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就業數據創一年新高!聯準會寬鬆政策會轉向嗎?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美國就業數據創一年新高!聯準會寬鬆政策會轉向嗎?

2021 年 8 月 14 日

 
展開

美國勞工部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 7 月份就業成長加快,勞動力市場朝著美國聯準會寬鬆貨幣政策轉向的目標又靠近一步,這引發市場對美國聯準會政策轉向可能提前的猜測

勞動市場復甦

隨著美國疫苗接種和疫情控制取得階段性成果,美國就業市場開始趨緩。 7 月份美國就業成長創下近一年來最大增幅,失業率下降至 5.4% 。非農就業人數增加 94.3 萬人, 6 月份數據也向上修正為 93.8 萬人。當月政府部門和民營部門就業人數都穩步成長。不過,就業人數遠未達到新冠大流行之前的水平,許多企業創紀錄的職位空缺仍然難以填補。

美國聯準會把貨幣政策的目標設定為實現 “ 充分就業 ” ,當然嘴上也說考慮通貨膨脹。原本貨幣政策目標是保證通膨率不顯著高於 2% 水平,但隨著美國通膨率連月來高燒不退,疊創歷史高位,6月的消费者物價指數已經高達 5.4%,是 30年未見的高點。

顯然,美國聯準會已經選擇了無視通膨目標,他們堅稱 “ 現時的高通膨只是暫時的 ” ,而把貨幣政策轉向的標準指向了勞動力市場復甦取得 “ 實質性進展 ” 。

什麼是勞動力市場復甦取得 “ 實質性進展 ” ?這個標準很模糊,全在美國聯準會的自主考量。今年 4 月份以來,隨著美國通膨水平開始顯著飆升,投資者和市場對美國聯準會何時收緊寬鬆貨幣政策充滿疑慮,圍繞美國聯準會政策的轉向,美國聯準會內部、市場分析人士和經濟學家也充滿了爭議。

聯準會的下一步?

眼前美國就業市場的好轉,似乎向美國聯準會收緊購債規模的目標接近了一步,市場對美國聯準會即將減碼資產購買的預期開始升溫。

市場的這種預期,直接來自於美國聯準會副主席 Richard Clarida 8 月 4 日的表態,他說美國聯準會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宣布放慢購債步伐,並預計央行將於 2023 年開始升息。另一名美國聯準會理事 Christopher Waller 近日也表示,如果未來兩個月的就業報告顯示持續成長,他可能會支持減碼。這使不少市場分析人士預計,美國聯準會將在年內的某次會議上正式宣布縮減每月購債計劃,並在 2021 年底或 2022 年初開始正式實行。

美國聯準會也收到來自政界的敦促改變寬鬆貨幣政策的呼籲。比如,美國民主黨參議員 Joe Manchin 在 8 月初致信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敦促美國聯準會減少購債規模。這位議員表示擔心繼續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可能會帶來更高的通膨。他認為,額外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將導緻美國經濟過熱,並帶來不可避免的通膨, “ 這是辛勤工作的美國人無法承受的。

然而,這些觀點似乎與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的態度顯著不同。 7 月 29 日美國聯準會議息會議後的聲明表示,美國聯準會繼續將基準利率維持在 0 ~ 0.25% 不變,同時繼續保持每月至少 800 億美元和 400 億美元增加購買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直到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目標取得進一步實質性進展。

鮑威爾在會議後發表的講話中依然維持偏 “ 鴿派 ” 的觀點,他繼續淡化通膨的影響,強調目前貨幣政策的適當性,並指出美國經濟離取得實質性進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總之,現在考慮縮債或加息為時尚早。筆者認為,鮑威爾的表態大幅地代表了美國聯準會真實的意圖。

儘管 7 月份美國公布就業數據在好轉,實際上就業成長的基礎依然脆弱。由於政府失業救濟因素,大批民眾選擇不主動找工作,另有不少美國人不願意重返工作崗位,失業救濟金的存在讓美國人對現在所從事的工作更加挑剔,他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離職再就業,以尋求更高薪酬。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導, 4 月份美國 400 萬員工離職,創下史上最大 “ 離職潮 ” 。同時高達 95% 的員工考慮換工作, 92% 的員工甚至願意轉行以尋找更理性的崗位。

這導緻美國勞動參與率下降,勞動力市場供給與需求出現脫節。截至 6 月份,美國非農職位空缺總數超過 900 萬,職位空缺率高達 6% ,均為本世紀以來的峰值。如果考慮勞動參與率下降因素,官方公布的失業率低估了真實的失業水平。

另外, Delta 變種病毒正在美國迅速傳播,近期美國新增新冠病例數量攀升至半年以來的高點,最高時突破 10 萬例,最近一周新報告病例日均人數達到近 9.5 萬,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增加了五倍。新一波的疫情捲土重來,為正在復甦的就業市場帶來不確定性。

