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輯思維─羅振宇 跨年演講全文

編輯:王一粟   |   2016 / 01 / 04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網易科技


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跨年晚在北京水立方舉行了名為“時間的朋友”為主題的跨年演講。以下為羅振宇2015跨年演講的全文:

歡迎各位時間的朋友,看看四十年前的我,變化也不大。過去過得不爽的人,叫做時間的朋友,當你有些事情沒有做,會有淡淡憂傷,常常有這樣的時刻。很多年前我失戀了,去香山坐纜車。只有我一個人坐,半山腰狂風大作,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覺得命就扔在那裡,那時我發誓我能安全下山就好好做人,做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當然後來並沒有差別,下山後該怎樣還是怎樣。

我們的人生需要失戀坐纜車這種時間的特殊時刻,所有動物都有三種情緒:人多了愛恨和憂傷,愛不是愉悅、恐懼、憤怒,它一定是多了時間的尺度,人要是沒有時間的尺度,愛不起來、也恨不起來,當時間的維度挖掘地越深,屬於人性的光輝就越加燦爛。

羅振宇-跨年演講

2015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很多記不住,現在沒人做十大新聞了,因為每個人關注都不同,有人關注優衣庫,有人關注經濟,有人關注蘋果什麼時候降價。我作為媒體人,不要以為多元化就是事實,會自動呈現在你面前,越是多元化看到的世界越扭曲。過去中國媒體的說話權控制更多科技,都是互聯網公司的頭條,它霸占了很多我們的說話權,它給我們真實的世界嗎?不一定。

去年董明珠給股東一百多億,沒人知道,但是劉強東生孩子全國都知道;王建林去年的資本拼命往海外鋪,沒人知道,他的公子發微博,天下皆知;汽車產業去年最熱鬧的人是賈躍亭,要做超級汽車,有誰在真正關注汽車500強企業?是吉利汽車的李書福。我們看到最熱鬧地新聞未必是這個世界的真相。2015年的我願望是做20年演講,我雖然不能給出最真實的一年,但把看到的表象掀開,洞察到最深的本質是什麼,這是我的努力,感謝時間的朋友的捧場。

羅振宇-跨年演講2

我們都處在信息蜂巢,信息越發大,得到的信息越少。我做媒體的時候,有一個心得,常常幾個記者採訪企業家會向他挑戰,提出讓他難堪的問題。我從來不信這,因為我相信企業家是這個時代的寶貴財富,挑戰他,你問他到張口結舌,又有什麼光采?我和領導溝通,我不願意站在企業家對面,而是他的身後,幫助我的用戶重新呈現它眼前看到的世界,這是媒體這最有價值的信息開發。

2015年我雖然講中國江湖的風風雨雨,我永遠不在乎輸贏,他們在構建一個偉大的商業文明,和過去的文明都不同,2015年職場人商業人我們都作出一點點的努力,然後會投射到營幕上。2015年舞台上大人物表演的劇情,給這個時代構建的商業文明留下了什麼?我聊七個話題:

互聯網恐慌

羅振宇-跨年演講3

互聯網像一個幽靈在中國大地徘徊了非常多年,2015年達到互聯網的恐慌,不少企業家願意投入所有的身家去轉型,我認為到了不太理性的程度。很多人說馬雲太壞了,把線下生意都毀掉。大家有沒有常識?我們的線上商業佔所有的商業不到5%,5%可以毀掉95%嗎?我這個文科生都不認同。事實上,很多來自商業地產的朋友告訴我們,之所以過去幾年線下商業不是那麼順利,原因很簡單,前幾年就達到四兆了。我說去年騰訊一年賺200多億,我朋友說還沒有我們公司多,他是中國煙草中公司的員工,去年他們賺了1700多億。即使我們都在唱衰中移動,它也有1000多萬的利潤。我們感知的互聯網恐慌是一個事實嗎?這讓我想起我小時候的一個事情,我5歲上學,學校裡面我的同桌五大三粗,天天欺負我,我從來不怕他,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他說下課要的要揍我。互聯網恐慌就是五大三粗的傢伙,它給我們三個字:你等著。很多企業朋友都有這樣的體會:它讓我們等著。

