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的頂級高手,都有「財報思維」

作者:混沌大學   |   2020 / 06 / 22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我們生活在一個財務問題大爆炸的時代,生活總是被各種各樣的「驚喜」充斥著。

今年4月初,瑞幸咖啡承認,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間,偽造了新台幣110億元(人民幣22億元)的交易額,相關的成本和費用也相應虛增。公開「自爆」財務造假後,瑞幸咖啡當天股價暴跌達75.57%,市值一夕縮水。一夜之間,瑞幸從天堂跌到了地獄,重創了背後的投資者。投資瑞幸的基金被套牢了。

早在這場跨洋的國際騙局之前,樂視也曾創造「奇蹟」,樂視網2010年上市。山西商人賈躍亭率先在視頻網站中發動了版權大戰,隨後在2015年,用「生態化反」的思維,進軍電視、手機、體育、影業、金融等。在最輝煌的時刻,樂視的股價最高曾達到一股179.03元,一如承認財務造假前的瑞幸,股價節節飆升,商業模式看起來光鮮而令人信服。2016年底,樂視網股價一路跌到35元,但有一位股民用《易經》推演過後決定繼續持有,因為他相信樂視股票會觸底反彈,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問題出在哪裡?

當我們去評判一家上市公司的投資價值時,往往陷入天花亂墜的概念無法自拔,卻忽略了分析一家公司最簡單的方法:看財報、看數據、看本質。如果我們掌握了財報的閱讀、分析方法,並加以熟練運用,這將減少大部分的投機決策失誤。

在瑞幸的例子中,做空研究團隊就是用最簡單的數人頭、算客單價的方法,推演出瑞幸虛增收入的大致比例。在樂視的例子中,甚至有一些草根財務專家早已注意到,樂視在版權處理上玩了貓膩。電視、電影版權買過來需要攤銷在未來的三五年。像優酷、愛奇藝等公司,版權的成本在一開始攤銷很多且所耗時間短。

而樂視視頻版權攤銷的時間卻比同業公司要長,並且平均攤銷,這就給廣大股民造成了一個假象:樂視每年都能賺好多錢。不論是瑞幸的收入,還是樂視的版權攤銷,都是藏在財報中的「魔鬼」細節。

那些熟讀財報、有「財務思維」的人,往往最終都取得了不俗的成就:《財務總監》雜誌調查發現,全球財富100強企業中,55%的CEO都有財務背景。一些例子我們耳熟能詳:阿里巴巴CEO張勇、螞蟻金服董事長井賢棟,都是財務出身;石油大亨洛克菲勒(John D.Rockefeller),是從記帳員開始做起的;美國幾任前總統也都親手記過賬,做過會計工作。接下來我們將為你上一堂財務報表入門課,希望對你有用,在正文開始之前,我們首先要做一個區別:財務報告和財務報表。

財務報告和財務報表

就拿一個上市公司來說,它的財務報告一定是包括財務報表的。翻開一家公司的年度財務報告,我們會看到公司基本訊息、財務摘要、管理層對業績的討論等公司自己總結的,或客觀或主觀的信息。一般到財務報告的最後,你才能看到財務報表。

財務報表,簡單來說,就是按照金融監管標準要求,統一編制的三張表:資產負債表、利潤表和現金流量表。在三張表後面,還有一堆密密麻麻小字寫成的附注,專門解釋三張表中表現「異常」的數字,這個也需要格外注意。

簡單來說,財務報表就是一張公司的體檢表,會計人員就是抽血、檢測,把公司的各項經營活動量化、記錄,製成報表的人。打個比方,財務報表就是公司對內和對外溝通的商業通用語言。財務報表反應了公司經營的狀況,反應了公司戰略的意圖,反映了公司價值的未來。同時,它也隱藏了公司的雄心和企圖,隱藏了公司的理念和選擇,夾帶著花招和欺騙。

所以,如果你想做出正確的經營決策,就得理解公司哪些經營情況能夠在報表中反應出來,哪些是報表中看不到的。如果你想正確的投資決策,就必須理解公司在刻意傳遞哪些信息,可能隱瞞哪些信息。但在讀財報之前,你需要先知道四個基礎假設。

讀財報前,你不能忘記的基礎假設

對於一家公司來說,唯一高度標準化的訊息,就是財務報表。但是,也不要急著去看財報。在看財報前,你首先要知道,專業人員編制財報,建立在四個基本假設和前提上:

  1. 會計主體:即核算的是誰,報告反映的主體是誰,是母公司還是旗下的某個子公司?
  2. 持續經營:即假設這個會計主體是可以一直經營的。否則固定資產的折舊、無形資產的攤銷就沒有了前提。假設一個企業只能經營5年,那麽憑什麽讓房屋折舊20年,讓無形資產攤銷10年?也許你要問,在實務中,如果這個企業真的活不了,破產了,不能持續經營了,那麽企業該怎麽辦?破產清算會計會為你量身定做,保你破產無憂。
  3. 會計分期:這是核算當期經營成果的需要,否則我們在企業持續經營、離註銷遙遙無期的假設下,怎麽評價管理團隊的經營業績?
  4. 貨幣計量:即統一度量,收入不用幾頭豬還是幾頭牛來表示,都用人民幣或美元、日元等貨幣來計量。

