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竟有 3 億人失眠?聊聊「哄睡」這門生意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中國竟有 3 億人失眠?聊聊「哄睡」這門生意

2021 年 2 月 6 日


“ 拜託,我真的不想熬夜了,有沒有哄睡師什麼的?再這麼下去,我真的要把自己活活熬死。 ” 前幾天,一位 00 後網友在社交網路 “ 召喚 ” 哄睡師。這位熬夜、失眠的網友,並不是個例。

2020 年 10 月底,中國睡眠研究會調查顯示,中國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 38.2% , “ 意味著超過 3 億中國人存在睡眠障礙 ” 。失眠人群中,以 90 後、 95 後、 00 後為代表的年輕人睡眠問題最為突出。這些數據發布後,引起網友熱議,一度衝上微博熱搜榜首。為了睡個好覺,年輕人做過種種嘗試。穀雨數據整理出年輕人的兩條 “ 入睡路線 ” ,大眾路線包括服用褪黑素、玩手機、聽英語聽力、聽相聲、數羊、跑步、喝酒等,小眾路線包括趴著看長篇文言文、看蠟筆小新、聽物理課錄音、晃腦袋直到晃暈等。

花錢購買哄睡服務,無疑屬於小眾路線。 2020 年 12 月 31 日,淘寶發布 “ 2020 年度十大冷門職業觀察 ” ,哄睡師和螺螄粉聞臭師、壽衣模特、絲襪調色師、直播間上鍊師等一起入選。小眾、冷門是哄睡師身上的 “ 標籤 ” ,它能對接超 3 億人無法安眠的焦慮嗎?

一、中間產物

2019 年 11 月 27 日凌晨 1 時 45 分,藝人高以翔在跑步時喊了一句 “ 我不行了 ” ,便摔倒在地,猝然離世。在此之前,他已經連續錄製了 17 個小時的節目。高以翔的情況比較極端,但加班、熬夜晚睡、失眠,是現在年輕人的常態。

對於年輕人失眠的原因,紀錄片《追眠記》曾深入探討。學生失眠,是因為學習壓力大,上班族失眠是因為工作任務過多過重,常常熬夜加班,還有卡車司機、重症監護室醫生、遊戲主播等,都被各自的工作或生活重心深刻影響,睡一個好覺成為奢望。

《追眠記》調查數據顯示,上海是睡得最少的城市,深圳是愛在車裡睡覺的城市,北京是加班最瘋狂的城市,平均一年通宵加班 12 次。從全國范圍來看, 2013 ~ 2018 年,國人的人均睡眠時間由 8.8 個小時下降至 6.5 個小時。就像《百年孤獨》中的失眠症蔓延到馬貢多的各個角落一樣,年輕人的失眠正愈演愈烈。不過,有問題,就產生了解決問題的需求, “ 睡眠經濟 ” 趁勢而起。


據《 2018 年 ~ 2023 年中國睡眠醫療市場分析與投資前景研究報告》, 2017 年中國改善睡眠產業市場規模約為 2797 億元,其中,睡眠保健品 128 億元、睡眠藥物 134 億元、睡眠器械用品 2500 億元、睡眠服務 35 億元。簡單分析數據,你會發現,物理催眠產品在 “ 睡眠經濟 ” 中佔據絕對主流,但睡眠服務這一市場也不容忽視。

一位睡眠醫學專家對媒體分析稱: “ 對大部分人而言,物理性催眠方法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失眠狀況。現代人的失眠與社會環境、自身情感密切相關,想要拯救失眠,更重要的是內心的平靜。 ” 正是因為失眠者需要聚焦內心,作為介於心理醫生和物理催眠產品的中間產物,哄睡師應運而生。

在電商平台上,一些店鋪營運著哄睡業務。有的店鋪擁有 100 多個哄睡師,他們至少是本科學歷,不乏留學生、海歸、公務員,各自都用藝名,透過微信、QQ語音或電話與顧客進行交流。根據顧客需求和音色特質,有店鋪將男生哄睡師分為 “ 霸道總裁音群 ” “ 大叔控群 ” “ 大狼狗音群 ” ,女生哄睡師分為 “ 蘿莉音 ” “ 御姐音 ” 等。

“ 分群 ” 後,根據接單率和返單率決定哄睡師級別,進而確定其價格。價格從最低 20 元 20 分鐘(人民幣,下同),到 1 小時 80 元,還可以包天、包周、包月乃至買斷喜歡的哄睡師。關鍵在於,哄睡師要用念詩、講故事、唱歌等 “ 才藝 ” 來哄睡,有時也會用情話消解對方的孤獨與焦慮。

更重要的是,哄睡師需要情商、技巧兼備——什麼時候安靜聽顧客傾訴;遇到話不多的,如何自帶話題 “ 暖場 ” ;遇到情緒失控的,怎麼適時開導;當顧客有睡意時,恰到好處地柔聲讀故事或播放舒緩音樂,幫助顧客入睡。哄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資本和平台眼裡,這是一片藍海市場。

