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Amazon的健康追蹤手環“無用又危險”?

作者:Angela Lashbrook   |   2020 / 10 / 03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它可以通過掃描全身,建立你的 3D 身材模型,對敏感人群而言,這種功能是相當危險的。

編者按:今年 8 月末,亞馬遜推出了首款穿戴設備——Halo健康追蹤手環。比起市面上的穿戴設備,這款手環有許多獨特之處,比如在追蹤鍛練程度時,它會用其他指標代替步數;在身材體重方面,用體脂率代替BMI,並首次推出掃描全身、建立3D 身材模型的功能;另外還有記錄用戶對話、分析用戶的情緒等功能。然而,這樣的“創新”在作者看來,不僅用處不大,還會對身材焦慮及飲食失調者造成傷害。本文作者Angela Lashbrook,原文標題“Amazon Halo’s Body Scan Feature Isn’t Just Dangerous — It’s Also Potentially Useless”.

令人困惑的新功能

在亞馬遜宣布推出 99 美元的Halo健康追蹤手環後,我的社交圈里人人都感到困惑。比如這個手環有情緒追蹤功能,可以通過收錄你和別人的對話來識別你的心情——這樣的功能讓人感到奇怪。

此外,我還對 3D 身材模型這個功能很擔憂,這個功能要求用戶從不同角度拍攝自己的身體,然後這個應用就能在系統中創建一個 3D 身材模型,以此來追蹤用戶的體脂率變化。用戶可以通過移動滑塊查看自己的身材變化。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是那種對自己身材敏感的人,但這個功能還是讓我感到不舒服。我習慣對比自己的舊照片和健身後的新照片,但是通過滑動 3D 模型讓我看自己的“體脂率漲了 5% ”,這讓我覺得身心受損。如果我現在是 17 歲或者 22 歲,看到這麼一個結果,這種打擊可能是毀滅性的。

很難想像這種功能對有身材問題或飲食障礙的人來說有多殘忍。就算用戶本身沒有任何問題,我也看不出這種功能如何讓我們更加健康。

從記錄體重到展示身材

目前,有嚴重體型問題、想要減肥的人群所使用的APP或追蹤設備,都是通過數字追蹤自己的體重(先在市面上有穿戴設備和APP都提供體重數據追蹤功能),可以幫助他們記錄體重變化,並且在不需要的時候保持關閉狀態。從來沒有設備會模擬用戶的體型,並且直觀地展示出來。

此外,Halo所使用的指標是“體脂率”(body fat percentage)而非我們熟悉的BMI(身體質量指數),體脂率目前還是一種非常小眾、鮮為人知的指標,這也讓用戶在看到數字時產生困惑。對此,亞馬遜相關人員表示,他們已經就這一指標進行了內部測試,保證這種指標是可靠的,並且在未來還會將研究結果交給同業進行評審。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體重與健康中心的助理教授艾倫·費茲西蒙斯·克拉夫特(Ellen E. Fitzsimmons-Craft)博士對此評價道:“我認為這種( 3D 效果)有害處,尤其是對那些飲食失調、過度關注自己體型、有相關家庭疾病或者高度完美主義者而言。至於誰能從這種功能中收益,我不是很清楚,因為我不知道普通人有沒有必要定期知道自己的’體脂率’是多少。”艾倫表示,“體脂率”更多時候將是一個令人難以解讀的指標。

Halo對青少年的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亞馬遜顯然考慮到了上述風險,並且對此做出了回應。比如,它會建議每週進行一次檢測而非每天檢測,避免用戶天天檢查體脂率,陷入到這種“細節”中。再比如,它只有在體脂率達到“不健康的範圍”(儘管亞馬遜尚未就這一範圍進行具體說明)時才會提醒用戶。另外,亞馬遜不建議孕婦使用該產品,對用戶的年齡也有一定的限制( 13 歲以上的用戶可以使用該產品,但是 3D 身材掃描功能僅限 18 歲以上成年人使用)。

禁止青少年使用這種功能是符合科學道理的——相關研究顯示,人們在青少年時期更容易出現飲食失調和身材焦慮的問題。英格蘭紐卡斯爾大學心理學講師伊麗莎白·埃文斯(Elizabeth Evans)博士說:“從十幾歲到成年人,這一階段更容易出現飲食失調症。”但是對Halo手環的年齡限制,伊麗莎白表示很難落實,她表示掃描、拍照和移動滑塊的步驟非常簡單,很難真正意義上阻止青少年使用該功能。

