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消費者是上帝 但為何租客是弱勢群體

作者:彭梁潔   |   2018 / 10 / 25

文章來源:新芽   |   圖片來源:Koko


那些年,租房遇到過的坑

大學生走出校園後的第一課,“北上廣漂” 們(編註:離開老家在北京、上海、廣州工作)在城市紮根的第一站,往往都是從租房開始的。

2018 年 9 月 17 日,艾瑞諮詢發布了《2018 年中國長租服務產業研究報告》,數據顯示,自 2016 年四季度開始,全國累計 73 個城市進行了房產調控,頒布了 135 條限購政策,176 條限貸政策,調控力度極大。在購房資金和城市資歷的雙重門檻下,租房成為新晉市民的初始優選,且租房週期有延長趨勢。

艾瑞諮詢預測,2018 年中國長租產業市場規模預計達 1.57兆人民幣水平,與上期相比成長 9.6%,預計在 2020 年市場規模或將達 1.90 兆人民幣,2025 年則是 3.01 兆人民幣,而繼租房成為剛需之後,租房攻略也成為剛需。

每到畢業季,“畢業生租房指南” 之類的文章就會火一把,租房防騙攻略、避坑手冊也屢現於各大高校的 BBS、貼吧中。師兄師姐們以自己的血淚史現身說法,指點師弟師妹們少走彎路。畢業季之外的任何時候,在豆瓣小組、百度(Baidu, BIDU-US)貼吧、知乎等社交平台,租房也都是一個歷久不衰的話題。

搜尋 “租房攻略”,“百度為您找到相關結果” 超過 400 萬個;目前擁有 70 多萬成員的豆瓣小組 “北京租房” 創建於 2007 年,豆瓣上的文藝青年們希望將這裡打造成一個真實的個人租房資訊發布平台,擁有一片去仲介的淨土;知乎上 “租房時如何避免被騙” 這個問題,被瀏覽次數接近 300 萬,票數最多的答案收穫了 8,000 多人的贊同。

房屋租賃市場龍蛇混雜,“租房必被坑” 甚至成為很多人的心理預期——躲過了黑仲介,躲不過糟糕的房東,或者坑爹的室友——總有一個坑適合你。總而言之就是,涉世未深限制了你的想像力。

“租客為爺”

“租房必被坑” 實際上指向一個不爭的事實——在這個市場上,租客始終是弱勢群體。

當 “消費者是上帝” 已經成為各產業的共識時,房屋租賃產業卻滯後於這一趨勢——傳統租房市場一直是以房東為中心的,想要做出一點改變的,是一隻 “兔子”。

最近在北上深杭等一二線城市,一隻造型獨特的兔子出現在地鐵站、CBD 辦公大廈、行動播放設備的影片插片中,吸引了人們的目光,這是互聯網租房交易平台巴樂兔。這家成立於 2014 年的公司一反傳統,打出 “租客為爺” 的旗號,希望重構租房生態。

租客和房東就像天平的兩端。傳統房屋租賃秉承 “以房東為中心”,服務重心和利益取向自然向有房的一方傾斜,而如今的市場正在發生變化。

首先,租購同權政策的頒布、以及資本的湧入,推動各種形態租房市場主體加入,房源供應端的形態和數量越來越豐富:萬科、碧桂園等地產產業巨頭,自如等分散式品牌公寓,魔方公寓等集中式品牌公寓,以及巴樂兔等互聯網創業公司紛紛入局。尤其到了 2015 年,長租產業融資數量達到 55 筆,與此同時,人們對於租房品質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去年《勞動報》的調查問卷顯示,願意拿出收入三成及以上用於租房的人群佔比達 55%。在這一背景下,提出 “租客為爺” 理念的巴樂兔把租客體驗放在首位,以解決租客痛點為邏輯出發點和準則。

租房市場的痛點總結起來主要是三個:

一、房源資訊不對稱,虛假資訊鋪天蓋地,找房成本很高。

二、缺乏租後服務。

三、仲介在不實資訊和缺乏租後服務情況下收取了較高的仲介費用。

針對這三個痛點,巴樂兔給出了解決方案:

個人業主和機構房東與租客直連——這不僅是解決這些痛點的答案,也促成了巴樂兔的模式。

相比鏈家、我愛我家、貝殼等傳統仲介平台,巴樂兔以線上為據點,堅持 “以租客為中心” 的互聯網思維,重視租後服務和消費者體驗;

相比自如、蛋殼等自主收房然後轉租給租客的自營模式,巴樂兔採取平台模式——本身不收房,而是打造一個賦能平台,所有類型的房東,包括個人和機構都​​能在平台上發布資訊;

