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公布 Q3 財報!串流影音霸主的 3 個新挑戰

作者:東西文娛/崔銘   |   2020 / 10 / 27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近日,Netflix公布了 2020 年第三季度財報,結果讓市場「略感失望」。鑒於多家投行先前均上調了Netflix目標價,並預計其季度新增訂閱用戶數將在 500 萬左右( Netflix Q2 預計 250 萬),但結果是該季度Netflix淨增訂閱用戶數僅為 220 萬,致使其盤前跌逾 5% 。儘管Netflix在財報及電話會上多次強調,應關注公司長期的成長趨勢,而不只是著眼於單季度的波動。不過,近期的高層變動、內容生產受到影響、部分原創劇集取消等事件同樣引發了市場對於Netflix未來戰略的質疑。

競爭與疫情打亂Netflix計畫

多年來,Netflix依靠著龐大的訂閱用戶基礎和充足的內容資源構建起了進入門檻,基於用戶數量的持續成長,Netflix從中獲得收益,並進一步擴大內容預算,最終吸引更多的訂閱用戶。不過,隨著串流媒體市場競爭加溫,以及全球疫情的影響,一定程度上打亂了Netflix一直保持的內容生產和推廣節奏,再加上Netflix用戶成長大幅放緩的跡象明顯,投資者產生動搖心態也不可避免。

一些看跌的分析師認為,訂閱用戶成長的放緩值得注意,公司在全球獲得的疫情紅利即將被消除,收益存在多重壓縮的風險;看漲的分析師則認為,公司的訂閱用戶基數和內容儲備足以支撐基本盤,且用戶流失率低於疫情前水平,因此Netflix的故事仍然「完好無損」。

可見,Netflix眼下應當考慮自身存在的問題,即恢復內容投入後現金流是否有持續改善;海外市場的獲利分布能否彌補本土市場的成長放緩;採取何種策略提高低價會員向高價會員的轉化等。而在本季度,海外市場的表現亮眼,其中亞太地區貢獻了 46% 的全球淨新增訂閱用戶,在電話會上,Netflix也表示將首先在印度進行這次為期 48 小時的免費試用活動測試,本月稍早Netflix才剛剛結束了在美國的 30 天免費試用活動。總體而言,儘管Netflix在用各種方式確保自己的節奏,但影響不可避免,只是在不可避免之下,為了應對不可避免的影響,Netflix高層的一眾回應和表達,值得探究。訊號已經出現了。端看市場怎麽理解。

Q3 財務基本面

2020 Q3 公司營收 64.36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22.7% ,環比成長 4.68% ,超出市場預期;每股盈餘 1.74 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1.47 美元,但未若市場預期。公司預計 Q4 將實現營收 65.72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20.2% ;每股盈餘將達 1.35 美元。

按區域市場劃分, Q3 北美市場營收 29.33 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26.21 億美元;歐洲、中東和非洲市場營收 20.19 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14.28 億美元;拉丁美洲市場營收 7.89 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7.41 億美元;亞太市場營收 6.35 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3.82 億美元。

Q3 淨利潤 7.9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19% ;營運利潤 13.15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34.18% ;營運利潤率為 20.4% ,高於去年同期的 18.7% ;EBITDA 14.5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30.98% 。公司預計 Q4 淨利潤將達 6.15 億美元;營運利潤將達 8.85 億美元;營運利潤率將達 13.5% 。

截至第三季度末,公司資產負債表上有 84 億美元現金,以及 7.5 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公司表示:「對外部融資的需求正在減少」。

Q3 自由現金流達 11 億美元,連續三個季度為正,去年同期為- 5.51 億美元。公司預計 Q4 自由現金流將會由於生產重啟而略有下滑,預計 2020 財年自由現金流約為 20 億美元,高於先前盈虧平衡的預期,甚至為正;預計 2021 年自由現金流將為- 10 億美元,可以實現盈虧平衡。

