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加息潮」蔓延全球?Fed 會有動作嗎?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新興市場「加息潮」蔓延全球?Fed 會有動作嗎?

2021 年 4 月 10 日


目前新興市場主要國家風險上升值得關注,一方面是經濟表現已經明顯落後主要已開發國家,經濟分化脆弱性已然大增;另一方面資金乃資產價格無自主性已經加劇風險壓力,存在著更大的潛在風險。因此市場輿論簡單化的新興市場升息預期帶動全球升息潮,這似乎存在被操縱或設計風險的巨大危機可能性。

尤其美國因為需要錢,新任總統拜登最希望構造的將是低利率+高流動性,以此求得美國財政投入不激化財政赤字風險的結局,進而加大對新興市場國家或主要競爭國家針對性策略與布局,這是我們不能忽略的側重之焦點與敏感競爭重點。因此,對當下新興市場環境與預期如何評估值得高度關注,因為中國在新興市場其中,甚至是新興市場焦點與窗口之重。

資金動向受制已開發國家不變

據國際金融協會最新數據顯示,新興市場連續 12 個月實現資金淨流入,但 2021 年 3 月流入新興市場國家投資總額約為 101 億美元,較 2 月明顯回落。這雖然是新興市場連續 12 個月實現資金淨流入,但未來前景不良已經透過匯率與股指值得警示與關切。

雖然目前新興市場整體流入現狀仍然是流入,但實際流入處於縮減態勢,全球疫情導致的停工停產是現實問題,而新興市場對已開發國家具有輔助與競爭關係也是不爭事實,進而已開發國家高手乃至莊家坐市迂迴地域時差、經濟落差、產業互補邏輯的做局與布局顯而易見。但最終已開發國家股市股指上漲不變,即便歐洲經濟不及美國,而歐洲股指上漲同步則一樣。如美股道指上 3 萬點,德國股指躍上 15,000 點。

儘管北美之外其它所有市場的傳統經濟特徵顯著,股指上漲同步之間依然顯示已開發國家基礎高級化和實力規模化效應;反之新興市場短期或局限時間的投機傾向則是短期股指或債市高漲的短暫期或有限期,這就是價值投資穩定和傾向投機異變之本之源和之差。

由此不難看出,新興市場資金流入或上漲局面只是短暫風險的避風港,或是投機迂迴策略的一種選擇。因為新興市場經濟和產業結構不良、市場與技術階段波動大、主產功力不足以及順從已開發國家難以脫離,進而資金流、資產池和資本路的觀望、迂迴間的游離、結構差的時機和時間等都刺激資金短期化或局部性凸顯。這對新興市場並非是機遇,未來反而是更大風險的難以應對,危機可能是在加大,並非減弱。

升息臨時性受制利差風險擴大

3 月初,首先是烏克蘭升息,隨即巴西、土耳其、俄羅斯升息,新興市場主要國家接連升息措施引起市場輿論偏激性預期,升息潮已經來臨的預期進一步上升。然而,縱觀新興市場主要國家升息措施背景與環境則是來自美債報酬率回升,這是直接觸發新興市場資本流入減少的主要擔憂。烏克蘭央行升息決定大幅緊急上調利率至 30% ;巴西、土耳其緊隨其後,他們分別將基準利率上調至 2.75% 、 19% ;最後是俄羅斯宣布升息 25 個基點至 4.5% 。

新興市場主要國家升息有其自身的必然性,其中一方面是美國債報酬率上升對這些國家債券存在打壓可能,升息防禦和保護為主;另一方面擔心美元升值對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畢竟經濟不良的貨幣貶值勢必加大資本流入減速或減少,這對股市必然形成打壓,這對本已經脆弱的新興經濟規模將造成雪上加霜的壓制甚至摧殘已經顯現惡果與殘局。尤其在美債報酬率連續上升突破重要位置之後, 10 年期美國國債報酬率升破 1.7% 創 2020 年 1 月 23 日以來新高,這對全球資本回流美元資產趨勢很具影響力,新興市場主要國家選擇升息也是在提前防備資本外流的風險應對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數據顯示, 3 月初每日從新興市場流出資金規模大約 2.9 億美元,而 2 月每日流入約 3.25 億美元。對標 2020 年第四季度以後,美國已經轉為資本淨流入, 2021 年 1 月淨流入規模超過千億美元。這對新興市場未來已經形成壓制與挑戰,這是他們升息措施的緊張與不安心理的關鍵與重點。

