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二創 一份文件恐斷 Bilibili 影音網站生路

作者:牛耕   |   2018 / 04 / 11

文章來源:新芽   |   圖片來源:Berber


越簡短的消息,常有越大的影響力。2018 年 3 月22 日,中國廣電總局發了一份簡短的文件,讓你可能很快就看不了“鬼畜元首”和谷阿莫了。

這份文件做出了四點要求:

  • 堅決禁止非法下載、剪接改編影視節目的行為。
  • 加強網路上片花、預告片等影視節目管理。
  • 加強對各類節目接受冠名、贊助的管理。
  • 嚴格落實屬地管理責任。

一份文件飛過,無數人在發抖。我們想解釋清楚,這份文件究竟說了什麼?又是誰遭了殃?

鬼畜影音:嚴肅時代的丑角,00 後的地下信

文件最亮眼的是第一條,如果它嚴格執行,Acfun 和 Bilibili (BILI-CN) 的鬼畜調教區很可能就要關閉了。

這份文件強調,禁止重新剪輯、重新配音、重配字幕、傳播篡改原意產生歧義的節目片段。不幸的是,這正是鬼畜調教的運作方式。

以二次元聖地 Bilibili 為例,它的鬼畜區分為四個板塊:鬼畜調教、音 MAD、人力 VOCALOID 和教程演示。鬼畜調教是說,將影音剪輯、變調等,重新演繹內容,典型的如“諸葛亮罵死王朗”、“元首到河北省來”、“金坷垃”等。音 MAD 則剪輯影視片段後,配上音樂來致敬作品。人力 VOCALOID 正如其名,是抽取角色音色,手工編排成曲。

簡單來說,經他們重新組織的材料很少符合原意。它們直接處於打擊的靶心。

對 Bilibili 來說,這可能是它們極不願損失的流量。按 2017 年末統計,鬼畜區前三的播放量分別是 737 萬、549 萬、519 萬,堪比一些重金引進的外國影劇單集播放量。而它們的製作成本又極低,都是上傳者個人用《頭文字 D》、《火影忍者》的片段製作。事實上,這些影音經常多年後還被翻出來刷榜,貢獻的用戶黏性可見一斑。

如果按文件關閉鬼畜區,Bilibili 幾乎要被切掉一條臂膀。

2018 年 3 月22 日晚上,媒體《好奇心日報》從某家影音網站得知,工作人員也不清楚文件是否會真的下發,還是只“嘴上說說”。最壞的情況是,鬼畜分區直接被關閉,最好的是,接到投訴再撤下影音,甚至並無動作。具體執行到何種程度,決定權還在官方手中。

在某種程度上,鬼畜文化正是 00 後的核心文化。如果你看不懂一個梗,或是台詞與劇情的反差效果,就無法理解 00 後本身。

易觀的分析師薛永峰曾說,00 後缺乏時代記憶,又伴隨網路長大,造成了“娛樂至上”的精神。他們表達時,會刻意追求戲謔化,用雲淡風輕的方式說出內容。他們習慣了寬鬆的網路環境,又天生擁護惡搞,喜歡把事物解構後再造。

而鬼畜文化的“解構”效果是十分有害的。因為語言蘊藏著權力,而解構破壞穩定的語言。當你把“諸葛亮大罵王司徒”中,諸葛亮“何出粗鄙之語”後加上一段髒話時,這個人物蘊含的國家大義、執政權威就變成了嘲諷對象。

從這點說,權力在語言中是受到人力操控的。鬼畜文化卻隨意消解這種連接,使用一種不穩定、能量更小也更情緒化的語言。

因此,消滅他們就對“消滅對官方的嘲諷“至關重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鬼畜文化都像莎劇中的小丑,借裝瘋賣傻說出禁忌之物,表達禁忌的情緒。而如今它們走到了盡頭。

