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Amazon的健康追蹤手環“無用又危險”?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為什麼說Amazon的健康追蹤手環“無用又危險”?

2020 年 10 月 3 日


它可以通過掃描全身,建立你的 3D 身材模型,對敏感人群而言,這種功能是相當危險的。

編者按:今年 8 月末,亞馬遜推出了首款穿戴設備——Halo健康追蹤手環。比起市面上的穿戴設備,這款手環有許多獨特之處,比如在追蹤鍛練程度時,它會用其他指標代替步數;在身材體重方面,用體脂率代替BMI,並首次推出掃描全身、建立3D 身材模型的功能;另外還有記錄用戶對話、分析用戶的情緒等功能。然而,這樣的“創新”在作者看來,不僅用處不大,還會對身材焦慮及飲食失調者造成傷害。本文作者Angela Lashbrook,原文標題“Amazon Halo’s Body Scan Feature Isn’t Just Dangerous — It’s Also Potentially Useless”.

令人困惑的新功能

在亞馬遜宣布推出 99 美元的Halo健康追蹤手環後,我的社交圈里人人都感到困惑。比如這個手環有情緒追蹤功能,可以通過收錄你和別人的對話來識別你的心情——這樣的功能讓人感到奇怪。

此外,我還對 3D 身材模型這個功能很擔憂,這個功能要求用戶從不同角度拍攝自己的身體,然後這個應用就能在系統中創建一個 3D 身材模型,以此來追蹤用戶的體脂率變化。用戶可以通過移動滑塊查看自己的身材變化。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是那種對自己身材敏感的人,但這個功能還是讓我感到不舒服。我習慣對比自己的舊照片和健身後的新照片,但是通過滑動 3D 模型讓我看自己的“體脂率漲了 5% ”,這讓我覺得身心受損。如果我現在是 17 歲或者 22 歲,看到這麼一個結果,這種打擊可能是毀滅性的。

很難想像這種功能對有身材問題或飲食障礙的人來說有多殘忍。就算用戶本身沒有任何問題,我也看不出這種功能如何讓我們更加健康。

從記錄體重到展示身材

目前,有嚴重體型問題、想要減肥的人群所使用的APP或追蹤設備,都是通過數字追蹤自己的體重(先在市面上有穿戴設備和APP都提供體重數據追蹤功能),可以幫助他們記錄體重變化,並且在不需要的時候保持關閉狀態。從來沒有設備會模擬用戶的體型,並且直觀地展示出來。

此外,Halo所使用的指標是“體脂率”(body fat percentage)而非我們熟悉的BMI(身體質量指數),體脂率目前還是一種非常小眾、鮮為人知的指標,這也讓用戶在看到數字時產生困惑。對此,亞馬遜相關人員表示,他們已經就這一指標進行了內部測試,保證這種指標是可靠的,並且在未來還會將研究結果交給同業進行評審。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體重與健康中心的助理教授艾倫·費茲西蒙斯·克拉夫特(Ellen E. Fitzsimmons-Craft)博士對此評價道:“我認為這種( 3D 效果)有害處,尤其是對那些飲食失調、過度關注自己體型、有相關家庭疾病或者高度完美主義者而言。至於誰能從這種功能中收益,我不是很清楚,因為我不知道普通人有沒有必要定期知道自己的’體脂率’是多少。”艾倫表示,“體脂率”更多時候將是一個令人難以解讀的指標。

Halo對青少年的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亞馬遜顯然考慮到了上述風險,並且對此做出了回應。比如,它會建議每週進行一次檢測而非每天檢測,避免用戶天天檢查體脂率,陷入到這種“細節”中。再比如,它只有在體脂率達到“不健康的範圍”(儘管亞馬遜尚未就這一範圍進行具體說明)時才會提醒用戶。另外,亞馬遜不建議孕婦使用該產品,對用戶的年齡也有一定的限制( 13 歲以上的用戶可以使用該產品,但是 3D 身材掃描功能僅限 18 歲以上成年人使用)。

禁止青少年使用這種功能是符合科學道理的——相關研究顯示,人們在青少年時期更容易出現飲食失調和身材焦慮的問題。英格蘭紐卡斯爾大學心理學講師伊麗莎白·埃文斯(Elizabeth Evans)博士說:“從十幾歲到成年人,這一階段更容易出現飲食失調症。”但是對Halo手環的年齡限制,伊麗莎白表示很難落實,她表示掃描、拍照和移動滑塊的步驟非常簡單,很難真正意義上阻止青少年使用該功能。

