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

作者:L先生說   |   2020 / 08 / 21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經常有讀者問我:你總說我們要多思考,可是每天的生活就那樣,究竟要怎麼思考,思考什麼呢?

跟大家分享我上週日的一天:

  • 讀完一篇推理小說,寫了一篇書評發給作者,並跟作者聊了聊寫作的一些問題。
  • 總結了對一款遊戲的體驗,寫了幾條建議發給製作組。
  • 回答了一個問題,順手整理了某個模型的源流,做成一頁筆記。
  • 跟合作夥伴和公司管理層開會,幫他們提了一個點子,並安排下去籌備試行。

這是我一天正常的工作嗎?不是的。這是週末一天,在工作和閱讀之外做的事情,也就是消遣。為什麼提這個呢?主要是想告訴大家:思考並不是一件很麻煩、很複雜的事情,它本來就應該是生活中的一種習慣。就拿讀小說來舉例。很多人讀一篇小說,專注的是當下的感受,讀完就完了。過了一段時間,也許還記得一點人物和劇情片段,也許完全忘記了。這很正常。但其實可以更進一步:一邊讀,一邊讓自己去思考:這部小說好在哪裡,為什麼好?不好在哪裡,可以如何改進?我從中可以學到什麼,思考到什麼?

比如:週日讀的推理小說裡,作者設計了一個偽解答,講了一個民間傳說故事,到最後一頁才拋出真解答。但在行文中缺乏氣氛的渲染和鋪墊,導致偽解答力度不夠,從而導致前面的閱讀體驗很一般。於是我就結合之前看過的同類型小說,向作者提議:前面鋪墊一些民俗學內容,再把文風整體壓得沉重一點,讓讀者能夠接受這個偽解答,效果或許會好得多。這個想法有道理嗎?當然不一定對,它只是我不專業的一個主觀判斷。但通過這種方式,這個事件可以在我的記憶裡留下更深刻的痕跡 —— 不僅僅是這本書本身,還在於我所想到的這些想法。

這才是生活的痕跡。

正如我經常強調的一句話:很多時候,讀一本書、一篇文章, 你從中讀到了什麼,其實不一定很重要,你在這個過程中想到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為什麼?因為你所讀到、看到的事物,都是外在於你所存在的,它們並不是你的一部分;反過來,只有當你跟它們產生共鳴,你在大腦裡對它們進行深入的加工,它們才跟你的生活產生了聯繫。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生命是什麼?其實就是一系列的事件,在時間之流中起伏、湧動。而我們每一個人,都駕著一葉小舟,漂流在時間之流上,不斷地跟這些事件碰觸、發生聯繫。如果僅僅停留在“感受”,那實際上是沒有生活的 —— 你只是不斷在“遭遇”它們,接觸,丟下,離開,前往下一個地點。重複循環,直到生命盡頭。什麼樣才算是“生活”呢?只有當你對這些事件進行篩選,把一部分容納到自己內部,再用它們跟新的事件互動、交換,再次容納“新的東西”進來……如此循環往復。那些歷經一路最終留在我們船上的,才構成了我們的生活。

舉個例子:看完一部電影,只是停留在“喔,還不錯”的程度,那也許過不久就會淡忘,只會記得“我好像看過它”。但如果你能從中得到某種東西—— 也許是一種啟發,靈感,審美體驗,抑或是一種力量,你會在某個深夜突然想到並進行反芻,會代入人物的內心世界去剖析和審視自己,會推薦和分享給朋友,甚至對它的技法進行一些思考和探討。那麼,它就會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成為你用來思考其他問題、理解其他問題的一種方式。簡而言之,就是內心世界對外在世界的映射、加工、內化和交互。

當然了,絕對的“有”和“無”是沒有意義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思考,只是程度和量的區別而已。但是,當我們說一個人的生活“豐富”或者“貧瘠”時,我們指的是什麼呢?很大程度上,就是指你內心世界相對於外在世界的複雜程度:是簡單地複製和模擬它,還是會對其進行複雜的加工?所以,為什麼我一直強調要“獨立思考”?就是因為,全盤接收外界的一切並不加以思辯,或只留下基本的感受而不加以加工,本質上,是任何機器都能夠做到的事情,亦即對外界的刺激作出反應—— 那其實就有點浪費了我們進化出來的智能和自由意志。只有當你有選擇性、主動對資訊進行批判、審視、加工的時候,我們作為人類的主體性才得以體現。

所以,很多朋友會說:為什麼要動腦呢?我不動腦也覺得很快樂,這不就足夠了嗎?但在我看來,生活的意義是什麼呢?並不僅僅是快樂,也不只是體驗,而是我們作為一個主體的成長。並且,通過這種成長,能夠更好地跟這個世界交互,能夠干預和影響這個世界的其他主體。這是比起單純的“快樂”,更有意思,也更有價值的事情。

進一步我們來看,思考是孤立的嗎?顯然不是。它需要什麼呢?原物料。思考的本質是大腦對資訊的加工,你首先需要足夠的資訊,才能進行加工。獲取這些資訊的過程,就是學習,也叫作“輸入”。同樣,當我們對資訊加工處理之後,會產生一些結果,可能是靈感,可能是觀點,可能是文字,也可能是行動……總而言之,我們大腦中原本雜亂的想法,會通過這個加工過程,變成一套有序的成果。這就是“輸出”。

