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 最快 3 月開始升息!若直接升息兩碼,美股恐崩盤?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股感選文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股感選文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Fed 最快 3 月開始升息!若直接升息兩碼,美股恐崩盤?

2022 年 2 月 21 日

 
展開

大家好,我是股乾爹的 Sean,這是一個充滿財經知識及貓咪的頻道,希望能讓投資成為大家的乾爹。上週聖路易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James Bullard 在一月份 CPI 公布之後,像是在市場投下了一顆震撼彈,說他支持上半年剩下 3 次 FOMC 會議要升息 4 碼,更支持聯準會召開臨時會議緊急升息,這讓市場一陣兵荒馬亂。今天我們來聊一下,過去 30 年,聯準會一次升息超過 1 碼的歷史經驗、對於市場的影響及分享我個人的一些想法。在影片開始前,別忘了按讚訂閱喔!胖臉恢復健康了!不過我這次決定讓她多休息幾週再回來拍片,ㄅㄧㄤˋ!

上一次升息二碼的經驗

在 1979 年 8 月,Paul Volcker 成為了新的聯準會主席。當時美國正處於停滯性通貨膨脹的時期,如果你對於這個議題不熟悉,可以去看一下第 30 集,連結在右上角。簡而言之,當時通膨高漲、經濟卻疲軟。Paul Volker 的聯準會為了帶領美國走出這個泥沼,決定不計一切代價,打擊通貨膨脹,犧牲經濟成長也在所不惜。1979 年 10/6 周六晚上,他們一次升息了 4 碼,也就是 1%,從 fed funds rate 從 11% 升到歷史新高的 12%,接下來一直到 1981 年 5 月,最高被升到 20%。

儘管我們現在也是處於通貨膨脹很嚴重的時期,但是似乎還沒有立即的停滯性通膨危機,至少市場目前不這麼認為,聯準會準備要打擊通膨沒錯,但是我個人還沒看到他們有不計一切代價的決心,畢竟 11 月還有期中選舉,所以我們暫且不參考 1980 年代比較激進的例子,先來看看 1990 年代之後,聯準會一次升息二碼的經驗。

1994 年代初期, 當時美國走出了儲貸危機(Savings and Loan Crisis),失業率也逐年下降,時任聯準會主席 Alan Greenspan 看到 10 年美國國債殖利率反彈,開始擔心之後會有通貨膨脹的問題,因此 1994 年 2/4,聯準會決定將 fed funds target rate 從 3% 升到 3.25%,啟動升息循環。3/22,再升息 25bps。

4 月初公布的 3 月份非農就業數據超好, 4 月份原本沒有 FOMC 會議的,結果聯準會決定在 4/18 召開一場電話會議,再升息了 25bps,5/17 的 FOMC 會議,一次升息二碼 50bps。當時社會對於聯準會一次升息二碼開始感到不滿,因為當時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不過就是 3%,他們不懂為什麼主席 Greenspan 要這麼積極的升息。

但是不管,1980 年停滯性通膨的記憶還歷歷在目,Greenspan不想冒這個險,儘管跳過 7/6 的 FOMC 會議沒升息,8/16 FOMC 會議又一次生了二碼,9/27 FOMC 會議沒升,11/15 FOMC 會議一次甚至升了 3 碼,12/20 FOMC 會議沒升,隔年 1/31 再度一次升 2 碼,fed funds rates 達到了這一輪到最高的 6%。

總結來說,從 1994 年 2 月首次升息,到 1995 年 1 月 FOMC 這一個循環最後一次升息,中間總共 9 個會議,再加上一個臨時的電話會議,聯準會從 3% 升到 6%,總共 12 碼,其中包含二次升息 2 碼、一次升息 3 碼,一次臨時電話會議升息 1 碼。其實我們回頭看 1994 年資產價格的表現,儘管當初升息又快又急,但因為不管是經濟及就業市場都強勁、S&P500 在過程中上上下下的,當年不過也就下跌 2%,甚至 3 次升息 2 碼後都還上漲了一段時間。最後升息循環一結束,就繼續上漲。

