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歡慶拜登當選,美國科技業將迎來哪些變化?

作者:新浪科技/鄭峻   |   2020 / 11 / 10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經歷整整四天的驚心動魄後,漫長而混亂的 2020 年美國大選大致塵埃落定。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seph Robinette “Joe” Biden Jr.)即將成為美國第 46 任總統,並開始組建自己的臨時政府團隊。儘管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John Trump)依然拒絕承認失敗和權力移交,但如果他拿不出大選舞弊的確鑿證據,也不可能讓最高法院直接更改選舉結果。

4 年前看著川普勝選

2016 年總統大選,矽谷旗幟鮮明地站在了希拉蕊(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這邊,最後卻目瞪口呆地看著川普爆冷當選。在過去的四年時間中,矽谷科技巨頭既享受著共和黨政府減稅政策帶來的實際收益和寬鬆貨幣政策推動的股市飆升,又忍受著川普政府不斷施加的監管壓力和排外政策導致的技術人才流失。

2020 年總統大選,矽谷再一次立場堅定地站在了拜登這邊。最初拜登並不是矽谷所鍾意的候選人,他也很少來到矽谷。在民主黨總統初選期間,矽谷科技富豪們更青睞年富力強、思想開明的 LGBTQ 市長彼特・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後者多次來到矽谷進行籌款活動;矽谷最排斥的則是主張分拆巨頭公司的激進派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華倫(Elizabeth Worre)。

但當拜登贏得初選,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後,他也成為矽谷打敗川普的唯一希望。政治捐款說明了一切。今年 6 月拜登因為疫情無法親自來到矽谷籌款,他在 Zoom 上僅僅聊了 20 分鐘就收到 400 萬美元捐款。光是進入這個 Zoom 線上會議,就需要繳納 10 萬美元的入場費。拜登還選擇了來自舊金山灣區的聯邦參議院賀錦麗(Kamala Harris)作為自己的競選搭檔。

慷慨解囊支持拜登

反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統計數據顯示,矽谷網路公司 98% 的員工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拜登。而在六大科技巨頭( Google 、蘋果、亞馬遜、微軟、甲骨文和 Facebook )中, 95% 的員工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拜登,總計近 500 萬美元,單是 Google 員工就捐助拜登 180 萬美元。甲骨文是對川普最友好的科技公司,員工捐款有 20% 流向了他,其他公司捐給川普的比例都在個位數。

那些科技產業的億萬富翁們,即便在川普執政期間因為股市暴漲而身價倍增,也毫不猶豫地慷慨解囊支持拜登和民主黨。公開捐款數字統計, Facebook 聯合創辦人莫斯克維茲(Dustin Moskovitz)捐了 2,400 萬美元;LinkedIn 創辦人霍夫曼(Reid Hoffman)捐了 1,400 萬美元;Twillio CEO 勞森(Jeff Lawson)捐了 700 萬美元;微軟前 CEO 巴爾默(Steve Ballmer)捐了 700 萬美元; Google 前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捐了 600 萬美元;Netflix CEO 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捐了 500 萬美元;高通(Qualcomm, QCOM-US)前 CEO 雅各布(Irwin Jacobs)捐了 700 萬美元。

現任科技巨頭保持中立

不過,這些大額捐款是流向支持拜登和民主黨的超級行動委員會(Super PAC),也用於幫助民主黨的國會競選活動,並不是完全用於拜登的總統之爭。因為如果民主黨無法拿到國會多數席位,那麼拜登就不能順利推行自己的政策法令。或許是由於擔心川普的政策報復,以及外界對自己平台政治立場的質疑,現任網路巨頭 CEO 們的政治捐款並不多,尤其是 Google 、Twitter 和 Facebook 這樣因為內容管制而承受壓力的社交媒體平台。

當然,也有科技富豪選擇支持川普。甲骨文董事長艾利森(Larry Ellison)和Sun (已經被甲骨文收購)聯合創辦人麥克里尼(Scott McNealy)都曾在自家豪宅為川普舉辦活動,幫助他籌集了千萬美元級別的資金。艾利森從不做虧本買賣。美國司法部直接介入甲骨文和 Google 的專利訴訟,立場鮮明地支持甲骨文。而川普行政干預打壓 TikTok 之後,甲骨文也成為最大的受益者。不過,四年前公開支持川普而在矽谷遭到口誅筆伐的 PayPal 聯合創辦人泰爾(Peter Thiel)這一次並沒有再掏腰包支持川普或是站隊。已經搬離矽谷的他只提供共和黨國會議員 200 萬美元的捐款。