把它們組合起來,就構成了一個非常經典的框架:IPO模型 —— 輸入 – 加工 – 輸出(Input – Process – Output)。IPO 模型體現的是什麼呢?資訊的流動。如果某個環節斷裂或堵塞了,資訊就會阻塞。因此一個好的系統,一定是能夠良好運轉 IPO 模型的系統。近段時間,我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很小的目標:努力實現 IPO 模型的流通。什麼叫“IPO 模型的流通”呢?我們可以從反面來理解。在資訊的流動中,如果缺少了其中某個環節,會發生什麼?

1 .松鼠模式:只有輸入,缺少加工和輸出。

這就會造成資訊的囤積。讀了很多書,聽了很多課,但只是把它們存進筆記裡,從來不去動腦或行動。久而久之,筆記本越來越厚,但你從中真正獲取到了什麼,得到什麼改變了嗎?沒有。

2 .青蛙模式:只有加工和輸出,缺乏輸入。

這就會導向無意義的幻想,也就是“民科”。實際上,有效的思考和無效的思考,最大的區別在哪裡呢?有效的思考是以思考為起點,去主動地、有針對性地獲取資訊,來支撐自己或者修正自己,構建自己的知識體系;而無效的思考,是以思考為終點,停留在自己編織的邏輯裡面,把自己的世界封閉起來,聽不見外面的聲音,從而難以成長、難以寸進。

3 .金魚模式:只有加工和輸入,缺乏輸出。

這就會造成生命體驗的碎片化。你會感覺你的人生是由一個個碎片組合起來的,想法、靈感、計劃……彷彿總是產生了就又消失,難以持續形成一個整體。原因就在於:你沒有能把這些無序的想法重構成有序的成果,並落實到行動,從而你的體驗可能會很充盈,但會缺乏真正有效的成長。

4 .驢模式:只有輸出,缺乏輸入和加工。

這種就會導向“盲目”。如同我之前說過的:單單為了做一件事情而去做它,但卻不去想“我為什麼要去做”,從而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可能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的事情上,像無頭蒼蠅一樣不顧方向地折騰。

這種情形下,一旦你想清楚“我究竟想要什麼”,或者開始去想這個事情,你就很容易驚覺:原來我自己之前都在浪費生命。

5 .傳聲筒模式:只有輸入和輸出,缺乏加工。

這種就是最簡單的了:你只是在“覆讀”別人的觀點,沒有一絲一毫自己的東西。那你的生活又在哪裡呢?

一種好的生活,一定是要避開這五種模式的。舉個簡單的例子:我的習慣是,學到一個知識點(I),我會去思考它跟其他知識點的聯繫(P),然後用自己的話把它表述出來,最好能夠把它相關的前置知識也講清楚(O),這就是一個最簡單的IPO 流程。如果缺乏了中間這一步,只是單純把它複述一遍,那就很容易形成孤立的碎片知識,並沒有真正地掌握它。如果缺乏了最後這一步,只是停留在大腦裡,那就很容易把它忘掉 —— 畢竟,大腦是用來思考的,不是用來儲存的。

而同樣,當我思考它跟其他知識點的聯繫時,我不會停留在“想當然”的地步,而是會繼續蒐集資料,來驗證和支撐我的猜想……否則,就很容易變成“民科”。當然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希望能幫你理解我這段時間的計劃—— 也就是保持足夠的輸入,足夠的加工,以及足夠的輸出,使得這三者形成一個平衡,不囤積,也不過度。跟大家共勉。

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有哪些基本的思考技巧,可以幫助大腦轉動起來呢?分享一套我總結出來的思考方法,如果你依然不明白“我們應該如何思考”的話,也許能幫到你。

1. 複述:我獲取到了什麼資訊?

無論是讀書、聽課,還是在工作中學習新技能、新經驗,時時刻刻在內心反芻,多問問自己,讓自己複述獲取到的資訊,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辦法。一方面,它可以有效拓寬你的認知空間,強迫你調用大腦,提高記憶力;另一方面,它可以幫助你更好地統合你的生活體驗,把它變成一個有序的整體。這也是我堅持做“生活記錄”二十年的原因,本質上是一樣的。

2. 提煉:在這些東西裡面,最核心的是什麼?

經常有朋友問我,如何提高自己提煉資訊的能力?實際上,這個沒有什麼技巧,最好的方式就是多練習。

比如:

  • 讀一部小說,問自己:它最吸引我的一個點是什麼?是什麼使得它跟別的作品不一樣?
  • 跟別人溝通之前,問自己:如果只能用一句話吧表達我的想法,我會說什麼?
  • 讀完一篇文章,閉上眼睛思考一下:作者最核心的觀點是什麼?哪些東西是把它刪掉也沒關係的,哪些是絕對不能刪掉的?

慢慢練習,你會發現你對資訊的敏銳度,會變得越來越高。

3. 整合:我如何從一個更高的角度去鳥瞰它?

