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阿根廷 的百年孤寂,看一國 政治 如何影響 經濟?

作者:虎嗅網   |   2020 / 10 / 04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 阿根廷 被人稱為世界級的”機會之國”。1914 年之前的 43 年裡, 阿根廷 的GDP以每年 6% 的增速創下了世界紀錄,那是阿根廷人最榮耀的 43 年。在那個時代,大批的歐洲移民涌入潘帕斯平原,農業和畜牧業飛速發展。阿根廷成為全球一流的富國, 經濟 僅僅比英國、美國稍微遜色一點點。然而這些都是過去式了。阿根廷經濟自 1914 年之後增速下滑,又於 1929 年遭遇大蕭條。 1930 年,阿根廷爆發政變。此後,阿根廷在 1943 年、 1955 年、 1962 年、 1966 年以及 1976 年政局不斷動蕩, 政治 體制也在獨裁和民主之間不斷切換,但無論哪一種,都未能輓救該國下滑的經濟。

瘦死的駱駝終究還是比馬大。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以 2010 年不變美元價計,1977 年阿根廷人均GDP為 7,743 美元。這個數據已經不能算是發達國家,但仍然屬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不過,在此之後的41年裡,阿根廷的經濟實在是太萎靡。 2018 年阿根廷人均GDP為 10,040 美元, 41 年裡的年復合增速為 0.63% ,幾乎是停滯的。

當年經濟比阿根廷落後兩條街的巴西,現在位列”金磚五國”之一,經濟反倒甩開阿根廷兩條街了。所謂”領袖南美”,也只是過眼雲煙。

一戰後軍政府掌權, 阿根廷 的自由 經濟 一去不復返

上帝本來給了阿根廷一把王炸的好牌。阿根廷位於南美洲南部,西邊是地域狹長的智利,高聳入雲的安第斯山脈將它們隔開,東邊南邊則是廣闊的大西洋,只有北邊與玻利維亞巴拉圭、巴西和烏拉圭接壤。這些國家中只有巴西算是南美大國,其他都是小國,阿根廷的地緣政治壓力天然就比較小。

國境內部,平原一望無際,拉普拉塔河水量充沛,讓潘帕斯平原成為了全球最肥沃的土地之一,這使得阿根廷在農耕文明主導的時代里註定是一個發達國家。阿根廷的海岸線非常遼闊,外圍並無島鏈封鎖,即便是在海洋文明主導的時代里,它依然是一塊得天獨厚的土地。阿根廷的種族也很單一, 97% 的人口都是白人,絕大多數都是西班牙人的後裔。因此,其國內也不存在激烈的種族矛盾或是民族矛盾。

盡管阿根廷農業非常發達,但並不意味著當地缺少商業文明的種子。西班牙人在大航海時代一度是一個商業強國,阿根廷人作為西班牙人的後裔,自古以來對商業就不陌生。在巴拿馬運河開通之前,秘魯總督遵循宗主國的嚴令,不準殖民地同外國商人做貿易,而這些西班牙後裔們不懼法令搞走私,於是布宜諾斯艾利斯省的經濟才繁榮起來。

1914年之前的幾十年裡,阿根廷政治穩定,經濟上奉行對外開放的自由貿易政策。當時歐洲正處於一戰之前的風雨飄搖時期,800萬歐洲移民帶著財產來到阿根廷,利用當地肥沃的土地發展農業和畜牧業,之後又建設了大量的鐵路。他們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選擇阿根廷永久定居。

1880~1914年,阿根廷建設了近三萬公裡的鐵路,其工業時代的大門開啟的時間早於全球絕大部分國家。1914年,布宜諾斯艾利斯人口150萬,在全球排名前十,這一年該市第一條地鐵投入運營,而當時的中國人還不知道地鐵為何物。民主政治的種子也在該國早早生出了幼苗。1912年,阿根廷通過普選和秘密選舉的法案,讓大眾可以普遍參與政治。

但是,就是這麼一把什麼都不缺的王炸好牌,卻被阿根廷人打得稀爛。1914年一戰爆發,歐洲各國購買力下降,海運一度中斷,阿根廷農產品滯銷,航運工人大罷工,民粹主義崛起,激進公民聯盟(UCR)迎合民粹主義的潮流,在大選中獲勝。從此後,阿根廷曾經的自由主義繁榮一去不復返。

