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教學時代提早到來,還有哪些需要克服的問題?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遠距教學時代提早到來,還有哪些需要克服的問題?

2020 年 11 月 24 日


11 歲的 Sunny 說,她的網速太慢,根本不能上課,做一頁作業要花兩小時,她花了一整天才做完作業;12 歲的 Elise 說,她一直在用智慧型手機上課、網速不好、螢幕又小,圖片和字都看不清楚,只能看懂大概 60% 的課程內容。這兩個孩子生活在 2020 年的香港,然而,即使在香港這般富裕的大城市,也有些人在數位世界裡舉步維艱。

線上教育、遠距教學,這些新技術曾被認為能帶來教育公平——畢竟頂尖老師曾經只能一次教幾十個或者幾百個學生,現在只要製作課程放上網路,數以萬計的學生就可以接收到同樣的資訊。

2020 年的新冠疫情,迫使世界各地的學校關閉。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 2020 年 11 月 17 日,全球因新冠疫情而被迫離開校園的學生有 2.2 億。近四分之三的國家選擇透過網路來讓學生繼續學業,其餘國家選擇透過電視或無線電來提供遠距教育。本來被視為補充的線上課程,為了 “ 停課不停學 ” ,一下成為主要的授課途徑。

而人們發現,先前的預估中忽略了一件事請——即使不給遠距教學設置任何付費門檻,遠距教學依然需要具備些條件:比如性能足夠用的電腦設備,足夠快的網速,足夠豐富的電腦與網路使用知識,乃至足夠支援的學習環境——這些條件對寬裕的家庭唾手可得,對貧窮的家庭卻難如登天。

他們因為貧困,而上不了遠距教學

理論上,網路上人人平等。然而,人們利用網路的機會和能力有著巨大的不同。已開發國家的網路普及率往往在 85% 以上。越是經濟不發達的地區,網路普及率就越低。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近 90% 的學生沒有家用電腦, 82% 的學生無法上網。

全世界大概有 8.26 億學生家裡沒有電腦, 7.06 億學生家裡沒有網路。即使在富裕的大城市,也有因貧窮而遠離數位世界的人群。2020 年 8 月,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iety for Community Organization)調查了 733 名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發現在學校停課期間,這些孩子們遇到的眾多困難包括——沒有電腦、不會操作電腦、電腦太舊打不開學校的課程或作業、無法上網、網速不夠、沒有印表機不能列印作業、沒有書桌、沒有做作業的空間、需要輪流用父母的手機上課做作業,遇到難題無人可以詢問……。

這 733 個學生裡, 88% 需要上遠距教學來完成學業,但 34% 家中沒有寬頻, 40% 家中沒有可上網的電腦。即使是有電腦的那些家庭,也有 53% 電腦是來自慈善機構借用或捐贈, 15% 是來自親友借用或捐贈——這樣的電腦往往是老舊而性能較差的,容易故障。97% 的學生表示學習遠距教學有困難, 91% 感覺遠距教學會造成自己學業落後。

貧富問題可能比你想得更加嚴重

在富裕家庭裡,有電腦,往往不止一台;有手機,人手一部,自家當然也有網速飛快的寬頻。家長往往在網路世界裡如魚得水,能自如地透過網路獲得需要的資訊或物資,或者有能力僱傭專業人士來幫助孩子使用網路。富裕家庭的孩子,從小也有更多時間和機會去熟悉網路世界。

反觀一些貧窮家庭,他們可能沒有桌上型電腦、也沒有筆電,家長的手機也許是唯一連接網路的設備,孩子也就只能用著手機,將就著連網路上課。有的家裡不止一個孩子需要上課,那就得輪流使用手機。在遠距教學做作業的過程中,孩子裡遇到困難,家長幫不上忙已是常態。有些貧困家庭依賴祖父母來照料孩子,而長輩能提供的支持與幫助就更少。

英國一個研究顯示,在疫情停課期間,比起經濟最差的 20% 家庭裡的孩子,經濟最好的 20% 家庭的孩子花在學業上的時間多 30% ,大概是一天多學 75 分鐘。這也意味著富裕家庭的孩子容易獲得更好的學業成績。

貧富不平等在學生身上帶來的影響,還不限於學業成績。富裕家庭的孩子,可以在寬敞明亮的自家房間裡學習,不會視力減退,不擔憂自己錯失上課的機會,更不用擔心父母的生計受到疫情影響。他們情緒穩定,不缺乏自信,也不會社交退縮。當遠距教學要求學生打開攝影機時,富裕家庭的孩子也不會覺得自己所處的環境 “ 難以見人 ” 。

而貧困家庭的孩子,僅僅是搞定設備和網路就很不容易,更不用說在家學習時帶來額外的開支。比如日常的水電網費,被打亂的家庭日常安排,比如許多孩子曾依賴於學校提供的免費或廉價的午餐,而如今需要有人留在家裡照料孩子,孩子們也未必能獲得先前的均衡營養。

