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背後的AI力量 Adobe頻出驚人黑科技

作者:智東西   |   2018 / 11 / 22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Koko


AI 化浪潮中,霸主 Adobe(ADBE-US)也逐漸變得接地氣,像 PS 一樣修聲音、一鍵摳圖、畫面自動上色,智能化、人性化與平台化成為 Adobe 轉身後的新標籤。

一條名叫 “Adobe” 的河流蜿蜒流淌過美國加州 Mountain View 平原,這一名字成為了後來聞名全球的 Adobe 公司取名由來——因為公司辦公室原址正巧位於河流的不遠處。

而在英文中,“Adobe” 還有另外一層意思——磚坯,也就是建築房屋的基礎

這也正像是 Adobe 公司在現代的設計工作中所承擔的作用:為設計、剪輯、排版提供最為基礎的一項項工具。

比如用於修圖的 Photoshop、批量化處理圖片的 Light Room、排版設計的 InDesign、亦或是用於網頁設計的 Dreamweaver、用於影片剪輯的 Premiere、用於影片後期製作的 After Effect 等一系列大名鼎鼎的設計軟體,它們都是出自這家 Adobe 公司之手。

然而,隨著美圖秀秀(01357-HK)等後生崛起,圖像處理開始逐漸發展到 AI 時代。輪廓、明度、質感的一筆筆勾勒逐漸被龐大的代碼運算取代,一行指令就能讓畫面的佈局與風格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雲端化、AI 化的浪潮下,設計霸主 Adobe 也邁開了轉型的步伐。

一方面,Adobe 開始擁抱 AI,逐漸推出各種 AI 人臉識別、聲音修改的黑科技,耗時耗力的摳圖都可以由 AI 代勞;另一方面,公司利用雲端轉型,將軟體售賣業務逐漸變成一個平台化的 SaaS 提供商,大大增強了企業的現金流。

在 2008 年曾經內外交困、銷量走低、全球大幅裁員的陰影之下,巨人 Adobe 正是靠著雲端化與 AI 化的兩柄利劍,再度坐穩了全球設計軟體霸主的寶座,並在每年的 Adobe Max 大會上抖出一項項令人驚呼 “不可能!” 的黑科技,重新引領著時代潮流。

智能摳像、圖變影片,AR 與 AI 齊飛的 Adobe Max 2018 大會

我們先來看看 Adobe 今年抖出的黑科技有哪些。就在前不久,2018 Adob​​e Max 大會在洛杉磯拉開大幕。作為一項持續了數十年的大會,Adobe 每年都會在這次發布會上推出一些個性化的應用產品或更新。

對於廣大使用者來說,今年的 Adobe Max 大會可謂是冰火兩重天。炫酷的黑科技發布讓設計更加回歸創意本身,但被放進主程式的 amtlib.dll 則讓許多盜版玩家直接聽見了心碎的聲音。

大會上,Adobe 宣布把 amtlib.dll 啟動模組放進主程式,從此徹底杜絕了通過替換 amtlib.dll 文件來離線啟動盜版 Adobe 全家桶的可能。

另外,Adobe 宣布了將正式進軍平板,iPad 版本的 Photoshop 將正式於明年將推出。針對 Adobe CC 系列產品,Adobe 利用 AR、VR 與人工智慧等技術對其進行了一次大改版。

AR 方面,Adobe 推出了多平台 AR 創作工具 Project Aero 並將其整合到 Character Animator CC 之中。通過這款軟體,用戶可以即時將自己的動態影片轉化成任何動畫角色。

利用 Project Aero,創作者還可以將 Photoshop CC 中的 2D 或 3D 內容導出,然後在真實空間中查看物品的真實呈現效果並對產品進行調整。目前,Adobe 已經利用這一功能與阿迪達斯在零售領域達成 AR 體驗合作。

與之配套使用的 Project Model Morph 則是一款 3D 圖像圖像編輯器。在這款編輯器中,用戶可以對 3D 模型進行對稱的拉長、擠壓、拖拽甚至長高變胖。不僅方便快捷,而且毫無違和感。