寬鬆貨幣政策的理由

在筆者看來,美國聯準會將貨幣政策轉向的參考目標設定為 “ 就業 ” 的全面復甦,不過是一個幌子,作為貨幣當局,控制通膨本應成為美國聯準會首要政策目標。然而,美國聯準會為了配合刺激經濟的目標,一再堅持 “ 通膨暫時論 ” ,而置持續攀升的通膨率於不顧,這喪失了其一貫自詡的 “ 獨立性 ” 原則。

實際上,美國聯準會遲遲不肯轉變寬鬆貨幣政策,非不為也,是不敢也!其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國經濟已經深陷對寬鬆貨幣政策的依賴而不能自拔了 離開美國聯準會這部得心應手的印鈔機,美國的巨額債務將無法持續,美國股市泡沫也面臨刺破的危險,不僅美國經濟復甦將戛然而止,還將引發美國全面的經濟和社會危機。

首先,美國財政的連年赤字和巨額累積債務需要美國聯準會購債得以持續。今年以來,拜登政府一系列疫情救助、家庭支持、基建投資等財政刺激法案,已經使拜登政府 2021 年度的財政赤字高達 3.669 兆美元。美國目前累積的國債總額正在接近 30 兆美元,相當於美國 GDP 的 130% 以上。而預計未來 10 年聯邦財政赤字將累計增加 14.531 兆美元

相比於 2008 ~ 2016 年美國實施的四輪量化寬鬆,美國聯準會自 2020 年 3 月以來的這一輪無限量化寬鬆相當不同,不僅規模史無前例,而且美國聯準會直接成為政府債務的主要承接者。在美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的急速擴張中,新增購買國債比例超過 50% ,目前仍然維持每月增加 800 億美元國債的購買規模。

如果美國聯準會減少或停止購買美國國債資產,將使美國國債缺少最大的支撐,其它投資者對美債的接盤難以滿足美國國債的龐大規模,美國新增債券發行就有面臨流拍的風險,美國政府靠發新債償還舊債的模式難以為繼。

不僅如此,在 “ 發債-量化寬鬆 ” 模式的背後,美國政府還隱藏著一個不便言說的如意算盤:隨著美國通膨率的高企,美債資產已經成為負收益資產。比如,按照目前 30 年期美債報酬率 1.9% ,扣除通膨率 5.4% ,實際報酬率差不多是 – 3.5% 了;而美國兩年期國債報酬率僅 0.22% ,實際報酬率相當於 – 5.18% 。這說明美國長期國債是負收益的。既要藉債,還讓債主倒貼著虧錢,這樣的好生意,美國政府豈肯輕易就放棄呢!

其次,美國高漲的股市離不開美國聯準會超寬鬆的流動性和低利率支撐。借助持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美國股市獲得了源源不斷的資金流入,使其不僅免於去年疫情重創之下經濟嚴重衰退可能導致的崩盤,還不斷攀上歷史高位。

美國股市一路高漲的表面繁榮,與實體經濟表現日益脫節,無法掩飾其虛高和泡沫的本質。如今美國股市已是 “ 高處不勝寒 ” ,一旦美國聯準會減少購債或停止低利率政策,股市立刻 “ 死給你看 ” 。

股市承載著美國家庭和投資者的財富來源,某種程度上美國經濟興衰係於股市榮枯。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去年 3 月美國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最終抵不住前總統川普喋喋不休地責罵和壓力,看到股市暴跌的苗頭,即刻開啟了無限貨幣大放水的閘門。

第三,相比於世界其他國家,通貨膨脹對美國造成的痛苦和傷害,遠沒有其它經濟體尤其是新興經濟體那麼強烈。原因是,只要這個世界還認可和接受美元,美國就能夠借助發鈔給予民眾補貼,他們能夠從世界輕鬆換回他們需要的商品和服務。因此,美國人寧願選擇在寬鬆貨幣的加持下,繼續享受經濟成長和股市繁榮帶來的財富效應。這就是美國借助貨幣霸權,不惜為禍世界以自保的真面目。

由以上分析,筆者判斷,無論美國通膨和就業形勢如何演變,美國聯準會高機率都能夠巧舌如簧,繼續找出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理由。因此,美國政府在未來 1 ~ 2 年內高機率會繼續無視通膨的威脅,而不會推動寬鬆貨幣政策的轉向。而這將進一步推高美國自身的通貨膨脹與資產泡沫,美國經濟的各種內在風險也將加速積聚。本已非常嚴重的全球通膨也將雪上加霜,並導致全球供應鏈混亂,衝擊正常的經濟活動,加劇產出不足的矛盾,給疫情衝擊下的世界經濟的恢復進程帶來嚴重危害。

未來一兩年,全球將面臨難以遏止的持續高通膨,最終也會反噬美國經濟自身 — 1970 年代美國高通膨與經濟停滯的前景恐難以避免。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