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鬱金香正怒放金錢芬芳 比特幣的正反之辯

作者:陳達美股投資   |   2017 / 12 / 17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Berber


從 $0 到 $1,000: 1789 天
從$1,000到 $2,000:1271天
從$6,000 到 $7,000: 13天
從$7,000 到 $8,000: 14天
從$8,000 到 $9,000: 9天
從$9,000 到 $10,000: 2 天
從$11,000 到 $12,000: 6 天
從$12,000 到 $13,000: 17小時
從$13,000 到 $14,000: 4小時
從$14,000 到 $15,000: 10小時
從$15,000 到 $16,000: 5小時
從$16,000 到 $17,000: 2小時
從$17,000 到 $18,000: 10分鐘
從$18,000 到 $19,000:3分鐘

當然,越往上漲,1000 美元的百分比越低,速度越快,之後可能要以秒計。僅僅七年之前,一枚比特幣僅僅價值 0.05 美元;而僅僅七年之後,1000 美元僅僅能買 0.05 個比特幣而已。

最近,無論是來自我的客戶還是來自社交媒體,有一個問題愈來愈炙手可熱。他們都在問:你怎麼看比特幣?而我也一反說話模棱兩可的職業習慣,無比斬釘截鐵地說:我認為這就是個泡沫,請不要在作死的邊緣試探(注意,這是一個觀點,不是一個事實)。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本人很反感“泡沫”一詞,我曾談到過“理性的泡沫”這個概念,來自於市場參與者們雖然針鋒相對、分而不群、但卻依然理性的對資產未來價值的看法。我的結論是“幾乎誰都不能對泡沫有極端精準、黑白分明的看穿”。所以從 2013 年以來老有人喊美股泡沫,而我一直是“美股泡沫”堅定的多頭。市場後來的事實也證明,泡沫確實沒那麼容易被看穿。

但比特幣是一頭完全不同的動物。就目前的比特幣交易本身來看,乃是標準的零和遊戲,前人的利潤來自於後人支付的溢價,也就是俗稱的博傻 — 許多人說樓市是零和遊戲,甚至於股市,但是無論股票還是樓盤都可以產生較穩定的現金流 — 而比特幣你要怎麼製造現金流?不過你倒可以通過借幣給空頭去賣空來獲得一點現金補償,但這豈不有點諷刺。

所以我一直認為比特幣就投資而言沒有什麼內在價值。如果 1000 美金/枚的時候我認為她是一個泡沫,那到了 10000 美金她又是什麼 — 膨脹了十倍的泡沫唄。我無法接受這麼一個邏輯:1000 美金的時候她是泡沫,而到了 10000 美金的時候她就是主權貨幣的顛覆者、去中心化的美麗新世界了?

但是我的觀點算個屁。所以我就繼續做一個知識和觀點的搬運工,為大家蒐羅了眾多大咖對比特幣針尖麥芒的觀點(注意,是觀點不是事實) — 有懷疑者,有支持者,有搓著小手躍躍欲試的觀望者,也有喜憂參半的監管者。某一些觀點也不僅僅針對比特幣,同時針對數位貨幣這一大類資產本身。

  1. 懷疑派代表

一辯:華倫·巴菲特(投資家,取自媒體對巴菲特直接的採訪)

“比特幣不是貨幣,它不滿足貨幣的定義。如果十年或者二十年後比特幣消失無蹤,我不會驚訝。”(記者問為什麼它不滿足貨幣的定義。)“因為,別人賣東西給你,他們可能會接受你的比特幣,但是他們會由於比特幣兌美元的價格而不停地改變其“以比特幣計算的價格”。所以說到底交易仍然是以美元定價的。這就好比我賣東西給你而我願意收你的原油作為對價,但是每次石油價格變化,我都要改變價格來決定到底收幾桶油。而原油明顯就不是貨幣。”

“遠離比特幣,它基本上就是個海市蜃樓。這是一種轉移資金的方式。它可以很有效地轉移資金而你也可以匿名操作。但是支票也可以轉移資金。支票本能值那麼多錢嗎?僅僅因為它們能夠轉錢?”