怎麼看待2015年的互聯網恐慌?用生物學思維理解商業,生物學對面是機械學,生物學就是把時間要素帶到思維中,它不畫一個藍圖和溝通,回到時間的流程當中,像一個小蟲子一樣,站在每一個時間點上找到最佳的策略,如果帶著這樣的理解方式,理解“轉型”,我們的角度和結論就會不一樣。一隻貓覺得狗非常好,但是變不了,想變是因為貓愚蠢、讓上帝為難。

貓羨慕狗的時候,狗真的那麼好受嗎?這不是說誰是狗,而是一個比喻。李彥宏的百度排在BAT的第一位,去年有一天說看到百度帳戶有500億現金,說願意拿出200億博O2O市場,市場為之震動。我是媒體人,來說一下八卦,京東公關想讓媒體在說京東時,將京東放在前面,叫JAT,而中國知名金控集團平安則說改成PAT可以嗎?又有人猜測會變成ATM,M可是能小米、美團網,不知道。雖然百度龐然大物,但是很多人圖謀它的位置。

羅振宇-跨年演講4

馬雲今年雙11銷售額達到912億,我聽到媒體界傳聞:有一天馬雲在公司有一段話說我們公司和業務特別好,互聯網公司都想獲得我們的業務,如果百度想和我們換,我們當然不換,但是如果馬化騰要跟我換,我得想一想。馬化騰已經拿到移動互聯網的站台票,即使馬雲這麼強,都有對未來莫測的恐懼。

好像馬化騰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他沒有恐懼嗎?他在內部演講說,每一年他都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不久前的烏鎮大會,他已經在深度憂慮下一個替代微信的物種是什麼。FB創辦人佐伯格非常厲害的用190億美金收購WhatsApp,而中國另外一家同時也在競購這個標的的企業出資30億美金,覺得已經很高了,沒想到佐伯格拍出這麼高的錢,不值嗎?如果不是WhatsApp來接替Facebook,這不是併購,是為了逃命。我只是講了一些簡單的小八卦,每一個在互聯網的創業者都知道,這是何等的煎熬。《創業維艱》說:我睡得像個嬰兒,每兩個小時就大哭一次。我就是這樣的狀態,我經常頭一天還覺得擁有整個世界,但是第二天我會覺得世界正在離我而去,創業者都懂我們在做什麼。

在時間場合中,一定是狗勝利嗎?我講一個深刻的例子,達爾文在晚年的時候已經寫出《物種起源》,但被一個東西折磨得死去活來,也就是孔雀的尾巴,他無法理解孔雀為什麼長出尾巴,不適合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但是孔雀為什麼長出一個不適合覓食又消耗大量能量的尾巴?他後來想出來,問題可能出在母孔雀身上,也許有“沒有尾巴的孔雀”,但是可能沒有任何一隻母孔雀願意和它​​做愛,所以它絕種了。時間的因素一旦帶進來,侏羅紀的恐龍如今安在?最原始的單細胞細菌蟑螂小強現在都活得好好的,互聯網恐慌值得恐慌嗎?