這四個假設你可能覺得多此一舉,但如果你不小心,很容易混淆一些東西。比如說,你本來想去看一家上市公司,最後卻看成了上市公司的一個幾乎重名的子公司;你以為美股上市的一家中概股是用美元計價收入的,但其實很多公司用人民幣計價。一旦我們把母子公司,和計價單位這兩個關鍵問題搞混,最後決策出來的東西,就會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為什麽要看三張表

接下來,我們講一下為什麽讀財報一定要看三張表:資產負債表、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以及這三張表之間的關係。

  1. 資產負債表是公司的底子。它讓你看到一家公司的「高矮胖瘦」,你可以把這張表從中間切一刀,左邊告訴你家底有多厚,這就是資產,右邊告訴你購置這些家底的錢又是從哪裡來的。
  2. 損益表是公司的面子。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分是銷售收入,中間部分是成本,收入減去所有的成本之後,最下面的就是利潤。
  3. 現金流量表是照妖鏡。反映的是企業一段時間內,現金流入和流出的變化情況。公司有多少現金其實在資產負債表中你已經看到了,為什麽還要特意為現金編制一張表呢?因為現金涉及企業的生死存亡問題,它太重要了。

現代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認為,一個組織必須有三個主要方面的績效:直接成果、價值實現和未來的人才開發。價值實現指的是企業的社會效益,如企業應為社會提供最好的商品和服務;未來的人才開發可以保證企業後繼有人。

直接成果是什麽呢?相聲的直接成果是博人一樂,醫院的直接成果是治好病人,企業的直接成果就是銷售額和利潤。我們發揮一下,可以把它改為損益和現金流。而利潤和現金流,其實也是價值實現的體現之一。至於它應該是「合理的」,還是「最大的」,這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直接成果就是三張表中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的內容。

對企業而言,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是企業經營、投資、籌資三大活動的結果呈現,同時又是資產負債表的過程呈現。換句話來說,企業不管幹了什麽活動,最終都將在資產負債表中得到呈現。

資產負債表、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構成了我們通常意義上說的財報三張表,也是財報的核心內容。讀懂了一個企業的三張表,我們就能描繪出這個企業的大體輪廓。如果說,損益表、現金流量表更多的是展現一個企業的短期經營活動的話,那麽資產負債表更多體現出一個企業的中長期活動。

既然三張表是企業的標籤,那麽隱惡揚善、選擇性揭露,就是報表製表人的下意識行為。我們要做的,就是挖掘真正的美,看到實在的醜,以便給予客觀的評價。在絕大多數企業,利潤是衡量管理團隊經營業績最為重要的財務指標,沒有之一。但是,當我們去看一家公司的財務表現時,利潤表只是開始,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拿著現金流量表和資產負債表去對比。

  1. 損益表,是萬惡之源,所謂萬惡「盈」為首,秀的是妝容,顯擺的是面子,要的是賣相,取悅的是投資者。
  2. 現金流量表,是照妖鏡,照照損益表究竟是人還是妖,收入是虛還是實,利潤含金量是低還是高。
  3. 資產負債表,秀的是家底,圈的是地盤,存放的是虛無縹緲但催人奮進的信念。

看完三張表還不夠,隨著資本市場的發展,三張表之外的東西也越發重要。

貝佐斯(Jeff Bezos)是一個持續性的、非連續性的、創新性的創業者。他同時顛覆了書店、超市和計算能力市場。2018年初,亞馬遜與阿里都做到了5000億美元。在2017年第三季度,阿里巴巴的利潤是26億美元,亞馬遜的利潤卻只有2.56億美元。但在資本市場,亞馬遜的PE值(主流企業估值的模型是PE值,就是你的每股市價除以每股盈餘)高達296倍,換句話說,資本市場上把亞馬遜300年以後賺的錢,全給他了。

到了今天,亞馬遜市值是1.2萬億美元,將近阿里巴巴的兩倍。在估值巨大差異的背後,是不同人對於估值模型認知的差異。大多數人對公司估值的模式是利潤 × 倍數,但貝索斯從1997年開始,採用的公司估值模型是:

企業的價值,等於企業在生命周期內(長期)可以創造的自由現金流的折現值總和。

圍繞著這個「生命周期內可以創造的自由現金流」,亞馬遜早在2006年開始進軍雲端計算,比阿里巴巴還要早兩年。當利潤和自由現金流相悖的時候,亞馬遜完全不顧忌財務報表上的利潤,而是把它投入到未來,即 AWS雲端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並最終徹底甩開行業第二名,形成長期壟斷。

在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寫的《2009年致股東信》中,他寫到:在我們452個目標中,「凈收入」、「毛利潤」和「運營利潤」等字眼一次也沒出現。話雖如此,利潤表仍然至關重要。因為,只有盈利才是企業屹立不倒的基石。一個長期虧損的企業,斷無長期生存之理。