Q3 關鍵點

付費用戶成長放緩、內容生產即將全面恢復、串流媒體市場競爭加劇

1. 付費用戶

Q3 財報最大的關注點在於訂閱用戶淨成長僅 220 萬,較去年同期 680 萬的淨成長降低 67.65% ,位於近兩年來訂閱用戶淨成長最低點,低於市場預期,也低於Netflix先前 250 萬淨成長預期;其中,北美訂閱用戶新增 18 萬,海外訂閱用戶新增 202 萬(亞太新增 101 萬)。截至第三季度末,Netflix共擁有 1.9515 億訂閱用戶。

關於訂閱用戶成長的大幅放緩,Netflix解釋主要是由於上半年成長過剩造成的前置效應。今年前三季度,Netflix共新增 2810 萬訂閱用戶,超過去年全年 2780 萬的訂閱用戶成長規模。財報電話會上,Netflix CFO SpencerNeumann進一步解釋,疫情極大推動了上半年的訂閱用戶成長,也料下半年會有一定程度的自然放緩,衡量Netflix的業務不應該是基於任何單個季度的成長波動,而是應當衡量多個季度和多年的趨勢。

Netflix上調了 Q4 成長預期,但表示 2021 年上半年的淨增用戶均將與上期相比下降,預計 Q4 全球訂閱用戶淨成長將達 600 萬人,總訂閱用戶數將與上期相比成長 20.4% 達 2.0115 億人,低於市場預期的新增 654 萬用戶。

2. 內容

先前,Netflix在 Q2 財報中表示,已經在部分地區復產復工,順序表現為亞太地區先行,歐洲、中東和非洲國家地區部分恢復生產,美國、印度和拉丁美洲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儘管目前全球疫情仍未完全消減,但Netflix的內容生產節奏有了明顯的改善。

Q3 在歐洲、中東、亞太、拉丁美洲和北美大部分地區都恢復生產,自今年 3 月中旬以來已經完成了 50 多部作品的主要拍攝,預計將在年底前完成 150 多部作品的拍攝。同時,Netflix常規揭露了一些內容的觀看數據:

劇集:

《雨傘學院第二季》(The Umbrella Academy)開播前四週已有 4,300 萬家庭觀看;

《魔鬼神探第五季》(Lucifer)開播前四週已有 3,800 萬家庭觀看;

《拉契特:黯衣天使》(Ratched)在Netflix平台上映的前四週有 4,800 萬家庭觀看;

《美國殺人檔案:鄰家好爸爸》(American Murder: The FamilyNext Door)有望在上映前四週獲得 5,200 萬家庭觀看;

《監視資本主義:智能陷阱》(The Social Dilemma)有望在上映前四週獲得 3,800 萬家庭觀看。

原創電影:

《不死軍團》(The Old Guard)在Netflix上映前四週有 7,800 萬家庭選擇觀看,成為 Q3 Netflix最受歡迎的影片;

《親吻亭 2 》(The KissingBooth 2 )上映前四週有 6,600 萬家庭觀看;

《超能計劃》(Project Power)上映前四週有 7,500 萬家庭觀看;

《天才少女福爾摩斯》(Enola Holmes)預計在上映前四週將有 7,600 萬家庭選擇觀看。

Q4 內容儲備和推出時間點包括:

《艾米麗闖巴黎》( 10 月 2 日);

《萬聖節救星修比》( 10 月 7 日);

《鬼入侵第二季》( 10 月 9 日);

《飛奔去月球》( 10 月 23 日);

《鈴兒響叮當:一段聖誕之旅》( 11 月 13 日);

《王冠第四季》( 11 月 15 日);

《絕望者之歌》( 11 月 24 日);

《聖誕急救隊2》( 11 月 25 日);

《午夜天空》( 12 月);

《賽琳娜:系列劇集》( 12 月 4 日);

《曼克》( 12 月 4 日);

《舞會》( 12 月 11 日);

《瑪雷尼的扭擺舞》( 12 月 18 日)。

此外,《眼鏡蛇道館》將於 2021 年 1 月 8 日在Netflix獨家首播。

3. 競爭

今年以來,串流媒體市場變得格外擁擠,無論是蘋果(Apple, AAPL-US)和亞馬遜(Amazon, AMZN-US)等科技巨頭,抑或是NBC環球、迪士尼(Walt Disney, DIS-US)和華納傳媒等媒體集團紛紛布局串流媒體服務。

