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容服務行業新模式

作者:劉雋   |   2017 / 02 / 04

文章來源:華麗志 Luxe.co   |   圖片來源:Luby


全球美容服務行業目前出現了兩大新興商業模式:

(1) 專業從事某一兩個專項的單一服務“美容吧”實體連鎖店

(2) 提供按需預約上門服務的手機 app

單一服務美容吧

以往提供全套服務的美容沙龍已淡出人們的視野,因為享受這類服務需要耗費大量時間。今天的快節奏生活讓女性更傾向利用零星時間去享受放鬆,比如:上班前去專業吹風造型工作室Drybar 打理下髮型、午間抽空去雷射美容工作室 Skin Laundry 花 15 分鐘做一次美容、或者是下班後到線上天然染護髮品牌 Madison Reed 設在線下的染髮沙龍花 45 分鐘完成髮根補色。

在美國各大主要城市,化妝、美容、雷射美容、化學換膚、染髮、染髮補色、種植睫毛、吹風造型等專項美容吧正在迅速興起,並且向周邊市場擴張。它們的共同特點是服務省時、費用合理,得到了廣大消費者的青睞。

drybar-scottsdale-quarter2-1024x683

按需美容服務供應商

通過手機 app 按需提供按上門美容服務的供應商讓女性隨心選擇接受美容服務的地點。這其中的佼佼者是上門美容服務供應商 Glamsquad。

究竟哪一種模式更有潛力爭奪市佔率、順應消費者心理,成為了目前金融家和風險投資人的熱議話題。

glamsquad

案例分析

美國風險投資公司 Forerunner Ventures 創始人 Kirsten Green 表示,更看好以速度取勝的單一服務供應商。該公司的投資項目包括:Warby Parker、Hotel Tonight、Dollar Shave Club、Glossier、Outdoor Voices 和 Draper James。她認為,儘管上述兩類模式效率都很高,但以 Glamsquad 為代表的上門美容服務,只能針對需求密集的市場,才能維持客源。美容吧和快速美容服務的優勢在於市場前景廣闊,Kirsten Green 認為這是一個十分健康的商業模式,具備吸引力。

儘管,皮膚美容理療工作室的客流無法與 Drybar 這樣的吹風造型吧相比,但一位客人每周到店做一次雷射或光學美容是完全可能實現的。

landscape-1428418592-hbz-skin-laundry-index-1024x512

Kirsten Green 認為對於這類美容吧來說,定位、價格和便利程度是最重要的三項成功因素。她堅信這類快速美容服務能轉化為更高的銷售收入。

Madison Reed 是最新加入美容吧行列的企業,公司創始人 Amy Errett 將她的品牌從線上拓展到了地面實體門店。 1 月 12 日,Madison Reed 染髮沙龍在紐約熨斗區 19 街正式開業。髮根補色費用為 45 美元,營業時間 (早上 8 點~晚上 8 點) 。該染髮沙龍將應用公司今秋在網站上推出的專業配色技術 Madi。客戶上傳自拍照片後,Madi 將提供各種髮色的配色建議。

Madison-Reed

 

化學換膚美容吧 BeautyRx Peel Bar 的專營快速換膚去死皮業務。公司的創始人Dr .Neal Schultz 2014 年首先在美妝專營店  Butterfly Beauty 開設了第一個美容吧,隨後又在 6 家 Saks Fifth Avenue 百貨內開設了游擊店,目前在美妝服務沙龍  Blushington 開設了 Peel Bar 固定服務點。

7e7e6c29f64d9ddd4685b747d4c40ce0

客戶到店只需花費 55 美元的價格就能享受創始人研發的 40% 濃度乙醇酸果脫皮換膚服務,如果到 Schultz 設在上東區的辦公室進行治療,同樣的項目收費要增加三倍多。據公司總裁 Stuart Schultz 介紹,明年,BeautyRx Peel Bar 將增設更多服務點。

專業臉部美容吧 Heyday 目前在紐約熨斗區和 Tribeca 均設有網點,公司創始人 Michael Pollak 介紹,他們的服務不在於“快速”,而是讓專業護膚服務更親民。傳統的水療中心一般設有 2~3 個臉部美容區,而在 Heyday 熨斗區的美容吧裡有 8 個這樣的操作台,充分提升了工作效率。據悉,2017 年,Heyday 將在紐約再設新店。

large_heyday-facial-nomad-2-1024x679

與此同時,大量提供按需服務的手機 app 應用在最近五年蓬勃興起,其中的典型代表是:Zeel Massage、The Ritualist、Glamsquad、Vênsette 和 Colour。

