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卡達被阿拉伯世界封殺 對全球造成這 6 個影響

作者:許冰清   |   2017 / 07 / 07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   |   圖片來源:Mok


那個全球人均 GDP 常年排名第一、卻沒幾個人能在世界地圖上一下子指出來的富裕小國卡達,突然變成了全球熱點之一。

不是因為史上第一次可能會選冬季在這裡舉辦的世界盃又出了什麼事、不是因為阿拉伯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新聞電視台又爆出了什麼獨家、也不是因為他們準備擴建那個全年吞吐量超過 3100 萬人次的國際機場,而是因為一次罕見的外交異動。

從 6 月 5 日開始,沙特、阿聯酋、巴林、埃及、葉門、馬爾地夫等八個國家突然先後宣佈與卡達斷交:一方面,逐漸限制乃至切斷海、陸、空體系上與其的一切聯繫;另一方面,要驅逐外交官,各國國內的卡達公民也要在規定期限內離境。

這個從阿拉伯半島延伸到波斯灣內的小國,很快就陷入了被孤立的狀態:唯一與其在陸地上接壤的國家沙特,切斷了卡達 40% 的食物和生活物資來源;海運的手段也會遭到巴林、阿聯酋、埃及等國的阻攔;卡達航空的多條航線,則需要繞行伊朗領空才能降落至杜哈機場。

20170609134830ZSnpCI1eBEAuxNJk.png-w600

在總體來說還算穩定的國際外交氛圍裡,“斷交”算是個極其嚴重的詞。過去十年裡,全世界發生的國家間斷交事件中,有 4 次發生在中東地區,其中 2 起就發生在卡達、及其隔海相望的政治盟友伊朗身上。

這次集體斷交,則被分析人士視作“海灣國家之間迄今最為嚴重的政治分歧”。

阿拉伯國家沒有說得很具體,但大概脫不開卡達想要取悅所有人,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對於為何要與卡達斷交,沙特的聲明頗具代表性:“因為卡達在過去多年時間內公開或秘密開展干涉沙特及海灣合作委員會其他成員國內政的活動,並支持包括穆斯林兄弟會、基地組織和極端組織在內的恐怖主義團體,沙特決定斷絶與其的外交關係。”

事情的直接導火線,被認為是上個月發生的兩件事。卡達國家通訊社的一篇文章引述國家元首阿勒薩尼的話,稱讚了以色列和伊朗。事發後,卡達稱這是駭客所為。之後阿勒薩尼又在伊朗大選後打電話給順利連任的總統魯哈尼致賀。

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排擠卡達的理由,絶不只是聲明中提到的這麼多。在眾多斷交的理由中,最戲劇化的一種解釋是:卡達政府曾向基地組織和伊朗支付一筆高達 10 億美元的贖金,用以贖回在外出打獵途中被綁架的皇室成員。

從上一代君主開始,卡達就希望在周邊乃至全世界範圍內,塑造一個廣泛的盟友關係網路。所以這裡既有美國的軍事基地、通向歐洲的航空航線,以及獨立專業的新聞機構,也與伊朗、哈馬斯和塔利班保持聯繫。

作為阿拉伯半島上面積最小的國家之一,這種“左右逢源”的對外政策背後,是現任卡達國家元首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所希望實現的“小國大外交”思路:他希望卡達能在中東充當一個“平衡器”,調停各方的意見和衝突。

201706091424342vaN6GBIipkgKQzs.jpg-w600(卡達國家元首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

但試圖取悅所有人,就意味著有可能也同時得罪了所有人。

在穆斯林為絶對主導的阿拉伯地區,首當其衝的就是兩大教派“遜尼派”與“什葉派”的長期矛盾。在卡達的政治盟友伊朗國內,什葉派占 90% 以上;而沙特、阿聯酋等大多數阿拉伯國家內,則由遜尼派穆斯林掌權。

就連卡達自身,實際也是個遜尼派穆斯林國家。

另一大問題,來自於卡達皇室與“穆斯林兄弟會”的曖昧關係。“穆兄會”從宗教組織逐漸發展為伊斯蘭世界最大的政治反對團體後,各國對其定位就有了變化:在包括沙特、阿聯酋在內的多個海灣國家內,已將其標記為“恐怖組織”,其葉門分支負責人 al-Zindani 被美國標記為“恐怖分子”。

20170609142619XxmHM7fyaUTkABCq.JPG-w600(埃及前總統穆爾西就曾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