相比 58 同城(WUBA-US)這類純線上的分類資訊平台,巴樂兔又擁有一支線下團隊——不僅通過現場拍照,採集資訊,結合系統的房源核實機制,從而杜絕假資訊,而且帶看租客,撮合成交,形成服務從線上到線下的閉環。

一句話總結就是:輕平台,重服務。

這種模式對於解決租房痛點的優勢顯而易見。首先,在確保資訊可靠的平台上,租客可以輕鬆找到房子後面的個人或者機構類房東,免受虛假資訊的困擾,提高找房效率;其次,提供帶看、簽約、租後管理等一站式服務,彌補了傳統仲介售後服務的缺失;最後,主要面向房東收取服務費的盈利模式,租客則省心省錢租房。此外,巴樂兔還率先推出了房東評價機制,這也是一個對租客有利的機制。

人們習慣看完一部電影後去豆瓣打分、在大眾點評上根據評分決定去哪家餐館吃飯,但在租房領域,幾乎沒有平台讓消費者可以線上點評房東,巴樂兔是業內第一家。在巴樂兔平台上,租客每月交租時都會獲得一個點評本次租房行為的機會,成為後面租客的 “避坑” 依據。

此外,在這種機制之下,房東的服務情況變得透明,也會開始在乎租客口碑,從而改善服務質量;同時,巴樂兔平台也會向 “好房東” 傾斜資源,從而倒逼房東重視服務。

用 “同理心” 解決社會問題

前段時間很火的《拼多多(Pinduoduo Inc, PDD-US)“鬧革命”》一文中,作者引用微軟(Microsoft, MSFT-US)CEO 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書裡的觀點,強調企業應該具有同理心而不是同情心。

“同理心是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問題,去追求和推動改變,而不是基於同情給予有限的慈善和所謂的包容。”

“有同理心的公司,不會輕易接受 ‘存在即合理’,它會思考自己在同樣環境裡的反應,進而發自內心地去推動改變。”

拼多多被質疑的很重要一點,就是它利用社會問題去賺錢,而不是解決社會問題——這就是同情心,而不是同理心。但世界上所有偉大和可能偉大的公司,都是依靠同理心——即解決社會問題崛起的。

拼多多在淘寶和京東(JD-US)的嚴密包圍下殺出一條血路,卻被指 “倒退了 20 年”;而巴樂兔則在 “調控房價就是調控鏈家” 的市場裡找到一條自己的路,且是奔著 “消費升級” 去的。消費升級的核心,是消費者端體驗的升級。

人們的四大基本需求——衣食住行,“住” 是最後一個被行動互聯網和消費升級改造的領域,也是消費者體驗最差、提升空間最大、需求最迫切,同時也是最難被改變的領域。

巴樂兔成立於 2014 年,但直到 2017 年下半年,這個低調的團隊才開始對外發聲,這已經是公司完成千萬美元 B 輪融資之後的事了。大約也是那個時候,上海起家的巴樂兔在大本營城市實現了盈利,其平台模式最終被證明可行。

隨後,巴樂兔開始在全國主要一二線城市複製這種模式,目前已經進駐十四個城市,服務租客達到千萬級別,管理營運房源 330 萬間。今年 5 月,巴樂兔又獲得天圖資本領投的 B+ 輪 3 億人民幣融資。這一次,巴樂兔才開始尋求大範圍的曝光,真正變得高調起來,解決租房痛點的路徑得到驗證後,這個團隊終於不再掩飾希望成為產業引領者和顛覆者的野心。

值得注意的是,此輪領投方天圖資本一直專注創新消費領域,投資企業名單中包括週黑鴨、小紅書、蘑菇街等垂直領域頭部公司,在業內被稱為 “一投一個準”。天圖資本張海燕表示,選擇巴樂兔有三個原因:

首先,其獨特的商業模式已經走過拐點,經過驗證,能夠創造價值;

其次,看好其服務年輕人租房剛需的巨大市場;

最後,巴樂兔的創始團隊非常可靠,這一點也很重要。

巴樂兔的創始團隊是主要來自前程無憂(JOBS-US)、貝恩諮詢、匯豐銀行(HSBC Holdings plc, HSBA-UK)、騰訊(00700-HK)等公司的連續創業者,以 70 後和 80 後為主。其聯合創辦人呂柟 1998 年從貝恩諮詢公司離職後,與合夥人創立前程無憂,並於 2004 年帶領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這也是中國最早打通線上線下的人力資源服務商。

前程無憂在平台營運、打通線上線下 O2O 模式上的探索,都為如今的巴樂兔提供了重要經驗。作為新興的互聯網租房平台,技術為巴樂兔的運作提供了底層支持——例如用技術手段檢測房源真實性、面向房東推出 SAAS 智能管理系統等等。