中國人得互聯網恐慌還有一個因素是不願意離開一個溫暖的體制。我一個紐約來的朋友說紐約的報紙也在倒閉,但是媒體人沒有像中國末日來臨的氣氛,為什麼?因為對於美國媒體人來說,很好,任何一個組織的解散不是從業者的失敗,是組織的失敗,轉型什麼?散攤就可以了,人類創造了另外的資源整合方式,而且新媒體公司開除更多的薪水和期權,大家小跑著唱歌去就完了,需要什麼轉型。

所有人都說轉型之難,但是太過於誇大這個轉型。2015年得轉型之難和之前企業家的轉型之難怎麼能比?我的電腦裡面永遠留著柳傳志最早辦公室的照片,說難就去看看那張照片。一個教授給我打了一個比方,這種國家,你看它一眼會覺得很困惑,它是啥?它又是自行車、摩托車,也能看到火箭,因為這30年是一點點進化出來的。鄧小平推出來的自行車是慢慢演變的,沒人想要變成怎樣,一點點走就可以了,於是就變成了四不像。很多人唱衰中國。又怎麼樣?吊著吊瓶跑完馬拉松,又如何?

羅振宇-跨年演講5

用生物學的思維思考今天的商業,得出的結論真不一樣,我給出一個結論:何須轉型,只要成長。我在節目下一個斷言:中國經濟會好到大家想不到的樣子。我臨時說一句話:羅輯思維─創業3年的公司,就可以在水立方辦一場活動,我們不認識任何政府官員。這個事情五年前、十年前敢想嗎?這片土壤太肥沃了,正在萬物生長。

資本寒冬

今年下半年這個名詞被發明出來,大家到處談資本寒冬,上半年都在談創業潮,下半年稍微冷點,資本寒冬就來了。據說有9000家科技企業,意味著有9000個CEO,很多人說我有一個絕妙的主意只缺少一個程序員。中國現在做互聯網的創業公司且在百度登記的,有64萬家,每年交給百度的錢19.2億,全中國多少互聯網創業教育公司?160萬家,當年的大煉鋼鐵也不過百萬。他說他拿人格擔保這是真的,這就是創業潮,一個小小的領域以各種方式感覺機會來了。

羅振宇-跨年演講6

劉強東一次在內部分享說,創業已經瘋狂到業務不順利也可以創業。一家公司快倒了的時候,但不願意付錢遣散工人,於是說付170萬給員工創業,他佔有70%的股份,結果幾個月後這幫兄弟告訴老闆我們已經融資了,估值2億美金,他的股份翻了多少倍?又做什麼?二手車買賣,但是到B輪只有2輛汽車交易,而且是內部員工買的。他開了車庫開費,一年前,一個寒風陡峭的夜晚,進來一個帶著黑風衣和墨鏡的人,說我是投資人,你們項目太小,我需要投一億的項目,有一個人站出來說,最後談好了,就走了,他都覺得大家瘋了。

有一天一個小伙子來找我,說他要改變世界,你要幫我,然後他拿出一個掏耳勺,他說可以請我做策劃,請雕爺做行銷,我只有把他禮送出境。很多人說創業者是瘋子,我說這個時代連瘋子都在創業,我有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瘋子和經營一樣。都是這個時代的風向標。我中學讀過一本書,一個國家的經營全部在軍隊,一定是在非洲經常政變的第三效果,如果在商界就是發達國家,如果在政府就是發展中國家。同理如果一個國家的瘋子老覺得自己是天兵天將下凡,這個國家是愚昧的,如果掏耳勺出來創業,所有得精英都應該掏出傢伙,看機會來了。

很多人說不要忽悠大學生出去創業,說成功為零,我想反問:他本來就是無產者,成本這麼低,為什麼不試試?年輕人最能浪費的就是時間,他去麗江發呆和在中關村創業有什麼區別嗎?難道讓他瑟瑟發抖去一家公司門外求職,更好嗎?即使大學生創業一個都不能成功,又能如何?最適合創業的是就是聰明年輕貧窮的人。這個都不重要,而是2015年媒體給大家描述了一個特別不理智、傻x的投資人,然後後半年又摀住袋子不向年輕人張開?我認為錢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東西,也是最負責任的東西。

