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如何佈局印度市場,製作印度專屬影集?

作者:一起拍電影   |   2020 / 05 / 23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在《紙牌屋》、《驚奇物語》等Netflix自製歐洲劇火遍全球後,其又以《全裸導演》、《王國》等亞洲自製劇打開亞洲市場,先後引起亞洲觀眾的追劇熱潮,在開啟中國市場失敗後,Netflix另辟蹊徑與台灣合作拍攝了《罪夢者》、《極道千金》、《誰是被害者》等劇集。

亞洲市場一直是Netflix緊盯的「肥肉」,尤其是於日韓等「親美派」國家的合作更為緊密,前幾天Netflix還爆出了《咒怨:詛咒之家》的最終版預告片,這部僅6集的迷你劇是改編自日本經典恐怖片《咒怨》,預計會在7月3日播出,劇集的製作班底也是由日本電影《午夜兇鈴》的編劇高橋洋親自操刀和電影《咒怨》的原班人馬承制,既有Netflix的國際化因素和技術支持,同時也融入了日本的本土文化。

如今,Netflix開始布局印度市場,製作了喪屍題材的恐怖劇集《起屍鬼》,預計會在5與24日登陸印度播出。當Netflix進軍印度之後,Netflix在亞洲的布局版圖也基本塵埃落定了。

《起屍鬼》海報

選擇合作國是一門「生意經」,短短10年,Netflix就從加拿大遍布了全世界,目前除中國、朝鮮、敘利亞、克里米亞半島以外的其他國家都與Netflix形成了合作趨勢。而進軍印度,又體現了Netflix怎樣的全球化發展觀呢?

人口優勢

如果進軍日韓看重的是「資本」,那麽進軍印度則是因為其人口紅利。

印度目前的人口有13億左右,是世界的第二人口大國,且大部分的印度夫妻缺乏避孕措施,印度也並無「計劃生育」之類的國家政策,因此有專家預測,在幾年的時間之內,印度可能會趕超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

雖然國家經濟滯後、人口數量眾多,印度存在著世界上最龐大的貧民窟,且三分之二的人口都是依靠農業維生。但就是這樣窘迫的國家狀況,印度的娛樂產業卻異常發達,寶萊塢頻頻貢獻出諸如《起跑線》、《摔跤吧爸爸》等多部膾炙人口的影片。雖然經濟落後,但由於龐大的人口基數,這也使印度成為了廉價勞動力的最大輸出國,不少國家都將電子、科技公司開設在印度,這也促進了印度電子技術的發展。

寶萊塢之所以能夠立足一是得益於本國的電子技術發展,為電影的製作提供了基礎,另外便是強大的人口基數,這使得印度電影具有一定的票房保障。美國正是看中了印度的這一優勢而頻頻盯上印度市場,早先迪士尼便收購了印度的第二大視頻網站Hotstar,目前已經累計了5000萬用戶,其中800萬都是來自於印度。Netflix也同樣看重了印度市場的人口紅利,因此在印度劇的內容製作上投入了4億美元,製作了以貪腐犯罪為主題的《神聖遊戲》、以板球運動為題材的《板球少年》、以印度強暴事件為題材的《德里罪案》等劇集。

這些錢財的投入一方面會使Netflix獲得一定的利潤,另一方面也會帶動印度文娛產業的全面發展,對於印度來說也是一次外資幫扶本土的契機和實驗。同時,考慮到印度GDP問題,Netflix在印度方面的定價也盡量合理,盡量滿足大部分用戶的觀劇需求。

本土化融合

從Netflix在全球自制的劇集可見,其在開發項目之前會研究合作國的歷史文化及受眾喜好,並且在本土化上做出一些創新和大膽的嘗試。

最有利於抓住本土化用戶需求的方式便是IP改編,除了國產劇以外,歐美劇集也非常傾向於改編小說作品,只不過國產劇中大量濫用網路文學作品目的在於吸引年輕觀眾,而Netflix選擇的IP以經典為主,以質量和文學性取勝。

例如Netflix在英國拍攝的劇集《紙牌屋》便是改編自英國同名小說的,作者邁克爾·多布斯曾是英國保守黨副主席,而這部作品也帶有強烈的政治諷刺性。眾所周知,美國是從英國的精英階層中分離出來而獨立的,因此英美兩國人的語言、文化和喜好都有諸多相似性,這也為Netflix優先打開其他歐美國家市場奠定了基礎。

在Netflix進軍亞洲時,其布局的日韓電視劇也多帶有日本和韓國的文化喜好,比如日劇《全裸導演》中就聚焦了日本的色情文化,而後改編IP《咒怨》也是由於日本影視市場中的恐怖題材表現突出,此前在美國電影《林中小屋》中就已經暗示過日本的恐怖片霸主地位。Netflix進軍韓劇的首部作品是《王國》,這是一部喪屍題材的劇集,或許是《釜山行》過於深入人心,於是Netflix也選擇了同樣的題材打開韓劇市場。

