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世 10 週年回顧⋯賈伯斯會喜歡 iPhone 13 嗎?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離世 10 週年回顧⋯賈伯斯會喜歡 iPhone 13 嗎?

2021 年 10 月 7 日

 
展開

2011 年 10 月 4 日,美國舊金山草地藝術中心, iPhone4s 發表會正在舉辦,蘋果(Apple, AAPL-US) CEO 提姆・庫克或許已經預料到, iPhone4s 將成為蘋果史上最偉大的機型。在這場發表會最顯眼的位置,留了一個座位,標記 “ 保留 ” 。那是前任 CEO 賈伯斯的保留席位,他因病沒有出席這場發表會。就在第二天,這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科技公司的創辦人與世長辭。

“ 我每天都在想史蒂夫。 ” 前蘋果設計大師喬納森・伊夫稱。即使在十年後的今天,對於當年台上的接棒人提姆・庫克,大眾對於他的好奇心,還是大多停留在蘋果公司 CEO 而非他本人的魅力。當一家企業的創辦人過於耀眼,第二個接班人的日子就會過得很 “ 慘 ” ——對於一個有野心的企業家,這是一種不幸,他必須用另外一種超出眾人預期的方式走出創辦人的陰影。

但賈伯斯是那種光芒萬丈到 “ 刺眼 ” 的人,整個科技圈都生活在他的 “ 陰影 ” 之下。直到今天,對於果粉而言,賈伯斯依然是蘋果的 “ 教主 ” ,賈伯斯的光芒啟蒙著一批又一批科技圈創業者。世界上不存在第二個賈伯斯,而如今的蘋果依然打著賈伯斯的烙印。

賈伯斯會喜歡 iPhone13 嗎?

在 iPhone13 發表會之後,二級市場和消費者市場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現象,一邊是消費者叫好又叫座,另一邊在二級市場,蘋果的股價卻一直下跌,而這種 GE 的現象就發生在蘋果這家世界頭號科技公司。

“ 13 香 ” 、 “ 加量不加價 ” ,在消費市場,已經開啟了一場狂歡,熱情的購買力度甚至一度堵塞蘋果的官網。蘋果則正如預期那樣,在這場狂歡中間收獲大量的市場佔有率,雖然多次增產,依舊備貨不足。庫克的產業鏈哲學在這裡發揮到極致。

高端晶片、多種機型、改善劉海,從這一系列動作可以看出,蘋果更加看重亞洲市場了,在全球各科技產業都缺乏晶片的當下,蘋果硬是利用自身影響力在眾多手機、平板電腦廠商口中奪下台積電的產能,以一種大肆揮霍的態度將其撒向 iPhone13 和 iPad mini6 。事實上,在賈伯斯時代,庫克就是那個站在蘋果供應鏈背後的男人。

不可否認,庫克的供應鏈能力正在中國市場生效,中國高端機市場正在被蘋果吃下。但讓中國消費者困惑的是,晶片、大螢幕、低價,蘋果這種堆料打法似乎越來越像國產手機了,而不是曾經的那個產品神話。一位從 iPhone5 開始追逐賈伯斯精神的科技媒體人直言不諱, “ 越來越像安卓了,有什麼可買的。 ”

一千個果粉就有一千個賈伯斯。所有的果粉都崇拜賈伯斯,但是每個人崇拜的點卻不一定一致。另一位資深果粉告訴鞭牛士,賈伯斯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產品經理, “ 賈伯斯並不生產新技術,他的能力在於能夠把所有的技術變成服務於人的產品。 ”

對於眾多極客對於賈伯斯的迷戀或許可以用 MIT 社會學教授 Sherry Turkle 的一句話來解釋:人們感念史蒂夫・賈伯斯,與其人、與其產品關係不大,打動人們的是這些產品和使用者之間形成的關聯,這種關聯迅速且有效地消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iPhone13 會是賈伯斯心目中的樣子嗎?或許不是。自從庫克接棒蘋果之後,對於蘋果的產品批評就沒有中斷過,iPhone 6 系列之後的手機產品,被用戶吐槽毫無創新,庫克極為看重的 iPhone X,也因乏善可陳的外觀遭來諸多惡評。至於其一手操刀的Apple watch 與 AirPods,在推出的早期也備受質疑。

或者這裡有一個新的答案:可以理解的不喜歡。賈伯斯完全知道自己在創新上的力量並且給蘋果打了預防針。賈伯斯去世之前曾對庫克說: “ 永遠都不要想賈伯斯如何做,而是你想怎麼做。 ”

從賈伯斯到庫克

“ 不管怎麼說,他確實做了一件在過去絕不可能發生的事:讓蘋果發表會變得毫無興奮感可言。 ” 這句話來自《提姆・庫克傳》的作者利恩德・卡尼。這句評價非常刺耳,無論是作為一家科技巨頭的 CEO ,或者一個科技帝國的新領路人。如果是賈伯斯聽到類似的評價一定會氣得跳腳去和對方理論,而庫克一定會表現得十分理智,他會做一切對公司發展有幫助的事,比如,他也會預設,蘋果公司需要一個賈伯斯的靈魂,而不是一個被過分強調的 CEO 庫克。