1916年開始,UCR派系的執政者們設立最低工資和養老金,靠之前的經濟底子勉強撐過了第一輪蕭條,但在一戰結束之後的復蘇期里,UCR執政者們卻因為不懂經濟建設,引起一輪激烈的社會矛盾。1930年,全國大蕭條開始,UCR因為對經濟問題毫無辦法,被一場軍事政變終結。

軍政府上臺之後,建立了當時民眾一直呼籲的國營工業體系,但在這一過程中又滋生了極其嚴重的腐敗,而軍人乾政也將阿根廷初生的的民主政體摧毀殆盡。1943年,軍事政變再度爆發,這一次議會直接被解散,全國政黨都被取締,但是這個新政府在短短兩三年間就無以為繼,最終土崩瓦解。在隨後的很多年裡,阿根廷政變不斷,政權一直在軍政府和民主派之間不斷切換,而無論誰執政,腐敗問題都同樣嚴重。

極端左派的總統任職,高福利政策拖垮 阿根廷 經濟

1914年的一戰是阿根廷經濟由盛轉衰的拐點之年,1930年的政變則是阿根廷政治層面走向腐化的轉折點,1946年貝隆總統上臺執政則是阿根廷經濟斷崖式崩潰的轉折點。

貝隆上臺之前,盡管阿根廷經濟已經下滑三十多年,但依然處於世界發達國家之列,因為當時二戰剛剛結束,英法德日俄等強國的經濟全部遭受重創。從這個角度來說,1946年的阿根廷倒也正處在一個重新出發的新時代起點上。

有不少人認為,貝隆時代是軍政府執政時代,其實並非如此。貝隆執政之前確實是一名軍人,但他依然是民選總統。事實上,在1946年貝隆當選的那天,幾乎全阿根廷人都相信,這一次人民作出了正確的選擇,阿根廷將在貝隆的領導下再度走向榮耀。然而不幸的是,這確實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貝隆是個好人。他出生於底層農民家庭,對窮人懷有深厚的感情,他一生都在想著要建立建立一個平等的阿根廷,一個維護窮人利益的政權。他的初心無疑是好的,但其結果卻讓人唏噓不已。

貝隆上臺之前,阿根廷基本上還是奉行自由貿易精神的,但是由於種種原因,社會貧富差距極大。貝隆認為,是國內外的資本家們過於壓榨工人的血汗,致使窮人的生活越來越艱難。於是他對企業收取重稅,希望以此保護工人利益。

貝隆對於窮人則非常慷慨。他一上任就以極其強硬的態度去支持工人建立勞工同盟,並支持對工人大幅加薪,讓窮人享受高福利待遇,比如年度13薪制度。貝隆無視當時的阿根廷經濟實力,一味地劫富濟貧,但顯然這是難以為繼的模式。

貝隆沒收了英美國家在阿根廷的絕大部分投資,強行收歸國有,並拒絕償還外債。一時之間,熱血上頭的阿根廷人都把貝隆視為民族英雄,殊不知這樣一來,再也沒有外國人敢去阿根廷投資了,也沒有其他國家再借錢給阿根廷了。貝隆對國內資本家收取重稅,並支持工人享受完全不匹配的高福利待遇,殊不知這樣一來,阿根廷人再也不願意創業了。

貝隆還故意製造貿易壁壘,徵收高額關稅,那些強勢措施和今天的特朗普如出一轍,結果到頭來並沒有增收多少關稅,而是迫使許多國家避開阿根廷做生意去了。高額關稅政策最為愚蠢,阿根廷本是一個農產品出口大國,但在他的高關稅政策施壓之下,阿根廷的農產品嚴重滯銷。農產品出口迅速下滑,國民收入嚴重縮水。

這種脫離實際的高福利政策,很快就全面潰敗。而此時貝隆已經糊塗了,他不但沒有及時叫停這些荒誕的福利政策,反而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大肆印鈔。然而,財富是勞動創造出來的,而不是印鈔印出來的,貝隆的這條路當然不可能走得通。1955年,阿根廷再度發生軍事政變,貝隆本人被迫流亡。

胡安·貝隆在十年執政過程中,民意支持率一直很高,然而錯誤的政策終究是錯誤的,阿根廷的經濟也在這十年中徹底地摔落懸崖。貝隆雖然垮臺了,但是貝隆時期的兩項政治傳統卻流傳至今。一個是高福利制度,無論國家經濟有多窮,高福利制度都無法改動;一個是高關稅制度,無論國民經濟多麼的蕭條,貿易壁壘就是不肯降低。