我們談下五千年的框架,五千年資本的表現是什麼?到耶穌出現的時候,資本有稍微上升,後來不斷下降,甚至出現了負利率。1069年,偉大的宰相王安石在北宋改革,推出青苗法,政府用低息貸款給農民,避免農民經受高利貸這得盤剝,年利率20%,這是在銀行排隊的老太太一聽會瘋死的,但是哪個時候是低利率,5000錢的資本表現是資本的力道在下降,說話權不是在上升。

羅振宇-跨年演講7

我們得出一個模糊的現象:經濟越發達,資本越不值錢。我們聽到一個聲音,資本寒冬,是資本準備掰開聲言,準備饕餮的時候,只是遇到蒼蠅,先放下資本,趕趕蒼蠅。明年資本會越來越謙卑。很多人問這個結論從哪裡來?2016年1月1日我們羅輯思維全球獨家發售王東岳老師的《物演通論》,我給他算的命是就像《三體》,小範圍流傳,然後爆紅。這本書講了一個特別大的尺度:把138億的宇宙演化史和1萬年人類文明演進史全部打穿來看:人性是物性的綻放,人道是天道的賡續。在生物演化、在宇宙例子的演化上,一再重演過,今天我們看到的所有東西決不是第一次出現。我們當年看到的創業者,柳傳誌等等當年都沒有資本,今天資本深入接入產業鏈整合、正常日常經營,這在人類歷史上是沒有,要知道資本得本質,回到生物史。

在寒武紀時代,物種大爆發,突然出現大量物種,也出現兩性繁殖,兩性繁殖之前不是單性繁殖,而是孤性繁殖,為什麼會出現兩性繁殖?因為孤性繁殖發現不夠,於是進行分化和媾和,雄性在兩性當中扮演什麼角色?獲得多樣性,只要是兩性繁殖,任何一個個體和其它個體之間的基因就完全不同,擁有兩性繁殖能力的生物,適應力更強。我們和兄弟姐妹的基因都不一樣,這樣生物的發展獲得了更多多樣性。

羅振宇-跨年演講8

我們不說生物學,仍然回到商業領域理解為什麼會出現資本。資本就是估值繁殖中分化出來的一支,然後和創業者媾合,這和距離5億年的寒武紀出現兩性繁殖一樣,這種分化和媾合的總趨勢不變。如果你接受這個比方,可以得出以下幾個結論:第一,變得越來越激進、越來越出現浪子型資本。沈南鵬經常給被投資人打兩三個小時電話,如果對方不接受,他會問一個不接受他的理由。資本會和所有的雄性一樣,都會傾向於打造自己的后宮,買多條跑道,追逐更多的被投資人。

羅振宇-跨年演講9

第二,我去參加“蜜芽”的發布會,創始人就問投資人:你也投了唯品會,請問哪個是親生的?每個資本都在打造自己的后宮,姨太太多了一個,無非是多了一雙筷子。

羅振宇-跨年演講10

第三,你必須變得越來越美麗,吸引創業者的關注。事實上2015年我的媒體界朋友被投資公司找去做公關。

第四,雌雄結合成共同體是未來的模式。我和雷琨說過這個歪論,他說我不就是這樣嗎?他不就以創業者為前台,資本為後台。傅盛搞了一個紫牛基金,我們也參與了一點股,也擁有投資人的角色。

第五,孩子長大隻認娘。誰拿到一個公司50%以上的股份,誰拿到資本上最大籌碼,就誰擁有最大的說話權,但這個制度正在發生緩慢的變化。

曾經給姑娘扔下大麥或者房產證就可以把人家姑娘領走了,資本像雄性一樣曾經也這樣,但是現在正在發生變化,因為創業者是人力資源的投入者,也就是比方中的雌性,他會獲得越來越多的說話權,資本是雄性,我們都知道岳飛有個母親,但是我們聽說過岳飛的父親在哪裡?把孩子帶大得是娘,市場正在大量發生這樣的事情。