更神奇的是,Adobe還推出了一款名叫 Moving Stills 的影片生成器。在這款影片生成器中,用戶只需要將一張靜態的照片投餵進去,軟體就可以自動生成 3D 的影片效果,一張靜態的風景照經過處理後就可以變成一幅人在畫中行的風景紀錄片。

人工智慧方面,利用 Adobe Sensei 人工智慧平台,Adobe 為其旗下產品添加了一系列智能元素。

例如此次大會上,Adobe 宣布將在 Photoshop CC 中添加內容感知填充工作區,以及在 InDesign CC 中加入了內容感知框架適應功能。通過這項功能,軟體可以智能檢測圖像,並將其裁剪到適合圖相框的大小進行填充。

針對影片剪輯領域發布的工具 Project Smooth Operator 則可以即時對畫面內容進行捕捉,讓剪輯的時候畫面主體無論如何都跑不出畫框,就像是拍攝現場有一位攝影師在即時追逐著主角的腳步。

Project Smooth Operator 的進階版則是 Fast Mask,通過這一功能軟體可以智能對於畫面中的人物進行鎖定摳圖,將人物與背景進行即時分離。

此外,Adobe Sensei 還發布了一項十分有新意的 “下雨” 筆刷,通過這個筆刷,用戶可以將晴空萬里的圖片變成一張細雨綿綿的動圖,對雨滴的大小、密度還有風向都能進行控制。

對於設計師來說,設計字體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針對這一需求,Adobe 則推出了 Fontphoria 字體智能製作功能,當設計師在一個字母中設計好效果後或者看到了其他圖片中比較滿意的字體後只要對其進行拖動,效果就可以自動複製到其他字符中。

不難發現,做為一家傳統的視覺軟體巨頭,Adobe 正在全力向技術靠攏,讓設計越來越向創意本身靠攏。

曾經的 Adobe:內外交困、銷量走低、全球大幅裁員

Adobe 創建於 1982 年 12 月,由喬恩・沃諾克和查理斯・格甚克聯合成立,公司以圖形設計起家的公司,並僅僅用了四年不到的時間就實現了 IPO 上市。

在此後的數十年裡,Adobe 憑藉持續推出領先的設計軟體,穩居專業圖像圖像設計霸主寶座。

然而,危機常常潛伏在光線靚麗之後,並且隱秘而不易察覺,只等到一個導火索點燃的集中爆發。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同時,這一年也是 Adobe 的新任總裁山塔努·納拉延(Shantanu Narayen)繼任的一周年。

與外界認知的 “穩坐霸主” 地位不同,擺在山塔努·納拉延面前的,是一個在全球金融危機中發展步履維艱鉅頭。它享譽全球卻也同時盜版滿天飛,現金流與盈利能力在金融危機的衝擊下顯得岌岌可危。

由於銷售下滑,2008 年 Adobe 裁員 600 人,佔總部員工數量的 8%,2009 年 11 月 Adobe 裁員 680人,佔全球員工總量 9%。

比全球金融危機還要更可怕是企業自身的模式桎梏,過往軟體繁瑣的操作流程與授權碼式的軟體交易方式早已成為企業發展中的瓶頸與負累。

變革雖無異於破釜沉舟,但情勢迫在眉睫。

新總裁的風格帶著明顯的時代特色,山塔努·納拉延決定讓 Adobe 嘗試著跟上時代潮流。 2008 年推出的網頁版 Photoshop 成為了試探的第一步,儘管這算不上是一個成功的產品,但是卻為 Adobe 產品的雲端化開啟了預熱。

之後,山塔努·納拉延決定徹底將公司的產品搬上雲端,2013 年,Adobe 宣布改變以前通過授權碼來購買軟體終生使用權的交易方式,而改為訂閱模式換取軟體使用權,由 CS 升級為 CC。

與此同時,Adobe 此前的 CS 版本將不再更新,也這就意味著 Adobe 由一家版權提供商徹底轉型成為 SaaS 服務商。一旦 CC 成功,Adobe 將藉此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但一旦失敗則將徹底一敗塗地。

