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 商人稱霸海上貿易, 為什麼 伊斯蘭 海軍 這麼弱?

作者:雪球   |   2020 / 09 / 27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雪球


中世紀的穆斯林和現代穆斯林給人留下的印象大為不同。在 伊斯蘭 教鼓勵商業的宗教文化感召下,又占據了歐亞大陸島的中心位置,中世紀的 穆斯林 商人曾經是印度洋上最能賺的人,將東西方世界通過他們的船隻聯繫在了一起。但很奇怪的是,穆斯林們並沒有獲取真正意義上的海洋霸權。儘管海商非常發達,他們的 海軍 卻經常吃敗仗。在基督徒的頻繁打擊下,穆斯林世界的海上軍事能力弱項盡顯無疑。這是怎麼回事呢?

歐亞大陸之間崛起的 伊斯蘭 教勢力–阿拉伯帝國

中世紀的歐洲,是一片為宗教氣氛所籠罩的邊緣大陸。所有的權力、文明和藝術,都圍繞著逐漸腐敗的教會而展開,民間的商業和文化則趨於地方化和保守。

而在歐亞大陸的另一端,中國在此時進入了鼎盛的王朝時代。但中國強大的陸地屬性,讓西域陸上貿易更為盛行。一直到了在宋代西部邊境失控之後,東南沿海興起的海商重要性才超越陸上商路,亞洲絲綢之路的前半段歷史為陸上貿易所主宰。

而在兩者交接之處,有一群海洋商人承擔起了溝通歐亞東西兩端的職責。他們駕船逡巡在印度洋上,將來自中國和印度的產品拿到歐洲賣出高價。這就是在中世紀占據了全球海洋商業主舞台的穆斯林商人。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無論從海上還是陸上,都無法繞開被稱為中東的這個地方

公元7世紀之初,占據了西南亞的兩大王朝分別是拜占庭帝國和薩珊波斯。兩個帝國的疆域分別向西和向東展開,尤其是薩珊王朝,控制著印度洋沿線的大量貿易航線。但是在兩者的控制夾縫之中,也就是荒蕪的阿拉伯半島上,卻崛起了一支新興勢力——阿拉伯帝國。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拜占庭與薩珊波斯戰爭不斷,卻沒想到阿拉伯半島沙漠部落的崛起

從7世紀中葉開始,阿拉伯人憑藉伊斯蘭教的強大組織能力和半島沙漠居民的強悍戰鬥力,不斷向外擴張,將自己的勢力範圍逐漸推進到了敘利亞、安納托利亞、甚至高加索山麓和波斯灣,最東到達了今天的烏茲別克斯坦,這是一個政教一起擴張的帝國。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展現出色商業天賦的 穆斯林 商人

這些陸地地區,其實也就是陸上絲綢之路的主要路線。異族入侵逼迫原來的波斯商人們只能下水,嘗試在兇惡的海面上開發新的貿易路線。但風雨飄搖的薩珊波斯在阿拉伯人的猛烈進攻下很快就崩潰了,波斯商人們改宗伊斯蘭教,過去由他們掌握的海上貿易路線也就這樣轉交到了阿拉伯人手裡。而一度被波斯人視為蠻族的阿拉伯人,在控制了整個中西亞之後,卻很快展現出了出色的商業天賦。

公元762年,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定都巴格達。這是一座位於底格里斯河畔,距離幼發拉底河不過50公里的城市。從兩河出發,航船可以順流而下進入波斯灣,進而進入印度洋,與印度和中國的商人們進行交易。當時的阿拉伯學者興奮地說道:「正是底格里斯河讓我們與中國之間不存在任何障礙。海上的一切都能沿著底格里斯河到達巴格達。」事實上今天伊拉克三大城市,都在底格里斯沿岸。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比起薩珊波斯的時代,阿拉伯帝國的龐大疆域也讓這條航線上能夠容納的地區和商品門類變得更多,發揮了更大的作用。過去被認為沒有價值的紅海沿岸,由於埃及被征服為帝國的一部分也活躍了起來。吉達和亞丁這兩個沉寂了數百年的港口被阿拉伯人激活。為朝覲麥加麥地那服務的穀物運輸船忙碌地穿梭在這兩座本來海運條件不太好的港口裡,刺激了當地的經濟發展。連東非,都有了機會用當地出產的玳瑁和象牙換取來自東方的瓷器。龐大的阿拉伯帝國和阿拉伯商人們與波斯水手的合作,讓伊斯蘭世界的沙漠特徵與海洋特徵相融合。

商強軍弱的悖論, 穆斯林 海軍 為何脆弱?