羅振宇-跨年演講11

江湖傳聞,劉強東在上市之前脅迫董事會或者董事會良心發現,董事會作為獎勵送給把孩子帶大的娘4%的股權,不管今天資本拿走你多少股份,只要你把孩子養大,孤兒寡母不容易,可以在上市前拍著桌子說資本可以還回來。我不是說大家不受規矩,馬雲為什麼不在香港上市而是在美國上市?是為了制度的保障獲得公司控制權。

這幾天,「萬寶之爭」萬科企業創始人王石的故事特別複雜,我是做傳媒出身的,傳媒講任何事情都是講故事,很多人有不同解說,有的人說帝王因為后宮丟掉了江山,有人說是老頭被新型力量趕出舞台走下神壇,但我都不這麼理解,我理解的是一個創業者帶著他長久以來的知識、市場信用和資本進行博弈。誰會贏呢?現行的制度安排是資本贏,但是我不相信,因為資本是一個海洋,不是一個孤島,不是那隻具體的力量,不管寶能集團多強大,還有更大的力量,王石如果贏不是道德贏了,而是力量贏了,王石真正值得尊敬得是代表創業者、人力資本的持有者。如果通過堂堂正正規則下大的博弈,擊潰門口的野蠻人。當然很多人立場不同,我想說的是如果資本的力量把創業者趕開了,這是一個演爛的故事,當時賈伯斯就是被資本趕走的,他就是一個爬爬蟲隨時被掐死,我們需要一個向更公平公正的方向演化。我個人沒有出於任何意願,而是對人力商業的推測,我把個人押進去,我賭王石先生贏。

羅振宇-跨年演講12

當然這個判斷的原因是這種老鳥在商業博弈了30年,什麼沒見過?王石敢說我不歡迎你,我相信他背後有準備,這是我一個40多歲人多相信老一代企業家的信心。如果柳傳志先生關於他自己的行業說一句,我沒有任何回絕的餘地,今天特別感謝老人家過來,今天不容易,是拼膀胱大的時候,老爺子還給後生小輩捧場。柳老頭,我喜歡你。老爺子,我們真的喜歡你,為什麼這樣叫你?是他這樣讓我們叫的。你這才是修成正果,你不是企業家,你就是我們的護身符,我們就希望有一天像你這樣。資本和創業者就像5億年前的寒武紀生物大爆發一樣,他們男歡女愛,他們會幹嘛?叫做他們會爽,老天在看。

兩支妖股

羅振宇-跨年演講13

第一支妖股:暴風影音的老闆馮新。40天36個漲停板,這兩個數字將被記住。我問別人稱呼你為妖股,你什麼感想?他說他也不喜歡,但是沒有其它的新詞可以理解,大家怎麼評價餡餅掉在他頭上?馮新這幾年過得特別不容易,雖然現在有虛擬實境各種產品,他原來想去那斯達克上市,後來拆掉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結構要回A股,然後一等就是三年,他說打牌最重要的是不下台桌。如果沒有記錯,迅雷的收益是暴風影音的3倍,但是自從成為妖股後,他沒有覺得自己會是大贏家。我想到朋友圈一句話:我拿什麼堅強?不過就是死撐。參見暴風影音各種發布會,馮新說要做中國第一代虛擬實境?大家相信嗎?我在觀察他,我覺得他和我一樣,都是將信將疑,但是員工會相信。

另外一支妖股:樂視。這是最奇葩的一家公司,它的辦公位置在朝陽公園外,跟哪家大公司都不挨著。賈躍亭出生在山西貧苦山村,在一個普通大學​​畢業,後來辦了一家電腦公司,即打字複印機。他做過鋼材、通訊器材,然後來北京做影片生意。很多傳統老闆對樂視有認同感,因為他們很像。樂視是怎樣的公司呢?就是為了一個月多賺幾千塊錢,什麼賺錢就去做什麼,我看到樂視就像問老朋友時都不敢問你還是那個媳婦嗎?樂視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沒有拿過主流投資人的錢,他和互聯網人士不怎麼來往,賈躍亭敢去碰大家不敢碰的東西:政治。馬克思說:人的本質就是社會關係的總和。