自 3 月美債報酬率快速上行後,國際部分資金從新興市場主要國家撤出,因此俄羅斯、巴西以及土耳其的貨幣均在 3 月下旬持續貶值,而實際上 3 月以來美元指數變化並不大。相反俄羅斯盧布自 3 月高點貶值 1.2% ,土耳其里拉自 3 月高點貶值 2.4% ,巴西雷亞爾自 3 月高點貶值 5% 。

上述貨幣升息的主要原因是匯率和資本流動對貨幣政策的影響,匯率壓力也是巴西和土耳其央行升息的原因之一,升息手段是未雨綢繆、防範資本外流風險的隱含十分清晰和明朗。其中巴西和土耳其貨幣貶值程度較嚴重,俄羅斯由於疫苗接種相對較快以及油價上漲貨幣升值難題較大,土耳其更存在社會、政局與政策三重因素疊加不良嚴重,巴西因商品上漲的通膨壓力是核心。

目前新興市場主要國家普遍存在貨幣政策風險,這些央行提前升息預防跨境資本流出,防止資金撤離與貨幣貶值的是新興市場國家逐漸啟動升息的不得已選擇。然而,其實這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反之問題複雜性或不良性進一步惡化,更難談及全球升息潮。預計未來南非、奈及利亞、泰國等新興市場國家同樣有跟進升息的可能,但最終新興市場國家經濟退化已成事實,貨幣被動和利率優勢將黯然失色。

通膨前景外部壓力更嚴重尖銳

由於美國國債報酬率上升,加之前期疫情投放政策驅動,目前大宗商品上漲邏輯為價格驅動型顯著,量價齊漲主旋律凸顯通膨壓力來勢兇猛。疊加疫苗效應的複工復產需求,市場對流動性敏感的大宗商品特殊性極其敏銳。尤其含有金融屬性的有色金屬引領性極強,這表明商品金融化、投機期貨化已經成為價格驅動的重要現實與邏輯。

這既為商品價格上漲創造了有利條件,政府寬鬆的財政政策等逆週期調節措施對沖經濟下行,並且又使得投資回暖可以增強大宗商品的需求成為假象,資源板塊可能採用進一步漲價的方式來面對快速上行的需求,進而通膨局面惡性循環依然越發嚴重。
尤其是全球化、金融化效應的傳導性形成中下游產品在通膨上行間實現獲利水平的逆勢上行,流動性過剩局面的價格因素難以減輕通膨循環邏輯;反之將循環間關聯面進一步拉大,進而使得通膨關聯因素愈加擴張和全覆蓋、全領域,這就使得通膨前景更加複雜化,進而事實通膨並未出現,但心理通膨已經來臨,這正是新興市場國家升息的源頭與起因。

從新興市場主要國家通膨率看,截至 2021 年 2 月俄羅斯、巴西分別為 5.7% 、 5.2% ,而土耳其與上期相比高達 15.6% ,且均位於快速上升通道。而新興市場通膨受制因素追溯到美元供給與輸出是重點。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獨立性是其結構矛盾乃至壓力,甚至是長期問題積澱不可持續的必然。因為美國大規模投入導致通膨+經濟過熱肯定促使美國聯準會提早收緊貨幣政策,這是新興市場必將面臨的現實形勢與未來前景。

尤其近期 IMF 最新外匯儲備報告數據顯示,儘管美元仍是全球主要央行持有規模最大的儲備貨幣,但佔比下滑至 25 年以來最低。 2020 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比由之前第三季度的 60.46% 降至 59.02% ,這已連續 3 個季度下降。其實美元占比下降是美元貶值的功力,反之卻使得其它貨幣被增持,但這些貨幣升值壓力不可承受,並直接壓制經濟恢復。

最為重要的在於,美元的壟斷地位仍在。畢竟定價與報價體系美元為主,商品價格上漲意味美元需求上升,外匯儲備減少並不代表美元喪失價值與影響,反之美元的地位會得到提升。美元正在通過一系列的通道和策略推升大宗商品與美元的關聯,進而為美元利率上行創造條件,最終使得美元利率與匯率都得以穩定,因此不能將美元風險預期簡單化。正基於此,新興市場主要國家“升息潮”值得深入論證,對未來風險要有足夠的預警和反思。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