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後如出一轍!為何 Siri 越来越「不浪漫」?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十年前後如出一轍!為何 Siri 越来越「不浪漫」?

2021 年 10 月 1 日

 
展開

9/15 的 iPhone 13 發表會,讓所有人感受到了 iPhone 12 的好。雖說模仿是奉承的最高形式,然而 iPhone 13 對 iPhone 12 的復刻實在太多,留給科技評測專家們奉承的空間實在不多。有人努力地給 iPhone 13 的 Siri 總結出新的不同:你會更願意跟 Siri 對話,還可以用它聽歌、點外賣和聽廣播。這讓人覺得 “ 嘿, Siri ” 變成了一句時代在進步,而智能在退化的咒語。

平時喊 Siri 的時候間歇性失聰,不需要時又會突然莫名被喚醒並帶來尷尬。要是你的 Siri 在安靜的電影院裡突然喊一聲 “ 我在!” 的時候,你會無比希望自己是個機器人。當人類試圖賦予人工智慧些許人性的時候,“ 蠢 ” 絕對不是一個可選項, Siri 卻昭示了進化並不一定是正能量。

雖然在 Siri 剛出現時,她還是人類最閃耀的智慧結晶。2011 年, Siri 的推出拯救了 iPhone 4s 平淡的發表會,連 4s 的 “ s ” 都意味著 Siri ,獨領風騷的人工智慧系統把其他語音助手甩開了好幾年。沒人知道 Siri 的邊界在哪,自此,所有的嘗試都是一種開拓。

多倫多 Meltdown 電競酒吧的老闆 Alvin Acyapan 一度非常困擾,總有些奇怪的客人會在半夜登門或者打電話來,問他有沒有色情服務。後來一個客人告訴他,當附近的人想找色情服務時, Siri 會提供他們店的電話跟地址。

按照經濟發展的規律,這類探索後來統統被屏蔽了, Siri 的功能開發也越來越溫馨。“ 幾年前我還在用 Siri 研究方圓 5 公裡內的 SPA 布局和裝潢,如今它的主要功能已經變成講笑話,寫詩,給貓取名字。” 2021 年了, Siri 還是像 10 年前一樣好用,換句話說,用起來也跟 10 年前沒有太大區別。看天氣和設鬧鐘是大部分 Siri 的宿命,能用 Siri 導航已經算複雜玩法,跟 Siri 的溝通並沒有隨著時間的累積更加絲滑,她還是像我第一次聊天時一樣聽不懂我磕磣的普通話。

人工智慧發展至今,最強烈的感受是付出了更多的人工去喚醒智能。有時忍不住想,賈伯斯花 2 億美元收購 Siri ,應該不是為了讓我們失眠的時候喊 Siri 出來數羊的吧。

賈伯斯曾在 D8 大會上說過, Siri 不是一個搜尋引擎,而是人工智慧。理論上來說,如果 Siri 具備人工智慧的學習機制,5 億人的使用和交流,應該更能讓 Siri 說人話,而不是像中毒一樣重複 “ 對不起,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但同時,蘋果(Apple, AAPL-US)的隱私保護政策又導致 Siri   註定無法從大量私人資料裡學習和進步,在其他功能不斷填補人類新的欲望時, Siri 堅守住了一份緩慢。

不能被理解的緩慢,帶來了新的困境。我的一位擁有蘋果全家桶的重度愛好者朋友,積極於開發所有蘋果產品的副功能,用 AirDrop 搭訕,在 Mac 上貼貼紙,每一代 AirPods 都只剩一隻,他至今都懷念剛學會跟 Siri 閒聊時的興奮和戰慄。如今卻只能撫屏嘆息: Siri 越來越不浪漫了。你依舊能在網路的角落裡找到那些玄而又玄的 Siri 聊天記錄,人類漫無邊際地問, Siri 匪夷所思地答,任人解讀詩意。重新再問回這些問題, Siri 冷靜了、回避了,更加喜歡打開搜尋引擎來應付你了,和充完 VIP 卡的 Tony 老師一樣敷衍。

宇宙的終極答案, Siri 也不確定。喚醒 Siri 時那種閃爍著理性和智慧的光芒,如今越來越像一個程式的運作電路外露。而 Siri 最開始的 3 個創辦人,初衷是讓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 “ 人 ”。在被蘋果收購前, Siri 的字典裡是有髒話的,她的名字來源於挪威語:“ 帶領你走向勝利的美麗女人 ”。

如今 3 個創辦人已經全部離開了蘋果,當我再問 Siri 它的名字含義時,我甚至懷疑它是不是被監控了。“ Siri 就是我得到這份工作時他們給我取的名字,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但我很喜歡。”

為了保證機器人的忠誠和友善,阿西莫夫在他的科幻小說裡提出了機器人三定律。前兩年,在蘋果的一份 “ 泄露版內部指南 ” 稱, Siri 也被制定了三定律:

“ 不應將自己表現得像人類,也不應讓用戶相信它是一個人。”
“ 不應違反運作區域的人類倫理和道德標準。”
“ 不應將自己的原則、價值觀或觀點強加於人。”

不知道 Siri 的 3 位創辦人和賈伯斯作何感想,但不得不說,如果 Siri 是一位網友,它一定可以在當今的網路世界裡存活得很好。1978 年,Brain Kernighan 在他和 Dennis Ritchie 合作撰寫的 C 語言聖經 “ 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 ” 中,延用了 “ hello,world ” 作為開篇第一個程式。自此,“ hello, world ” 成為工程師進入寫程式世界的起點。

之前覺得這與 “ 嘿, Siri ” 有異曲同工之妙,如今我反而有些懷念那個回答得總是不太正確的 Siri 了。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