而卡達則是目前世界上,少數幾個公開為“穆斯林兄弟會”提供經濟資助和政治保護的國家之一。這也是沙特方面在宣佈與卡達斷交後,沙特外長 Adel al-Jubeir 在相關聲明中直接提及的理由之一。

最後,也有分析師認為沙特此次是因為想要緩和與以色列的關係所以聯合多國孤立卡達。卡達支持哈馬斯、援建黎巴嫩的行為,也被認為直接影響到了中東地區另一重要力量以色列的利益。為了緩和與以色列的關係,沙特方面一直希望能對哈馬斯勢力有所遏制,甚至一度考慮讓以色列用沙特自家的飛機來打擊伊朗的核設施。

此次斷交後,美國分裂的外交政策讓這件事更複雜了 — 如果它還有外交政策可言的話。

此前剛剛將第一次出國訪問安排在沙特等中東諸國的川普,選擇在這件事上用一條 Twitter 為自己邀功:“之前訪問中東時,我就強調了對於極端意識形態不能再有任何的援助計劃。當時六個國家的元首們都指向了卡達 — 看看現在吧!”

但被問及此事時,五角大樓發言人、海軍上校 Jeff Davis 則表現出與總統截然不同的態度。他代表美國國防部表達了對於卡達先前積極籌建美軍空軍基地的感謝,並表示無意插手這次衝突。

目前,美國在卡達的基地是其在中東的空中力量指揮所,負責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地區在內的空中打擊。

20170609142734KuIFWDCrMN8O45yi.jpg-w600(位於卡達境內的美軍烏代德空軍基地)

至於目前仍留在卡達的美國大使 Dana Shell Smith,以及美國國務卿辦公室發言人 Heather Nauert 的說法,也與川普的表態有所衝突:她們表示,美國與卡達合作關係良好,共同打擊恐怖主義;希望阿拉伯的衝突各方能坐下來好好聊一聊,闡釋一下分歧所在。

總之,對卡達來說,這次它可能必須要放棄那種“左右逢源”的發展策略,改為更為明確的“站隊”了。

對各類政見和資本都持相對開放的心態,使得卡達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抓住了更多機會,政治、經濟上都有了較大發展,在天然氣儲備的助推下,一下子成了中東出名的富饒國家。而在打開了對外投資的思路、並且允許外資入境開發國內的各類項目後,它也一度有機會,挑戰迪拜的中東商業中心和交通樞紐地位。

但這個進程現在被打斷了。而且,影響不會僅僅侷限在卡達國內。

卡達有全世界 1/3 的天然氣儲備,中國也是買家之一

此次與卡達斷交的國家中,阿聯酋和埃及都是較早呼應這一決定的。但他們還是在暗處為卡達留了對外的通路 — 經由阿聯酋通往阿曼、每天供應 5600 萬立方米天然氣的“海豚管道線”,正常運行;受埃及管轄、液化石油氣運輸船的主要通道“蘇伊士運河”,也對卡達船隻放行。

和中東大多數國家因油致富不同,卡達的財富成長,主要依靠的是天然氣。這裡是全球第一大液化天然氣 (LNG) 出口國,產量占全球近 1/3。而此前要與伊朗保持密切關係,部分原因也在於:兩國對於波斯灣海底、全球已知最大的天然氣田“北方-南帕斯油氣田”都有開採權。

20170609135027Kigbdw4vn3OGh1V9.JPG-w600(“北方-南帕斯油氣田”開採平台)

彭博社 (Bloomberg) 的分析稱,一旦斷交事態繼續升級、卡達決定關停“海豚管道線”,才將是全球能源市場面臨的最大危機。歐洲市值最大的石油公司道達爾 (Total) 、美國西方石油公司 (Occidental) 和阿聯酋的主權投資基金 Mubadala 是這條管線的三大股東,屆時一旦“斷氣”,僅是中東地區國家每天花在空調製冷上的電力需求,他們都滿足不了。

而通過運輸船購買卡達天然氣的主要客戶都在亞洲,包括日本、韓國、印度和中國。斷交消息一出,每年依靠卡達提供國內 15% 天然氣需求的日本進口商 Jera Co. 迅速表示,兩國在 LNG 方面的業務往來不會受到影響。2010 年,卡達方面還曾與中國談判,希望每年向中國增加出售 1000 萬噸 LNG,以應對歐美市場的需求疲軟。不過,這一計劃最終未能達成,中國仍選擇從澳洲進口大部分天然氣。