電影解說:捱過版權鍘刀,大難還在後面

電影吐槽和解說,是遭殃的第二大類群體。Bilibili 同樣是這類影音的重災區。

這類節目在製作時,為了讓觀眾知道在說什麼,通常要一邊呈現電影畫面,一邊解說。而高畫質的數位版片源大多是網路盜版。一些新電影的解說,甚至要搶在觀眾去電影院之前,就想方設法找到片源。一直以來,發行方都對他們處於“想管不值得”的模糊狀態。

但它們真的損害利益時,發行方也會毫不猶豫揮起版權的大刀。2017 年 4 月,谷阿莫就被又水整合、甲上娛樂等告上法庭,稱花大價錢引進的電影,因為他的吐槽沒人看。觀眾則感激說,感謝谷阿莫,我又省了電影票的錢和 2 小時生命。

在此之後,解說電影的上傳者和發行方,逐漸摸索出一條互不冒犯的界限。吐槽新片風險太大,上傳者乾脆在新片上映時聊聊前作,既能跟上這波熱度,又能幫新片降低觀看門檻。經典電影的解讀欄目,則刻意找已下線、不好賣錢的經典電影解說,避開版權所有者的核心利益。

如今,電影解說類節目已頗具規模。吐槽風的《谷阿莫帶你 × 分鐘看完》系列在 Bilibili 點擊超過 3 億次,影響甚大,曾登上台灣的電視新聞。解讀經典影片的《電影最 top 》則累積 4500 萬次點擊。此外,《微縮電影》、《閱後即瞎》等都自成一派風格,吸引無數粉絲。

對 Bilibili 來說,平臺本身和上傳者都從這類節目獲益匪淺。電影解說是比鬼畜更專業的內容,黏性更高、受眾更大,也能與短影音社區形成差異化。上傳者則藉此擴大個人影響力,尋機變現。谷阿莫在解說成名後,就開始露臉說脫口秀,將流量綁定到自己本身,甚至出了 MV 單曲《妖艷賤貨》。《努力的 Lorre》碰到正上映的電影,也選擇真人出境,露一波臉。

可以說,電影解說節目在長期拉鋸後,已形成三方收益的穩定生態:發行方得到更廣泛的觀眾、上傳者得到粉絲和贊助支持、平台得到內容和營運數據。甚至那些買入經典電影的影音網站,也能因為“導讀型”節目獲益。

但如今,這一平衡可能被打破。真正需要被打擊的是:許多電影,即使未經審批,也能藉著解說被介紹給觀眾。這才是真正的打擊對象。而三方受益的穩定生態不過是陪葬品。

服務於同一目的,影視節目如未經審批引進,即使片花、預告片也不得播放。現在,觀眾即使在院線看不到電影,也能在豆瓣先看預告片,了解全球電影動態。這樣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復返了。

這一條,配合“用版權問題關閉影音資源站”,最終能讓未經審批的電影,徹底消失在中國網友的認知之外。

這份文件還說了什麼?

文件第三條說,廣播電視節目、網路影視節目,要接受冠名、贊助等,須事先核驗冠名、資助方的資格資助方的資格。被冠名、贊助方者,也要先取得“訊息網路傳播影視節目許可證”。

簡單地說,這是一招“釜底抽薪”,會讓未完全納入監管的網路節目完全斷絕收入來源。

文件第四條說,要嚴格落實屬地管理責任。通常,這意味著文件會下發,推行實施,因此在製定權責劃分。這可能解答了“文件會實施到何種程度”的問題。潛在的答案是:這是認真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正籌劃上市的 Bilibili,國內短影音平台也大都有二次創作內容。典型的如快手、抖音、火山小影音、西瓜影音等。

其實,對當下的創作者來說,影音素材就像詞語,一旦被發明,如何傳播、使用,甚至曲解,就完全是語言學現象,不再受任何人掌控了。而這份文件宣布,再次說出這些詞語是不合法的,應該被取締。

至於它會不會成功,一種數億人使用的表達方式,會不會變成“地下密語”,我們很快就知道了。

新芽》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新芽
新芽NewSeed,正如其名字一樣,我們專注於對新銳創業項目和新興趨勢的挖掘與報導;在嘈雜的創業大潮中,我們試圖去更加清晰地解讀創業背後的新浪潮。
新芽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