巨量的海洋貿易往往需要強大的海軍艦隊保護,所以在後來的大航海時代中,諸如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等海洋大國往往都是以海洋貿易為先導,刺激了海軍的成長,進而掀翻前一任海洋霸主的。但弔詭的是,控制了印度洋的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國家,海軍表現都遠不如海洋貿易來得矚目。

最先受到考驗的是公元十世紀出現的法蒂瑪王朝。這是一個起源於北非,後來定都開羅的伊斯蘭國家,最核心的勢力範圍實際上是阿拉伯帝國的西半部分。而這裡最重要的海洋貿易路線,就是紅海沿岸和地中海東岸的貿易。因此法蒂瑪王朝的海軍,主要也就集中在紅海和尼羅河口,事實上是一個埃及王朝了。

當天主教徒們應拜占庭帝國之邀,發動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法蒂瑪王朝的尼羅河艦隊就首當其衝地面對著他們的壓力。內部嚴重分裂的伊斯蘭世界,再也不能形成有效的貿易壟斷,海軍上更難以一致對外。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由於當時歐洲各國互相角力,十字軍東征又沒有什麼總指揮,進入地中海的基督徒艦隊其實相當分散。來自拜占庭、西班牙、法國、義大利城邦甚至英國和北歐的艦隊,零零星星地抵達地中海東岸。然而法蒂瑪王朝的海軍面對使用添油戰術的基督徒,卻完全無法將其擊潰,眼睜睜看著騎士們上了岸。

後來繼承了伊斯蘭世界榮耀的奧斯曼帝國也沒有能夠經受住海上來敵的考驗。1570 年,奧斯曼人包圍了賽普勒斯的尼科西亞港。這裡的主人威尼斯人則聯合了西班牙人和教皇力圖保住這個地中海上的重要港口。基督徒艦隊一共擁有 213 艘艦船,奧斯曼人則動員了 246 艘,占據了數量上的優勢。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結果奧斯曼艦隊幾乎全軍覆沒,傷亡三萬多人,被迫退出東地中海。最後他們是等待了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內部危機,才得以重返賽普勒斯建立海軍基地。

等到了帝國晚期,海軍上的疲軟就更加明顯了。奧斯曼帝國和沙俄圍繞黑海的通行權已經進行了數百年的鬥爭。這一矛盾在1853年到達了巔峰,雙方又一次爆發了戰爭。俄國黑海艦隊的一支小分隊在錫諾普遭遇了一支規模比自己大的奧斯曼艦隊,卻幾乎全殲了對方。

海軍戰鬥力上的巨大差別逼得土耳其人只能找英法兩國搬救兵。雖然英法合夥拔掉了俄國人在克里米亞建立的要塞,暫時保證了奧斯曼帝國的安全,卻也給帝國最後的分崩離析埋下了糟糕的伏筆。這之後的一百多年的中東,我們或許都可以視其為「後奧斯曼時代」。看來,伊斯蘭國家在海上的戰鬥力的確遠遠遜於他們在海上做生意的天賦。

大相徑庭的陸地與海洋軍事策略

其實伊斯蘭國家在海軍作戰上的短板並不那麼令人覺得奇怪。

伊斯蘭教的興起之地,是阿拉伯半島上的荒漠和綠洲。由於綠洲的規模往往有限,很難憑藉自己形成穩固而完整的經濟系統,在各個綠洲之間通商是獲取生活物資的必須條件。因此伊斯蘭教是一個鼓勵商業的宗教,連先知穆罕默德本人也是商人出身。

穆斯林 伊斯蘭 海軍

圍繞阿拉伯半島的一眾「城邦」

而在荒涼的阿拉伯半島上,星散的綠洲之間是一望無際的沙漠,駝隊往往需要經過漫長的跋涉才能抵達下一個聚落,中途毫無人煙可循。這一點其實和航海頗為相似,因此阿拉伯人和伊斯蘭教的早期信徒們適應海上的漂泊並沒有什麼困難。但要是說到海上作戰,思路就和他們熟悉的沙漠和草原陸地作戰完全不一樣了。

陸上作戰講究地利,地面上的障礙物能夠成為士兵的屏障,從而利用遠程武器組成無法逾越的防線。而且類似沙丘、樹林、山坡這些遮蔽視線的物體,還能夠成為伏兵、機動部隊的藏身之所,便於達到側面襲擊、背後襲擊等出其不意的戰術效果。

但是在海上,海水對作戰雙方都是公平的,除了風向以外幾乎沒有什麼影響戰局的自然因素,在海上用艦隊組織防線是沒有意義的。而除非有濃密的霧氣,否則隱藏部隊也沒有什麼意義,雙方總是能很快做到知己知彼。

而在之前說到的這些戰鬥中,穆斯林們的艦隊總是試圖採取防守型的戰術,甚至試圖分兵與對手作戰。在一望無際的海面上,這些在陸上屢試不爽的戰術是很難奏效的。相反試圖登陸或者占領港口的敵軍,就會頂著炮火往前衝擊,反而達到了切斷對手艦隊的作用。歷史的驚人之處,往往就隱藏在這樣的細節里。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