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大象都失業!疫情下的泰國如何走出困境?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連大象都失業!疫情下的泰國如何走出困境?

2021 年 8 月 10 日

 
展開

持續的疫情讓旅遊業遭重創,已經致使 600 萬泰國人失業。城市街道上,大量的商店關閉;動物園裡的大象無人餵養;有人交不出房租,不得不帶著孩子露宿街頭。往日喧囂繁華,如今卻是蕭條一片。

數千頭大象正在挨餓

去年 4 月,泰國清邁的 11 頭大象,從各個象園集結,踏上了歸鄉之路。它們要回到距離清邁 150 公里的出生地湄曾縣,因為沒有足夠的經費運送,大象只能步行回家。風餐露宿,走了五天四夜。

大象們已經離家二十多年。這期間,它們在清邁的象園裡生活,日常就是扭動著龐大的身體,在遊客面前賣力表演。因為疫情,遊客驟減,經營者無法負擔租金與大象的日常開支,大多數象園已經關閉,大象也因此失業。

然而,不用再工作,對這些大象來說,卻不算是一個好消息,它們已經被人類馴服太久,早已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回歸自然以後,未必能夠生存下來。但它們別無退路,即便留在公園裡,也會因為沒有食物而餓死。而這樣的大象,泰國有 3700 頭。

不過,泰國人已經沒有精力管大象了,畢竟自己吃飯都成問題。7 月 4 日,數千名泰國失業者整齊劃一地盤腿坐在芭提雅海灘。受疫情影響,大量店鋪關閉,他們沒有工作,只能坐在海灘等待好心人的施捨。這個曾經擠滿中國遊客的海灘,在旺季的時候總是人潮湧動:緊靠海灘的購物中心裡,泰國導購說著不太熟練的中文;街道上,精瘦的男子拉著載滿遊客的人力車。如今,原本繁華的街頭已經看不到遊客的踪影,水果攤上也撤掉了中文招牌。沒有了遊客,對這樣的旅遊城市是致命的打擊。

泰國 600 萬人面臨失業或找不到工作的窘境,佔泰國總人口數的十分之一。失業者大多來自旅遊產業,餐飲、購物、航空運輸等產業受到的影響最嚴重。泰國旅遊局預測,今年的國際遊客可能只有 100 萬人次,國內遊客將下降到 5,000 萬~6,000 萬人次,與疫情爆發之前相比,收入下降了 74% 。

重重困境下,經濟壓力已成為了 2020 年泰國自殺的前三大原因之一。因為交不起房租,泰國一位 41 歲的母親帶著五個小孩露宿街頭,丈夫患癌症,已經回鄉治療。她原本在汽車站前賣飲料,失業後被房東趕出出租屋,只好在街邊的一把大傘下舖了些被褥,艱難度日。

經濟的影響直接傳導到了貨幣。自今年以來,泰銖兌美元匯率已下跌超過 10% 。疫情之前,泰銖是亞洲最穩健的貨幣,但目前它卻成為 “ 2021 迄今為止表現最差的貨幣 ” 。

泰國政府不得不嘗試重新開放景點。今年 7 月,泰國在普吉島啟動了一項 “ 沙盒 ” 試點計劃,遊客可以在不隔離的情況下,前往普吉島旅遊。政府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挽救旅遊業,然而嘗試並不順利,開放普吉島一週之後,當地新增病例已達 27 例。風雨飄搖中,泰國正面臨著疫情與經濟的雙重考驗,而如今這一切,源於 40 年前的一個決定。

旅遊大國崛起

1961 年,泰國素林府第一次舉行了訓象表演,素林府位於泰國東北部,盛產大象和絲綢。在當地,大象是人們最信任的伙伴,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頭大象。訓象表演中,表演者們換上了戰士服裝,大象們全都身穿賽服,在不大的球場上,重現古代騎像打仗時的場景。那次活動吸引了四方遊客,泰國民眾第一次意識到旅遊所能帶來的收益,政府開始將重心向旅遊業傾斜。

那之後,泰國在紐約、倫敦、法蘭克福、巴黎等地區開設了 12 個辦事處,用於宣傳旅游資源。訓象表演也成了素林府一年一次的盛大活動。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八年間,泰國旅遊局舉辦了 70 多次大型民族傳統旅遊活動。

1981 年,旅遊培訓學院成立,專門為飯店賓館和旅行社培養專業人才,泰國的主要大學裡,也都增加了旅遊專業。一時之間,旅遊成了泰國學子心目中的朝陽產業。旅遊為泰國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泰國經濟學家這麼認為

1987 年,泰國國王普密蓬.阿杜德 60 壽辰,藉此契機,泰國打出 “ 訪問泰國年 ” 的旗號,在全國各地舉辦了多場旅遊活動,那年泰國接待遊客 348 萬人次,創下了 1980 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次年,泰國又如法炮製,舉辦了 “ 泰國工藝品年 ” 。陽光、海灘、美食,勾勒出遊客對泰國的共同印象,泰國很快成為各國的熱門出行地。以那時的中國人來說,去泰國走了一圈,在親戚朋友面前是件風光事。