在新版本中,用戶需要每月對 Adobe 的產品進行更新與購買。價格則從過去的一套上千美元變成單個軟體月費 19.9 美元,套裝每月 50 美元。

轉型雲端,於公司而言,會獲得更加長久的現金流與用戶粘性,同時擺脫對銷售以及渠道商的依賴;於用戶而言,則降低了產品初次使用的門檻。一升一降中,Adobe 的產品開始變得接地氣。

但變革不僅意味著除舊,同樣也需要迎新。往往迎新是一個比除舊要更困難的過程,如何讓用戶接受這一種新的模式,如何避免讓競爭對手得了可趁之機,都是企業要考慮的問題。

推出 CC 的當季度,Adobe 的收入下滑兩億多美元,十年累積起的 1,280 萬用戶,在轉型之後到了 2016 年 CC 才累積起 900 萬。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營收。 Adobe 產品的複購收入佔營收總比從 2012 年的 27% 提升到了 2018 年 1 季度的 88%,公司的年收入也以每年 20% 的速度持續成長,當前的 Adobe 市值已經達到了 1,263.83 億美元。

AI 殺入專業設計,Adobe 變身

AI 則是山塔努·納拉延接管 Adobe 發展中的另一大佈局。

這廂,設計師們在微博(WB-US)上正狂熱的吐槽甲方提出的五彩斑斕的黑,那廂阿里已經上線了 AI banner 設計師 “魯班”。去年雙十一期間,1.7 億個 banner 都是經由這位魯大師之手設計。

AI 將設計與修圖變成了大眾化的娛樂工具,同時也催生了一批商業新貴。 2008 年 10 月,剛剛誕生的美圖秀秀用 AI 加持的自動美顏以黑馬之姿衝入手機修圖領域並在八年時間裡就完成了上市融資。

美工手下需要十幾分鐘甚至半小時的排版轉換與裁剪,在大數據與 AI 面前變成了一串代碼與一行數字,從設計到個性化推荐一秒鐘時間就可以完活收工。

隨著後生崛起,基礎設計在 AI 面前變成了一串串代碼,從設計到個性化推薦僅需一秒鐘時間。一度流行的假髮、換裝、加配飾也在這場浪潮中顯得古怪而又呆板。 AI 已經強悍的殺入圖形圖像設計領域,拒絕也就意味著淘汰。

在時代與技術改革的驅使下,Adobe 也在時代的浪潮下開始了緊鑼密鼓的 AI 佈局。

此前簡單的色彩計算替換已經難以滿足人們的需求,市場呼喚著操作更加簡潔更智能的操作。 Adobe 順勢在 2016 年發布了首個基於 AI 的底層技術開發平台——Sensei。

作為 Adobe 公司 AI 的核心,Sensei 可謂是 Adobe 旗下其他軟體的 AI 造血庫。

基於 Sensei 平台推出的新技術,Adobe 每年都會對旗下的各大產品進行更新,並促成了 Adobe 數次的市值飛躍。比如 Adobe 的 AI 圖片元素自動識別、人臉識別、智能摳圖等智能化工具都是源自於它

在 Adobe 於 2017 年的 MAX 大會公佈了一系列基於 AI 黑科技後,其股價暴漲近 10%,在這背後 Sensei 功不可沒。

Sensei 擁有的三大智能化特點:

1、創意智能

Adobe Sensei 能夠理解圖像、插圖和動畫的語言,並能幫助用戶處理耗時且重複的任務,讓用戶可以花更多時間來執行視覺創意。

2、內容智能

Adobe Sensei 可深入搜尋和理解大量內容,如文件的情感或圖像的審美特質。這能幫助用戶在幾秒鐘內篩选和確定所需的內容,而不是數小時或數天。

3、體驗智能

Adobe Sensei 可幫助您即時提供相關的個性化體驗,了解客戶需求,識別重大事件並提出建議,以便在正確的時間找到正確的客戶。

4、開放式框架

Adobe Sensei 是 Adob​​e Cloud Platform 的可擴展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框架,可幫助企業和合作夥伴構建自定義工作流程和應用程式。

