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狂人馬斯克 終成 賈伯斯

作者:字母榜   |   2020 / 09 / 02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2015 年,賈伯斯曾經的密友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phen Gary Wozniak) 在接受《國家地理》採訪時,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當今世界誰能填補賈伯斯留下的空缺?

史蒂夫答:“我認為,具備像賈伯斯一樣前瞻能力的人可能有上百萬個,但誰能將它們變成能夠改變我們生活的真實產品呢?我從很多方面觀察了伊隆·馬斯克,他追求的領域都是其他人直言因為這樣或是那樣的理由無法取得成績的領域,比如太陽能、Space X、特斯拉(Tesla, TSLA-US)汽車等等。”

不斷挑戰無人能抵達的領域

8 月 29 日,馬斯克又在一個“無法取得成績的領域”實現了劃時代的突破。在 15 萬直播用戶圍觀下,馬斯克旗下腦機接口公司Neuranlink舉行發布會,展示了公開可實際運作的Neuranlink設備Link V0.9 和自動植入手術機器人 V2 。利用手術機器人 V2 ,可以將硬幣大小的Link V0.9 植入到人類顱頂的大腦皮層部分,完成腦機接口的植入。機器將獲得大腦內部的電極信號,傳輸到手機、電腦等設備上,實時完成腦-機之間的數據傳輸。在現場,馬斯克通過三隻此前已植入Neuralink設備的實驗豬進行了演示,結果顯示,這些豬的大腦活動可以通過無線傳輸到附近的電腦,當馬斯克撫摸它們的鼻子時,實驗豬的大腦神經元有所反應。

▲馬斯克直播展示腦機接口 硬幣大小晶片植入豬腦

這意味著,腦機互聯這種被認為完全顛覆鍵盤鼠標的下一大人機交互方式,距離實際應用又向前邁進了一步。這也是繼特斯拉、Space X之後,馬斯克的又一壯舉。人們推崇馬斯克的原因正在於此,從Zip 2 到X.com,到Space X,再到特斯拉,馬斯克的每一次創業,都瞄準了鮮少有人敢觸及的領域,一是難度太高、二是風險太大。尤其Space X與特斯拉,前者歷來被國家、政府層面管控。而後者面臨的背景是,美國在 1925 年的克萊斯勒之後,再未出現過一家成功的汽車公司,到 2000 年之後,美國汽車行業日薄西山,沒有人會想要在汽車行業創業。

今年以來,Space X成為了第一家將人類送出並返回地球的商業航空公司,特斯拉股價自2019 年以來累計漲幅超570% ,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車製造商,甚至本田(Honda, 7267-JP )、通用、福特(FORD, F-US)這三家傳統車企豪強加起來,也抵不過一個特斯拉。過去一個月,與拼多多(Pinduoduo Inc, PDD-US)吵成一團也沒耽擱特斯拉的股價扶搖直上,單月上漲幅度為 23% 。 8 月 20 日,特斯拉股價首次突破 2000 美元大關,截至發稿,特斯拉股價距離 4300 億美元的最高點稍有回落,但仍然停留在 4000 億美元以上。僅僅在半年前,特斯拉的股價還徘徊在 600 億美金左右,上海超級工廠的建成投產,解決了特斯拉歷來被詬病的產能問題,讓其在中國市場迎來爆發。今年 1 月,中國產特斯拉Model 3 交付儀式上,馬斯克還在現場跳起了舞。

根據乘聯會數據,今年上半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售大幅下降 44% ,特斯拉Model 3 逆勢上漲, 6 月銷量幾乎達到第二至第六名的總和。這讓特斯拉在盈利和現金流方面不斷改善。截至 2020 年二季度,特斯拉實現淨利潤 1.04 億美元,連續四個季度實現盈利。特斯拉還在展現出更多的可能性。日前,特斯拉官網上線了Model Y的選配專制計算器,根據其官網,中國產Model Y將會首先推出兩款車型,預計在明年初下線交付。在人工智慧大會上,馬斯克還表示,特斯拉非常有信心在一年內完成 L5 級別自動駕駛的基礎框架和功能。安信證券的一位分析師表示,特斯拉的商業模式正在向蘋果看齊,未來軟體服務持續收費將成為其最重要的商業模式,特斯拉不止是一家汽車廠商,也不只是一家軟體廠商,特斯拉未來將是一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平台。

馬斯克的豐收時節終於到來,雖然來得晚了一些:從不被看好到改寫商業載人航天史,Space X用了18 年;從不被理解到超越豐田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車企,特斯拉用了16 年。到今天,已經很少有人質疑馬斯克是否能成為“下一個賈伯斯”,反倒是另外兩種聲音開始出現:馬斯克能不能超越賈伯斯?特斯拉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蘋果”?