其中Disney+的表現尤為突出,在推出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便獲得超 6,000 萬訂閱用戶,表現出的高成長性更是加劇了串流媒體市場的競爭環境,再加上迪士尼於近日宣布將大規模重組旗下媒體和娛樂部門,將把媒體業務集中至統一部門,該部門將負責內容分發、廣告銷售和Disney+等業務,進一步表明了串流媒體在迪士尼整體戰略中的地位提升。

從目前的數據來看,Netflix依然保有明顯的領先優勢。根據Reelgood數據,今年 Q2 美國最受歡迎的 20 個電視節目中有 11 個在Netflix上,其中 8 個是Netflix原創作品,表明公司對於內容的選擇引起了觀眾的共鳴。而在 Q2 最受美國用戶歡迎的串流媒體中,Netflix以 31.5% 的支持率排名第一,其次是Amazon Prime Video( 24.7% )、Hulu( 18.6% )、Disney+( 6.1% )和HBO(母公司 Time Warner, TWX-US) Max( 5.2% )。

不過,市場也有聲音認為,一些早期的串流媒體服務正處於成長階段,它們有可能帶走部分Netflix潛在訂閱用戶,從而實現超越Netflix的成長。事實上,消費者對於娛樂內容的需求會一直存在,而滿足需求的選項正在變得更多,未來,消費者可能更在意各個串流媒體服務的性價比,加速產業向前部聚集,而Netflix仍然有很多機會來保持自身的優勢不被侵蝕。

財報電話會摘錄

Wang Spencer 財務&企業發展&投資者關係副總裁

Spencer Neumann 財務長

Reed Hastings 聯合( 4129-TW )創辦人&董事長&總裁&執行長

Gregory Peters 首席營運長&產品長

Theodore Sarandos 聯合執行長&首席內容長

1.用戶成長/參與度

Q:詳細談談這一季度的數據,以幫助大家理解季度間的成長趨勢是怎樣的?成長幅度是否會逐步放緩,機率有多大?

Spencer Neumann:第三季度的訂閱用戶數的成長正如預期中的那樣,其中最大的一個因素是今年上半年疫情所帶來的用戶數的成長。考慮到那段時間如此之大幅的成長,我們知道成長是會放緩的。但我們的預測其實也大差不離,從最開始的 30 萬用戶,到現在的 1.9 億用戶,我們採用的評估模型總體上來看是相當行之有效的。

留存率也保持在很合理的水平,比一年之前還要好。我們的成長整體來說是一種自然成長,考慮到前半年的大幅成長,後期會有一定程度的減緩。我還是想讓大家明白,要了解我們的業務,光看某個季度的某個數據的浮動肯定還是不夠的,還是得看好幾個季度、甚至是好幾年的趨勢。如果大家看一下過去的三個季度,我們總共有約 2,800 萬的新增用戶,而且整體的總營收、淨利潤以及留存率的走勢都極其健康。

Spencer Wang:我也補充兩句。我們確實不過分著眼於短短的 90 天。舉個例子,如果這個季度多 48 個小時的話,我們就能超過預期的數值了。因此,預期也只是預期,它沒有那麽重要。

Q:由於稅收的問題,你們在今年稍早提高了部分地區的價格,包括拉丁美洲等地區,這對成長有帶來影響嗎?因為在這些漲價的地區,成長幅度看起來相對比較低一些。

另外,可否談一談你們對明年的預期,你們預測付費用戶成長幅度會在明年年中有所下降,而先前的快速成長會給你們對於明年的預期帶來怎樣的影響?