20170609142837wEYNnz4C8Gg1StZy.jpeg-w600

在蘇伊士運河段,卡達的運輸船可以正常通航。但他們常規的中程燃料補給站位於阿聯酋的富查伊拉港,目前進出港已經受到了一定限制。這可能迫使油氣船繞道其他非洲國家,走成本更高的海上航線,並最終抬高天然氣的價格。

所以,有炒能源期貨的交易員已經開始演練卡達天然氣出口受限後,各種情景下的應急措施。最極端的情況是:卡達宣佈退出中東的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 的減產協議。未來的能源供應和價格走勢一旦無法預測,勢必會導致全球油價和天然氣價格的猛烈震盪。

全球 7 大五星航空公司之一的卡航,航線受到限制

斷交的消息傳出後,卡達和相關國家的航空公司很快就停止了往來航班。因此造成的地區間交通中斷暫且不論,在沙特等國封閉空域後,那些以往只需在杜哈稍作停留、就能繼續飛往歐洲及非洲其他國家的航班,也很快被波及到了。

在 Twitter 上,關注中東局勢的獨立政治分析師 Sam Tamiz 發佈了一張能夠形象說明目前局勢的圖片:以往在阿拉伯半島上暢行無阻的卡達航空,航班現在大多只能繞行伊朗;航線資源有限,所有飛機得排著隊才能通過。

20170609134139jEHVk9gCtQmLIRcZ.jpg-w600

接近 20 億人口生活在距離海灣地區 4 個小時的飛行距離內,有 40 億人生活在距離海灣地區 7 個小時的飛行距離內。地球上任何兩個大城市,都能夠通過中東作為中轉點連接起來,飛行僅需這一次停留。

以航空業促進貿易、金融服務和旅遊,最終刺激國內經濟成長,成了幾個阿拉伯國家共同的想法。最早將其付諸實踐的是阿聯酋:為了打造航空樞紐港的地位,這裡的簽證政策高度開放,不設機場宵禁且不斷擴容航線。阿聯酋航空主打高品質的遠程航線,飛機每天有 18 個小時都在飛行,這為迪拜帶來了穩定成長的客流。

而緊隨其後崛起的,就是卡達航空。在卡達皇室將公司的一半股權出售給私人企業、完成重組後,卡航的運力連續 17 年以每年 40% 的成長率高速發展。這也帶動了杜哈機場在 2015 年的一輪全面擴容,目前可以處理全年超過 3100 萬人次的高吞吐量。

目前,卡航已開通連接全球約 150 個城市的航線。由於可觀的利潤率,即使在航空業整體衰退的情況下,公司仍能投入重金購置新飛機,維持甚至提升服務質量。

20170609134621SpkgTilDNjOyLh0E.jpg-w600(卡達航空的現有全球航線圖)

而這次,飛往主要鄰國的航線被無限期取消,轉機前往歐洲的乘客行程時間被影響,卡達“超級中轉站”的地位,現在無疑面臨著嚴峻考驗。彭博社計算後指出,卡達航空公司至少有 52 條常規航線會被切斷,預計造成的利潤損失則在 30% 以上。

基建預算高達 2000 億美元、已經累死幾百人的世界盃,工期受了影響

在沙特與卡達已經封鎖的國境線上,目前正停著數百輛堆滿建築材料的卡車 — 它們本來是為正在建設中的 2022 年世界盃主場館運貨的,而現在,卡達境內所有的場地建設進度都已經陷入癱瘓。

對於卡達被斷交一事,國際足聯也表示了關注,但並沒有因此寬限工期。此前,考慮到中東地區夏季的氣溫過高,他們已經破例決定,允許卡達將比賽日程放在 11 月的冬季。這相當於給當時還只拿著圖紙的場館建設方,增加了半年的工期。

20170609142924zvmFaqI5xpWHTcj2.jpg-w600

不僅是體育場館,2010 年申辦世界盃成功時的卡達首都杜哈,除了錢以外,幾乎什麼像樣的配套設施都沒有:按照德勤的估算,為了迎接這場世界盃,卡達得投入近 2000 億美元從頭建起,其中 1400 億美元是新機場、公路和地鐵系統的費用;400 億美元用來修建體育場館,剩下的部分則被用在酒店等旅遊服務設施上。

這遠遠超過了此前的巴西世界盃、以及籌備中的俄羅斯世界盃的投入,也使卡達一下子成為了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建築工地 — 由於本國的人力有限,幾乎所有的基建工程都要外包出去,其中造價上億美元的大工程比比皆是。