二、快速成長

多位業內人士對媒體表示,因為有巨大的市場需求, “ 睡眠產業仍然是一片藍海 ” 。一位睡眠產業的創業者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杭州市一家治療失眠的醫院,每年的接診量都翻倍。憑藉敏銳的嗅覺,巨頭聞風而動,早早入局。 2015 年,三星( 5007-TW )發布了睡眠追蹤器 SleepSense; 2017 年,蘋果(Apple, AAPL-US)收購芬蘭的睡眠監測器生產商 Beddit ,將其整合到蘋果生態中。同樣,小米( 01810-HK )等國內巨頭也涉獵智能睡眠硬體這個賽道。而在哄睡師這一細分領域,也動作不斷。

這其中有王思聰投資的技能平台 “ 比心 ” (原名泡泡魚),於 2015 年正式上線;比心之外,近些年,頒布 “ 哄睡 ” 服務的 App 也越來越多。Yami、Soul等軟體對用戶開放哄睡服務,連麥的價格從每小時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在Yami平台上,推出一批 “ 專屬哄睡官 ” ;正是因為看到了睡眠服務的市場需求, 2017 年,連續創業者鄒鄒帶領團隊推出 “ 小睡眠 ” 小程式以及App。 “ 小睡眠 ” 打造了一個 “ 愛豆哄睡天團 ” ,各路明星都化身哄睡師,以音樂的方式哄人入睡。

與此同時,在網易(NTES-US)云音樂、荔枝、YY、夜聽等App上,類似於ASMR (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指模擬掏耳朵、剪頭髮、下雨或者竊竊私語等聲音,促進人進入睡眠狀態)等語音哄睡內容,也挖掘到不少流量。對於哄睡師這門職業,目前還沒有一家企業提供專門的職業培訓,哄睡服務也沒有統一標準,價格不一,渠道各異,有的用音樂,有的靠直播,有的用微信、 QQ語音或電話,整體呈現野蠻生長的狀態。

即便如此,資本和平台對哄睡服務仍趨之若鶩。新零售商業評論認為,主要有以下三點原因:

  1. 睡眠是網友們樂於談論的話題,具有較強的社交屬性。
  2. 每個人都要睡覺,失眠幾乎是全社會的 “ 通病 ” ,因而睡眠服務是一個高頻次的場景。
  3. 平台目標受眾與失眠群體,大多都是以 90 後、 95 後、 00 後為主體的年輕人,他們更勇於嚐鮮,願意接受各種新鮮事物。

強社交、高頻次、同一個目標群體,結合在一起,會大大提昇平台黏性。

三、哄睡事業灰色地帶

很多哄睡師覺得自己的工作很治癒。確實如此,哄睡師的存在,能撫慰一部分失眠者的情緒,緩解他人的焦慮和孤獨,起到安眠作用。然而,哄睡師是一個新興產業,因為缺乏監管,存在著 “ 灰色地帶 ” 。

“ 涉黃 ” “ 擦邊球 ” 等內容,是各大平台頭疼但又必須處理的問題。比如,幾次收緊管理無果後,鬥魚曾選擇全面下架ASMR類別的直播;在網易云音樂等平台上,搜尋 ASMR 相關內容,已無法顯示結果。

2020 年 9 月,荔枝 App 被曝存在助眠內容挑逗、多名助眠主播誘售低俗音影片等問題,廣東網信辦等部門約談後,責令其關閉直播版塊 “ 助眠 ” 頻道,下架錄播板塊中助眠類違規節目,全面排查清理違規音影片。荔枝回應媒體稱,違規主播內容只佔很小部分,將徹底整改嚴格落實。

不只是 ASMR 會出現打 “ 擦邊球 ” 的內容,一對一的哄睡服務也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在某個電商平台,新零售商業評論發現,一家店鋪中的一項哄睡服務月銷達 200 +,顧客評論裡,卻出現一張哄睡師 “ 小哥哥 ” 裸露腹肌的照片。問題是,哄睡師真的有必要向顧客發送此類照片?

這些資訊日積月累,必然會影響哄睡師這個職業的風評,正如一位哄睡師所說,在網路上搜尋 “ 哄睡師 ” ,會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評價。外界的負面評價,讓這位哄睡師 “ 很難受 ” 。在他看來,身邊的哄睡師都很真誠、很有職業道德, “ 但有時我們解釋不清,所以也不願對別人提起自己是哄睡師。 ”

不難看出,這是劣幣導致整個產業被 “ 污名化 ” 的典型案例。重點是,對於一個尚處於發展階段的新興產業, “ 污名化 ” 可能是哄睡師難以擺脫的陰影。能不能對哄睡師這個新興產業予以監管,讓哄睡師和心理諮詢師一樣有規範的作業流程,同時不斷修正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是哄睡師能否良性健康發展的關鍵。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