那麽,這三張表應該怎麽看呢?比較流暢的順序應該是:損益表、現金流量表、資產負債表。接下來,我們按照順序簡單看一下,這三張表究竟隱藏了什麽玄機。

損益表

如果要用三個字來概括損益表的結果,那就是凈利潤。它會告訴你這個會計主體是盈利還是虧損。如果要用四個字來概括利潤表的過程,那就是開源節流。它會告訴你,一個企業的運營,不外乎兩件大事:有效成長,擴大收入;提升效率,管控費用。很多人經常會混淆收入與收款,費用與付款。一個最直接的問題就是,假設有一筆應付帳款要在明年支付,那麽它會不會增加明年的費用?這就是權責發生制與收付實現制的差異。

那麽,什麽是權責發生制呢?權責發生制以權利和責任的發生,來決定收入和費用歸屬期:凡是在本期內已經發生或應當負擔的費用,不論其款項是否收到或付出,都作為本期的收入和費用處理;反之,凡不屬於本期的收入和費用,即使款項在本期收到或付出,也不應作為本期的收入和費用處理。舉例來說:公司今天買了一批電腦設備,哪怕沒付錢,它也要算到今年的費用,而不管分幾年用的,因為它價值低;你賣了一套書,哪怕對方先賒著,這些錢也算公司今年的收入。

在另一種情況下,你買了一台車,這是固定資產,一共可以用5年,那麽這個成本需要在未來5年內折舊分批計入財報,而不是在今年一次性計入成本,因為這屬於資本性支出。一般來說,企業都被要求採用權責發生制,權責發生制對應於收付實現制,比如政府的財政就採用收付實現制:收到現金才叫收入,付出現金才叫支出。而談到權責發生制和收付實現制,就引出了現金流量表的獨特之處。

現金流量表

成功的企業都是相似的,失敗的企業各有各的不同。而無論如何不同,失敗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資金鏈斷裂,現金流吃緊。所以,現金流是企業的血液。以血為鏡,就能照出損益表的真面目。

現金流量表,與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有著本質的不同:它是以收付實現制為基礎編制的,而後兩張表是以權責發生制為基礎編制的。所以它能很好地彌補權責發生制的不足,能為後兩張表做補充。現金流量表就不管利潤表是真是假,只管現金流動。預收款是現金流入,哪怕沒有確認收入;預付款是現金流出,哪怕並不能確認成本或費用。

兩者差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行業或企業的商業模式決定的,加入了信用的考量,導致銷售和收款不同步。具體的影響因素就是企業確認收入的時點,付款方式的約定等。那麽,現金流量表所代表的各種現金流入、流出活動,都去哪了呢?這就要說到資產負債表。

資產負債表

資產負債表比較複雜,要抓住核心,先記住一個恆等式:資產=負債+股東權益。

等式右邊是負債+股東權益,回答了「錢,從哪裡來」;等式左邊是資產,回答了「錢,到哪裡去」。這兩個問題是企業經營的核心問題。也就是說,企業的錢可以從兩個渠道來:一個是向債權人借,這個叫負債;一個是向股東要,這個叫股東權益。這種要錢、籌集資金的活動,就是企業的三大活動之一,籌資活動。

籌到錢後,用這些錢做什麽?這也就是「錢到哪裡去」。「錢到哪裡去」,描述的就是現金流量表中的流出去向。這些錢可以完成兩件大事:一是買原材料,買辦公用品,發工資,發獎金,上繳國家稅金,這些叫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出;二是購置固定資產、無形資產,蓋廠房,對外財務投資等,這些叫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出。

因此,經營活動、投資活動、籌資活動,構成了企業日常運營的三大類活動,這些就是現金流量表的主要內容。此外,理解資產負債表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

資產負債表是一個「時點」概念:例如:2019年12月31日24點的資產是多少,負債是多少,所有者權益是多少。因此,資產負債表有期初數、期末數的概念。損益表、現金流量表,則是「時段」概念。比如2019年度(2019年1月1日—12月31日)的凈利潤是多少,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是多少等等。

了解財報基礎知識,解讀數字背後意涵才是關鍵

當你完成對財務報表的熟練閱讀、分析和拆解,最終要達到的境界,反而是從財務報表中跳出來。一進一出,反覆進出,你最終才能掌握財報的精妙!財報,就好比一家公司的體檢表。體檢表上只有數字,背後的因果關系,我們還是需要聽醫生的意見。

但僅僅看三張表是遠遠不夠的,三張表背後的股東、業務戰略等才是決定三張表可持續性的深層次原因。而真正的擁有「財務思維」的高手,就是根據體檢表結果,能夠做出健康的判斷和決策。如果想做出正確的決策,首先你得看懂健康體檢表的結果。高手不僅懂得怎麽看表,更懂得體檢表存在哪些局限。

當你掌握了這一套方法,並將其運用到開辦公司中,你就掌握了公司經營的「儀表板」。到時候,你就可以把公司經營的實時動態,轉化成財務儀表板上的指標,你就會根據需要,抓取數據,進行管理和決策。

《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Lewis
信奉系統化選股與系統化操作,對股票市場與金融交易充滿興趣與熱情。
臉書粉絲專頁:【小路投資日記】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