在工地上實際完成建設任務的勞工,超過九成來自印度、尼泊爾、菲律賓等海外國家。

此前,英國《衛報 (The Guardian) 》曾指責,由於工期緊張、工作條件惡劣,大量外籍勞工在卡達死於事故和健康問題。從 2010 年開始的三年內,已有超過 700 名工人死亡,如果卡達不加以重視,到 2022 年世界盃開幕前,死亡人數會達到驚人的 4000 名。

而在仔細審核了場館需求和工期進度後,負責世界盃項目的卡達官員 Hassan Al Thawadi 在 2017 年 4 月初又對 CNN 表示,他們會大幅壓縮在基建項目上的預算:比賽場館從 12 個砍到 8 個,這樣可以把投資總額砍掉 40 – 50%。

此前,卡達國內也已經感受到了砸錢大興土木對財政收入的壓力:受到油價波動影響,2016 年全國的財政赤字超過了 120 億美元,2017 年做預算時依然有 77 億美元赤字的心理準備。

卡達有全球第 14 大主權基金,但它還能向外灑錢

一位任職於中東一個主權基金的經濟學家表示,“中東國家營運主權基金的想法,其實是大同小異的:這些國家之前用豐富的石油儲備,換來了大量的財富。而為了對沖油價下跌的風險,他們必須將這些錢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放到其他國家、行業和金融產品裡,以保證最終能把更多的錢,傳到下一代人的手上。”

在他所在的基金公司內,最近對於卡達被斷交一事的關注重點,也集中在了天然氣資源這個最為關鍵的問題上,並認為目前的局勢還算樂觀。他要求身份保密,因為供職的基金公司算是“國企”,員工不能展現出對卡達近況的同情 — 違者可能被處以 3 – 15 年的監禁。

根據“主權財富基金研究所”的估計,卡達在全球擁有的資產總量應該超過了 3350 億美元,其主權基金“卡達投資局” (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 的規模在世界上可以排到第 14 位。

但在上述經濟學家看來,因為缺少強制公開訊息的法律規定,“卡達投資局”的實際營運狀況,就跟全球絶大部分的主權基金一樣“不太透明”。

“但印象中他們喜歡投資一些名聲顯赫的項目,比如紐約的帝國大廈、中國的中信資本、德國的德意志銀行 (Deutsche Bank) 。如果頂層的行事風格是這樣的話,那麼下面的投資團隊可能也會任性一點。”

彭博社曾統計過“卡達投資局”所占市值最高的十大投資項目,其中包括了卡達國家銀行和本地電信公司 Ooredoo,也有俄羅斯石油 (Rosneft) 、 殻牌石油 (Royal Dutch Shell) 、瑞士礦業公司嘉能可 (Glencore) 這樣的能源公司。其餘的投資方向則相對多元,包括了金融業 (巴克萊銀行 (Barclays) ) 、汽車業 (德國福斯 (Volkswagen) ) 、和零售業 (Tiffany、以及英國第二大商超品牌 Sainsbury) 。在歐洲和美國,“卡達投資局”的錢也廣泛地灑到了房地產行業。

由於全球其他國家對於卡達沒有採取經濟制裁,中東各家基金又很少交叉持股、或是投資同一家公司,這意味著“卡達投資局”花出去的這些錢,絶大多數都不會受到阿拉伯其他國家斷交的影響。

但軟銀 (SoftBank) 此前多方募集而來的那支千億美元規模的科技基金是同時接觸了多個海灣國家基金。目前沙特主權基金和阿布扎比主權財富基金穆巴達拉 (Mubadala) 的錢已經進去。而軟銀也已經和卡達投資局進行協商。

中東還是奢侈品品牌眼中潛力最大的新市場

在歐洲市場,奢侈品行業往往跟所謂的“舊錢” (通過遺產繼承等手段流傳下來的家族財產) 緊密相關。但在消費市場上,他們所賺到的基本都是”新錢“ — 在通過油氣資源開發而一夜暴富的中東市場,尤其如此。

在此前的報導中,我們也曾計算過這裡的居民購買力有多強:

目前中東市場的奢侈品消費能力占到全球的 3% 左右,而年均成長速度高達 10%,是全球水平的 5 倍;由於穆斯林群體對於服飾的特殊要求,加上西方世界時尚理念的逐漸滲透,3 年後中東僅服裝業的規模就會達到 3270 億美元,超過英國、德國和印度之和。

在阿拉伯諸國裡,卡達有著相對最為開放的社會風氣:婦女出門時大多只穿黑袍,不會嚴格遮擋;這裡的離婚率高達 37%,且由女性提出為多;名義上這裡不許飲酒狂歡,但在週末,高級酒店內經常會有派對包場;即使在 2006 年舉辦的亞運會上,杜哈也沒有砍掉游泳、跳水等在其它穆斯林國家頗具爭議的項目。