“我希望比特幣能成為一種更好的辦法(轉移資金),但是你有很多其他的方法來複制操作。有人認為比特幣有巨大的內在價值,這在我看來這就是一個笑話。它就是一張非常快的匿名的匯票(money order)。”

“你不能為比特幣做估值,它就不是一個生產價值的資產 ……它是那種真正的泡沫。”

“一樣資產的內在價值可以簡單地定義為:在這項資產的有生之年裡所有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價值。”

“這玩意兒不可信。它不受監管、不受控制。它不受聯準會和任何中央銀行的監督。我完全不相信這整件事情。我認為它遲早要內爆。”

二辯:霍華德·馬克斯(投資家,取自橡樹資本的備忘錄《There They Go Again . . . Again 》)

“關於創新性投資的話題讓我提到比特幣、以太幣和其他數位貨幣。我想這是由於在金融危機之後八零後九零後對於金融證券 — 包括主權貨幣的價值 — 的那種不信任,認為一切都是虛無。但是數位貨幣不是真的。某些公司和個人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有些人願意買以太幣因為以太幣可以用來在以太幣網絡裡買計算(機)能力。有些人渴望賭一把獲利。還有一些人願意少量參與,避免自己完全踏空。但是數位貨幣不是真的!有人總是告訴我,這些貨幣很堅挺,他們很安全不會被黑或者被偽造,另外它們的數量絶對有限。但是數位貨幣不是真的!!!!!(原文即為五個感嘆號)”

“我的結論是:你可以用幻想中的貨幣去買另一種想像中的貨幣,或者去投資一些創造新貨幣的公司。在《bubble.com》一文中我通過我父親的幾個老笑話來總結電子商務的一些不合邏輯之處,我認為這些笑話 100% 可以適用在目前這場數位貨幣大潮中:

兩個哥們在街頭相遇。Joe 告訴 Bob 說他要賣一隻倉鼠,又純種又聰慧。Bob 說我想買一隻給我的小孩,要多少錢? Joe 說:50 萬美元。Bob 說 Joe 你是不是瘋掉了。

第二天他們又不期而遇。Bob 問,你的倉鼠賣得咋樣了?Joe 說,賣掉了。Bob問 ,那你拿到 50 萬了?Joe 說,恩拿到了,我拿到了兩隻價值 25 萬的金絲雀。”

“也許是我老古董,不能欣賞數位貨幣在技術上的偉大之處。但在我堅定的信念裡,這種東西能夠被接受只能證明現在財務小白太多 — 他們追逐風險、痴心妄想。我認為數位貨幣不過就是一場狂熱(甚至可能是金字塔騙局),定價僅僅基於他人願意支付的價格。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1637 年的鬱金香狂熱、1720 年的南海泡沫、1999 年到2000 年的網路泡沫,都是如此。用一個之於內在價值有吸引力的價格去買入資產,這才是嚴肅的投資行為。而投機是指買入資產的理由完全不考慮價值或者合理價格,而完全基於認為有人在未來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

由於這份備忘錄受市場關注度太高,馬克斯收到了很多評論與批評,尤其是針對比特幣。所以在諮詢了他的同事以及 Horizon Kinetics 的一些顧問之後,馬克斯認為他看比特幣看錯了,尤其他父親的那個老笑話。馬克斯對他的備忘錄做了更新。

“我認為這個笑話應該改成:兩個哥們在街頭相遇,一個對另一個說:我手上有一些高智商的沙丁魚做的罐頭,一些世界級藝術大師在罐頭上搞了創作,你想要買嗎?另一個哥們答:好呀,多少錢一個? —  10000 美金。 — 你是不是瘋掉了?誰會吃 10000 美金的沙丁魚。 —  這些不是用來吃的沙丁魚,這些是專門用來交易的沙丁魚罐頭。

我曾認為數位貨幣是“用來投資的沙丁魚”,我錯了;數位貨幣的粉絲們告訴我這是“用來花的沙丁魚”,他們也錯了;這些根本就是“用來交易的沙丁魚”。

最後這個問題就演化到,比特幣到底是:1. 一種貨幣?2. 一種支付方式?3. 一種資產類型?4. 一個賭具?

在原先的備忘錄裡我將比特幣當成了一種資產類型,雖然比特幣粉絲告訴我你這角度是錯的,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指Horizon Kinetics的Steven和Murray)曾經也說過:這是一種新的資產類型。好吧,他們現在告訴我這是一種貨幣。從“交易雙方同意接受某種媒介作為交換對價以及價值貯藏方式”這一點上說,我對比特幣是一種貨幣沒有意見,這就像美金。但是比粉們覺得這還不夠,他們說:不對啊這不像美金,它比美金這種法幣好多了 — 交易信息透明,不能被濫發被稀釋,也不能被黑被偷。

行,我都同意。比特幣是一種貨幣。我只有兩個問題:1. 為什麼它波動那麼大?2. 為什麼它如此受歡迎?”