美國紐約的數據顯示,由於新冠疫情,十分之一的學生被迫搬家甚至無家可歸,這些當然都是最窮的學生。當住房不穩定時,遠距學習是非常困難的。對貧困家庭來說,開支和日常並不能簡單輕鬆地做出調整,而父母受到的壓力,多多少少會傳到孩子身上。停課時間越久,貧困孩子的輟學風險就越高。即使有朝一日學校重開,他們也未必能重返校園。

暗藏的性別不平等問題

除了貧富不平等,還有性別不平等。同樣停課在家,女孩和男孩有何不同呢?比起男孩,女孩可能會遇到更多的問題——當家庭面臨經濟壓力時,女孩更可能被要求輟學。往往,她們會被叫去幫忙家務或乾活補貼家用,尤其是那些生活在貧困國家的女童。在經濟不發達的地區,接受教育的機會來之不易,近乎奢侈。而新冠疫情和閉校停課的情況下,許多家庭會重新考慮是否還能繼續支持女童上學,甚至於,是否應該早早把她們嫁出去。

比起上中學的女孩,輟學的女孩早婚率上升 6 倍,也更可能陷入貧困、暴力、疾病和社會排斥的陷阱。停課在家的女孩,更可能面臨安全危險。學校給女孩們提供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空間,而輟學在家時,家庭暴力威脅或外來的性暴力威脅,無不成為她們的安全隱患,也進一步加劇了女孩們輟學的可能。

這樣的悲劇,在先前的疫病大流行期間就發生過——在獅子山共和國,伊波拉流行期間學校停課,離開了學校提供的保護性環境,一些地區的少女懷孕比率成長了 65% ,這些早孕的少女,大多也就此輟學。女孩的學習時間、對網路的使用,也受到來自家庭的限制。她們往往被要求承擔更多的無償家務勞動,與男孩相比,花在學習的時間更少,許多家庭甚至不鼓勵女孩學習。

2017 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一個研究顯示,在中低收入國家,比起男孩,女孩年紀更大時才能接觸到網路,她們使用網路也受到更多的監督和限制。不僅如此,女孩即使有收入,也更可能被用於家庭開支。

相比在校學習,在家遠距學習會讓兩性可用於學習的時間相差得更多,男孩往往比女孩更有機會使用網路,也更能利用網路和數位技能來接受教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數據顯示,因為新冠疫情, 7.67 億女學生遭遇停課,其中預估有 1,100 萬名女學生再也無法回到校園繼續學業。

學習時間出現落差

在貧困與男女不平等的地方,停課對女生極其不利。然而,在男女較為平等的已開發國家,停課反倒有利於女生。德國的數據顯示,在疫情停課期間,女生每天要比男生多學習半小時。

同樣是德國的研究,數據顯示,優等生和差等生在閉校期間的學習時間也是不同的。在學校停課後,學生每天的學習時間都有所減少。但優等生每天減少 3.7 小時,而差生每天減少 4.1 小時——差生每天看電視和玩遊戲更多,學習更少。這也讓優等生和差生的成績差距越來越大。疫情結束後,也許已開發國家的優秀女孩子,更有可能脫穎而出。

適應遠距教育,並沒那麼容易

這次疫情告訴我們,遠距教育還遠遠沒有達到 “ 讓每個人都能更好更方便地學習 ” 。需要網路上授課的老師,適應起來也並不容易。所遇到的技術困難,比如設備不好用,網路經常卡斷,許多新上手的遠距教學軟體需要耗費較多的時間成本來學習,甚至於講了半天,才發現自己忘了開攝影機或麥克風。隔著網路,也許難以調動學生們互動。學生更沉默,更不願發言,也更容易因為網路問題或用眼疲勞而感到疲憊。

以前可以讓學生分組完成的項目,而現在只能由老師來逐一評估。既要上傳課程,又要錄製影片,老師們也發覺自己的工作量也在變大。連知識和資源都有優勢的老師,都在遠距教育的模式中適應得不太順利,學生們就更不必說了。

遠距教育有無限發展空間。但當下,學生們與同齡人在一起,接受老師的面對面的指導,依然是最好的學習方式。當疫情使得 “ 遠距教學時代 ” 提前到來時,擁有更好設備、更豐富經驗的學生無疑更容易適應,而這些學生,往往都出自更加寬裕的家庭。富孩子不會遇到的問題,窮孩子統統都會遇到,而且難以解決。無數個小問題,足以累積成難以跨越的差距。

學校,本是將資源提供給窮孩子的一個渠道。是富孩子的錦上添花,是窮孩子的雪中送炭。富孩子不缺那朵花,窮孩子卻真的缺那份炭。當學校關閉,孩子們回到各自家中,比拼的就是各自家庭能提供的資源了。過往研究顯示,放假期間,富裕家庭的孩子和貧困家庭的孩子之間會拉開差距。美國暑假結束後,窮孩子的學業會倒退一個月,富孩子則幾乎沒有這種倒退。

新冠疫情總有一天會結束,但迫使孩子離開校園的下一次危機還會到來。下次危機時,願世界為孩子們做得更好。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