馬斯克和賈伯斯的相似之處

在賈伯斯和馬斯克身邊都工作過的喬治·布蘭肯希認為,賈伯斯和馬斯克很相似。 “他們倆就像從不同的時空穿越到現在,試圖把我們帶到他們知道我們可以去的地方。” 賈伯斯與馬斯克是反向創新的代表,他們對傳統行業的改造和顛覆,是非線性創新,找準一個行業然後重新建立遊戲規則,改變行業自然進化的方向,是基因突變。

iPhone誕生的 2007 年,全球手機市場四強還由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 5007-TW )和LG佔據。那一年,諾基亞共賣出了 4.37 億部手機,全球市場最暢銷的手機是索尼艾瑞克森 K800 ,是一款有著標準九宮格打字鍵盤的功能機。事實上,初代iPhone並不是首款智能手機,只不過,iOS與安卓系統出現之前,市面上所謂的“智能手機”,並非真的智能。發布會演示現場,當賈伯斯在螢幕上滑一下就能滾動列表,雙擊網址就能打開網頁,這種操作的流暢性,讓人們真正開始相信智能手機。所以從根本上來說,賈伯斯最先變革的是用戶體驗,也由此開啟了智能手機的黃金時代。

同年,Google推出智能操作系統安卓, 2009 年,第一款搭載安卓系統的智能手機問世。也是在這兩年,iPhone刮起的熱潮傳到中國,魅族、華為、小米( 01810-HK )等紛紛入局,吹響了移動互聯網的號角。那時,有著極客精神的黃章被稱為“中國賈伯斯”,一心要做出最好手機的雷軍,也被冠上了“雷布斯”的名號。

和蘋果一樣,特斯拉的橫空出世也引領了一個行業的發展。iPhone掀起了智能手機市場風暴後不久, 2008 年,特斯拉發布了第一款汽車產品 Roadster1 ,最驚豔的在於續航里程。這款車型百公里加速度為 3.7 秒,最高時速達到 200 公里,一次充電續航里程為 350 公里。在此之前,限制電動車發展的主要障礙在於電池技術。 Roadster1 採取了由七千多顆鋰電池組成電池包的方法,輔以強大的電池管理系統,解決了電動車續航短板,也正是這款車型讓人們認識到,電動車也可以達到燃油汽車的水平。

如果說Roadster 1 撕開了新能源造車的口子,那更為成熟的特斯拉Model S的發布,更像是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催化劑,掀起了一場新能源造車的產業變革。2014 年特斯拉完成中國首批Model 3 的交付,打開了中國造車新勢力入局的閥門。這一年, 40 歲的李斌重新出發,建立蔚來;彼時還被外界奉為創業明星的賈躍亭,在12 月底交出了樂視SEE的造車計劃;第二年,李想創辦了“車和家”,後來,這家公司的名字改成了“理想”。

如今的特斯拉之於整個新能源汽車市場,就如同當時的iPhone之於智能手機市場,是變革者,也是引領者。核心人物馬斯克與賈伯斯,則一同站在了產業變革的前端,成為改變時代的精神領袖。在另一個維度,馬斯克與賈伯斯個性裡的許多共通點,也潛移默化影響著特斯拉與蘋果。

“馬斯克是個要求極為嚴苛的人,這種節奏是很多人適應不了的”,特斯拉前公共關係副總裁理查德·雷耶斯表示。他在 2012 年離職,但他的繼任者在接手工作 6 個月後就選擇了離職。在他印象裡,馬斯克曾說,只想要一支“特種部隊”為其工作,不要正常人。特拉斯全球供應鏈管理副總裁辭職時對馬斯克的評價是:他為人太苛刻了,不想與他再合作了。事實上,馬斯克本人看起來也不像一個“正常人”。他用於工作的時間,常常在每週 100 小時以上,緊急情況下,他每週的工作時間甚至超過 120 小時。