“我的最後結論是:

  1. 比粉說:”如果比特幣真正被接受,那麼你可以獲得 50 倍的回報。由於這個預期收益率是如此地高,所以成功的機率並不需要很高。” 這叫做“彩票思維”,所以這種投機行為看起來不虧。我們在網路泡沫的時候見到過很多,關於比特幣我們現在也正在見到。沒有任何事比一夜暴富的可能性更誘人。
  2. 價格膨脹的三個種子在比特幣身上都能看到:1. 底層的真相(指比特幣的一些特性);2. 一種對良性循環的預期(需求 — 比特幣被廣泛接受 — 更大的需求);3. 因為沒有邏輯上的限制,所以價格可以漲到天上去。
  3. 最後,比特幣不是唯一的。除了比特幣之外還有成百上千種數位貨幣,市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就有 11 種(馬克斯在撰寫此文的時候比特幣還只有 4600 美元) — 並且對新的數位貨幣的創造也沒有限定機制。所以就算數位貨幣代表未來,那我們怎麼知道哪種貨幣能勝出呢?”

“感謝那些抽時間教育我的人,我可能不再那麼老古董了。我認為我理解什麼是比特幣、它的操作機理、和它的一些優勢。但是我仍然不會放自己的錢進去,因為我認為這是一個投機泡沫。如果我最後被證明是大錯特錯的,我也願意接受。”

三辯:羅伯特·席勒(經濟學家,取於 CNBC 和 Yale Insights 對其的採訪)

“人們在比特幣上有一種弔詭的熱情。大家好像對新的貨幣規則都超級興奮。還記得複本位制(bimetallism,是指一百年前英美採用的金銀互相以固定比價自由兌換的制度)嗎?這最後就變成一場短暫的狂熱,一時間大家都在談論,然後就消失了。”(記者問那你覺得比特幣的狂熱能持續多久?)“我認為黃金就是一個泡沫,但它一直以來是一個泡沫,它就像持續了幾千年的一場狂熱。但是黃金是一個符合邏輯的貨幣候選。我不認為比特幣也能如此符合邏輯,但是它確實讓人興奮不已。”

“比特幣是當今世界投機泡沫的最好的例子,至少符合我對泡沫的定義。我在 2005 年出版的《非理性繁榮》一書中將泡沫定義為這樣一種情況:價格上漲的訊息刺激了投資者的熱情,並且這種熱情通過心理的相互影響在人與人之間逐步擴散,在此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加入到推動價格上漲的投機行列,完全不考慮資產的實際價值,而一味地沉浸在對其他投資者發跡的羡慕與賭徒般的興奮中。”(這一段關於泡沫定義的翻譯取自《非理性繁榮》)

“ 2013 年比特幣的價值被這麼幾個故事驅使:1. 一種在數位空間中存在的不受政府干涉與控制的貨幣。這個概念對思想獨立的年輕人們具有強烈吸引力,很炫酷。2. 比特幣的概念裡有數學和密碼學的色彩,所以給這個故事更加上一種 007 電影一般的間諜感,也很炫酷。3. 我們從來都不知道發明比特幣的天才中本聰到底是誰,還是很炫酷。這種極具題材性的故事有很強的感染力,然後在 2017 年,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開發幣)的出現,又給這個故事添上一絲投行色彩。”

(採訪者問“ 你認為什麼會使得比特幣行情反轉?”)“通常而言你不需要任何外部條件來反轉一場泡沫。泡沫自己就會慢慢破掉,就像比特幣在 2014 年一樣。泡沫一詞作為一個比喻可能會引起誤解。投機泡沫並不會就這樣一下子就結束掉。其實我認為叫做”投機性流行病“可能更好,因為我們知道病毒會變異,可能會重新爆發。黃金就是一系列反覆爆發的投機泡沫,從遠古而始,至千年之後。”

懷疑派總結陳詞: 雷·達里奧(對沖基金CEO,來自於媒體對其採訪)

“比特幣,即使到了今天,你還是不能用它做很多交易,你也不能像花現金一樣容易地花掉它。由於極強的波動性,它也不是一個有效的財富貯藏方式。比特幣市場是一個強投機市場。比特幣是一個泡沫。”

  1. 支持者代表

一辯: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Netscape創始人,風險投資人,取自《紐約時報》Why Bitcoin Matters)