從最早的網路影片到自行車、電視機、手機、音樂、影視、超級汽車,所有你能想到所有互聯網公司垂懸三尺的業務,他都插一旗,他是什麼?誰也定義不出來。賈躍亭有一句名言;這一代互聯網公司將死於專注。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在發布會說:我找不到一張清晰的圖片。他說他的模式從未被超越,只會被模仿,我只想說誰能模仿?看不懂。

有人說樂視不停在做PPT和發布會,除了外交部,開最多的發布會就是這家。最高的估值是1229億。賈躍亭的樂視給了一堆大詞,他說了一句我特別信服的話:樂視模式全球領先,美國都沒有。這是真話,我其實不是花時間黑他,其實你真正研究他,他是第一家囤積版權的影片網站、第一個擁有自製劇的公司、第一個進入電影行業的互聯網公司。

羅振宇-跨年演講14

在中國現代的汽車行業,賈躍亭和樂視也是第一個提出超級汽車的互聯網公司,如果他是一家互聯網諮詢公司,他就非常牛,每個節奏都掐得非常準。過去幾年來樂視在全中國挖到的人,樂視到底是什麼?看著像騙子。也不知是樂視為做事忙著圈錢,不夠做事了又回來圈,還是樂事為圈錢假裝做事事不足圈錢了又找個事做?我想說的是,暴風影音和樂事是新物種,不能用傳統的是非來看待。我打個比方解釋一下,當二三十個夥伴來到一個山洞,迷路了,如果糧食足夠,就會一直想著要出去,他們會把糧食給誰呢?有可能是最帥的、性格最親和的、可能是最會開發布會的。這個市場就像山洞,資本就是擁有糧食的人,資本一定要找到新的出路,就是找到市場中最想能找到出路的人,然後把糧食給他。

羅振宇-跨年演講15

樂視和暴風影音,他們一半是產業,一半是資本。新物種出現的時候,不需要獲得我們的首肯和歡迎,他就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資本給糧食就是他們去穿越邊疆,這就是市場上全新的存在。當談到暴風影音和樂視,不要用傳統的視角去看它。這個新物種的存在一定會改變我們的環境,我建議各位不要講人家是妖股了,我們能做的不多。馬雲提醒說:你剛開始看不見,看見了看不懂,看懂了來不及了。我建議大家要觀察、結緣,學會做PPT。新物種就這樣到來了,我們要學會接受它的存在。

O2O的看法

羅振宇-跨年演講16

資本在2015年最好的傑作是O2O大戰,那真叫一個慘,各種補貼,連資本都受不了,所以資本辦婚禮:滴滴快的、58趕集、美團大眾點評、攜程去哪兒都紛紛合併,這好像都是好事,但背後淚水多了去了。我在矽谷演講的時候,建議如果只有半小時來中國了解的話,一定要去望京SOHO,它號稱宇宙O2O中心,每到中午一字排開求刷二維碼,然後送錢送禮物。來的都是什麼人?不是推廣人員所希望的互聯網從事者,而是大媽等等。

放眼神州,什麼推廣是管用的?O2O大戰就這樣展開了,辦了喜事是不是就好了?我問過優酷一個高層管理員,你們為什麼每年花那麼多錢爭那麼多版權。合併不就好了?他們說前幾年他們併購土豆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但是並沒有什麼用。易到週航說,合併不是結局,永無寧日的指數級進化才是方向。按摩、修指甲的都會各自相安?我不信。在各種戰場上,殺戮不斷,2015年,據說整個資本市場燒了200多億,我們要感謝背後的投資人。2016年市場如果出現意向中的大戰,會不會出現這樣的一家合併公司:滴滴快的58趕集美團大眾點評攜程去哪兒餓了麼。

