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操作系统研發「夭折」?搶元宇宙霸主,Meta 美夢受挫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VR 操作系统研發「夭折」?搶元宇宙霸主,Meta 美夢受挫

2022 年 1 月 8 日

 
展開

做系統,不做系統,橫在 Meta 面前的一道兩難選擇題。

據美國科技媒體 The Information 報導,Meta 已經停止開發為 VR/AR 設備設計的新操作系統。但隨後,Meta 通訊經理 Sheeva Slovan 通過電子信件發送給 The Verge 一份聲明,聲明中表示有關新操作系統的相關研發一切正常,並無縮減研究規模的計劃。

▲ The Verge 相關報導

同時,Meta 副總裁加布里埃爾.奧爾(Gabriel Aul)在推特(Twitter, TWTR-US)上表示:「我們仍在為我們的設備開發高度專業化的操作系統。」

據悉,Meta 的操作系統研發項目從 2017 年開始正式立項,其內部代號為 XROS,主要為 VR/AR 設備提供服務,共有 300 多名人員參與研發。

Meta 自主研發操作系統一直以來都得到人們的高度關注,因為這是Meta佈局從底層架構到硬體「自成一體」格局的關鍵一步棋。據 The Information 報導,Meta 可能會選擇使用 Google 的安卓系統來對抗蘋果(Apple, AAPL-US)在VR/AR領域造成的潛在威脅。

一、高層出走、投入大、回報少,Meta 開發新系統遇三大困境

在深入調查 Meta 研發新操作系統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此次「唱衰」Meta,可能與近期 Meta 部分高層離職、新操作系統研發難度大以及報酬率低三大困境有關。

1. 困境一:研發操作系統的核心高層離職

2021 年 11 月,前知名微軟(Microsoft, MSFT-US)工程師馬克.盧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宣布離開公司。該工程師在Meta任職長達四年時間,主要是作為操作系統總監,參與 Android 替代方案的開發工作。

▲馬克.盧科夫斯基

巧的是,據 The Information 透露,就在這位傑出人物離職後不久,Meta 就通知了參與開發 VR、AR 設備的部門 Reality Labs 的員工,決定停止新的操作系統研發工作。雖然不知道真假,但 Meta 確實損失一員大將。

馬克.盧科夫斯基先前曾在微軟工作了 16 年時間,作為首席架構師參與了 Windows NT 操作系統的研發。後來,他還在 Google 工作 5 年時間。這次,馬克.盧科夫斯基從 Meta 離職後,在 12 月重新投入了老東家 Google 的懷抱,擔任 Google AR 操作系統的高級總監。

有關這次離職,馬克.盧科夫斯基自己表示,「 10/4 我看到在《 60 分鐘》播出『與 Facebook 舉報人 Frances Hauge』 的採訪影片後,並且閱讀了(舉報人)提供給 SEC 的材料後,我決定離開Facebook。」

2. 困境二:新操作系統研發難度係數大

2021 年 6 月,Meta執行長祖克柏曾公開表明新AR/VR操作系統的重要性,並且表示自己的團隊已經在該方向取得不錯的進展。

祖克柏還在其社交媒體上表示,Meta 開始構建擴充實境的操作系統,可以滿足其內部代號為 Project Nazare 的 AR 眼鏡的需要。該眼鏡不但能在現實世界呈現虛擬世界的資訊,同時還能作為進入「元宇宙」的入口硬體之一。