Glamsquad 作為該行業的先鋒企業,目前已融資 2400 萬美元,搭建了線上造型師平台,方便客戶在家即可預定上門服務的吹風、化妝、美甲服務。

相似之處

儘管這類按需供應商與前文提到的美容吧在商業模式上不同,但在服務上相似性很強:服務專業性。

兩類美容服務供應商都體現出極強的專科專業優勢 (Glamsquad 除外,該平台提供造型、化妝、美甲等各類美容服務) 。

費用

兩類經營模式在價格方面都具有競爭力:Drybar 和 Glamsquad 提供的吹風造型服務價差僅為 8.25 美元:前者收費 45 美元加上 20% 的小費總計 54 美元;後者收費 50 美元加上 20% 的消費和稅總計 62.25 美元。

收費較高的上門美容服務供應商 Vênsette 吹風造型費用 100 美元,VIP 高級服務費用 150 美元。傳統沙龍內的費用相當,一般為 40~45 美元不等,高級造型師收費 100 美元以上。

上門按摩服務供應商 Zeel 提供的 60 分鍾瑞典式上門按摩收費 130 美元,加上 18% 的消費和稅,總計 159.25 美元。傳統水療品牌 Exhale Spa 60 分鐘的按摩收費在 140~155 美元之間,Bliss 的全身按摩收費 160 美元。如果對比每分鐘的收費,Bliss 每小時收費為 128 美元,僅僅比 Zeel 上門按摩服務便宜了 2 美元。

zeel_massage_on_demand-1024x555

Heyday 美容吧在收費方面略不同,走的是親民路線。一次臉部美容的服務費相比紐約很多水療中心的臉部美容每小時高達  150 美元或更高的費用 (最高可達 250~300 美元) 要便宜40% 左右。 Heyday 50 分鐘的臉部美容收費 95 美元,而專業祛痘美容品牌 Mario Badescu 的經典歐式臉部美容收費僅為 65 美元,比前者還是便宜了 40%。

總體而言,從服務和收費來看,兩個商業模式呈現了很大的相似之處,但如果考慮單體經濟和間接費用等因素,情況就不同了。美容吧相比上門服務供應商,擁有固定的服務場所,而後者通常因為路上的通勤時間影響了服務效率。

兩類商業模式服務的客戶群體有重合。比如一位 Drybar 的客戶可能因為時間安排問題選擇通過 Glamsquad 享受上門服務。

儘管兩類美容服務供應商的利潤前景難分伯仲,但私募基金 Maveron 的普通合夥人 Rebecca Kaden 認為,按需上門服務模式或許面臨更大挑戰,因為利潤太低。她認為,現在評價這種商業模式是否是可持續,尚為時過早。

Threadstone 董事總經理 Ilya Seglin 有不同意見,她認為,美容吧需要大量零售空間,迫於租金壓力,必須考慮在沙龍裡銷售相關產品;而上門服務供應商就沒有這樣的成本壓力。

hygiene-870763_960_720

兩者均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優劣勢,只是吸引客戶的策略不同。可能同一位消費者會在不同時間段都選擇這兩類服務供應商。 Ilya Seglin 預測,未來這兩類模式或可能整合歸一。

這就像知名線上眼鏡品牌 Warby Parker 和線上男裝品牌 Bonobos 都創辦於線上,但隨後未來品牌發展都選擇了擴張線下零售、批發業務,線上的美容服務供應商也將經歷這個過程。

在這樣的前提下,Ilya Seglin 認為,美容服務初創公司最佳的發展方案是,首先開發一款方便用戶可以同時預約上門在家服務或是到實體沙龍享受服務的 app。這些企業無論是以有機增長的形式還是兼併的形式發展,在未來幾年內都將經歷變革,最終可能都不得不選擇提供全套服務的發展路線。

華麗志》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她商機在哪裡?誘發消費需先抓住她的心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華麗志 Luxe.co
《華麗志》Luxe.CO 是中國時尚和奢侈品領域最成功的商業新媒體,跨界時尚、金融和互聯網三大板塊,源源不斷地為高端消費人群,時尚意見領袖,時尚專業人士,時尚創業者和投資界人士,及時提供全球最新、最有深度的品牌經營,時尚投資,時尚創新和時尚科技資訊。
華麗志 Luxe.co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