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訴求加薪、合理排班! 亞馬遜員工的「不平靜耶誕節」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上街訴求加薪、合理排班! 亞馬遜員工的「不平靜耶誕節」

2021 年 12 月 31 日

 
展開

「打工人」這次也不想放過亞馬遜

亞馬遜依然深陷與打工人的矛盾當中。

據外媒報導,當地時間 12/22 上午,美國芝加哥兩個亞馬遜( Amazon, AMZN-US )配送點的數十名員工罷工,這兩個站點相互獨立。這是亞馬遜首次在美國境內面對多站點的停工。在聖誕節到來前三天進行停工,使得這個行動影響巨大,這也為亞馬遜員工整整一年的維權活動畫上句號。

其中一位員工稱:「這是一年中最忙的月份,如果亞馬遜能滿足我們的要求,把我們當人,每個人都可以過個美好的聖誕節」。提高薪酬、確保工作環境安全、合理排班、恢復休息時間、兌現承諾的獎金,是這次罷工員工對亞馬遜的訴求。

據亞馬遜員工稱,公司往廠裡塞了太多人,無法確保工作環境的安全;付給員工的薪水太低,他們希望每小時加 3~5 美元;而且,最近經理將休息時間縮短了 5 分鐘,他們要求恢復 20 分鐘的休息時長;此外,有員工表示,公司曾承諾感恩節加班付雙倍薪資,但實際上只付了半天的,原本承諾過的 1,000 美元簽約獎金也並沒有兌現。

在過去的一年當中,亞馬遜在美國紐約、伊利諾州、加利福尼亞州等多地產生過倉儲基層員工罷工事件。

▲ 位於美國紐約的亞馬遜倉庫

而在美國之外,罷工活動也在加拿大、西班牙、德國、英國、墨西哥、印度、澳洲等多個國家上演。11 月的黑色星期五期間,名為「Make Amazon Pay」的國際工會、平等和環保組織聯盟發起覆蓋 20 個國家/地區的抗議活動。

來自外部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僅說美國本土,先是在當地時間上週一,美國兩位參議員發表言論,提議對亞馬遜的用工行為開展全面的調查。

當地時間 12/23 週四,有消息揭露,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NLRB)已經與這家電商巨頭達成和解,允許工人「組建、加入或協助工會」,選擇代表為他們進行談判,並「與其他員工一起行動」以獲得工人的「福利和保護」。雖然「和解」看起來客客氣氣,實際上對亞馬遜來說一點也不甜,該份和解意味著,未來員工對公司的抗議活動面臨的阻礙會減少很多。

在這場此起彼落的打工人活動背後,既有亞馬遜長期以來備受爭議的用人方式,也有全球對大公司用工行為的集體反思。

過去亞馬遜慣用的「私下解決」的方式,面對內部和外部壓力,也將失效。不被放過的打工人,這下卯足了勁不放過亞馬遜。

以客戶至上,卻苦了自家員工

創辦於 1994 年的亞馬遜,在全球有 180 個營運中心,其中美國境內有 150 個。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亞馬遜不包括承運商和季節性工人的員工數量達 130 萬名,其中的大多數屬於亞馬遜配送部門員工。

覆蓋全球超過 180 個國家,以「客戶至上」為理念的亞馬遜提供了便捷的物品交易服務,但這背後是數以百萬計員工的勞動。

大量的基層員工形成了亞馬遜龐大電商帝國的地基,但是根據今年 MarketplacePulse 發布的研究報告,亞馬遜員工規模擴張速度已經超過其收入,與此同時,亞馬遜也在通過減少員工薪資來抑制人力成本的成長。實際上,亞馬遜的「血汗工廠」標籤,早就被貼牢了。

▲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

在算法驅動下,亞馬遜繼承了「泰勒主義」與「福特主義」,它混合了監視、測量、心理技巧、目標、激勵、口號、傑夫.貝佐斯對工作的標誌性強硬態度。亞馬遜對倉儲員工採用高度自動化的人資考核方式,更像是機器對機器,也就是開頭芝加哥那位員工所言「不當人」。