賈伯斯同樣是嚴苛、暴君、勞模的代名詞。 《賈伯斯傳》中,蘋果高級設計副總裁喬尼·艾維這樣評價他的缺陷:“他發洩的辦法就是傷害別人。我感覺他這樣做時毫無顧忌,而且似乎理所當然。他認為,社會交往的常規準則並不適用於他。正是由於他本人的敏感,使得他非常了解如何迅速有效地傷害別人。”他脾氣極差、且控制欲強。 《連線》雜誌提到,據跟賈伯斯開過會的員工透露,無論何時、跟誰、開多久的會,在講話的永遠是賈伯斯,佔據了至少四分之三的會議時間。在開會期間,賈伯斯一個人佔領了整塊白板,他會在上面畫原型,或者連手帶嘴一起給員工上課。這是他們天才的另一面,也恰恰形成了他們獨特的人格魅力。而無論孤傲也好、偏執也好,他們用天才般的想法與不可思議的執行力成為行業顛覆者,變成了各自時代的文化符號。

中國電動車和特斯拉的差距

2019 年2 月,李斌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60 分鐘》採訪時,主持人發問:“我聽說你曾把這款車(蔚來ES8 )形容成’特斯拉殺手’?”,當時,李斌的回答是:“沒錯沒錯”。9 月,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竣工投產,年產能達到 100 萬輛水平,從那之後,李斌再沒說過自己是“特斯拉殺手”。

眼下的新能源汽車戰局是,從產品到產能、到用戶心智、到品牌,新能源汽車似乎已經劃分為明確的兩極:特斯拉與其他。北京、上海、深圳6 月新能源汽車排行榜上,特斯拉都位居榜首,甚至高出第二名2-3 倍,在這份榜單上,並未出現造車新勢力小鵬、蔚來與理想這三家的影子。

“所有人眼睜著看特斯拉從所有人身上碾壓過去。”李想甚至稱這為“滅頂之災”。要知道,不久之前,李斌、何小鵬與李想,這三位中國新能源造車勢力的掌舵者,還聚在一起“憶苦思變”,對外一副“三英戰呂布”的姿態。 7 月 30 日,理想汽車在納斯達克正式掛牌,成為中國繼蔚來汽車後第二家在美上市的造車新勢力, 8 月 27 日,小鵬汽車也正式登陸紐交所。目前,這三家造車新勢力的市值均維持在 150 億美金上下,不及特斯拉二十分之一。追又追不上,打又打不過,是中國造車新勢力目前的真實寫照。他們甚至不知道輸在了哪裡,在慘淡的銷量面前,李想曾無奈表示,“比續航、比智能、比性價比,這三個已經都贏了也沒改變任何結果”。在他眼裡,幾乎所有的企業都不知道特斯拉贏在哪裡。

事實上,單從產品參數來看,中國產新能源汽車與特斯拉並未拉開太大差距。以續航里程為例,特斯拉銷量最好的Model 3 ,綜合續航為 445Km 。與上期相比之下,與Model 3 價格相當的小鵬 P7 ,綜合工況續航高達 700Km 。甚至在同等價位下,Model 3 的續航表現只能算是“墊底”。問題在於,創辦已經 11 年的特斯拉,有著更深厚的技術積澱與品牌影響力、更加成熟的供應鏈體系、以及在成本控制上越來越高的話語權。蘋果和其他手機品牌的差距也是如此。

一直以來,特斯拉都以電池管理技術為傲,據外媒報導,奧迪現任首席執行官Markus Duesman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親口表示,特斯拉在電動技術上領先奧迪兩年。汽車商業評論此前也報導指出,特斯拉正在與寧德時代新能源汽車公司(CATL)合作研發磷酸鐵鋰(LFP)電池,這一電池不使用鈷,並且有推至低於每千瓦時100 美元(批發價)的神奇趨勢,這一價格被認為是電動車比內燃機車便宜的門檻。2020 年 6 月 11 日,特斯拉獲中國工業和資訊化部正式批准,將生產採用磷酸鐵鋰電池的Model 3 電動車,據估計,使用LFP電池可使製造成本降低 15% – 20% 。底層基礎技術層面的優勢,構成了特斯拉的核心競爭力,以此為源,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經贏得先發優勢,且在毛利率不斷提升、持續盈利的情況下,優勢還在不斷拉大。