1998 年 3 月,庫克正式加入了蘋果。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負責全球業務的高級副總裁。這時候,庫克表現出了一名職業經理人的專業能力——重塑蘋果供應鏈。庫克上任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縮短庫存期。有先前在 IBM(IBM-US)和康柏的經驗加持,庫克很快就將供應鏈縮短到了一個月;同年底,庫克便將這一數字縮短到了 9 天;再到 1999 年 9 月,蘋果庫存期達到了驚人的兩天,有時甚至達到 15 個小時。

同年 8 月 15 日,iMac G3 發布。賈伯斯帶著他們最新設計的產品,重回視野,一舉成功。2007 年 1 月,庫克被提升為營運部門的負責人,並在 2009 年擔任執行長。 2011 年 1 月賈伯斯病假期間,庫克負責蘋果的大部分日常營運。2011 年 8 月 24 日,賈伯斯辭去執行長一職,出任蘋果公司董事長,與此同時,庫克被任命為蘋果公司新任執行長。

許多曾經偉大的企業,都曾經面臨過一個難題,就是在創辦人離世之後,企業會迅速陷入低迷、平庸,最終走向死亡。比如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 DIS-US)去世後,迪士尼這家老牌的動畫公司,就再也生產不出精彩的動畫片,直到收購了皮克斯(Pixar, PIXR-US),公司才慢慢恢復活力。

日本最大的電子消費品公司索尼(Sony, 6758-JP ),在創辦人盛田昭夫失智之後,就好像丟失了靈魂,創新能力大不如前,甚至一度走到破產的邊緣。在賈伯斯去世之後,很多人也擔憂蘋果,會患上 “ 創辦人依賴症 ” 。因此,賈伯斯一直給身邊的同事,尤其是給他選定的繼承人提姆・庫克打預防針,要求絕不能讓蘋果陷入迪士尼那樣的泥潭。

接棒賈伯斯的十年,庫克一直在扮演一個守成者的角色,並且同時高舉賈伯斯這桿旗,他知道這個千億級別的大公司需要一個靈魂,那就是賈伯斯,而庫克自己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讓這家公司發生著微弱但重要的變化。或許正如在推出 iPhone X 時庫克說過的一句話, “ 消費者想要它,我們有能力去做,所以我們會去做。 ” 目前的蘋果的確做了太多 “ 消費者想要的產品 ” 。在這中間,蘋果也在一步步發生著改變。

下個蘋果十年是庫克的

賈伯斯留給蘋果最大的遺產,正是 “ 賈伯斯神話 ” 。2017 年,彭博商業周刊記者問庫克,賈伯斯留下的遺產是什麼,他說 “ 整個蘋果都是,這個回答有效期是永遠 ” ,又說 “ 賈伯斯的 DNA 永遠是蘋果的根基 ” ,還說 “ 賈伯斯是蘋果的憲法、指南,永遠不能改變,必須尊重 ” 。

某種程度上,庫克是在神化賈伯斯,他知道這個公司需要一個靈魂,無論處於何種原因產品力還是創新精神,這個靈魂都不可能是提姆庫克,未來或許是,現在蘋果只能有一個賈伯斯。據高級工程師說,庫克傾向於謹慎評估新產品創意,在一些討論中採取的立場是,他不想發布一款可能銷量不佳、破壞公司成功記錄的產品。他選擇的是市場。

2013 年,庫克來了三趟中國。在此之前,蘋果在中國只有兩家門市:一家位於北京,於 2008 年開業;一家在上海,在 2010 年開業。這也是庫克和賈伯斯的不同之處,庫克已經越來越緊地把中國市場抓在手中。在庫克經歷了 iPhone X 的爭議之後, iPhone13 簡單、粗暴、有效、接地氣。有產品分析師表示, iPhone13 可以看作是蘋果向華為空出來的高端機市場下戰帖。

庫克領導下的蘋果是個追求成長的企業巨頭,它圍繞前任革命性地發明建立了一個產品和服務帝國——許多蘋果前高層都表達過類似的觀點, iPhone13 之後,這個帝國正在擴張。賈伯斯和庫克就像硬幣的兩面,賈伯斯是創業者和一桿旗,庫克就是那個守成人。歷史上大部分企業的守成人都不好過,因為不斷會有人質疑,他們丟掉了創辦人的氣質,企業的傳奇,也可能會就此中止。

比如,GE 公司傳奇領袖威爾許用八年時間選定的伊梅特,在擔任 CEO 的十六年間,GE 公司的市值從 4,320 億美元縮水到 2,270 億美元;鮑爾默接替比爾・蓋茲執掌微軟(Microsoft, MSFT-US)的幾年間,公司市值從 6,000 億美元跌至 2,200 億美元,甚至他的辭職讓微軟市值上漲了 8% 。

但庫克,創造了一個奇蹟。要知道, 2011 年庫克接替賈伯斯時,蘋果市值不足 4000 億美元,但執掌 7 年後, 2018 年 8 月,蘋果首次突破兆美元市值,僅僅兩年之後,這一數字便翻了一倍。由此回頭重新審視庫克這十年,從更廣闊的商業史來看,庫克無疑已經成為最偉大的 “ 守成者 ” 。在古龍的小說中,他喜歡用十年來形容江湖,在蘋果,第一個十年是賈伯斯的,第二個十年是後賈伯斯和前庫克的,第三個十年將是庫克的。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