讓一個孩子通過對比自己的3D 身材模型了解“體脂率減少2% ”的概念,看似是一件好事,但是對孩子來說顯然弊大於利,就像是“汽車”和“屠刀”一樣,本身無害,使用起來效率很高,但是對孩子來說卻是異常危險的。

用戶可能會誤讀“體脂率”

亞馬遜表示自家的掃描設備“和醫生使用的設備一樣精準”、“比目前的家庭智能掃描設備精準兩倍”。亞馬遜在新聞稿中表示在醫生那裡掃描非常昂貴,而且需要處方,相比之下Halo提供的掃描功能簡單又精準。

和傳統的BMI指數相比,Halo使用的體脂率指數可能不為人知,一般情況下需要去醫院和醫生討論才知道它是什麼意思。但是用Halo手環測出體脂率後,用戶傾向於自己解讀數據。在一個體重歧視仍然非常普遍的社會裡,這種資訊要麼沒用,要麼有害。

伊麗莎白·埃文斯說:“我們可能知道體脂率和身體健康有關係,但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把這一數據公佈給挑剔的公眾。BMI指數可能是垃圾資訊,但是這種垃圾資訊至少可以被正確解讀。但我很難想像體脂率這樣的概念會怎樣被解讀。”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肥胖與營養學家米歇爾·卡德爾(Michelle Cardel)博士同意上述觀點。米歇爾認為體脂率這種概念應該和專業人士進行討論,而非自己檢測、自己解讀:“我們總是對體重有著過分的關注,這一點讓我感到有些憂心。如果我們有專業的醫生或團隊做指導,那麼追蹤這一數據就是好的,因為有專業人士可以為你解釋這些數字的具體意義。就體脂率這個概念而言,數據下降並不一定是好事。”米歇爾還舉例說,我們在抽血的時候並不知道鐵含量低是什麼意思,看到體脂率的時候也容易出現類似的困惑。

對於體脂率這一數據的解讀,如果沒有上下文或背景知識,也可能因為誤讀數據造成危險,這對飲食失調症頻發的青少年群體來說尤為危險。他們可能只知道滑動 3D 模型,看自己有多少脂肪時外觀出現了什麼變化。

伊麗莎白·埃文引用科學實驗,指出有飲食失調症或身材失調的人,在看到這類資訊後病情會惡化。 “最不想看到這類資訊的人,往往最容易受這類資訊的刺激。另外比起公眾,他們更知道怎麼尋找這類資訊。”

3D 身材模型如何刺激敏感人群

相關的科學實驗還檢測了他人的照片如何影響普通人。結果發現:名人的照片(尤其是精修照)對參與者的殺傷力比普通人的照片的殺傷力更大。當參與者被要求展示“更好的自己”時,情況就變得更加危險。 2015 年一項考察研究顯示,喜歡加上濾鏡拍照的少女更容易遇到飲食和身材問題。她們對身材的焦慮反過來又逼著她們不斷調整自己的照片,形成惡性循環。

伊麗莎白·埃文斯說:“有充分的證據表明,這一(拍照及修照片的)過程是充滿壓力的,尤其是想到自己要在社交媒體上被展示給公眾、任由他們進行評價。”

這一切與Halo手環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可以這樣理解:Halo會在螢幕上展示你的 3D 版身材,讓你“無處可躲”,沒辦法自我保護。伊麗莎白這樣總結:“這就像我們看雜誌上名模照片時會產生的消極情緒。如果僅僅是看雜誌已經對人們的心理造成了損害,那麼經常看螢幕上自己3D 身材、想著體脂率是否減了5% ,難道不會造成更大的傷害嗎?”

米歇爾·卡德爾說,如果亞馬遜可以設計配套措施,那麼這一功能的危險性或許會降低。比如假如系統檢測到用戶的體脂率低到一定水平,Halo系統就會發出警告。或者如果一名用戶突然關閉這一測試功能,Halo會主動諮詢用戶是否出現(或者曾經是否出現)飲食失調症狀。亞馬遜告訴記者,他們的團隊目前在研究如何對體脂率過低的用戶進行提示,但具體措施是什麼尚不明確。

總而言之,鑑於這款產品對心靈脆弱的用戶有危險,對心理健康的用戶也沒什麼好處,如果亞馬遜真的想要保護消費者,可能就要完全刪除Halo的 3D 體型模擬功能。除非我們可以明確它所帶來的不良影響並且把傷害降到最低,否則它根本沒有理由存在。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