在 Adobe 家族中,Sensei 是一個最特殊的存在,它所要做的是提供最基礎的 AI 服務工具,並將這些工具應用於 Adobe 的其他軟體平台之上。這一點,倒是與 “sensei” 的日文翻譯 “老師” 不謀而合。

基於 Sensei,Adobe 也逐漸向平台化發展。 2016 年起,Adobe 宣布將對大眾開放 Sensei 的 API 接口。通過這一措施,Adobe 從一個產品導向的企業正逐步發展成為一家平台導向的企業,在未來多元開放的技術生態中搶占了一席之地。

像 PS 一樣修聲音、檢測造假照片,盤點 Adobe 的歷史黑科技

其實細細盤點下來,在 Adobe 的發展史上,一度出現過不少令人咋舌的黑科技。

在 Sensei 歷年發布的新功能中,使用最廣的是 2016 年發布的一個人臉識別液化工具,可以實現面部特徵檢測,在不產生面部扭曲的情況下對畫面中人物的表情進行改變。

視覺資料庫存搜尋功能則可以對圖像中的元素以及圖像特徵例如 “景深” 或者 “鮮明色彩” 等歸類,通過特徵搜尋用戶即可查詢到合適的圖片。

另外,Sensei 還推出了相較以往像素摳圖算法跨時代的應用——AI 智能摳圖。利用圖像識別與機器學習技術,軟體可以對主體與周圍的關係進行自動的分辨,從而讓用戶不必再對選區的邊緣進行繁瑣的處理。

在 Adobe Max 2016 大會上,Adobe 推出了一項重磅音樂處理技術 Project VoCo。通過聲音分析與復制,用戶只要導入錄音然後通過文本編輯來對對話內容做出修改,逼真程度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與此同時,Adobe 推出了一項名為 Face2Face 的技術,通過這項技術,用戶可以對自己的表情進行事實捕捉然後通過算法移植到畫面中人物的身上,口型替換當然也不在話下。

也就是說結合這兩項黑科技,技術大神們可以很輕易的就偽造出一段根本不存在的影片與對話。

不過相對來說,這一功能目前還是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在應用方面,人們更多的是利用 Character Animator 即時捕捉人物表情將其移植到動畫人物身上,這在動畫製作領域可以節省下大量的人力成本。

另外,為了追上時代潮流,Adobe 還在推出了畫面風格無縫轉化與畫面上色功能,讓 P 圖變得更加簡單和智能化。

通過深度學習工具 Project Scribbler,軟體可以自動掌握畫面的色彩原理,對黑白的線稿進行自動上色。

根據 Adobe 今年六月公佈的最新研究成果,當前的 AI 已經掌握了自動畫面風格轉化功能。通過深度神經網路技術,算法可以對 PS 合成後的作品進行風格匹配,讓 P 過的圖片風格更加統一。

有趣的是,在今年的 CVPR 2018 大會上,Adobe 又展示了一項利用機器學習技術來識別被人為修改過的圖片的技術。因為圖像被修改後會留下一定肉眼難見的特徵但是可被系統識別出來。

不知道如果利用 Adobe 的 P 圖識別技術能不能識別出被 Adobe P 過的圖片來?

最令人期待的 Adobe 黑科技則是去年推出的 Project Cloak 影片修改技術。在現場演示中,只要用一個圈圈起在山谷行走的情侶或者路面上行駛的某輛汽車,影片中這些不想被保留的東西就會全部消失。

換做以往,設計師們只能將影片拆解成一幀一幀的圖片然後一幀一幀的擦除,是一件非常枯燥而且機械的工作,幾乎沒有任何創造性的價值。

結語、Adobe 的 AI 化之路也是設計的創意回歸

時代推動,倒逼著專業設計軟體從高高的神壇變得逐漸接地氣,AI 徹底改變了這一門光與影的藝術。當 AI 化與雲端化成為企業的不得不走之路,Adobe 本身也在這一過程中由工具的締造者變成了平台的搭建者,設計的本身也隨之回歸創意本身。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