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 改寫政策架構! 平均通膨 與 最高就業 是什麼?

作者:Sid   |   2020 / 09 / 01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美國 聯準會  (Fed) 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 在 2020 年 8 月 27 日召開的全球央行年會上發表聲明,宣布聯準會重大政策的改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平均通膨 目標」與「最高就業水準」這二個概念,讓聯準會能更彈性地支持勞動市場和經濟環境,意外地送給金融市場一份大禮。

什麼是「 平均通膨 目標」架構?

全球各大央行目前普遍將通貨膨脹率的目標訂為 2%,而「 平均通膨 目標」架構則是將原本設定的「2% 通貨膨脹率目標」調整成「在一段期間內的平均通膨率達到 2%」,讓 聯準會 制定貨幣政策時更有彈性。

如果過去一段期間,通貨膨脹率一直未能達標,將使「平均通貨膨脹率」低於「目標通貨膨脹率」,當未來通膨上升後,就算超過目標通膨,聯準會 也不必馬上升息,而是等到一段時間內的平均通膨達到目標後再升息;相反地,如果長時間通膨偏高,即便未來通膨下降,聯準會也用不急於降息。

由於過去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長時間低於 2% 目標,因此將一段期間內的「平均」通膨率設定為 2%,意味著聯準會允許未來通膨在一段時間內適度超過 2%,以彌補過去幾年過低的通膨。這將延長聯準會現行寬鬆貨幣政策的期間,尤其聯準會並未說明這「一段期間」究竟多長,以及將從何時起算,在新冠肺炎嚴重衝擊美國經濟下,通膨率短時間內應很難持續超過 2%,更突顯「長期零利率」時代或許即將再度來臨,至少聯準會表現的態度是短期內不太可能升息。

為何改採 平均通膨 目標架構?聯準會的利率決策困境

「平均通膨目標」政策象徵聯準會擺脫過去看待「充分就業」和「穩定通膨」的舊思維。

目前全球各大央行決定貨幣政策時,決策架構普遍以「菲利浦曲線」為理論基礎,也就是 通貨膨脹率 與 失業率 間存在 反向 的替換關係。當失業率低,通常正值經濟繁榮期間,通膨壓力因而增加,央行應採取緊縮貨幣政策使景氣降溫;而相反地,當失業率高,表示經濟低迷、通膨不振,甚至有通貨緊縮的疑慮,央行應透過寬鬆貨幣政策,刺激景氣復甦。

菲利浦曲線

然而自聯準會於 2012 年將通貨膨脹目標設定為 2% 以來,貨幣政策基本維持寬鬆,在經濟維持溫成長下,失業率也持續下降,在新冠疫情爆發前,美國失業率更來到 1969 年 12 月以來的新低點 3.5%。

不過,失業率雖然創近 50 年的新低,通貨膨脹卻沒有如預期跟上,聯準會所重視的通膨指標「個人消費支出」(PCE)物價指數一直未能達標,平均年升率僅 1.4%。

聯準會 平均通膨
資料來源:財經M平方

這個現象打破了「菲利浦曲線」的理論,現實顯示:即便失業率降至歷史低點,通膨率也沒相應上揚,代表強勁的就業市場其實可以在不引發通膨的情況下維持。

這使得聯準會貨幣政策的決策架構出現矛盾,在 經濟成長 與 通貨膨脹 偏低之下,正是適合採行低利率的環境,但超低的失業率卻又意味著利率應該上升;此外,另一個讓聯準會有升息壓力的難題,是美國現行的利率水準已經偏低,接近「有效利率下限」(Effective Lower Bound,ELB),若未來景氣近一步轉弱,聯準會的能再降息的空間將非常有限,以致應對手段缺乏彈性。

因此,新的「平均通膨目標」架構,讓聯準會在制定貨幣政策時更具彈性,當判斷通膨率持續處在低於 2% 的時期之後,能適當地將一段時間內的通膨目標,鎖定在略高於 2% 的水準,以尋求實現平均 2% 的通貨膨脹率目標。

「最高就業水準」的認定,以「不足」取代「偏離」

在長期就業目標方面,聯準會也對「最高就業」提出一套新思維,從強調「就業偏離最高水準」,改為「就業距離最高水準的缺口」,希望能吸引更多勞工進入職場。

過去聯準會是根據 目前就業情況「偏離」最高就業目標水準 多少,來決定貨幣政策。當目前就業情況比最高就業水準差,則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反之,若目前就業情況優於最高就業水準,便採取緊縮貨幣政策。

而新政策的認定將改為依據 目前就業情況 與 最高就業目標水準 間的「缺口」來決定,也就是以 目前就業情況「不足」最高就業目標水準 多少,來評估貨幣政策方向。以「不足」取代「偏離」,表示今後將允許 就業情況 優於並維持在 預估的最高水準 之上,即便失業率降低到一定標準,只要通膨率不超過容忍值,就不會引發升息疑慮,聯準會也就不用升息。

聯準會 開始更加重視「勞動參與率」

在菲利浦曲線失靈的環境下,對「最高就業水準」的思維改變,淡化了低失業可能造成高通膨的憂慮。聯準會願意容忍失業率降到更低,促使勞動市場吸納更多的勞工加入,而不會因為失業率下降就驟然轉為緊縮貨幣政策。換句話說,聯準會不僅重視失業率,也更加重視勞動參與率。

鮑爾指出:「最高就業水準是一項廣泛且包容性的目標。這項改變顯示我們重視就業市場強勁帶來的利益,尤其是對許多中低所得社區,包括少數種族及婦女,都能找到工作。」

總結:聯準會 調整決策架構 形同低利率政策「雙保險」

聯準會提出「平均通膨目標」與「最高就業水準」二方面的決策架構改變,允許通貨膨脹率適當地超標,並在決定貨幣政策方向時,放寬對就業情況的判定,為低利率政策提供更長久的環境。

這也顯示出,隨著美國人口和經濟結構的變化,以及在新冠疫情衝擊下,聯準會不再把重心放在抑制通膨,而是更注重於實現「就業極大化」與「穩定價格」的雙重使命,也透露了短期間內聯準會寬鬆貨幣政策的態度暫時不會改變。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Sid 小邪
貓奴、紫控、金屬樂迷、金融癡、證券分析師(CSIA)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