機構是未來租房市場的主力

正如電商之中,以淘寶天貓為代表的平台模式和以京東為代表的自營模式分庭抗禮,在租房領域,這兩種模式同樣並存。巴樂兔對標的是前者。

艾瑞諮詢認為,二者是密不可分的合作關係,在供需匹配和產業標準形成上可以互補,共同構成當下租房產業生態。之所以選擇平台模式,是因為巴樂兔認為,在一個龐大、分散且長尾的市場上,平台模式能極大提高產業效率,實現價值。

在艾瑞的長租產業報告中,全國主要一二線城市大約有 2,500 萬間機構房東房源,其中只有 140 萬間是頭部品牌機構持有,如自如,蛋殼等大機構,而絕大部分則被幾十萬長尾機構房東持有,事實上,這些長尾房東提供了差異化的產品和服務,滿足著各類租客的需求,是當前機構市場的主體。

而分散且長尾的市場大大提升了供需精準匹配難度和成本,在這種情況下,平台模式則能充分整合所有房源,同時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和租客第一的營運標準實現高效供需匹配,滿足不同層次租客的需求,提升整合產業的交易和服務效率。這跟酒旅預訂服務領域的格局非常相似。

數據顯示,90% 以上的飯店預訂訂單來自以 OTA(線上旅遊平台)、O2O 團購平台,僅有 5.8% 的訂單來自於品牌飯店網站,可見平台模式的巨大價值。艾瑞報告預測,長租公寓的長尾形態明顯,中小型機構公寓多而分散,生存優勢明顯,在未來將繼續整合零散的個人業主房源,預計機構化房源未來會快速上升至 70% 以上的市場佔有率。

當前的機構房東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主流的、認真經營賺錢的機構房東,還有一種是得到資本支持瘋狂擴張的少數頭部公寓。當頭部公寓們在重點城市局部區域激烈競爭和擴張,發生 “規模不效益” 的情況下,認真踏實經營生意的長尾機構則一直穩健賺錢和發展。

“這兩類機構房東——頭部的大 B 和長尾的中小 B,巨鯨和魚群可以共存。” 巴樂兔聯合創辦人高萌曾在之前的億歐服務峰會中演講說到。而目前巴樂兔平台上,廣泛擁有各類 B 端房東房源,已經成為全國最大的機構房東平台。

而長尾 B 端市場的存在對整個市場影響深遠,豐富租房市場的生態,在整體 B 端市場供小於求的情況下增加更有保障的供給,給租客更多選擇空間和可能性。

新芽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個股相關基金

發行地點

全部
境內
境外

發行類型

全部
股票
平衡

切換表頭

基本資料
股票指標
收益指標
歷史績效

基金名稱

排序條件
歷史年化報酬率
歷史年化波動度
歷史年化夏普值
個股權重
發行地點
淨值
資產規模
台灣人投資金額/比重
排序依照
高→低
低→高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個股
權重

發行
地點

淨值

資產規模
百萬美元

台灣人投資
金額/比重
百萬美元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預估未來
本益比

市值
營收比

產業
集中度

類型/
計價幣別

近1月
報酬率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歷史年化
報酬率

歷史年化
波動度

歷史年化
夏普值

信用評等

存續期間

到期殖利率

類型/
計價幣別

報酬率 /年化波動度

近1月

近3月

近6月

近1年

近3年

近5年

近10年

年初至今

我要集氣100%權重的主題投資
已集氣投組上線通知我 >

* 基金成立日期在西元2000年以前者,目前資料僅顯示自2000-01-01開始,相關數據皆由2000-01-01後之數據計算而成。

基金淨值、報酬率、波動率及夏普值為每日更新,基金各項分析數據為每週更新,資產規模/月報為每月更新,台灣人投資金額為每季更新

產業地區分布

投資產業分布

投資地區分布

未有公開資訊

67.2%

科技

26.8%

金融

26.8%

原物料/能源

26.8%

傳產

2.2%

工業

2.0%

必需性消費

0.1%

可選性消費

0.1%

醫療保健

2.0%

公共事業

0.7%

服務

0.6%

未有公開資訊

67.2%

已開發國家

26.8%

北美

19.5%

歐洲區

3.9%

日本

3.3%

亞太區

0.1%

大中華

4.8%

新興市場(不含大中華)

1.3%

成功集氣+1

留個信箱,投組上線通知你

送出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新芽
新芽NewSeed,正如其名字一樣,我們專注於對新銳創業項目和新興趨勢的挖掘與報導;在嘈雜的創業大潮中,我們試圖去更加清晰地解讀創業背後的新浪潮。
新芽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