迫不及待恭喜拜登

不可否認的是,在此次大選過程中,網路也為拜登當選起到護航的作用。由於 2016 年大選期間出現的大量假消息和社交媒體平台原先的不干涉政策,在過去的幾年時間 Twitter、 Google 和 Facebook 一直承受著來自主串媒體和民主黨國會議員的壓力。從今年年初開始,Twitter 和 Facebook 擴大打擊各種陰謀論言論和群組的力度,並且對川普的部分爭議言論採取貼上標籤和隱藏折疊的措施。

矽谷對川普的厭惡眾所周知。過去幾年,川普不斷與矽谷科技產業交惡,在社交媒體上炮轟亞馬遜、 Google 和 Twitter 等網路巨頭,威脅要取消網路公司的 230 免責條款;制訂政策限制技術移民和外國留學生在美國合法工作;在控管疫情方面各種不科學的做法;更大打貿易戰動輒對進口產品徵收關稅。

在拜登當選之後,矽谷舊金山、聖荷西和山景城等地街頭一片歡騰。各大企業 CEO 以及比爾・蓋茲這樣的精神領袖都迫不及待表達了祝賀之情。微軟總裁史密斯、 Facebook COO 桑德伯格、思科 CEO 羅賓斯先後表示,美國朝著多元化、包容邁出了重要一步。蓋茲公開表示期待與新政府合作共同遏止美國已經失控的疫情。由於先前不斷批評美國政府的新冠疫情工作,蓋茲甚至成為了保守派最痛恨的人以及陰謀論中企圖毀滅世界的邪惡富豪。

有趣的是,全球首富亞馬遜 CEO 貝佐斯得知拜登勝利之後立即上傳了拜登和賀錦麗的照片,表達了自己的欣喜之情,強調 “ 團結、同理和體面 ” 的時代又回來了。由於他旗下《華盛頓郵報》的輿論抨擊,貝佐斯成為了川普最痛恨的科技超級富豪,過去幾年只能默默忍受著美國總統的各種炮轟。拜登當選,意味著貝佐斯持續四年的陰影終於結束了。

政策穩定一致可預測

那麼明年 1 月 20 日拜登就任總統之後,會為矽谷以及美國科技產業帶來哪些變化呢?儘管得到了矽谷的大力支持,但拜登與矽谷的關係並不像歐巴馬那麼密切,或許這也與他的年齡有關。拜登並不是一個充滿活力的領導人,而是一個穩重溫和的政策制定者。但這也是目前嚴重分裂對立的美國社會最為急需的類型。

川普上任之後,大肆廢除歐巴馬時期的政策,不斷退出國際組織,幾乎將歐巴馬的政治遺產拆毀殆盡。而拜登上台之後,首先改變的就是廢除川普的諸多法令,恢復歐巴馬時期的政策立場。畢竟拜登是歐巴馬的副總統,他直接參與了當時大量政策的決策過程。

恢復一致性、可預測的政策立場會是拜登能給美國帶來的最大改變。知名投資者塔斯克(Bradley Tusk)認為:

“ 一個相對平靜、甚至略顯無趣的總統是大家都願意看到的,而不是川普這樣每一天都會帶來焦慮和混亂。波動(不可預測)是川普政策的最大問題。 ” 像川普那樣赤裸地打壓亞馬遜,以及粗暴逼迫 TikTok 出售的行為,在拜登政府應該不會再次出現。

美國影響最大的科技協會產業智庫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ITIF)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 基於拜登一貫立場與聲明,他的政策會與川普迥然不同。他會關注推動政府更為積極地與產業合作推動創新,但也會加強對科技產業與新技術的監管力度。簡單歸納:更多投入、更多監管、更多元化。 ”

再次回到歐巴馬時代

氣候變化、移民法案、國際學生、貿易政策、基礎設施、網路中立性、社交媒體立場,這些矽谷科技產業最為關心的問題,拜登的政策一方面維持歐巴馬時期商界友好的立場,另一方面也有他自己的新主張。鑑於總統是行政分支的負責人,美國的行政機構也是典型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總統的立場直接決定了一屆政府的政策

氣候變化是拜登與川普最對立的政策立場。川普否認氣候變化,率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不斷開放石油開採,取消新能源產業的補貼。而拜登則承諾立即帶領美國重歸巴黎氣候協議,與世界各國推動減少碳排放,削減對石油產業的補貼,逐步從傳統能源轉向可再生新能源。拜登的當選,意味著美國新能源產業將迎來一個巨大的成長契機,也意味著美國汽車產業會加速向電動化轉型,至少在未來四年。

