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交易員故事─巴菲特挽救垂死投資銀行(下)

作者:美股隊長   |   2016 / 04 / 14

文章來源:美股隊長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上集連結:神級交易員故事─巴菲特挽救垂死投資銀行(上)

「美股隊長」繼續和大家分享,巴菲特如何挽救所羅門兄弟於既倒。

理論上,當董事會知道聯儲局向所羅門發出「最後通牒」,一定會立即解僱古弗蘭;但連紐聯儲也想不到,古弗蘭竟敢將信件,留中不發;又不見所羅門董事會有何動作,便以為董事包庇管理層,違抗官府命令,敢與紐聯儲為敵。當時所羅門的股價,亦開始下挫:八月九日時,股價尚在$36,八月十五日,已跌至$27以下。股價下挫還不是致命,最大殺傷力的是短期融資能力枯竭

因為1991年八月時,所羅門資產達1,500億,而且還未計資產負債表外的數字,是全美五大金融機構之一。但股本只得40億,外加160億中期票據、銀行貸款、商業票據;其它負債1,300億,而且多為一至六個月內到期的短債。八月中起,問題越演越烈,因為公司現金,多來自短期商業票據,當人們擔心公司倒閉,便要求公司購回自家發出的商業票據。

美股隊長-巴菲特挽救垂死投資銀行(下)-01

由於所羅門同時為自家商業票據的莊家,不能拒絕持有人的沽售。起初公司還是勉強接受,但當買下七億元票據後,已彈盡糧絕,停止回購。這進一步引起市場憂慮:連公司都不肯購回自家票據,還有誰願意買?

八月十六日早上六時,巴菲特尚未起床,已接到所羅門來電,整家公司的高層總辭,要巴菲特自行救火。巴菲特除了打工的年代要上班外,合伙人時期只是在家,卧床研究;就算當了波克夏總裁,也是相當清閑,因為他的投資方法,動作不多。怎料忽然得出山,一下子管理一家大型投行。不過事到如今,若不出手,投資一定泡湯,唯有硬着頭皮,披掛上陣。

一上任,便收到紐聯儲的柯瑞金來電,謂可將十天死線,暫時稍作放鬆。當時巴菲特還未知道有那封信件的存在,亦不知紐聯儲要求呈交甚麼資料。他只好急急前赴紐約,與紐聯儲會面。一進會議室,已感不對勁,官員看來充滿敵意。柯瑞金告訴巴菲特:「最好有迎接任何不測的準備。」

八月十八日,紐聯儲毫不客氣,重鎚出擊。美國財政部知會所羅門,行將停止公司投標任何國債,包括自營及代客交易。投行賺大錢的法門之一,是擔任債券莊家,與聯儲局直接交易。這個權利一被取消,全盤生意已不用再做下去。

巴菲特與其它管理層討論後,意識到這會令公司倒閉。喪失利潤還是小事,重點是市場會解讀,此舉是官方勒令所羅門關門大吉。眼下只剩兩條路:一是請財政部收回成命,或更改條款;二是清盤解散,看餘下甚麼資產。不過投行倒閉,向來是市場噩夢,因為太多衍生金融產品,例如逆回購協議(repo)等,必然世界大亂。巴菲特有句格言:「建立聲譽,需時一生;破壞名聲,則只用五分鐘。」他也許感到,這五分鐘很快來臨。

巴菲特當時的主要策略,是希望政府收回成命。他致電財政部長布萊迪,態度亦甚為自暴自棄,謂已找破產律師,作出最壞打算。但同時打出一記回馬槍,說如果投行破產,金融體系難免出現骨牌效應,因為銀行之間,全都互相借貸,一家倒閉,其他的也難逃劫數,驚天浩劫,在所難免。

官方明瞭訊息含義,了解巴菲特一旦選擇同歸於盡的風險,便開會另商對策。這有點像諸葛亮行「空城計」:平生謹慎至極之人,於走投無路之時,往往會變得極為兇狠,對方不虞有詐,便可「過骨」。

美股隊長-巴菲特挽救垂死投資銀行(下)-02

直至當日下午,財政部再電巴菲特,同意放寬禁令,所羅門可以用公司戶口投標,但代客交易則仍然禁止。之後數月間,巴菲特擔任行政總裁,在困境中大幅收縮資產負債表,減低槓桿;又向銀行爭取資金,苟延殘存。結果所羅門被罰金兩億九千萬,與政府和解,莫澤則被收監,最終公司化險為夷。

事後,所羅門為Travelers(TRV)收購,每股作價$81。巴菲特的成本價,只是$30餘元,奮戰多年後,也賺了一倍,總比化為烏有為佳,只是一計及差點名譽掃地的風險,查實是巴老非常差勁的投資。

美股隊長》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美股隊長

美股隊長

本地家族資產管理辦公室(Family Office)投資總監。《信報》專欄作家,個人著作:《值博率煉金術》(合著)。美股投資入門書籍,《美股隊長手冊》已經出版,謝謝大家的支持。
美股隊長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