Greg Peters:我們很容易過分解讀季度間的成長趨勢,而如果我們看一下過去 9 個月的數據的話,我們會發現,在拉丁美洲地區,我們實現了 500 萬的付費用戶成長,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雀躍的。我不想進行過分解讀,我認為這是之前的過快成長造成的。

Reed Hastings:我們在過去 4 年,每年的成長都達到 2,000 多萬。而今年的成長預期是 3,400 萬,因此我們會創下各種新紀錄。先前的快速成長對明年的的影響是比較微弱的,其實也就是 500 、 600 萬的增量。而對今年下半年來說,其影響是很大的。

或許其對明年第一季度來說還會帶來些影響,而對明年第二季度來說影響減弱,不過這一影響會逐漸消失。因為這不是一個永久的、或長遠的影響。而我們在用模型預測未來的走勢的時候,我們將服務的品質列入考慮,比如我們生產多少個小時的內容,多少用戶是透過熟人推薦來的,而其將帶來穩定的成長。而我們的成長會以這一成長曲線為基礎,受具體情況的影響而上下浮動。但最終,我們的成長會年復一年地沿著一服務成長曲線進行成長。

Spencer Neumann:在致投資者的信中,我們主要還是在將兩個年度放在一起比較,也就是將 2021 年的上半年和 2020 年上半年放在一起比。今年上半年,我們的訂閱用戶數成長了 2,600 萬,這是我們 2019 年一整年的訂閱用戶數增量的兩倍。我們不認為明年上半年能拿來和今年上半年的情形相提並論。

Q:可以談談用戶參與度方面的情況,很顯然,目前居家工作的大環境使得串流媒體服務的用戶參與度普遍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把那些已經開放了的國家和未開放的國家進行比較,你們是否發現有哪些因素給用戶參與度帶來結構性的提升?這一有利形勢會持續多久?而明年這一方面的形勢又將如何?

Reed Hastings:我們是會看一看這方面的情況,但是我們試圖不要過分關注疫情帶來的影響。本質上來講,它是個例子。其實,所有這些指標,包括參與度等,都如我們一年前的預期,衛生事件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次要背景事件。之前沒有運動題材的內容的時候,我們也是有過短期的學習過程。但是,我們的發現對整個世界來講也沒有那麽相關。現在,運動又開始變得相關起來,而我們也在成長。

我們競爭的範圍很廣,長期以來都在和TikTok、YouTube、HBO以及Fortnite進行競爭。真正限制我們的是我們服務的品質,以及用戶多麽經常、或多少個夜晚可以說:「天哪,我想看Netflix的新劇!」

2.漲價/免費試用

Q:漲價方面的決定有什麽看法?近期,加拿大和澳洲的價格均有所上漲。這是因為你們基於某種算法,想趁著新內容發布或用戶成長的勢前漲價呢?還是說在一定的時間內,你們想達成一定的單位用戶營收目標的戰略性的一步?考慮到內容的生產也都全面重啟,未來的價格走勢會是怎樣?

Greg Peters:沒有任何神奇的算法。

我們所採用的核心模型是,我們的工作和職責是拿用戶每個月付給我們的錢,盡可能精明地將其進行投資,並生產令人嘆為觀止的故事和內容。我們生產的內容品類越來越多。

我們還有非常棒的電影,比如《不死軍團》《驚天營救》。動畫片也越來越多,比如《飛奔去月球》《威洛比家的孩子們》《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等。我們基本上想要為我們的用戶帶來更多價值,並提供更好的產品體驗。如果我們能在這方面做得足夠好,我們將在方方面面一天比一天進步,也能在投資的能力和效率方面變得更好,進而能夠給用戶帶來更多價值。

我們有時候會回過前去跟用戶多要一些訂閱費用,以使這種良性的投資和價值創造的循環持續運作。正如之前提到的,我們將每個國家獨立開來看。我們沒有什麽算法,而是具體地評估,我們發布了多少新的熱門劇集、某個國家當地語言的原創劇集有哪些、未來的節目單是怎樣的、核心的指標——比如用戶參與度、退訂率等。

在確定我們確實為用戶帶來了更高的價值之後,那就是時候跟用戶收取更高的訂閱費用了,這樣我們才能持續這一循環。另外一點很重要的是,這也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初心。我認為我們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娛樂價值,而且隨著我們不斷對服務的打磨和不斷地成長,我們想要一直為大家帶來無限的價值。

Q:目前,你們處於一個較為正常的定價環境中,前面提到的一些指標,包括用戶參與度等等,在分析了某個地區後,你們有沒有發現哪些國家或市場是有可能在未來的幾個季度也被加入到漲價的行列中來的?