1999 年,美國一方面走出 1998 年 LTCM 的危機,經濟也好轉,Greenspan 又開始擔心之後會有通膨的問題,因此 1999 年 6/30 開始升息 25bps,8/24 開始升息 25bps,10/5 沒升息,11/16 再升息 25bps,12/21 沒升息。

隔年 2000 年 2/2 升息 25bps,3/21 再升息 25bps,5/21 甚至一次升息 50bps,但這就是這次「升息循環」的最後一次升息。總結來說,從 1999 年 6 月第一次升息,到 2000 年 5 月 FOMC 這一個循環最後一次升息,中間總共 8 個會議,總共升息 6 碼,包含最後一場會以一次升息 2 碼,SPX500 在這段期間其實上漲 2% 。不過 2000 年是當年dot.com泡沫的最高潮,儘管這一次升息循環沒有立即打破網路泡沫,但是 2000 年的下半年,泡沫就開始破裂。

基本上,這就是過去 30 年內 4 個升息循環中,其中二個聯準會有一次升息 2 碼的經驗。這兩次的共通點是,一次升息 2 碼都沒有發生在那個循環的第一次升息,還有就是,儘管過程中升息升得快又急,股市也在過程中大幅震盪,但其實我們看升息的起點到終點,SPX500 指數就是小漲或是小跌。然而,這二次最大的不同點,是 1995 年升息循環結束後,S&P500 逐年上漲,2000 年升息循環結束之後,股市一路跌到 2002 年底。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因事後來看,1995 年最後被證實的景氣循環的初期,2000 年最後被證實的景氣循環的尾聲,但是當下比較難看出來。

James Bullard 的訴求

2/10,美國勞工統計局公布了一月份的消費者物價指數 CPI,年增是令人吃驚的 7.5%,比預期的 7.3% 更高,不但 1982 年以來最高,甚至比墨西哥一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 7.07% 還高。要知道墨西哥可是新興市場,有著 5.5% 的政策利率,美國是已開發國家,現在的政策利率是 0%,結果美國的通貨膨脹居然比墨西哥還嚴重?想想還真的有點詭異。

不過,因去年的一、二月的基期較低,市場原本已經準備默默接受這件事情,想像接下來幾個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就會慢慢滑落,結果沒想到聖路易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James Bullard 出來吹皺一池春水。身為 FOMC 著名鷹派成員,在上週他才說認為三月份一次升息 2 碼沒有什麼好處,市場也漸漸覺得,如果連 James Bullard 都沒興趣,那這件事情發生的機率應該不高。

沒想到,在看完一月份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報之後,Bullard 居然改口說,他現在支持:(1)七月前升息 4 碼(2)第二季開始縮表 (3)可以在沒有會議的日子緊急升息

七月前現在剩下 3 次會議,所以三月、五月、六月會議,有一個必須要升息 2 碼,才能在七月前完成升息 4 碼。這一個改口,讓大家在昨晚都非常措手不及。在 James Bullard 的發言後,美系華爾街銀行像是花旗銀行(Citibank)、高盛(Goldman Sachs)紛紛更改了他們對於聯準會的升息預測:花旗現在認為三月聯準會將升息二碼,高盛現在認為今年剩下的 7 次會議將各升息一碼,總共 7 碼。

市場也非常瘋狂,兩年期殖利率從當天低點 1.34% 到高點約 1.63%,10 年殖利率從當天低點 1.92% 到高點約 2.05%。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隱含的三月升息 2 碼的機率一度達到 80%,2022 整年預期的升息幅度也一度達到整整 7 碼。隔天市場還沸沸揚揚的在緊張,下週一(2/14),聯準會是不是會召開緊急會議升息,如同我在 Facebook 上提到的,2/14 的會議,看起來比較像是理事會以往處理非貨幣政策決策的例會,應該不用想太多。再加上紐約聯邦準備銀行在 2/11 照常公布了最後一個月的 QE 計劃,一個連提早結束 QE 都不願意的聯準會,啟動臨時會議去緊急升息的機率應該是不高的。