讓一個孩子通過對比自己的3D 身材模型了解“體脂率減少2% ”的概念,看似是一件好事,但是對孩子來說顯然弊大於利,就像是“汽車”和“屠刀”一樣,本身無害,使用起來效率很高,但是對孩子來說卻是異常危險的。

用戶可能會誤讀“體脂率”

亞馬遜表示自家的掃描設備“和醫生使用的設備一樣精準”、“比目前的家庭智能掃描設備精準兩倍”。亞馬遜在新聞稿中表示在醫生那裡掃描非常昂貴,而且需要處方,相比之下Halo提供的掃描功能簡單又精準。

和傳統的BMI指數相比,Halo使用的體脂率指數可能不為人知,一般情況下需要去醫院和醫生討論才知道它是什麼意思。但是用Halo手環測出體脂率後,用戶傾向於自己解讀數據。在一個體重歧視仍然非常普遍的社會裡,這種資訊要麼沒用,要麼有害。

伊麗莎白·埃文斯說:“我們可能知道體脂率和身體健康有關係,但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把這一數據公佈給挑剔的公眾。BMI指數可能是垃圾資訊,但是這種垃圾資訊至少可以被正確解讀。但我很難想像體脂率這樣的概念會怎樣被解讀。”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肥胖與營養學家米歇爾·卡德爾(Michelle Cardel)博士同意上述觀點。米歇爾認為體脂率這種概念應該和專業人士進行討論,而非自己檢測、自己解讀:“我們總是對體重有著過分的關注,這一點讓我感到有些憂心。如果我們有專業的醫生或團隊做指導,那麼追蹤這一數據就是好的,因為有專業人士可以為你解釋這些數字的具體意義。就體脂率這個概念而言,數據下降並不一定是好事。”米歇爾還舉例說,我們在抽血的時候並不知道鐵含量低是什麼意思,看到體脂率的時候也容易出現類似的困惑。

對於體脂率這一數據的解讀,如果沒有上下文或背景知識,也可能因為誤讀數據造成危險,這對飲食失調症頻發的青少年群體來說尤為危險。他們可能只知道滑動 3D 模型,看自己有多少脂肪時外觀出現了什麼變化。

伊麗莎白·埃文引用科學實驗,指出有飲食失調症或身材失調的人,在看到這類資訊後病情會惡化。 “最不想看到這類資訊的人,往往最容易受這類資訊的刺激。另外比起公眾,他們更知道怎麼尋找這類資訊。”

3D 身材模型如何刺激敏感人群

相關的科學實驗還檢測了他人的照片如何影響普通人。結果發現:名人的照片(尤其是精修照)對參與者的殺傷力比普通人的照片的殺傷力更大。當參與者被要求展示“更好的自己”時,情況就變得更加危險。 2015 年一項考察研究顯示,喜歡加上濾鏡拍照的少女更容易遇到飲食和身材問題。她們對身材的焦慮反過來又逼著她們不斷調整自己的照片,形成惡性循環。

伊麗莎白·埃文斯說:“有充分的證據表明,這一(拍照及修照片的)過程是充滿壓力的,尤其是想到自己要在社交媒體上被展示給公眾、任由他們進行評價。”

這一切與Halo手環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可以這樣理解:Halo會在螢幕上展示你的 3D 版身材,讓你“無處可躲”,沒辦法自我保護。伊麗莎白這樣總結:“這就像我們看雜誌上名模照片時會產生的消極情緒。如果僅僅是看雜誌已經對人們的心理造成了損害,那麼經常看螢幕上自己3D 身材、想著體脂率是否減了5% ,難道不會造成更大的傷害嗎?”

米歇爾·卡德爾說,如果亞馬遜可以設計配套措施,那麼這一功能的危險性或許會降低。比如假如系統檢測到用戶的體脂率低到一定水平,Halo系統就會發出警告。或者如果一名用戶突然關閉這一測試功能,Halo會主動諮詢用戶是否出現(或者曾經是否出現)飲食失調症狀。亞馬遜告訴記者,他們的團隊目前在研究如何對體脂率過低的用戶進行提示,但具體措施是什麼尚不明確。

總而言之,鑑於這款產品對心靈脆弱的用戶有危險,對心理健康的用戶也沒什麼好處,如果亞馬遜真的想要保護消費者,可能就要完全刪除Halo的 3D 體型模擬功能。除非我們可以明確它所帶來的不良影響並且把傷害降到最低,否則它根本沒有理由存在。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