20170609143029c6aoW7yr9lhkCfjO.jpg-w600(2006 年亞運會時的杜哈)

對時尚行業的敏感度,最早則體現在卡達各支基金所投資的項目上:與卡達酋長關係緊密的 Mayhoola 基金,是 Valentino、Anya Hindmarch、 Balmain 等多個時尚品牌的大股東;卡達投資局持有 LVMH 1% 的股份,是 Tiffany 的第一大股東,也持有英、法兩國零售地標 Harrods 百貨和巴黎春天 (Printemps) 的股權…。

巴黎銀行奢侈品部負責人 Luca Solca 認為,卡達已經是繼 LVMH 和開雲集團之後,全球時尚界最具話語權的資本來源之一。

但由於卡達國內本身城市基建薄弱,缺乏適合落地的零售空間,奢侈品和時尚品牌在這裡的滲透度並不高。他們更多選擇通過更為知名的旅遊城市迪拜進入中東市場,再通過分銷商進入包括卡達在內的其他阿拉伯國家。

而此前為瞭解決優質零售品牌落地的問題,卡達已經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了大規模的建造工程。戴德梁行的統計稱,截至 2019 年,卡達的零售空間面積將成長 220%,其中大多數是適合高級品牌入駐的商業綜合體和購物中心。

而已經商定將被引入的,不僅包括 Prada、Dolce & Gabbana 等主要奢侈品牌,還有老佛爺 Galeries Lafayette 這樣的奢侈品百貨業態。

考慮到這次阿聯酋位列與卡達斷交的國家之列,相關的進出口渠道也被切斷,卡達國內的消費市場,勢必也要遇冷一陣子。

最後,半島電視台可能會被拋棄,這是阿拉伯世界中最獨特的聲音

在對卡達被阿拉伯多國斷交的追蹤報導中,《華爾街日報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表示,這些國家已經在為卡達開列恢復邦交前需要達成的條件清單。

除了停止向中東極端組織提供資助、並切斷與“穆斯林兄弟會”的聯繫之外,還包括了“大幅縮減半島電視台的經營規模”這一項。

“半島電視台”成立至今不過二十餘年,其英文名“Al Jazerra”被官方解釋為“汪洋之中的自由之島”,在阿拉伯語中的解釋則為“意見及異見”。

20170609143118yuwo0QfKP3rUjVax.jpeg-w600

在卡達皇室的支持下,這個阿拉伯地區的首個私營電視台,堅持以包括阿拉伯語、英語、土耳其語在內的多種語言,24 小時不間斷播放新聞內容;以 BBC 的中東頻道團隊為早期核心,逐漸建立起遍及全球的記者站,僱員人數鼎盛時超過 4500 人;採用西方媒體的營運模式,內容上視角獨特,緊跟各類爭議性選題,逐漸被認為是“中東地區的 CNN”。

其首次在西方媒體間名聲大噪,則是在 2002 年,“9.11 事件”一週年之際,率先播放了被認為是賓‧拉登在事件前的內部講話,以及半島電視台倫敦主管對於兩位基地組織前領導人的獨家專訪。此後,基地組織的各類影音資料,也多是在半島電視台率先播出。

在隨後的伊拉克戰爭中,半島電視台仍被認為是阿拉伯世界聲音的代表,之後也密切關注敘利亞、葉門等戰亂國家形勢。雖然回溯其早期報導,會發現錯訛頗多,且無一例外對抗爭者有利,但它的確是最快的聲音。

但從 2011 年突尼西亞內政局突然動盪、並最終掀起了“阿拉伯之春”運動後,半島電視台就被認為同傳遞小道消息和民眾呼聲的社交網路平台、手機短信一樣,立場過於傾向於示威者,對政府官員和軍方行為的合法性卻多有質疑。

“阿拉伯之春”平息後,埃及方面曾以散佈假新聞的理由,逮捕了半島電視台的記者;而在正式與卡達斷交前,沙特也已關閉了半島電視台在國內的辦公室,並撤回其執照。

而如果卡達最終決定,為恢復邦交而徹底改革這個電視台的立場和營運模式,就意味著其“小國大外交”策略中,最能以小博大的傳媒體系被瓦解了。

好奇心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WeChat ID:qdailycom — 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每日報導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無論它是科技、設計、營銷、娛樂還是生活方式。另外還有一個“好奇心研究所”供你吐槽生活。
好奇心日報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