而這套方式,不管是對外還是對員工自身,都是以黑盒子的方式運作,員工只知道自己隨時處在考核中,但是對具體的細則並不是完全掌握。也因此,經常出現員工怕被解雇,而不敢上廁所、不敢休息、盡量縮短就餐時間等情況。據外媒先前的報導,亞馬遜基層員工不會承受上司在背後的緊盯,但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機器的監控之下。高節奏的、重複的勞動,被壓縮到極致的休息時間,都讓員工苦不堪言。

今年 6 月,一位在亞馬遜 Flex 項目工作了 4 年的配貨司機被解雇,而且是被算法解雇的。該司機對於被解雇非常不滿,他認為在配貨過程中有突發事件是正常的,並不是他的責任。

Flex 司機的一舉一動都在算法的監控中。他們是否按照規定路線送貨,是否把貨物放在了指定位置,這些都有算法在背後記錄。而算法會根據記錄判斷哪些人應該被解雇、哪些人可以留用。HR 過度依賴這個系統,是亞馬遜經常被指摘的一個問題。

如今,亞馬遜的倉儲員工開始用短影片展現自己的處境,往往能獲得不小的關注。

12 月,一位 TikTok 用戶發布影片,展示自己是如何費盡心思用口罩藏住耳機。「如果想要時間過得快點,尤其是 11 小時那麽長……別告發我。」此外,該名員工還稱在進倉庫之前要接受搜查。有用戶評論稱,自己也是亞馬遜倉儲員工,在 TA 工作的倉庫,博主那種口罩也是不被允許的。

員工 6 人亡,高層還在歡慶火箭發射

亞馬遜員工日常工作的處境,外人看起來也許略顯「瑣碎」,但「瑣碎」的日常中爆發的一樁樁悲劇,讓大眾的神經大受震撼。

11 月,亞馬遜阿拉巴馬州貝塞默工作點的兩名員工相繼死亡。先是一名員工身體不適,他詢問了經理和 HR 自己有什麼選擇。但實際上他別無選擇,無薪假期已經用完,如果他請假會有被解雇的風險,他留下繼續工作。

人們 20 分鐘沒看到他,之後才發現其已中風死亡。而根據亞馬遜的規定,他原本不應被安排獨自作業,必須有人在旁才對。在這名員工死亡幾個小時後,就有另一名員工也被送往醫院後死亡,原因不詳。據稱,僅這個工作點今年就已經有 6 名員工死亡。年底的伊利諾州慘劇,更是將批評聲推向了頂峰。

當地時間 12/10,龍卷風襲擊伊利諾州,愛德華茲維爾一亞馬遜倉庫倒塌造成 6 人死亡。很快,人們發現,這次的事件在天災之外,也有人禍的影子。

有倖存的亞馬遜員工說,龍卷風發生時,亞馬遜只是臨時搭建簡易避難所,沒有及時通知所有員工避險。還有遇難者家屬透露,龍卷風來臨前,倉庫內員工曾收到災害警報,然而管理人員卻禁止員工離開倉庫。

為防止資訊泄露的「手機禁令」,使得員工失去獲救機會,亞馬遜立即遭受到當地輿論質疑。

更要命的是,憤怒的人們扭頭一瞅,事故發生時,貝佐斯正在慶祝藍色起源公司載人航天的第三次發射。11 日他還在位於比佛利山莊的豪宅舉行了盛大的派對,而他對 6 名遇難者的哀悼,直到悲劇發生 24 小時後才姍姍來遲。伊利諾州的事件,是非常符合對亞馬遜「刻板印象」的一個事件,即:錢讓公司賺,力讓勞工出,甚至本可以避免的危險也被縱容。

「貝佐斯主義」到底傷害了多少員工,這點很難衡量。亞馬遜最後一次公開相關數據是在 2019 年,亞馬遜報告說每 100 名工人有 5.6 人受傷。根據公司和聯邦工作場所的數據,同年美國倉庫的平均比率為每 100 個 有 4.8 個。

亞馬遜對受傷比例高於平均水平,解釋說那是因為企業有著安全文化,促使他們以競爭對手所不會採用的方式記錄事故。也就是說,亞馬遜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太嚴格了,所以對傷害案例的記錄數量也會偏高。

