有可能失去完整的人身自由,而中國承諾香港將實行的 50 年「一國兩制」也可能名存實亡。

經濟

接著談談國安法通過後為什麼會對香港的經濟造成影響,主要是因為,在1997年回歸後,歐美各國將香港列為「獨立關稅區」,也就是說,雖然政治上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但在經濟上香港被國際看作是「獨立」的個體。作為自由開放的經濟體,香港以資金、資訊流通自由及法治透明見長,長年名列國際前三大金融中心; 又因享有在大英帝國幾百年殖民下建構的國際貿易網絡,香港至今仍是亞太經貿重鎮。

問題是,香港是在中國保證以「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三大原則治理香港的前提下,才被歐美各國賦予「獨立關稅區」的特殊地位,但未來「國安法」若真的在香港實施,如果歐美各國不認同香港仍保有其經濟繁榮之根本——高度自治,香港很有可能會失去其「獨立關稅區」地位,代表國際會將香港與中國視為同一個經濟實體,而原本香港出口所享有的關稅優惠都將被取消,這將在貿易、金融方面深深的打擊其經濟。

過去發生過什麼?

事實上,這也不是中國第一次試圖在香港設立「國安法」,但此次中國設立「國安法」的方式卻不在各界的預料之中。香港在 1997 年回歸中國後,中國寫了一套《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簡稱《基本法》。《基本法》類似於香港的憲法,而其中的第23條就近似於國安法,所以中央一直致力於敦促香港政府推行第23條的立法。但是因為第23條的爭議太大,條文中「禁止香港與國際政治組織接觸」的限制也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與譴責;2003年首任特首董建華試圖立法,引起五十萬人大遊行,董建華隨後被北京換下,在這之後第23條立法便成了各任特首不願意觸碰的政治毒藥。

雖然第23條在中央多年的嘗試下都未能順利立法,黨的意志還是很堅定的,特別是2019年爆發了「反送中抗爭」後,中央更加深了要盡快通過香港版本國安法的念頭。既然短期內要透過香港立法會來立法是不可能的,那麼有沒有可以不用通過香港人民同意就能設立法律的方法呢?結果還真的有,就是這次事件中國手中的王牌:基本法第18條中的「附件三」。

當初設立基本法時,其中的〈18條〉本意是讓中國的法律無法直接在香港使用,以確保一國兩制,但符合特定條件的法律,例如涉及國防外交,或基本法裡還沒有規定的便可以被列入「附件三」並在香港實行。這無形中成了基本法中的灰色地帶,因為北京當局只要將想推行的法律放入「附件三」,就能繞過香港立法機關,強行立法並直接施行生效。

中國這種取巧的立法方式想當然會引起國際輿論,美國表示正著手加速啟動對中制裁命令與《香港人權法》的反制機制。美國所謂的制裁,不排除是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因為香港長期被中國視為經濟的對外窗口,也是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跳板。不過事實上,中國固然需要香港,但若計算美國與香港的貿易,美國正賺取貿易順差,一旦實施關稅等制裁措施,美方也會承受損失。所以美國雖然喊著要制裁中國,實際會以什麼方式進行還無法確定,但大家不妨將此次香港國安法事件拉到中、美角力的層次上來觀察後續發展,畢竟在中美競爭白熱化的階段,任何國際事件都有可能成為中美棋盤上的籌碼。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股感知識庫
StockFeel股感知識庫是一個結合投資理財&資訊設計的平台。運用圖解設計簡化艱澀的知識,讓更多人認識產業全貌、完整了解企業,透過多元思維培養對投資的感覺。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