貝隆之後的所有政黨,都聲稱奉行自由民主的政治信仰,他們千方百計地用更高的福利來討好選民,以贏得選票,然而無論他們中誰上臺執政,都在想方設法偷國庫的錢。阿根廷人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被各路政客們的空頭支票反復忽悠,至今還沒有從經濟衰敗的泥潭中走出來。

拉丁美洲的 政治 劇本,政府貪腐影響國家 經濟

阿根廷 只是南美各國命運的一個縮影,實際上整個拉美都陷在了同一個魔咒里出不來。拉美式的民主劇本都是這樣的:先是全民普選,各黨派爭相許願拉選票,最能迎合民意者勝出,然後黨派上臺,貪污腐敗, 經濟 崩潰, 政治 許諾兌現不了就瘋狂印鈔。最後當民眾發現上了當,就高喊政府下臺,重新全民普選,再把這個劇本重新演一遍。

民主是個好東西,但這種有名無實的拉美式民主實在是糟糕透了,它只會讓經濟越來越惡劣,社會越來越動蕩,讓身處其中的每一個人都滑向深淵。

2019 年阿根廷股債匯三殺,其實與阿根廷最近正在舉行的大選有直接關聯。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裡在大選初選中以極大懸殊的差距被費爾南德斯擊敗,這一事件致使了本周一的市場慘劇。

馬克裡出身豪門,其父是阿根廷知名企業家,曾白手創立阿根廷第二大財團馬克裡財團。馬克裡本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2015年底在大選中獲勝。馬克裡執政以來,其重點的政策包括:結束匯率管制、降低貿易壁壘,以及有計劃地償還國際主權債務。但是為了減少財政負擔,馬克裡削減了政府對農業的補貼。馬克裡在阿根廷中上層社會里較有影響力,但底層人民不喜歡他,原因在於馬克裡當年競選時也許下了很多根本無法兌現的諾言。

馬克裡為了輓回民意,做了一些掙扎。他表示,政府將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減少個稅,設置一些補貼,還要增加勞工子女的獎學金,但他同時承認,他無法兌現 2015 年競選時的主要承諾,比如零貧困人口、控制通脹率等等。

然而這些幾乎都是徒勞,阿根廷人民對他依然非常失望。但是旁觀的第三方們,可能有些事看得更清楚一些。比如像”零貧困”這種政治承諾在一開始就不應該說。今天地球上哪怕是最發達的美國,也不可能實現”零貧困”,這種純粹信口開合的政治承諾當然不可能實現。

然而設身處地地想,如果 2015 年他沒有這個承諾,可能當年就競選失敗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這也是被民意逼著在臺上信口開河。馬克裡本次的競選對手費爾南德斯被外界視為前總統克裡斯蒂娜·基什內爾的政治代言人。這位前美女總統當年也是高票當選的民選總統,然而在其執政期間被指控非法經商、貪污腐敗,並涉嫌與 20 多年前的一次恐怖襲擊有關,最終下臺。

2019 年總統初選,費爾南德斯領先馬克裡 15 個百分點,這個差距幾乎不太可能扭轉。現在,阿根廷人顯然認為費爾南德斯上臺能給他們帶來更大的福祉,但國際社會認為,如果克裡斯蒂娜的人重新掌權,其之前奉行的左派政策可能捲土重來。沒有外商願意在一個資產隨時可能被沒收的國家去做長期投資,因此阿根廷股債匯三殺其實是國際社會對阿根廷未來的一次用腳投票。

錯誤的政策導致 阿根廷 的百年孤寂

有人說日本曾經失去了二十年,但其實阿根廷失去的更多。它已經失去了一百年,而且至今還沒有看到重新振興的跡象。

阿根廷曾經是全球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但在過去的一百年裡,它一錯再錯,在民粹主義的路上越走越遠,陷入拉美式的民主中無法自拔。今天,它已經是一個很普通的發展中國家了。

阿根廷的教訓值得好好借鑒。如果你覺得你的國家不好,那麼你就去建設它;如果你覺得政府不好,你就去考公務員做官去改變它;如果你覺得人民沒素質,就從你開始,做一個高素質的公民;它有缺點,我們一起修正,而不是一味地謾罵、抱怨、逃離。你所站立的那個地方,正是你的國家。你怎麼樣,國家便怎麼樣。你是什麼,國家便是什麼。你有光明,國家便不黑暗。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