Greg Peters:我不會具體談將有哪些變動。

但是,基於我們剛剛談到的這種基本模式,如果我們在投資方面繼續表現得不錯,並且認為在哪個地區有創造更大價值的大量潛能,甚至在極端條件下,原創內容的產量還能有所提高。如果能一直做到這些的話,我們認為針對我們額外創造的價值來向這些國家或地區的會員收取更多費用是有可能的。

Q:你們在美國取消了免費試用這一選項,是不是因為美國的新用戶其實都是之前的老用戶呢?能否具體談一談這一決定背後的原因呢?

Greg Peters:我們做的大部分工作是持續不斷地評估、測試或嘗試去理解哪些方案最奏效、如何改善我們的方案。我們也透過我們的市場和行銷手段來完成這些工作,這一途徑也是向不同國家的人們推廣Netflix最行之有效的途徑之一。基於這些測試和實際回饋的成效,我們在很多國家對行銷手段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更改,包括美國。我們有研發出一些令人為之興奮的、可以用來向新用戶推廣Netflix的新方法。

我們會看看未來走向是怎樣的。我們認為讓所有國家的新用戶免費試用Netflix一個週末將是一個不錯的、讓人們有機會接觸到優質劇集的不錯的方案,也讓他們知道我們提供這些服務,並了解這些服務是怎樣的。我們會有一個行銷活動,希望能吸引一些人來註冊。我們將在印度進行嘗試。

3.管理層變動

Q:近期有一系列的管理層變動,正如你在書中指出的那樣,你們公司的自主辭職率相對於其他公司而言非常低。

那麽,你們的這些決策就顯得尤為謹慎。能否談談這些變動背後的原因呢?這些變動已經接近尾聲了嗎?你們在組織架構方面的情況是怎樣的?

Reed Hastings:我來聊聊讓我很興奮的其中一個變動吧。我有致力於將內容團隊進行重組,並把它分成電影團隊、動畫團隊,以形成一個全球部門。為此,我認命了Bela Bajaria,她為Netflix效力很久。她最初是創建了我們的真人秀團隊,從零開始幹起,製作了一系列優質的真人秀節目。後來她到了我們的當地語言原創內容的團隊,也非常成功。

這兩個業務部門是公司未來三、五年將成長三、四倍的兩個部門。我認為她是最適合帶領這兩個部門的人選。後來,她開始帶領英語劇集業務。她在加入我們之前,就職環球電視公司時任主席。她為我們帶來了出色的劇集,比如《我本堅強:吉米大戰牧師》《無為大師》。

她還促成了Netflix原創劇集《你》以及《獵魔人第一季》。之後還將有一些其他的變動,只要上層有任何的變動,下層都會受到一定的推動。隨著我們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大,我們一直都在試圖吸收優秀的人才。

Q:關於你曾談到的一個措施——「職業守門員測試Keeper Test」,就是去年財務長職務的變動。看起來這是一個階段性的改變,你好像對於Netflix公司的定位有了新的思考,跟十年前完全不同?

Reed Hastings:廣義上來講,是這樣的。我們在這些年逐漸朝一家娛樂公司轉變。我們之前的財務長David Wells是個很優秀的人,也是一個優秀的財務長。同樣地,我們也非常有幸能招到Neumann來做我們的夢想中的Netflix財務長。

4.內容生產/影響/發行/授權

Q:如今在Netflix上發行的節目總數實際上遠低於十多年前Netflix開始串流媒體播放之前的節目總數。是否是刻意為之?如何確定最佳節目數量?多少節目量對你們來說會顯得太多?