▲Meta 希望代號為 Project Nazare 的 AR 眼鏡呈現的畫面

祖克柏講道:「如果你要打造一幅像這樣看起來普通的智能眼鏡,你可能需要對系統進行較為全面的優化,這樣你才可以獲得和電腦同等的計算性能。」

他還講到由於這類智能眼鏡至少需要維持一天的續航,並且會長期被人體體溫所影響,因此,為這樣的一台「電腦」打造所需的操作系統具有一定的挑戰性。

3. 困境三:研發操作系統報酬率低

除了對計算性能的要求,專門為 VR/AR 設備重新構建一套新的操作系統,並且還能為其他第三方應用程式提供支持,是一件十分漫長,並且具有相當挑戰性的過程。

就從手機的操作系統來看,十幾年前,以安卓和 iOS 為操作系統開發的智慧型手機市場佔有率開始超過諾基亞(Nokia, NOK-US)和黑莓(BlackBerry Ltd, BB-US)之後,Google 和蘋果就在手機以及平板電腦等行動設備的操作系統層面擁有了壟斷性地位。無論是微軟,還是其他的科技巨頭多次試圖撬動 Google、蘋果的地位都沒有成功。

因此,即使研發出一套合格的操作系統,並不意味著 Meta 能夠動搖 Google、蘋果的地位,如何讓其他第三方硬體和軟體都願意適配 Meta 的新系統,同樣很重要。

二、想躺平?難!危機重重下的 Meta

開發一款新的操作系統,不但是Meta面對複雜的網路格局,積極應對的一種方式,而且可能是Meta面對多重挑戰下的無奈之舉。

1. 挑戰一:處於被動調整狀態,性能適配不穩定

部分產業人士認為儘管使用 Google 的安卓操作系統可以讓 Meta 在短時間內節省一定的資金和資源投入,但這種方式同樣會造成一定隱患。例如,每次當 Google 發布新的安卓版本或者修補系統安全漏洞時,Meta 和其他軟體廠商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資源,及時根據新的變動調整自己的軟體。

不僅如此,由於安卓操作系統剛開始是為手機定制的,因此在與其他設備,像 VR/AR 硬體適配時,可能會出現新的問題。

2. 挑戰二:受限於各類平台,難以擁有決策權

十多年前,祖克柏就開始希望 Meta 獨立,不依賴任何其他公司。據悉,當時,他就已經開始擔心在 Google 和蘋果所研發的操作系統中禁止運作自己的 Meta「全家桶」社交軟體的風險,尤其是這些軟體還佔據各類榜單的前幾名。

▲ Meta 的社交「全家桶」

據 The Information 報導,大約 6 年前,祖克柏就開始為 Google 禁止各類使用安卓系統的設備運作自家軟體做好準備。而近期,Meta 因其社交軟體的廣告追蹤功能與蘋果爭議不休的情況,無疑側面證實了祖克柏擔憂的問題很有可能會隨時發生。

3. 挑戰三:VR 領域同台競爭優勢削弱

第三方安卓定制 ROM 公司 Cyanogen 的前執行長 Kirt McMaster 表示,由於未來 Meta 和蘋果在 VR/AR 硬體領域可能會產生競爭關係,Meta 需要在軟體層面,例如操作系統上做出比適配安卓系統更具有競爭力的設計。

先前,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曾表示蘋果將於 2022 年第 4 季度推出 AR 頭戴裝置,蘋果 AR 頭戴裝置將搭載性能媲美 M1 的「桌面級」晶片和索尼(Sony, 6758-JP ) 4K Mirco OLED 螢幕,目標是在 10 年內取代 iPhone,預計出貨將超過 10 億部。

面對蘋果來勢洶洶的勢頭,Meta 不但需要在硬體上加大投入,而且在軟體層面同樣要保證自己不被落下。

三、結語:機遇與挑戰並存,Meta 遇到兩難選擇題

到底做不做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Meta面臨著兩難的選擇題,這其中,不但有人員流失的因素,而且有可能是 Meta 從成本、回報等方面的多重考慮。

Meta 一直在致力於宣傳「元宇宙」的美好願景,吸引更多的玩家參與其中,這也加劇了整個 VR/AR 市場競爭的格局。此次,Meta 在 VR/AR 操作系統的研發進展引多方關注,也透露出了各個科技巨頭都在爭相佈局 VR/AR產 業,VR/AR 設備或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迎來一次新的爆發。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