旅遊業的迅速發展,讓泰國人均收入飛漲。 1987 年,泰國國際貿易赤字為 4,600 萬泰銖,而當年旅遊收入為 5,000 萬泰銖,旅遊收入填補了貿易赤字。

依靠旅遊業,一座座高樓大廈在泰國拔地而起。白天,遊客們在海灘上沐浴陽光,在大皇宮下拍照打卡,景區外面,每走幾步路就能看見賣鹽水菠蘿的老人。到了夜晚,芭東海灘搖身一變,向世人展現著紙醉金迷的一面,世界各地的遊客穿著異域風情的服裝,在酒吧里品嚐著醉人的美酒。

位於泰國首都的廊曼機場,在旅遊業的帶動下,從普通機場一躍成為東南亞最大的航空港之一。這裡的航線通往 32 個國家,平均每週有 888 架飛機會從這裡降落。2019 年,泰國每日接待國際遊客可達 14 萬人次,旅遊創收 1.9 兆銖,佔泰國 GDP 總值的 18% ,入境泰國旅遊的總人數為 3,949 萬人次。

2019 世界旅遊排行榜

▲ 2019 世界旅遊排行榜 來源:泰國投資網

在這一年,泰國旅遊業已然邁向世界領先地位,因旅遊帶來的總收入排名位居世界第四,僅次於美國、西班牙、法國這三個已開發國家。但繁榮深處,也悄然埋下隱憂。

扭曲的致富之路

2019 年 4 月,泰國普吉島動物園裡一頭三歲小象去世,小象生前的工作,是在動物園裡跳舞供遊客觀賞。長期腹瀉,沒有 三天後,小象帶著折斷的雙腿去世。小象的非正常死亡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當地的相關部門稱,如果動物園申請,他們將會重新獲得一隻幼象。

一部名為《黑象》的紀錄片,被泰國網站長期列為禁片。大象的脊柱是它們最脆弱的地方,一隻成年大象最多可以承擔 150 公斤的重量 4 小時,但在景區中,大象一天的工作時間遠超過 4 個小時,還需要同時載兩個人。為了讓大象更好地適應表演,在訓練時,它們的四肢會被鐵鍊鎖住,馴象員用特製的鐵鉤,不停地鞭打它們的背部。

數據顯示,在清邁,有 82.5% 的人從事貿易、手工業等其他旅遊相關的職業,從事農業的人只佔了 17.5% 。泰國依靠旅遊業不斷變得富有,但也因長期將重心放在旅遊業而導致其他產業停滯不前。一個經濟結構健康的國家,應當是科技、工業領域佔據較大比重,旅遊佔 3% – 5% ,而泰國旅遊業在國民經濟中佔比一直維持在 20% 左右高位。

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到來。過於依賴旅遊業的泰國,最終還是付出了代價。在疫情一波接一波的考驗下,旅遊業發展帶來的紅利消失殆盡,泰國經濟在疫情面前不堪一擊。

新加坡的轉型啟示

泰國的另一面鏡子,是新加坡。

泰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常被放在一起,並稱為新馬泰,是東南亞三個熱門旅遊國家。但和泰國與馬來西亞不同的是,新加坡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就已經進入了已開發國家行列。新加坡曾經是亞洲最窮的國家之一。 1960 年,新加坡的人均 GDP 只有 500 美元,而在 35 年後,這一數字就翻了 50 倍。

1959 年,李光耀決定對新加坡進行經濟改革,擺脫單一的轉口貿易經濟結構,開始大力發展工業。新加坡位處馬六甲海峽,是歐洲、非洲、中東等國家貿易的必經之地,那時候的經濟來源主要依靠轉口貿易。轉口貿易給國家帶來了繁榮,但其只是作為中轉站,缺乏經濟根基,主動權不在自己手裡。

因此,新加坡開始了艱難的經濟轉型之路。新加坡一邊吸納外資和引進技術、建立大型工業園,一邊拓展海外市場,與其他的亞洲國家逐步拉開距離,進入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隨後,新加坡以造船、煉油等資本密集型產業為主,貿易、金融、旅遊等服務產業為輔,多線發展,在上個世紀 70 年代末期,新加坡就成了世界上重要的亞洲新興工業園。

疫情期間,全球經濟陷入混亂,但新加坡經濟卻表現穩健,還被評為 “ 全球最具競爭力以及最具商業投資的國家 ” 。多類型在國家發展這份考卷上,新加坡與泰國寫下了不同的答案。如今,答案已被時間驗證。

一百年前,泰國有大約三萬頭野生大象,現在只剩下不到 5,000 頭。其中大部分大象被人工馴養,因為疫情的緣故,許多大象正在忍飢挨餓。除了忍受飢餓,它們可能被出售,當作非法伐木的工具,生存處境更加艱難,這場災難裡,大象先一步成為了犧牲品。

去年 11 月,泰國宣布將調整經濟結構,避免過度依賴旅遊業,只是這個決定來得太遲。7 月 31 日,泰國新增病例 1.9 萬,死亡人數達 178 例,都創下新紀錄。首都曼谷附近的醫院不堪重負,太平間已沒有空間,醫院買了兩個冷藏貨櫃來存放屍體。泰國的數百隻猴子無人餵養,因一根香蕉大打出手;象園裡飢腸轆轆的大象,正在等待命運的裁決;清邁的商家望眼欲穿,卻等不來一位遊客。泰國上下,早已一片水深火熱。而這個悲劇,或許本可以避免,至少不像現在這樣慘烈。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