Ted Sarandos:確實是少多了。

在Netflix成立之初,我們試圖找到可以進行串流媒體播放的內容,而且批量購買了很多內容的授權,只是為了看看哪些內容效果更好,如今,我們對播放什麽內容更加地有目的性。我們實際上並沒有過多地關注節目數。在串流媒體播放的早期,每家公司都在進行行銷大戰,都在強調節目總數。但事實證明,這完全沒有意義,因為人們根本就不看這些。

我們真正有做到的只是將精力集中在那些具有很大影響力的內容上,這些內容可以吸引大批觀眾,推動我們業務的發展並為我們的會員增加很多價值。

Q:你們曾表示目標是每年將動畫長片的製作量提升到 6 部。當達到那樣的內容生產規模時,品質是否會有所下降?如何在擴大生產規模與原創內容品質之間保持平衡?

Theodore Sarandos:如今我們生產的原始內容比以往多了很多,並且相對於世界各地的產業內其他的公司的產量要多很多。去年,我們的電視劇集獲得了 160 項艾美獎提名,這是艾美獎歷史上同一個公司的劇集被提名次數最多的一次。這種高品質會吸引更多的高品質。如今,我們在製作動畫長片方面也是這麽做的。去年,我們發行了兩部長篇電影,並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提名。兩部都很受歡迎。

《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非常受歡迎,其還獲得了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最佳動畫長片獎和六個安妮獎,而安妮獎是動畫家們每年甄選最佳作品的慶祝活動。我們目前在致力於生產 2021 、 2022 、 2023 年的動畫長片節目。我們正與世界上最偉大的動畫家們合作,如Chris Nee、Jorge Gutierrez、Nora Twomey、Chris Williams、Alex Woo等。我們認為沒有品質與數量之間的權衡,而且我們認為Netflix的用戶對電影的需求很大,而且對動畫長片的需求也很大。

Q:在財報中有提到目標是在年底前完成 150 個劇的製作。這跟之前的計劃相比呢?鑒於這一季度的現金收入平相當強勁,這似乎讓人感覺你們最開始是計劃製作更多的劇?

Ted Sarandos:自疫情封鎖以來,我們已經完成了 50 個劇集或電影的生產,並且預期在年底之前再完成另外的 150 個。這樣,我們也能逐漸恢復到在全球範圍內全速運轉的狀態。

這些內容的生產可能會比我們當初預期得要慢一些。但其實,我們在世界大部分地區基本恢復營運,其中也包括北美地區,雖然北美恢復得慢一些。

就 2020 年和 2021 年的節目單來看,所有我們預期會在 2021 年上線的節目,我們都會如期上線,除非有少量的特例,有些可能比去年計劃中的晚些,不過它們都還是會上線的。現在,我們幾乎是完全恢復了穩定的生產。

Q:鑒於劇院的關閉以及緩慢的重新開放,電影發行的窗口期明顯小於去年,如果再延遲一個季度,可能會有很多電影考慮上Netflix和亞馬遜,如何考慮明年的內容管道?這對於內容獲取是一個很大的機會嗎?

Theodore Sarandos:這只是短期機會。之前提到的,我們購買的《天才少女福爾摩斯》會在劇院上映,結果對我們來說是不錯的選擇,我們剛剛發行的《芝加哥七君子審判》也是再相似條件下從派拉蒙(Paramount Group Inc, PGRE-US)公司購買來的。

但是您必須記住,我們已經有一個非常健康的電影發行渠道,在今年剩下的時間以及明年和 2022 年。我認為您說的是相當短期的機會,電影公司將重新規劃他們的電影發行方式,我們肯定會參與其中。

Q:這些新的機會是否可能是新業務模式開放的一種方式?例如迪士尼先前透過串流媒體直接向消費者發行某些電影,在您看來疫情期間的這些機會是否為貨幣化開辟了潛在的新途徑?

Theodore Sarandos:我認為消費者希望在家中觀看電影的需求正在成長,我們一直對此感到滿意。我認為已經發生了某種自然遷移,這種遷移可能在某些方面加速。但是我認為劇院有時會重新開放,人們也會回到劇院。因此,我不會認為這是根本的變化。

Q:關於已授權或已「逆向授權」的劇集,一些是透過有線電視網路,有些是透過其他的服務。這總體來說是否是原創劇集的一個更大的機遇呢?