不是舞台上的明星誰是贏家,誰是輸家。第一個回答是:中國用空前短的時間催生了社會協作機構。王興的新美團兩三年在資本補貼下構建三萬人的企業,我的同學陸文勇創辦了e袋洗,他們構建非企業員工的合作網絡。陸文勇說現在有10萬員工在各個小區和他們合作,明年的數據將達到50萬人。真正波瀾壯闊的場景下是個體的崛起。我隨時可以打開手機的一個應用,下面有幾百輛汽車和師傅準備為我服務,有各種合法服務準備上門。

我們就在過去一兩年,每個大城市的普通員工活得像一個國王,路易十五才300個廚師。這是資本主義的重大勝利和成就,如果你覺得不好聽,可以稱作市場經濟的重大勝利和成就。安迪說過美國製造了一個偉大的工業傳統,美國總統和街邊乞丐喝一樣的可樂。O2O不是誰贏誰輸,而是為大眾打造了一個更方便、自由的生活,我賣掉了車子,因為可以乘坐滴滴。

羅振宇-跨年演講17

2015年北京地區的大學生平均月薪4700元,我們專門約見了幾位O2O從業者,月薪都過萬。以前我父親和我說你考不上大學你就死定了,其實也挺好。如果你是學霸,都是班上第一名,留洋、金領,然後去滑雪的時候,遇到服務你的同學,人家也是年薪百萬。現在的世界就是仙人掌,每個人都可以突出來。中國的藍領階級第一次在資本和補貼下,他們的自由開始有了溢價。富士康工人以前為了工資可以每日每夜地加班,但是現在的城市藍領,他說更多的錢不賺,他要自由。他們是手藝人,他們擁有了尊嚴,一​​個農村來到城市打工的人,不再走投無路,不再只是投靠村長的兒子去幹體力活,只要他不干活,他勤於思考、勤於協作,就可以擁有比應屆大學生高得多的收入。

每一代連接技術都會產生這樣的奇蹟,互聯網也是這樣,必然產生一代紅利,然後享有者未必是連接者。比如農業社會,人類可以和活著的植物發生密切的合作,畜牧業就是和活著的動物有密切的合作,工業社會就是人和死去動物變成的煤炭合作,然後又和動物死去變成的石油合作。互聯網是讓人和人的大腦發生了連接,每一代連接都會產生一代基礎設施,怎麼理解基礎設施?基礎設施的概念我們經常忘卻,就像今天在水立方展開的演講,如果沒有明清皇城的營建、2008年的奧運會、沒有影音的長足進步,我們今天在這裡不會有一場盛會。

我們踩在人類層壘文化結構的上面。連接者本身未必獲利,連接後會引發神奇的效果。回顧歷史的時候,19世紀是英國人的世紀,雄霸地球,為什麼衰落呢?取代者是美國和俄羅斯,火車出現之後,陸地的連接產生紅利,海洋帝國開始衰落。陸地連接紅利的大規模出現後,俄羅斯的經濟實力突然爆發,20世紀是美蘇大國擁有霸權的原因。每有連接,必有紅利。吳曉波和我說,19世紀股市都是和火車相關,但是鐵路大亨賺到錢了?鐵路的連接成就了誰呢?是石油大亨、鋼鐵大亨、銀行業大亨,他們無一例外因為鐵路基礎設施重構了產業成本,找到了新的產業模型和交易入口,於是崛起。

羅振宇-跨年演講18

當新技術出現的時候,我們一定要關注新的連接紅利在哪裡出現,當新的連接出現的時候,利用這些基礎設施,找出紅利在哪裡?現在互聯網基礎設施已經構建好了,我們要重新思考紅利。馬雲說這是一個搶錢的時代,哪有功夫和那些思想還在原始社會的人磨磨嘰嘰。這句話不知道是不是馬雲說的,如果不是他說的,算我說的。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封面圖片來源:http://www.bjswc.cn/66tupian/%E7%BD%97%E6%8C%AF%E5%AE%87.html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