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 投資平台:Robinhood 和 Cadre 誰能成下個亞馬遜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獵雲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獵雲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Fintech 投資平台:Robinhood 和 Cadre 誰能成下個亞馬遜

2018 年 7 月 26 日


創業公司 Robinhood 和 Cadre 雖同負盛名,但公司性質大相徑庭。成立五年的 Robinhood 以提供免佣金的股票交易為人所熟悉,而成立不過三年的 Cadre 則通過房地產投資平台闖出了一番天地。但是兩家依舊有著相似的野心 – 成為金融領域的 “超級市場”,他們實現野心的方式也頗相似,都是照著亞馬遜(Amazon, AMZN-US)的模式,紮根某一領域,隨後迅速擴張至其他領域。

“想想看亞馬遜,他們從賣書開始,建立品牌資產,信任和信譽,現在他們已經是各種零​​售產品的超級市場,” Cadre 的聯合創辦人兼執行長 Ryan Williams 在上週舊金山召開的產業活動中說道,“我們正在投資領域複製這一模式。”

當天晚些時候,Robinhood 的聯合創辦人兼執行長 Vlad Tenev 在相同的活動中傳達了類似的資訊。Tenev 說:“五年後,Robinhood 將成為提供全方位服務的金融機構,你在當地銀行分行等能找到的產品,我們都能提供。“

不管這兩家公司是否都能夠實現他們的夢想,至少競爭對手已經盯上了他們。很多公司已經開始追趕這兩家公司的步伐。事實上,拋棄固有成見是這兩家公司的主要運作方式。

當然,他們一直致力於模仿但最終還是無力與之競爭的公司 – 亞馬遜也有著相同的理念和運作方式正如昨天 “華爾街日報” 的報導,亞馬遜正在與摩根大通(JPMorgan, JPM-US)(JPMorgan Chase, JPM-US)在內的多家大型銀行就建立一個類似支票帳戶的產品進行商洽。在這之後,不出意料地,你會看到更多金融產品的出現。

Cadre 和 Robinhood 的創辦人來自兩個完全不同風格的地方。Cadre 的聯合創辦人 Williams 來自路易斯安那州,八歲的時候就向漁具販賣點出售蟲子賺零用錢買體育用品。稍稍長大後,因為買不起 Nike(NKE-US)和 Adidas(ADS-DE)的商品,他開起了自己的定制運動衫小店。

在哈佛大學上學期間,Williams 就有了創業的想法。事實上,在去亞特蘭大旅行之前,他已經計劃投資部分充斥著止贖房屋的社區。最終,他跟哈佛的同學 Joshua Kushner 和 Kushner 的哥哥 Jared 在內的投資集團合作,在 2010 年被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GS-US)(Goldman Sachs, GS-US)以及之後的黑石(Blackstone Group, BX-US)錄用之前購買了 700 多套單元房。

和 Williams 類似,Robinhood 的聯合創辦人 Tenev 起初並沒有想要經營一家技術公司。其實,Tenev 的父母都工作於世界銀行。“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走上創業之路。”上週的活動上他解釋道,“我家人沒一個創業過。一開始,就是簡單地想跟兩朋友一起搞點業務。” Tenev 是在史丹佛大學結識了 Robinhood 的另外一個聯合創辦人 Baiju Bhatt 。在那之後,基本上就像 “我們已經完成了,別搞砸了。“

一開始,兩人 “根本不關心賺錢或成功與否,當然創業最終也失敗了,” Tenev 這樣說道。雖然觀眾當做笑話聽了這個故事,對 Tenev 的父母來說,可不止笑話。“ 你什麼時候回學校?“ ”什麼時候正經上班?“ 他們會一直催問。Tenev 表示,自己的父母非常 ”厭惡風險“。

儘管背景迥異,Williams 和 Tenev 的公司卻越來越向著極為相似的方向前進。

Cadre 總部位於紐約,目前是一個幫助認證投資者深入研究商業房地產交易的平台。據平台宣稱,這些交易比其他的交易更為透明。Williams 將其提供的服務比作棒球卡。訪客可以瀏覽 Cadre 提供的資產資訊。只需一筆預付費用和定期訂閱費用,訪客就可以根據他們的目標購買和出售資產中的股份。

他們也可以在平台上跟其他投資者交易資產股份,至少部分用戶可以。Cadre 在不久前推出過一個二級市場。據 Williams 所述,“產品的規模還不夠大。”

然而,公司的主要業務也沒有擴張得多廣泛。到目前為止,Cadre 已經把 10 多億美元投資者資金投入到商業大廈中,但大廈的數量還不到 20 座,大多位於紐約,另有 4 座在加州。但是這並未阻止投資者繼續向 Williams 投錢。公司迄今為止共獲得 1.3 億美元融資,投資者包括 Founders Fund,Andreessen Horowitz,General Catalyst 以及福特(FORD, F-US)基金會。

公司還從高盛的私人財富客戶那裡獲得了 2.5 億美元資金,這筆資金將通過平台投資,其他與高盛以及更多企業的合作正在進行中。他說:“我擅長談判”。

正因如此,Williams 現在都不把 Cadre 宣傳為房地產平台,而是將其描述為“全球第一個數位化替代資產股票市場。”有那麼多大品牌在背後支持,Cadre 現在想做的是“解鎖用戶的資產組合中每一個可能的產品,實現真正多元化,這樣用戶們就可以在非股權產品中自定義產品投資組合”。比如木材,能源,私募股權 – 甚至農田。