你們可以有機會在主流的渠道免費播放Netflix授權的內容,或以行銷活動的形式,或以免費試看的形式,播放哪些對現有的用戶群來說可能意義不大的一部分內容,這是你們願意探索的領域?

Ted Sarandos:是的。我們一直在尋找各種將我們的熱門內容以試用的形式呈現給人們的方式,我們也在一直進行各種嘗試。我認為將我們的內容進行授權有助於我們保持Netflix原創內容的經久不衰,也讓人們理解我們的價值定位。我們是有能力在其他平台(或相對於Netflix而言更小的平台或渠道)大力推廣內容的,但是我們還沒有反向進行嘗試。

之前有就《毒梟》進行過嘗試,當時是將其授權給了環球電視網,就是想讓觀眾試看我們的節目,高蒙擁有這部劇而不是我們。

5.外部合作關係/平台建設

Q:最近Google Play商店上出現了付款條件的變化,尤其是對於應用內購買而言。Google此舉有什麽短期影響,以及會帶來什麽更大範圍的長遠影響?

你們打算如何與分銷商打交道?其影響是否比過去更大?在定價方面將如何應對?

Greg Peters:我不會談GooglePlay商店具體的合作。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在IOS中長期以來占據的位置。有新用戶是透過行動端瀏覽器加入進來的,使用我們自己的付款方式。我們不依賴APP商店來被用戶發現,付款也不依賴APP商店,我們已經有看到穩定的成長是來自於前面我提到的渠道了,這非常有成效。

世界正在由網路電視轉向串流媒體播放,並且有許多新的播放器湧現出來。我認為分銷商、設備製造商以及新的串流媒體服務提供商之間的動態關係正在得到解決。而我們從事這項業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們也對與設備製造商和平台所有者的關係進行了超過十年投資。

而且我們真的非常專注於為他們帶來好的體驗,並為他們的設備增加價值,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而且我沒有看到這種良性循環有任何重大變化。我們將繼續對其進行投資。我們有一整個團隊,他們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讓我們的設備製造商採用我們的新技術,並將極好的體驗提供給我們的那些購買這些設備的用戶。

Q:上個季度曾提到Netflix本身的行銷影響力。例如,你們可以在未來運用Netflix本身和Netflix的規模,將其作為行銷工具,而不是花費用在行銷上。你們是否有 75 %的觀看量都是來自首頁推薦?有多少觀看量是來自首頁推薦,而不是來自其他來源?

Greg Peters:大部分的觀看量是來自我們的推薦。數以百萬計的用戶每天都登入我們的APP、用戶界面,並尋找一些內容來觀看。

大家的娛樂備選項數不勝數,我們透過推薦、透過我們選擇的精選內容,並且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展示這些內容,如果在這個工作上能做好的話,那麽用戶將在第二天再次來到我們的面前,我們將有機會再次滿足他們的需求,並保持這種正向的回饋過程。我們在這一方面做出了巨大的投入,我們將在未來數十年內都一直致力於這件事。

6.財務/損益平衡

Q:今年可能擁有 20 億美元是自由現金流,當接近盈虧平衡點時,如何考慮資本結構?一旦完成正現金流,現金的用途將會是什嗎?

Spencer Neumann:可以看到自由現金流的狀況正在改善,顯然今年的情況是短期的,不僅提高了獲利能力,而且減少了內容支出。但是,正如我們對 2021 年的展望一樣,自由現金流預期為- 10 億美元,達到收支平衡,比我們 2019 年的負自由現金流峰值有了很大改善。

我們目前還沒有可持續的自由現金流,鑒於資產負債表上的現金超過 80 億美元,我們至少在某個時候可以自己為成長提供資金,而無需進入資本市場。但是,顯然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至少是要持續保持自由現金流為正。因此,關於長期資本分配方法可能有點為時過早,只是說您可以相信我們將為我們的股東帶來最大的長期價值。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