萬事開頭難,Netflix若想要繼續在異國立足必須拍好第一部作品,而這部作品的選擇也要極其符合該國的整體調性,之後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文化輸入。因此「本土化」成為了其部署劇集的重中之重,比如在台灣拍攝偶像劇、在韓國拍攝懸疑劇、在日本拍攝恐怖劇等都是迎合了受眾口味。但是到了印度,Netflix卻沒有首先拍攝歌舞題材的劇集,卻仍然以喪屍劇身先士卒,這又是作何考量?

印度除了歌舞題材的作品以外,也擅長拍攝恐怖電影,不過印度的恐怖電影多受到宗教的影響。Netflix拍攝的《起屍鬼》便是一部帶有宗教色彩的印度劇,在印度,「起屍鬼」是毗陀羅法所用之鬼名,也就是佛教所言的「僵屍」,這一命名就帶有濃厚的印度色彩了。當然,也有不少觀眾猜測劇中或許會出現一群僵屍「載歌載舞」的滑稽畫面,從該劇的主創團隊皆是印度本土影視從業者可見,網友猜測的現象也並無道理。

此外,印度也屬於英語國家,Netflix與印度製作團隊的溝通並不是問題,且在劇中使用英語也不會導致觀眾無法看懂,這些優勢都成為了Netflix等美國流媒體進軍印度市場的重要原因。

題材選擇

印度的電視劇帶給觀眾們的最初印象在於冗長的家庭倫理劇,甚至會出現許多難以置信的亂倫、兄妹戀、爭家產等狗血劇情。雖然中國引進的印度劇由於審核的問題而經歷了刪減,或者在選擇題材方面也盡可能滿足中國受眾的口味,但縱觀印度電視劇以及其出海亞馬遜等美國流媒體視頻網站上的作品不難發現,情色、同性、驚悚、動作冒險等大尺度、刺激劇集成為了熱門。

Netflix布局印度劇並不僅是單純地打開印度市場,從印度賺取資金,更重要的是滿足全球觀眾的需要,獲得更廣闊的的利潤空間。因此在題材的選取上,Netflix不會僅考慮印度劇的普遍擅長領域,而要從中發現適合於全球觀眾觀看的題材,並且將印度本土文化與國際文化進行交融。

比如以板球為題材的《板球少年》,印度是一個全國崇尚板球運動的國家,因此Netflix拍攝的這部劇極大程度上迎合了印度本土受眾的喜愛,但另一方面,板球也是全球性的運動,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巴基斯坦等國家都非常熱愛這項運動。選擇這個題材無疑也迎合了歐美許多國家觀眾的愛好,可以算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

喪屍題材也是全球觀眾喜愛的題材,但Netflix在不同國家布局喪屍片時也會考慮本土需求,與韓國、美國的喪屍片截然不同之處是,《起屍鬼》加入了宗教元素,是因為詛咒而引發的僵屍潮,與韓劇《王國》中的疫病、美國僵屍劇往往是追求生命本源的精神主題形成明顯的差異化。

此外犯罪題材也同樣引人關注,大部分的犯罪劇都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Netflix也在多個國家布局的罪案題材的劇集,比如台劇《罪夢者》和《誰是被害者》。在印度拍攝的《德里罪案》一共七集,已於3月22日首播,豆瓣評分9.0,講述的是在德里發生的一起強姦案。既有暴力因素也有強姦這樣的敏感鏡頭,且將故事的發生背景選擇德里這個印度充滿爭議的中心城市,可以說非常具有印度特色,又以頗具噱頭的題材引起其他國家觀眾的關注。

《德里罪案》劇照

Netflix佈局海外劇的宗旨是「合作國把控內容,Netflix把控技術」,正是在這樣的宗旨之下,Netflix能夠成功製作多部影響全球的海外劇作品,使其獲得了巨大的利潤。

Netflix的全球發展觀值得世界影視製作公司學習借鑒,在製作本土劇以及IP劇方面也受到了諸多啟發。雖然有時為了娛樂效果,Netflix在製作劇集時也存在調侃本土官員和政治的傾向,比如《神聖遊戲》裡就因為調侃甘地而被告上法庭,然而這種試錯卻並沒有影響Netflix繼續進軍全球市場,反而因其大膽的嘗試而更廣泛地贏得了受眾。

《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Lewis
信奉系統化選股與系統化操作,對股票市場與金融交易充滿興趣與熱情。
臉書粉絲專頁:【小路投資日記】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