而根據今年《華盛頓郵報》和戰略組織中心公布的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OSHA)數據顯示,2020 年亞馬遜工人每工作 20 萬小時遭受 5.9 次「嚴重」傷害(指員工需要時間休息恢復或改變工作內容的事件,這幾乎是產業內其他公司如沃爾瑪( Walmart, WMT-US )的兩倍。

亞馬遜對員工受傷害數量高的解釋顯然有些牽強,甚至讓人替它感到不好意思。而這樣的自信、有時候略顯強硬的態度,恰恰彰顯了「亞馬遜特色」。

強硬手腕掩人耳目,更激化員工怒火

自疫情以來,亞馬遜已經遭到過數十起勞工投訴,大部分都通過和解解決了。9 月亞馬遜與兩位前員工達成和解,這兩位網頁設計師先前因倡導亞馬遜採取更多措施應對氣候變化而被解雇。和解協議要求亞馬遜支付他們薪資。但是亞馬遜否認了自己有錯誤的行為。

而對內,亞馬遜也利用強硬的手腕讓與之作對的人「閉嘴」,而這也正是今年以來亞馬遜與打工人矛盾激化的導火線。

2020 年 3 月,時任亞馬遜史泰登島倉庫助理經理的克裡斯蒂安.斯莫斯(Christian Smalls)組織了一場罷工,亞馬遜當天解雇了他,用的理由是「違反社交距離規定」。並且聲稱員工的指責是錯誤的,稱公司已經採取「極端措施」保護員工安全。

實際上,儘管亞馬遜有採取措施,但員工並不認為這些措施足夠。有多位員工聲稱,自己所在工作點的消毒濕巾、洗手液等物品要麽是配給制,要麽乾脆沒有。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要冒著感染病毒的風險。

讓員工感覺到工作環境不安全已經足夠糟糕,干涉員工發聲更令人無法忍受。現在,斯莫斯仍然在與亞馬遜抗爭,他組織了一個名叫「亞馬遜工會」的組織,試圖匯集起超過 5,000 名員工的力量。

▲ 2021 年 3 月,義大利亞馬遜公司員工舉行大規模罷工 超 3 萬人參與

亞馬遜恐怕很難再強硬下去了,11 月,紐約總檢察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尋求法庭支持,要求亞馬遜任命監督員監督史泰登島倉庫的防疫措施,並且要求恢復斯莫斯的工作。

對大公司用工行為的反思,近幾年在全球都多有發生。2018 年,特斯拉(Tesla, TSLA-US)內部就有過一波組織工會的風波,彼時一位組織工會的活躍員工被解雇,此外馬斯克還發過推特,稱「為什麼要把錢白白交給工會,而放棄公司的股票期權?」今年 3 月,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NLRB)裁定,特斯拉阻礙員工成立工會的行為違反美國勞動法,還命令馬斯克刪除推文。

同樣是在今年,星巴克(Starbucks, SBUX-US)在智利遇到罷工活動,而在美國本土其員工則掀起了工會組織潮。

在中國,對工作環境的討論也曾在 2020 年達到頂峰,彼時網路大廠廁所坑位不足、安裝計時器成為網民熱議的話題;員工被解雇公司拿出監控影片作為證據之一來佐證其「工作時間不足」的問題,也讓人們意識到如今在辦公室無處不在的「管理」。

此外,和亞馬遜這個電商巨頭擁有大量倉儲員工相類似的,中國的外賣平台擁有大量的外賣騎手,他們的工作處境也深受關注。近日,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網信辦、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商務部、中華全國總工會聯合印發《關於落實網路餐飲平台責任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對保障外賣送餐員正當權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上述文件中明確指出,要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單位為建立勞動關係的外賣送餐員參加社會保險,鼓勵其他外賣送餐員參加社會保險。

迅速擴張的科技巨頭們,如今都需要停下腳步,重新審視自己與員工的關係。畢竟,將碎渣掃進地毯下不是長久之計,結果不是發出腐壞的臭味,就是被「好事者」揭開來,暴露在刺眼的陽光下。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