舉個例子:你讀了很多小說,那是否可以去試著總結它們的共性、寫法、結構?找出一些這個作者的特點,他想表達和探索的東西,或者這一類作品的常見模式。像我閒暇時會去整理“推理小說常見詭計”,就是這麼一個思路。同樣,你讀了我那麼多文章,那麼,有哪些觀念、理念是我經常強調的?支撐我這麼多文章的底層原理和思維是什麼?這些都是可以去思考的點。

4. 分析:它的原因可能是什麼?

我有一個習慣:在日常生活中看到一個事件,或者一種現象,我會試著去把它抽象,給它建立一個模型,再去思考:這屬於一種什麼樣的現象,它產生的原因有可能是什麼?當然,要避免自己陷入“青蛙模式”,最好是對自己的判斷和猜想保持懷疑和審視,能夠找資料去支撐它更好。這可以有效地調動你的大腦,讓你變得更加“聰明”。

5. 批判:我可以選擇相信什麼?

這就是常見的“批判性思維”和“獨立思考”了。最簡單的,就是多問問自己;

  • 作者的核心論點是什麼?
  • 他的論據和邏輯是什麼?
  • 我在多大的程度上能夠相信和接受它們?

實際上,批判的意思,絕不是二元對立的“對”和“錯”、“真”和“假”,而是像這樣:假如1 是“完全不信”,​​ 5 是“完全相信”,我對這個觀點和結論,可以抱持多少的信任度?絕對的相信和否定都是危險的。能夠容納更多的信念、等待去釐清和審查它們,選擇性地使用自己相信的那部分、同時不排斥被推翻的可能性,才是一個人“腦力”的表現。

6. 代入: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

我有一個小習慣:在生活中經常會轉轉念頭,想一想: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比如去探訪、參觀一些實體店舖的時候,我會考慮:這個效果是怎麼打造出來的?大概的成本是多少?如果以後我也做,會不會考慮借鑒?又或者,跟別人交流、聊天時,聊到一個有意思的模式,我也會想一想:這個模式有沒有哪個地方跟我是契合的?我可以如何把它引入進來?那些地方是我可以考慮嘗試一下的?我們經常說“產品思維”“商業思維”,其實這就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訓練產品和商業思維的小技巧。分享給大家。

7. 聯繫:它跟什麼東西可以聯繫起來?

這是我一直強調的一種思維方式,可以說是對我影響最大的一種思維方式。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讀一部小說,我會一邊思考:有沒有別的小說,跟它採用了相似的主題和技法?它們之間的異同點是什麼?它在哪些方面是出類拔萃的?讀一篇文章,我也會想:我有沒有讀過內容和主題類似的文章?它們之間是否能夠融合、整合起來,形成一個更大的主題?知識是有網絡效應的:任何一個知識點都絕不是孤立的,它一定要跟其他的知識點聯繫起來,才能發揮它的價值。聯繫的知識點越多,它的價值也就越高。

8. 定向:對我來說,什麼才是更重要的?

這個問題,也許值得你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裡,不斷地去思考。我在之前的文章裡提過:我們的人生,實際上就是在大量的“要我做”裡面,尋找空隙去追求“我要做” —— 那麼,我的時間和精力應該用在什麼東西上?我目前所有要做的事情裡面,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哪些是必須全力以赴的,哪些是可以轉交給別人、或者根本不做的?很多時候,決策的本質並不在於“選擇”,而是“捨棄”。懂得捨棄什麼,願意捨棄什麼,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尤為可貴的能力。

9. 復盤:我還可以如何做得更好?

最容易獲得成長的方式,就是從自己做過的事情裡面獲取經驗和反饋。一切學到的東西,一定要落實到行動,再從行動中得到反饋,才能真正變成屬於你的東西。所以,我常常說:如何應用你從我的文章、課程裡學到的內容?不要追求“一下子改變我的人生”,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 更有效的方式是漸變:拎出一個方法,去行動、嘗試,然後進行複盤總結,問問自己:

  • 我以前是怎麼做的,現在是怎麼做的?
  • 怎麼樣才能使我做得更好,解決我的實際問題?

只有以實際需求為驅動力,把知識放到行動中,通過反饋和復盤不斷地驅動這個循環,你才能真正獲得成長。

10. 創造:我可以為別人提供什麼?

當你已經有了足夠的積累,建構起了自己的知識體系,那麼不妨想一想:我可以通過創造一些什麼東西,來更好地幫助別人,影響這個世界?最簡單的方式也許就是寫作。分享你的心得、經驗、思考和方法論,給予別人啟發,幫助別人少走彎路。也可以是指導,諮詢,培訓,抑或是分享,提議,交流……都可以。我之前提過一個簡單的“ 5 分鐘給予”:哪怕你沒有太多的時間精力,你也不妨每天抽出5 分鐘,在你熟悉和擅長的領域,去幫別人一把,給別人一點指點或反饋。去創造,不要消費。它是你跟這個世界,真正產生聯繫,真正去干預世界、影響世界的關鍵所在。也是我們每一個人實現生命意義、獲取幸福感的最好方式。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