“比特幣,就其最基本面而言,是電腦科學的重大突破。它是基於對加密貨幣二十年的研究、對密碼學四十年的研究而被創造的,有數千科研工作者的努力。比特幣是對“拜占庭將軍問題”的第一個解決方案。這個問題是指:有一群分散駐軍的拜占庭將軍要通過信使進行聯絡,選擇進攻還是撤離,但是這些將軍中有細作,要如何聯絡才能夠讓忠心的將軍們達成一致的決策。

對於拜占庭將軍問題的解決使得歷史上第一次,一個網路用戶可以將一串獨特的數位財產轉移給另一個互聯網用戶,並且能保證交易的安全和透明,而所有人都能知道交易的發生,也沒有人能夠質疑交易的有效性。這個技術突破的所帶來的成果,如何點贊都不過譽。”

“事實上比特幣是一個四重的網絡效應。包括:1. 用比特幣支付的消費者;2. 接受比特幣的商家;3. 生產並且確認交易效力的礦工;4. 圍繞比特幣開發新產品和新服務的創業者與程序員。第四類人對比特幣的未來而言尤為關鍵。

我們看到成群結隊的創業者正在比特幣這個基礎上進行建設和創新,僅僅因為這個原因,其他的數位貨幣將面對艱苦的“上坡作戰”。如果有什麼幣要替代比特幣,那最好馬上能有突破。不然網絡效應會讓比特幣主宰這個市場。”

二辯:彼得·泰爾( Peter Thiel,PayPal創始人,來自於對其採訪)

“對於大多數的數位貨幣我都很懷疑,但是我認為人們低估了比特幣的價值。它就是貨幣的儲備,就像黃金,可以用來貯藏價值。你不需要用它來支付。 如果比特幣最後證明能成為黃金的數字等價物,那它還會有極大的潛力。而且,說實話現在比特幣比黃金還難挖,所以從這個意義上它也更受到限制。”

“PayPal 曾經的目標也是創造一種新的貨幣。我們失敗了,我們僅僅是創造了一種新的支付系統。我認為在創造新的貨幣這個層面上比特幣已經成功,但目前反而仍缺乏支付系統方面的突破。目前比特幣仍然比較難用,這也是它面臨的一大挑戰。”

三辯:約翰·邁克菲(John McAfee,殺毒軟件McAfee創始人、比特幣投資人,來自於對其採訪)

(針對JP摩根CEO James Dimon稱比特幣為“騙局”)“你說比特幣是騙局,我自己就是一個比特幣礦工。我們生產比特幣。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是 1000 美元,那請問創造一美元的成本是多少?到底哪一個是騙局?比特幣顯然更能證明我努力工作努力幹活了(一語雙關,Proof Of Work 工作量證明,是區塊鏈技術裡網絡對於解決問題的礦工的獎勵反饋)。

比特幣不斷成長的應用已經證明了它的價值 — 當然它的價格會有起伏,就像所有的新技術一樣。但是它顯然不是一場騙局。當人們逐漸習慣了使用比特幣來支付和收款,他們會停止使用美元、歐元、人民幣,長期來看會讓這些法幣貶值。我預測三年內比特幣價格能上 50 萬美元。”

總結陳詞:中本聰(比特幣之父,真實身份成謎,來自於網絡)

(針對比特幣經濟模型的可持續性的質疑)“對於某樣價格有上漲預期的資產而言,一個理性的市場價格將反映出未來增長的現值。在你的腦中,你在不停地評估機率,去平衡一個不斷上升的或然性。”

除了正反雙方的觀點,當然也有一些憂心忡忡的家長,忽喜忽憂,修正觀念。而我們中的很多人也和這些中間者一樣,也隨著行情的深化不停地在修改觀念評估概率,刷新三觀。最後,我們來聽聽以下這位家長觀點的轉變。

本·伯南克(前聯準會主席,來自於對其採訪)

2013年

“如同比特幣之類的電子數位貨幣,長期來看很有前景。尤其是如果它能促使更快、更安全、更有效率的支付系統。

2015年

“我認為比特幣有一些嚴重的問題。第一是它還沒有顯示出自己是穩定的價值來源。它的價格波動極大,也並沒有被廣泛接受為交易媒介。但它最嚴重的問題是匿名性,這既是其特徵又是其 bug,會被用於非法的交易。我認為政府監管的介入會使比特幣的吸引力下降。”

2017年

“聯準會、英格蘭銀行、以及日本央行都很支持這些區塊鏈技術,因為它們能夠改善支付系統。但比特幣,如果它僅僅是要試圖取代法幣,逃避政府監管和干預的話,我不認為它會成功。”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