網路中立性也是川普政府廢除的歐巴馬政策,也同樣會被拜登政府恢復。拜登公開表示,自己完全支持歐巴馬政府在 2015 年確立網路中立性原則,堅決反對對網路流量進行差別限制,任何違反原則的網路營運商都會遭到懲罰。鑑於新任總統有權提名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主席和多數席位,這個網路監管機構的政策同樣隨著政府變更而改變。拜登政府的FCC會重新樹立川普政府在 2017 年廢除的網路中立性原則。

在貿易問題上,拜登政府主張透過談判來解決分歧,避免川普政府那種動輒徵收關稅的極限施壓手段。這無疑有利於美國的跨國企業巨頭,他們希望看到一個平和穩定的國際貿易環境。川普政府到處樹敵的貿易政策,不僅沒有給美國科技企業帶來收益,反而讓他們在海外市場面臨著貿易報復,損失了大量營收。

移民政策的雙重手段

移民政策也是拜登政府會立即調整的領域。過去幾年時間,川普政府不斷推出各種限制政策措施,增加技術移民 H1-B 工作簽證的申請與批准難度,實際上阻止美國公司透過這一簽證僱傭海外人才。今年藉著新冠疫情的理由,川普政府甚至暫停頒發 H1-B 簽證,並顯著上調了 H1-B 簽證的申請門檻,引發科技產業的憤怒抗議和法律訴訟。

早在歐巴馬時期,拜登就一直承諾要擴大 H1-B 簽證計劃的規模,盡可能留住對美國營利的海外高科技人才。在他上台之後,拜登政府無疑會取消川普對 H1-B 簽證申請以及國際學生實施的諸多限制,至少恢復到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寬鬆政策。但能否擴大 H1-B 簽證計劃規模則取決於國會,取決於民主黨能否在參議院掌握話語權,目前來看依然是個未知數。

在今年控訴川普政府 H1-B 凍結令的產業協會 TechNet 表示,他們相信拜登上任之初就會撤銷川普關於技術移民的行政命令,這一點毫無疑問。而能否推動國會同意進行移民改革,則需要諸多產業協會一道推動,爭取獲得共和黨議員的支持。一些與商界關係密切的共和黨溫和派議員同樣並不反對這一政策。

不過,拜登政府也承諾要取消綠卡申請的國家限制,即去年就提出的 S386 法案。撤銷技術移民申請綠卡的國家額度限制,這意味著數量龐大的印度移民將和其他國家移民站在同一申請線上,直接導致整體申請進度變慢。目前印度移民需要排隊 8 年~ 10 年才能拿到綠卡。由於印度裔移民在美國商界的巨大影響,這一法案得到了美國兩黨議員的共同支持。在印度裔移民裔賀錦麗當選副總統之後,這一議程很可能會在明年提上日程。

加大投資與加強監管

當然,拜登政府和川普政府也有共同的科技產業政策,擴大基礎設施投資就是其中之一。無論是在寬頻網路的涵蓋率,還是在 5G 網路的鋪設進度,美國的網路基礎設施已經明顯落後於中韓等國家。拜登政府承諾投入 200 億美元用於網路基礎設施投資,雖然這同樣需要得到國會批准,但共和黨並不反對投資基礎設施。

或許拜登政府科技政策最大的不確定因素,是反壟斷問題。在先前的競選過程中,拜登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明確表明態度。川普政府司法部已經對 Google 提出了反壟斷訴訟,而且即將對亞馬遜和 Facebook 提出訴訟。在拜登上台之後,這些訴訟還會繼續推進,並不會直接撤銷。

FCC 的共和黨委員麥克道維爾(Robert McDowell)認為,拜登政府或許並不會改變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態度,因為民主黨同樣主張限制甚至拆分科技巨頭。今年 10 月,民主黨主導的美國眾議院頒布反壟斷調查報告,指責科技公司濫用自己市場主導地位扼殺競爭,並呼籲國會更新反壟斷立法,採取結構性調整。在下一屆國會,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會繼續推進反壟斷立法。

不過,對矽谷科技巨頭來說,拜登的科技政策也有不利的方面,尤其是增加稅收和監管壓力。川普政府在 2017 年底通過的減稅法案給美國企業巨頭帶來了實際收益,而拜登政府則明確提出要對企業巨頭和高薪階層增加稅收,以用於其他增加開支的領域。在網路數據隱私等方面,拜登政府可能會與民主黨目前的主流意識一致,即嚴格監管與控制

儘管川普政府的減稅政策和股市飆升,讓科技巨頭得到了豐厚收益,但根本對立的價值觀,和極具爭議的政策,卻讓矽谷對川普無比反感。儘管拜登上台意味著加稅和監管,但他的上台意味著歐巴馬政策的回歸,也讓矽谷科技產業再一次義無反顧地傾力支持拜登。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