三月的 FOMC

過去半年,非農就業平均每個月增加 54 萬,一月的失業率 4.0%,薪資年增 5.7%,再加上最新公布的一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 7.5%。經濟很明顯的過熱,通貨膨脹早已不只是擔憂。說實話,聯準會緊縮貨幣政策的進度,很明顯的非常落後,誰都看得出來他們 behind the curve。根據現有的數據,他們如果三月要一次升息 2 碼,其實完全可以理解。一月消費者物價 CPI 公布後,Citibank 花旗、Deustche Bank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DBK-DE)、匯豐銀行(HSBC Holdings plc, HSBA-UK)都紛紛加入了野村證券(Numora)的陣營,認為三月將一次升息 50bps。

截至上週五,市場對於三月升息 2 碼的機率,剛好回落到 50% 左右。我們知道 Powell 的聯準會不喜歡讓市場太過驚訝,所以重大決策通常會在 FOMC 的會議前就開始放風聲。接下來我們應該會聽到更多的風聲。儘管聖路易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James Bullard 想要一次升息 2 碼,但身為整個委員會中最鷹派的人,他並非核心人物,也不代表多數人的想法。

在他的發言後,舊金山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Mary Daly 已經出來說他不偏好一次升息 50bps,Richmond 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Thomas Barkin 也出來說,他還沒有看到證據他們現在需要一次升息 50bps。接下來應該還會有更多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或是理事會成員出來發表意見,到時候我們就知道,聖路易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 James Bullard 是不是只是在刷存在感,還是聯準會真的升息 2 碼的意圖。最遲在三月初,Powell 將在國會進行他每半年一次的貨幣政策報告(Humphrey-Hawkins Testimony),這也剛好是在三月的 FOMC 緘默期之前,可預期的是,Powell 會在這時給予足夠的暗示,說明三月到底是升息 1 碼還是 2 碼。

其實三月一次升息 2 碼其實從經濟數據的角度來看,其實沒什麼問題,這是一個趕進度的概念。但這有什麼壞處?如同之前提到的,從前的升息循環,就算升 2 碼,通常也不會在第一次升息就升 2 碼,因為這樣可能會讓市場受到驚嚇,或者是讓聯準會看起來有點廢,好像通貨膨脹已經不在他們控制之內。然而,若市場現在已經自行預期這件事情會發生,也又是說他們不會容易受到驚訝的話,我個人是覺得大大增加了他會發生的機率。市場基本上給了主席 Powell 一個選擇權,現在就看他自己要不要執行了。

至於升息二碼到底有沒有那麼可怕?說實話,如果我們單看 1994 及 2000 年的經驗,基本上在升息循環中股市的波動會增大,但一次升息 2 碼並沒有很明顯造成比一碼大的波動。整個升息循環股市就是上上下下。

比起一次升息一碼還是 2 碼,更重要的是弄清楚我們現在到底在景氣循環的前期還後期?根據 1994 及 2000 年的經驗,股市在升息循環當中震盪會加大,但是指數其實都能挺住。然而升息結束後的際遇會大不同,如果我們在像是 1994 年的景氣循環前期,那麼一年升個 12 碼股市也挺著了,而且升息循環結束後繼續上漲。如果像是 2000 年「網路泡沫化」,景氣循環的後期,企業獲利能力就開始下滑,之後泡沫就破了。確認當下我們在景氣循環的哪裡,這本來就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在這一次又更複雜,因為疫情的關係,不同的產業似乎處在不同的週期。疫情受益的產業也許即將走下坡,但是疫情受害的產業,也許春天才剛來。

簡而言之,我個人有三個想法:

  1. 在疫情受害股中找投資機會,畢竟他們的業績成長應該剛要開始。
  2. 升息循環啟動後,震盪加大,原則上低買,不輕易追高。
  3. 在升息循環中,持續觀察景氣循環的週期,以評估之後崩盤的機率

個人相法,僅供參考,就讓我們繼續一起霧裡看花、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吧!

結尾

我是股乾爹的 Sean,希望投資成為大家的乾爹。如果你喜歡這隻的影片,請按讚訂閱分享開啟小鈴鐺喔,以便讓它能獲得 YouTube 演算法的青睞。我們下集見,ㄅㄧㄤˋ。

股乾爹 KuKanTieh》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股感選文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股感選文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