但是,每一個資產類別都很難拆分,幾乎沒有可見性,持有週期也過長但 Williams 相信,通過引入更多資金 – 再讓投資者購買,出售並交易他們的持股 – 他可以創造出一個流動市場。

總部位於帕洛阿爾托的 Robinhood 也在一夕之間加速改變。今天,它雖被稱為免佣金交易平台,可以允許用戶買賣股票。但它的等候名單其實更為人所知。Robinhood 的用戶有 400 多萬,但是很多最新客戶都傾向於平台上仍在緩慢推出的兩款產品。去年12月份,Robinhood 宣布推出無佣金期權交易,據 Tenev 所述,這個工具是應大多數客戶要求推出的。這個月,平台又推出了免費的加密貨幣交易。

Tenev 說,這兩個產品都有 100 多萬客戶排隊等著使用。

客戶對後者產品的興趣絲毫不足為奇。舊金山的這家已成立有 6 年之久的數位貨幣交易平台 Coinbase 目前在加密貨幣交易領域佔據著主導地位。這家公司於 2012 年率先推出了購買和銷售比特幣的服務。但是公司也在迎合其快速成長的客戶群方面遇到相當多問題。同時,Coinbase 收取的過高交易費用也被一些用戶詬病。

Robinhood 也有賺錢,但賺得不多。平台每月向保證金帳戶收取 10 美元費用,該帳戶允許用戶借錢購買股票。公司也從資產管理中獲益,但 Tenev 拒絕透露其監管的資產數額或者有多少百分比的用戶正在使用其保證金帳戶。

同時,公司並不打算收取交易費用,這樣公司就有空間發展。

“很多人問,為什麼不收取哪怕 99 美分的費用呢,這樣就可以賺很多錢?我們更願意犧牲這份小錢來換取更偉大的業務。我們希望成為全面為客戶提供最佳價格和利率以及用戶體驗的公司。“

也就在這時,就像之前的 Williams 一樣,Tenev 也談到了亞馬遜他說:“我們跟亞馬遜有著相似的策略,儘管亞馬遜的策略是在零售電商領域。20 多年來,人們未曾真正了解該公司。我猜,也就是最近,華爾街和分析師才開始真正關注亞馬遜,然後評論說 “這家公司有點來頭”。

Tenev 和 Williams 會有相似的想法並不很意外。十多年前,兩人大學畢業之時正是金融市場泡沫破裂之時。大量曾經耳熟能詳的大公司一夕之間傾頹。而類似於去年發生在富國銀行(Wells Fargo & Co, WFC-US)的新的詐騙案例等,只會讓年輕的投資者們越來越不願把他們手中迅速成長的資產交託給現有的機構。

兩家公司的創辦人團隊私交也不錯。當去年 Robinhood 完成 1.1 億美元 C 輪融資時,Williams 把 Tenev 和 Bhatt 引導給了 Thrive Capital,這是一家由 Joshua Kushner 和 Cadre 的一名初始投資人共同成立的創投公司。事實上,Kushner 兄弟倆本質上也是 Cadre 的聯合創辦人,儘管 Williams 多次明確表示,川普總統的女婿也是白宮顧問的 Jared Kushner “對公司沒有實際控制,管理或發言權“。

新手對新手

Cadre 和 Robinhood 還有另一個共同點:兩家公司(至少目前)都不考慮被收購。Williams 的公司在上一次的融資中估值達到了 8 億美元,但是 Williams 爽快地承認為要按計劃進行,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但他已經預見到未來 Cadre 終有一天能成為有更好流動性的平台,以至於那些大公司都想跟我們合作,因為他們缺乏流動性。

同時,對於 Robinhood 來說的話,公司或許會接受 Charles Schwab 或 E*trade 這兩家公司甩出的大金額橄欖枝,這兩家公司如今都很難吸引千禧代用戶,因為千禧代用戶都湧向了 Robinhood。Tenev 上週說:“我不會考慮被收購。我們的目標不是錢,我們有自己的使命。”

Robinhood 目前為止融資已有 1.76 億美元,估值也高達 13 億美元。Tenev 表示:“我們這樣做是因為看到了創造一個對用戶友善大型企業的機會。我們現在播下的種子,未來將為我們帶來比大多數其他公司都要多很多的回報。我們的目標早已投向 10 年或 20 年之後“。

但是時間等人嗎?鑑於亞馬遜已然向金融服務領域出手,時間似乎不等人啊。

麥肯錫上個秋季發布的報告中寫道:金融科技會給傳統機構帶來巨大的數位威脅。此外,報告中還指出,電商巨頭正在重塑一個又一個產業,隨著他們不斷嘗試為用戶提供各種服務,各個領域之間的界限日益模糊。

事實上,當 Cadre 和 Robinhood 這些小型靈活企業以 “超級市場” 的野心不斷挑戰傳統銀行時,如果這些創業公司無法快速前進的話,更大的威脅將是超級市場本身。

獵雲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獵雲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獵雲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