封閉的生態圈打造出核心競爭力

單純的硬體產品,不足以支撐賈伯斯成為精神領袖。賈伯斯真正的偉大之處,在於他對手機行業軟硬體生態、以及內容生態的提前佈局與建設,這顛覆了以往手機企業的商業模式。

iOS從一開始便選擇了封閉,在賈伯斯看來,只有封閉才能夠和硬體有更匹配的體驗。 iPhone問世僅 4 個月後,蘋果推出軟體開發工具包,供任何想為iPhone開發軟體的人使用,“iPhone+App Store”的獨有模式初步形成。封閉帶來的一大好處在於,蘋果得以加強對應用開發商的掌控權,在保證用戶體驗的同時,面對開發者有了更強的佣金議價能力。而“廣告+應用開發方管理擁擠+付費軟體”的營收模式,相比安卓主要依靠廣告營收的模式,構成了蘋果iOS生態圈的一個核心競爭力。

再到 2014 年 9 月,蘋果宣佈為中國大陸用戶推出Apple Music、iTunes電影以及iBooks服務,這意味著,在中國市場,蘋果的硬體、系統、內容形成了完整的生態閉環。而完整的生態閉環,支撐蘋果成為了一家兩萬億美元的商業帝國。

當馬斯克從賈伯斯手中接過衣缽,成為新的文化符號,特斯拉會成為下一個蘋果嗎?這種可能性,或許藏在特斯拉正在構建的生態之中。事實上,特斯拉早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汽車製造商,也不僅僅是一家簡單的科技公司。當下的特斯拉,正在循著蘋果當年的軌跡,探索屬於新能源汽車的軟體生態。

整車OTA升級,是特斯拉軟體服務收費的基石。簡單來講,整車OTA技術(over the air空中升級),就是能夠讓汽車像手機一樣實現系統空中在線升級。整車OTA對於汽車廠商的價值在於兩方面,一方面是性能升級,一方面是節省成本。據遠川科技評論,在實現整車OTA功能後,特斯拉可以通過系統升級持續對車輛功能進行改進,替代了傳統的4S 店,把車輛交付後的營運和服務也牢牢抓在自己手裡。根據IHS的預測,僅節省成本而言,OTA在 2022 年可以為全球整車廠節省 350 億美金。

截至今年6 月,特斯拉已經對OTA進行了13 次重要的版本更新,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 年9 月,特斯拉更新V10 版本的車及系統,並首次引入了在線遊戲、騰訊視頻和愛奇藝等流媒體軟體。看起來,特斯拉整車OTA就像是蘋果的iOS系統,就目前來看,雖然尚未成熟,但即便單從成本控制角度來看,這也充滿著想像力。除此之外, 2019 年 1 月,特斯拉首次引入了軟體應用商店,供車主通過App購買服務,像極了蘋果的App Store。

特斯拉還有著最後的底牌:自動駕駛。2019 年,馬斯克在特斯拉自動駕駛日闡述到,特斯拉將在 2020 年實現完全自動駕駛功能,並開展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作為需要選配的無人駕駛套件,Auto Pilot目前選配售價 7000 美金,裝上這套設備後,特斯拉會不斷進行OTA升級,直到最終將達到完全無人駕駛的水平。有業內專家測算,它可以輕鬆將Model 3 的毛利率拉到 30% 以上。這為特斯拉提供了可觀的想像空間,從汽車銷售到以軟體為核心的互聯網服務,再到自動駕駛,特斯拉看起來是在復刻蘋果的老路,但卻正在顛覆原有的汽車商業生態。

在這條汽車產業全新的商業模式面前,一騎絕塵的特斯拉還沒有對手,這是它最好的機會。或許,特斯拉離成為下一個蘋果,就差自動駕駛這臨門一腳了。

參考資料:

  • 《安信證券深度分析:特斯拉越來越像蘋果了》
  • 《國產殺手》,售樓處
  • 《被誤解的賈伯斯:史篤郎,也是管理大師》,燃財經
  • 《蘋果聯合創始人:當今只有馬斯克最像賈伯斯》,騰訊科技
  • 《賈伯斯VS馬斯克:矽谷精神的兩個極端》,接招
  • 《特斯拉的超級想像:下一個蘋果? 》,全天候科技
  • 《伊隆·馬斯克:下一站,火星》,何加鹽
  • 《 8 個月漲 5 倍:特斯拉 2500 億美元市值是怎麼煉成的? 》遠川科技評論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